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二十九章:魔镜
    遍布破损痕迹,车厢坑坑洼洼的列车,行驶在轨道上,从列车各处的修补痕迹来看,这辆列车还能继续行驶,堪称是奇迹。

    “那些暗杀者都撤走了吗,从中午开始,就没看到他们再出现。”

    坐在车厢顶的维罗妮卡开口,她一旁身上缠着不少绷带,绷带被血迹染红的红瞳女没说话。

    坐在更前些的德雷,吐出一大口烟雾,他手中只剩一小截的雪茄,怼灭在金属车厢顶,他说道:

    “应该是被我们打退了,接下来,我们只需要去王都和院长会合,商议对付黑玫瑰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没这种必要。”

    龙神·迪恩从车厢顶站起身,之前暂时加入「破晓队」的他,已收到消息,苏晓与白金主教那边,已在王都取胜。

    没等德雷开口,他怀中的通讯器响起,他接通后,嗯、嗯的应了两声,随即挂断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没错,王都那边已经处理完,是我们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继续这么赶路,还是?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一副心情复杂的模样,这一路上,她出手次数很少,一直在修列车。

    “院长给我们两种选择,一是让他的焰龙来接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红瞳女断然拒绝,她与风暴焰龙·狄斯,可谓是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乘这辆列车去王都,院长会在王都暂留两到三天,然后我们所有人都用传送阵回联盟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除迪恩外,车厢上的所有人都神情不对。

    迪恩从车厢顶跃下,这次他是接了任务,才参与此事,眼下阵容任务完成,自然没必要继续停留。

    迪恩走后没一会,坐在车厢上的维罗妮卡,看到远处的断崖上,坐着一道身影,随着列车越来越近,危险感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水幕从维罗妮卡耳旁斜斜斩过,这让她后背浸透冷汗,这水幕给人的死亡压迫感太强了。

    铮!铮!

    又是两道薄如蝉翼的水幕切过,列车轰然破碎,上面的五人都平稳落地,目光盯着断崖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与诸位只是立场敌对,并无个人恩怨,诸位如果愿意告诉我憎恨在哪,我就没必要与各位以命相搏了,原本我想去王都找你们院长,但半路上遇到各位,就顺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盲眼男人语气谦和的开口,他虽不咄咄逼人,却给人种犹如被捏住心脏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银面开口,并悄然做了手势,意思是让其他人退走,这次遇到的敌人,和之前所遭遇的暗杀队不是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真遗憾。”

    盲眼男人从地上起身,他从断崖上跃下,他落地的瞬间,以他为中心,周边几公里范围内的地形,瞬间被掠干水分,植物化为尘灰,山脉化为砂砾,地面的泥土化为细沙。

    盲眼男人,也就是水哥,姿态随意的坐在沙土上,他右手半刺入到沙土内,一面古朴的落地镜,出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维罗妮卡当即架起狙击炮,瞄准、锁定、射击。

    咚!!

    一股冲击以维罗妮卡为中心扩散,周边十几米内的沙土,因后坐力而震起,一颗螺旋弹冲破空间的束缚消失,再次出现时,已位于水哥的眉心前。

    啪~!

    螺旋弹射穿水哥的眉心,让其眉心处,出现镜子般的裂痕,但随着水哥身后始源魔镜上裂痕的愈合,水哥眉心的裂痕也消失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维罗妮卡感觉到剧痛从脚下传来,穿透双腿,直奔她的躯干而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银面一记上勾拳,打在维罗妮卡的下巴上,让其向上飞起,随着维罗妮卡上飞,一根根从地面沙土内蔓延出的水线,从她的双腿内抽离出。

    每根水线都细如发丝,倘若银面的动作慢些,让这些水线没入到维罗妮卡的心脏,她必死无疑,更为棘手的是,这些水线完全感知不到,哪怕以银面的感知力,都察觉不到这东西,仅能凭战斗经验与直觉判断。

    “别碰到地面的沙,找到敌人的正确位置。”

    银面说话间,已跃上列车剩余的残骸,他发现,敌人的能力,似乎对金属无效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一道薄如蝉翼的水幕,直奔野兽骑士而来,野兽骑士抡起权杖,刚要将其轰散,他的身形就骤然定住,因为,生灵的血液中富含大量的水分。

    刷拉一声,水幕从野兽骑士脖颈切过,他高大的身影僵在原地,下一秒,头颅掉落。

    噗通一声,野兽骑士的无头尸体跌落到沙土上,失去声息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银面眯起眸子,眼下的情况糟糕到极点,相比敌人这麻烦的能力,找不到敌人的确切位置,才是更棘手的问题,看似敌人坐在百米外的落地古镜前,其实那只是幻象。

    银面双臂上的臂刃探出,他在自己两侧肩头、双侧肋下,以及后背,都切出伤痕,让鲜血以不算快的速度淌出。

    一道薄如蝉翼的水幕,直奔银面的脖颈而来,几乎是同时,银面感觉到,他全身的鲜血,竟保持了静止,把他强行固定在原地,这也是为何,方才野兽骑士惨死的原因。

    啪啦一声,银面侧身躲避,他的大量血液,顺着他提前割出的伤口内冲出,没能把他固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水幕在空气中切出一道黑痕后,逐渐消融在远处。

    在这同时,方才被斩落的野兽骑士头颅,从列车残骸上滚落而下,向野兽骑士的无头尸体砸去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探过,啪的一声抓住头颅,赫然是野兽骑士的无头身躯站了起来,他没把自己的头颅按回到伤口处,而是将其抛出,抛向水哥的方向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面轻薄但坚不可摧的水幕,轰退飞来的头颅,这包裹着金属头盔的头颅,飞回到野兽骑士脚旁,它将其捡起,按在断颈处,细密的黑色触须蔓延,断颈处的伤势转瞬愈合。

    银面看到这一幕后,瞳孔紧缩了下,他压下心中的疑虑,将注意力重新聚集到水哥身上。

    始源魔镜前的水哥,根本分不出是真是假,外加周边几公里范围内的沙地,只要触碰,就会被里面蔓延出的水触须袭击,飞在半空中则更危险,会被半空中交错的水线切到粉碎。

    找不到敌人,地面不能落足,不能飞行,只有在有限的落脚点上,躲避敌人的攻击,而且每次躲避,或是被定身,或是提前在身上留下伤口,以损失大量血液为代价,避免被定身,这让银面五人的处境,糟糕到极点。

    红色光芒乍现,以红瞳女为中心,一股无与伦比的拉扯力传来,导致德雷、维罗妮卡、银面、野兽骑士被拉扯到其中,这红色漩涡完全消失前,一道水幕切割而过,红瞳女的一条小臂在消失前,被毫无阻隔的切下,这水幕太锋利,就连野兽骑士的铠甲都无法抵挡,更何况是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吼!!”

    龙吼声从远处传来,这让水哥皱起眉头,感知着从远处而来的气息,他点了点头,知道这次遇到的白夜院长,不是重名,而是遇到‘老朋友’了。

    “很久之前就想和你较量一番,刚好这次有机会,就算败了,我死在你手中也不丢颜面,猎杀者·白夜。”

    水哥站起身,脱下上身宽松的衣物,咔哒哒一声声脆响后,他身上的金属封印接连解除,一个个金属环圈掉落在地面上的沙土上,与苏晓对战,水哥当然是进入全释放状态。

    就在水哥准备与苏晓搏杀一场时,一道身影走来,在水哥的感知中,对方头戴个罐子,身形矮小、干瘦,还有几分猥琐、狡诈感。

    方才从水哥身上脱离的封印环扣,在叮叮当当的脆响中,又自行扣合回水哥身上,他单手拿起衣物,转身走进身后的始源魔镜内,水哥有和强者死战的爱好没错,但他不是爱好找死,单独对战苏晓可以,可同时对上苏晓与凯撒,他选择退避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几米粗的风暴龙焰从上方喷落,将始源魔镜笼罩在内,要是其他人,或许会忌惮这是「爹级」器物,不敢贸然攻击,但已带着两件「爹级」器物的苏晓,才不在乎什么始源魔镜。

    龙焰喷吐而下,冲击导致一个巨型沙坑出现,里面的沙土被高温灼烧到玻璃化。

    当龙焰停止时,始源魔镜与水哥都消失不见,要是以往,面对此等挑衅,始源魔镜不会就这样离开,但眼下,深渊之罐、灵魂王冠、幽冥骨戒都在,外加苏晓身上还有强烈的死灵之书因果,此等阵仗,也难怪始源魔镜离开的如此干脆。

    苏晓从龙背上跃下,他是收到了德雷的求救通讯,才乘骑风暴焰龙,全速赶到此地。

    苏晓来到红瞳女等人消失的位置,空气中还残留着红色光粒,强烈的空间波动弥散在周边。

    “这是红瞳的未完成能力,能形成一个快速启动的随机空间力场,把自己和附近的其他生灵,传送到很远处。”

    一同来此的白金主教开口。

    “随机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苏晓捏住半空中的一颗红色光粒,这光粒逐渐消散。

    “随机到,没有人知道他们被传送多远的程度,不到万不得已,红瞳不会用这种能力。”

    白金主教尝试锁定红瞳女与野兽骑士的位置,但感知探入还没消散的空间波动后,犹如泥牛入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境,无尽雪原。

    德雷、银面、维罗妮卡、野兽骑士,以及虚弱的红瞳女,都站在风雪中,五人脸上除了懵逼之外,没其他神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圣兰王国·王都。

    风暴焰龙落在王宫的后院,苏晓顺着龙翼走下,来到暂住的三层小楼内,这里不算奢华,但足够清净。

    苏晓坐在沙发上,今天的事,他感觉不像是意外,经布布汪追寻气味与气息,水哥是从联盟的方向而来,应该是一路追踪到此地,看方向,十之八九是向王都来的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水哥不是要截杀银面等人,而是有可能冲自己来的,在苏晓看来,这有两种可能,1.水哥在死亡乐园的游侠公会,接了悬赏自己的任务,2.水哥是因为自己疯人院院长的身份,才找上自己。

    苏晓感觉更像是后者,如若是前者的话,水哥没必要截杀银面等人。

    如此推断,那水哥应该是在调查,或是寻找一件仅有疯人院才有的东西,除了地牢三层的那几名凶犯,苏晓想不到疯人院还有其他东西,值得如此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先排除不灭特性·深渊滋生物,以及怒鲨,这两者都已被消灭或死亡,水哥作为死亡乐园的死亡游侠,他要找某名凶犯,必定是与任务有关,如果目标已死,任务就失败,后续不会发生这些事。

    然后排除狮王,这家伙犯的罪很大,但其组织的地下势力被拔除后,狮王自身的价值,以及其知道的秘密,都不算多。

    心灵大师也暂时排除,水哥的目标虽有可能是心灵大师,但概率不超10%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只剩女妖和憎恨,女妖的拟态能力,能做到一些很难做到的事,例如女妖本人,就是因为冒充联盟的大议员才被捕。

    憎恨的话,这存在身上的未知太多,苏晓一度怀疑,本世界的两只不灭特性·深渊滋生物,憎恨是不是就是其中一只,但他仔细观察与感知了几次,都没感知出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显然,水哥没因可以借助「爹级」器物的部分力量而变飘,从没直接去袭击疯人院,就能看出这点。

    这样推测的话,与水哥的矛盾,主要是因为双方的阵营与任务,这是最不用担心的结果,只要不是个人仇怨,就不会死磕。

    水哥在之前的八阶世界争夺战虽败了,但那是因为己方阵营过于离谱,而且据己方的mvp幻师所说,若非一群打一个,最后又设计把水哥引开,以及最重要的凯撒到了,结果会怎样,还真说不准,水哥一个人,差点单挑了圣光乐园的一百多名契约者,随后又把守望乐园的那些人,打的服服帖帖,水哥本身就很强,得到始源魔镜后,简直质变。

    说来有趣,苏晓与水哥都是首个九阶世界进度,就进入了本世界。

    苏晓决定暂不理会水哥那边,相比专门追杀对方所耗费的时间,继续完成猎杀名单更靠谱,等完成猎杀名单,就有充足的精力,和水哥分个胜负。

    苏晓查看猎杀名单,上面还剩三个目标,窃夺者、倒戈者、背叛者,其中窃夺者已死多年,而且鬼族先知承诺过,会告诉苏晓窃夺者的埋骨地,只是眼下时机未到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猎杀名单上就只剩倒戈者·沙之王,以及最后的背叛者,苏晓查看任务列表。

    【主线任务·第三环·抉择(已完成)、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起源石×3颗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的主线任务,苏晓是一环都没敢跳,不是做不到,而是起源石拿的属实太舒坦,跳任务的话,有些环节的任务完成度,不会太高。

    【根据你现有资源,你已触发主线任务的分支阶段,你可在以下主线任务中,选择其一。】

    【主线任务·击杀沙之王。】

    【任务奖励:起源石×5颗。】

    【主线任务·击杀疯王(需持有灵魂王冠,才可触发此任务)。】

    【任务奖励:起源石×9颗。】

    【以上两种主线任务,你只可选择其一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种选择摆在眼前,第一种主线任务分支,应该是对付沙之王,以及他麾下的军团等,这种情况下,沙之王的战力,对应悬赏金800盎司时空之力。

    而第二种选择,则是以灵魂王冠,让沙之王疯王化,这是灵魂王冠必定能做到的事,寻常人获得灵魂王冠后,都会被骸骨王座,以及王冠所象征的权柄所蛊惑。

    灵魂王冠有个特性,越是强大者,越容易被这王冠引动内心的欲望,导致欲望无限制放大,像沙之王这种本世界有名的暴君,他看到灵魂王冠的第一眼,就注定了他疯王化的结局。

    这会让沙之王麾下的军团,在短时间内分崩离析,期间苏晓甚至什么都不用做,与之相对,他所面对的沙之王,也就是疯王,其实力将会更加强大,但对方身边不会有亲卫等。

    【你已接受主线任务·击杀疯王(第四环)。】

    【警告:如此任务在执行初期失败,你将会自动接受主线任务·击杀沙之王(第四环),且此任务的任务奖励,将削减50%,任务时限也将降低25%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巴哈,定位成功了吗。”

    苏晓拿起茶杯,饮了口枫茶,看向一旁的巴哈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银面他们应该是在北境,赶回来最起码也得五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晓又饮了口茶,决定让银面等人自行赶回即可,后续前往沙漠之国的初期,无需太多战力到场,况且去对付沙之王前,苏晓准备先去趟炙热沙漠,看看那里的巨大陨石坑内,有多少太阳焰,是否足够激活【烈阳圆盘】。

    “汪。”

    布布汪突然叫了声,它将一段影像投放在墙壁上,竟是黑a与几十名晨曦神教成员战斗的画面,战斗的起因,并非是黑a做了什么,而是因为晨曦神教与黑暗神教历来有旧怨,别忘记,黑a现在的身体,原本属于黑暗圣子。

    以此等身份来王都,晨曦神教的众人气得不轻,这典型的伤害不大,侮辱性极强,当即派出成员,把黑a围攻到力竭,关押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不格杀黑a,黑暗神教不是好惹的,因为这种事格杀掉黑暗神教的黑暗圣子,那后续几年,晨曦神教都不会有安稳日子,外加晨曦神教现在的神灵是新飞升,自然不愿多惹事端,把黑a生擒关起来,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得知黑a被狠揍一顿关押的消息,苏晓有些欣慰,他忘记和大祭司那边打招呼,纯属失误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没和大祭司那边说黑a会来吗。”

    “哦,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~”

    巴哈用翅膀挠了挠头,总感觉哪里不对,它老大的记忆力,应该很好才对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现在怎么办?让大祭司放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苏晓准备看看,黑a发展到了何种程度,黑a的成长速度属于中等偏上,如果黑a到了第二阶段,或第三阶段,那今晚就可以拿出【世界之环】,让五个吞噬者争夺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【世界之环】,毋庸置疑,今晚谁能夺到【世界之环】,将会取得极大优势,乃至于,有七成概率成为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晨曦神教·主教堂,地下四层。

    黑暗的囚牢潮湿、阴冷,最里侧的牢房内,黑a坐在布满虫蛀鼠咬痕迹的脏污条凳上,双手戴着副遍布光纹的锁镣,这地牢自然困不住他,真正困住他的,是这双镣铐。

    在黑a身旁,是被打出单侧黑眼圈的薇薇,这小女孩满脸不忿,嘟哝着:“等姑奶奶出去,把你们全灭了。”

    哐嘡一声,监牢的大铁门被打开,十几名晨曦神教成员走进来,先是打开照明灯,之后又简单收拾了下过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也不早说,这事闹的,自己人抓了自己人,就这边,前面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的声音传来,随着大祭司领路走下监牢的台阶,在几名晨曦神教高层的簇拥下,苏晓带着布布汪,顺着台阶走下。

    最里侧的地牢内,黑a呼的一声站起身,这让一旁看热闹的薇薇暗惊,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黑a没说话,只是双手更用力试图挣脱束镣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用出吃奶得劲,也挣脱不开。”

    飞来的巴哈开口,黑a站在金属栏前,依然沉默,只是目光越发锐利。

    走来的大祭司说道:“白夜,今天这事,要是直接放人,我不太好办,就算我是大祭司,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让大祭司自己去体会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放人,我弄不过你,我以后躲着你点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示意手下放人,很快,牢门打开,黑a与一脸懵逼的薇薇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一行人向牢房外走去,之后乘坐升降梯,到了主教堂一层,与大祭司等人分别后,苏晓出了主教堂,走在宽敞但偏僻的街道上,后面是黑a与薇薇。

    “黑a,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薇薇低声开口,她现在还有点懵,本以为是绝境,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街道上,黑a没说话,他咧嘴笑了,还露出交错的尖牙,陡然向背朝他的苏晓扑杀而去,他要试试,自己还差多少。

    咚!!

    薇薇被一股风压吹的踉跄退后,当她略有慌乱的环视前方时,发现黑a已不知所动。

    当~!

    几公里外的古建筑大钟塔,突然传来一声钟鸣,薇薇凝目看去,似乎有个人影,镶在那大钟上。

    巴哈双翼一展,激活黑a身上的临时空间印记,将其从几公里外传送回来,刚回来,黑a就单膝跪地,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……”

    黑a的话还没说完,苏晓已又是一脚侧踢,将其踢飞出去,几公里外的古建筑大钟塔,又是当的一声钟鸣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薇薇被激怒,她口中牙齿咬的咔咔作响,还露出两颗小虎牙。

    “逆子。”

    苏晓转身向王宫方向走去,听闻此言,原本准备拼死一搏的薇薇,当即冷静下来,她好像知道这是谁了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超神机械师  汉祚高门  修真聊天群  元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