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二十六章:合作
    深渊宝箱刚开启,大量幽绿色烟雾从里面喷涌而出,并非深渊的黑,而是幽冥那鬼气森森的幽绿。

    看到这幽绿色烟气的瞬间,苏晓心中已倍感不妙,当他接到紧接着出现的提示时,知道这次是中了头奖。

    【你获得幽冥骨戒(深渊·原罪物)。】

    接到这提示的瞬间,深渊盒已出现在苏晓手中,并将其打开,当一件带着强烈幽冥、冤魂、幽邃气息的骨戒出现时,苏晓以手中深渊盒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其收起。

    呼的一声,一旁的幸运女神只感到劲风袭面,吹起她的发丝,至于深渊宝箱内开出了什么,她根本没看清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刷的一下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回应幸运女神的话,他低垂着眼帘,坐在晶体座椅上,眼下的情况是,他这的「爹级」器物又增加了一个。

    苏晓之前让嗜血战甲吞噬「原罪之芽」,嗜血战甲晋升到「准爹级」器物,已是必然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的话,苏晓就带着两件「准原罪物」,以及一件真正的「原罪物」,纵使他是猎杀者+灭法,也感到吃不消,所以这次来圣兰王国前,他让龙神·迪恩以先古面具伪装成自己。

    这有三重用意,1.迷惑黑玫瑰那边,让那边认为,苏晓队已乘坐列车,前往圣兰王国,从而故意让对方半路截杀。

    2.让晨曦神教放松警惕,以便直接抵达神域,格杀辉光之神。

    3.让先古面具趁这机会离开。

    没错,苏晓不准备继续带着先古面具了,既是因为,使用现在的先古面具,要付出很大代价,也是因为,一直带着这面具,这面具刚出现不久的「原罪」特性,会因这种封困而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那还不如让这面具去自行发展,就算其真的跨过那近乎不可能的一步,成为真正的「原罪物」,也没关系,对苏晓而言,这没风险。

    因此,苏晓与先古面具定了个「誓约」,这次对付黑玫瑰,先古面具要让苏晓无代价使用两次,眼下迪恩用的这次,就是其中一次。

    两次后,苏晓会解除对先古面具的所有束缚,以及提供给对方幽暗大陆的坐标,原因是,那里有深渊侵袭区,能进入到「深渊」内,唯有没入「深渊」,先古面具才有可能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可眼下的问题是,刚放走一个「准原罪物」,苏晓就从深渊宝箱内,开出一个正牌大爹,那磅礴又浩瀚的幽冥气息让苏晓确定,这大爹的强度,绝不在「深渊之罐」与「死灵之书」之下,要比灵魂王冠略高。

    做个比喻,假设原罪物的综合危险度是90~100,那么「深渊之罐」与「死灵之书」都是100满值,「灵魂王冠」则达到99.5,刚开出来的「幽冥骨戒」则也是100。

    除了感知到浩瀚的幽冥气息外,苏晓看向百米外,人罐合一状态的凯撒,这厮瞬间溜出那么远,已说明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凯撒,我有笔交易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的话还没说完,刚摘下深渊之罐的凯撒,已经位于200多米外了,那狐疑的目光仿佛在问:‘我亲爱的朋友,你刚才说什么?’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以猎杀者权限,具现出一张3万面额的灵魂钱币储蓄卡,下一瞬,凯撒已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“3万,把这玩意弄走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天气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凯撒背着手,看着依旧界雷遍布的天空,显然,这方面不是凯撒的强项,当时他与深渊之罐,属于王八看绿豆对眼了,可眼下对上【幽冥骨戒】,则是另一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?”

    听闻苏晓此言,凯撒有点抓耳挠腮,他沉吟了下,说道:“我稍微有些办法,这都不是报酬的问题,是现在隔离掉因果的话,我亲爱的朋友,你要付出很大代价,不妨先用那盒子困着,等因果缓缓,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拿出支烟点燃,默认了凯撒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去撤封禁术式。”

    凯撒留下这句话后,没走两步就消失,去古遗迹的主殿那边,接触封禁空间波动的术式。

    这术式是在苏晓进入神域后,凯撒在那边激活,目的是防范晨曦神教前来增援,眼下看来,这术式的效果很不错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始终蔓延在神域边缘处的浑浊黄雾散去,这黄雾刚散,一声闷响就传来。

    咚、咚、咚……

    犹如来自另一处空间的砸击声,一下下传来,不远处的空间一下下凸起,最终轰然破裂一块,一只只苍白的手从里面探出,将这处空间破碎扩成空间拱门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红色长袍的短发老者,快步走进神域内,这正是圣兰王国最有权柄的三人之一。

    当下圣兰王国的情况为,黑玫瑰最为势大,之后是王族的代表古拉公爵,以及眼下匆忙到场的晨曦神教·大祭司。

    从地位上来讲,古拉公爵与大祭司不是黑玫瑰的手下,三方属于同流合污,只不过古拉公爵与大祭司,没有黑玫瑰势大而已,要说三方亲密无间,很难以让人信服,不过这三人的确是利益共同体。

    来的这百余人,除了为首的大祭司外,晨曦神教的五名祭祀,以及各类神使、传教士等,可谓倾巢而出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在方才,他们惊恐的发现一件事,他们的信仰之源断了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人两人如此,还可以解释为信仰不够坚定,被神灵所遗弃,问题是,晨曦神教的所有信徒,包括五名以及大祭司,都与神灵断开了信仰之力的传输,这就只能是神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晨曦神教的一众高层,都没考虑过这方面,他们被黑玫瑰请去,一同商议对付来寻仇的灭法,在这场讨论中,有两名祭司还提出,请来他们所信仰的辉光之神,对灭法降下神罚。

    眼下降神罚是不可能了,辉光之神已被灭法预判性反杀。

    一众赶到神域的信徒中,为首的大祭司刚到此地,他的手就开始忍不住的抖,没人比他感应的更清楚,他们晨曦神教的神灵陨落了。

    “我神,在哪。”

    一名神使颤声开口,一旁的小修女赶紧扶住她,让这位差点肝胆俱裂的神使能站稳。

    一众信徒到了神域后,都确定了辉光之神已陨落,他们中有些脸色阴沉,有些则目光意味深长,也有些跪地嚎哭。

    过了最初的情绪冲击后,以大祭司为首的一众人,将目光集中在苏晓身上,大祭司眯起双眼,他那双透出暗金色的瞳孔内,竟有着仅次于辉光之神的威势感,毋庸置疑,这是个隐藏了实力的老家伙,其实力,最起码与北境大将军相近。

    “为我神复仇!!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神使声嘶力竭的怒喊,激动到眼中都暴起密集的血丝,脖颈的青筋与血管都隆起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另一名信徒也怒吼,就在一众信徒准备冲上来围杀苏晓时,为首的大祭司冷声怒斥道:“闭嘴,退下!”

    听到大祭司的怒斥,一众晨曦神教的中高层,先是下意识闭嘴退后,转而都诧异的看着大祭司,他们闭嘴退下,是因为往日大祭司积攒的威严,而眼中的疑惑,则是在质问大祭司对神灵的信仰是否虔诚。

    “我神没有陨落,只是被这贼人设计传送到了外世界,这贼人畏惧我神威严,才用这种诡计,我还能感应到我神,虽然这感应很微弱。”

    听闻大祭司此言,一众晨曦神教的中高层成员,气息迅速稳定下来,其中一名扎着单马尾的竖瞳少女道:“没错,我也感应到了,我神只是离我们很远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也感应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,而且信仰力量的传输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不够虔诚,闭嘴,退下!”

    竖瞳少女高声断喝,其威慑感,让一名神使下意识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大祭司上下打量竖瞳少女后,心中已打定主意,今后有机会,把这手下提拔到祭祀之位上。

    “祭司大人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竖瞳少女低声询问,听闻此言,大祭司说道:“这里有我就够了,你带人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言罢,大祭司把一串骨制项坠交给竖瞳少女,这是晨曦神教传承多年之物,在大祭司不在场时,可以用此物,作为大祭司的代行,与五名白袍祭司同级。

    一众晨曦神教成员,或愤怒,或疑惑的离开神域,当只剩大祭司一人时,他在苏晓对面的晶体座椅上落座,神情既从容又平静。

    “作为晨曦神教大祭司的你,依然能感应到辉光之神?”

    落在苏晓肩头的巴哈开口。

    “感应不到,这恶神终于陨落了,比我筹备的早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语出惊人,听他的语气,他成为晨曦神教内地位只在神灵之下的大祭司,竟是为了消灭这神灵。

    “苦难会让人们需要神灵的庇护,换个角度来看,苦难能滋生更浓郁的信仰能量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言到此处,脸色有几分阴沉,他继续说道:“王族高高在上,新王不足十岁,大臣们趋权附势,还有隐藏在黑暗中的黑玫瑰,更可怕的是,这王国还有个恶神,继续这样下去,圣兰王国必定覆灭,这条船上的所有人,都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大祭司叹息一声,似是有些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就算我们不除掉这恶神,后续你也会想办法动手?”

    巴哈似笑非笑的开口,它见过翻脸比翻书还快的,但真没见过阵容切换如此顺畅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,否则你认为,我为什么做这大祭司。”

    “啊这,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巴哈重新审视大祭司,它认为自己就够无耻,够不要脸了,但今日遇到大祭司后,巴哈感觉自己那点无耻,只能算个屁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愿意帮我们对付黑玫瑰?”

    听到巴哈此言,大祭司笑着摇头,说道:“我会以最快速度消失,辉光之神陨落,晨曦神教会在短时间内没落,我这么多年积攒的仇家,都会找上门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大祭司方才没出手的原因,并且还让晨曦神教的其他成员退走,辉光之神陨落后,晨曦神教分崩离析已是必然,此等前提下,真的没必要再和作为灭法的苏晓结仇,在即将被大量仇家追杀的大祭司看来,能少一个仇敌,就少一个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先走了,今后,我们不会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大祭司的话还没说完,苏晓已从猎神者称号内,取出「辉光神魂」,他在进入本世界前,不知道「神魂」是什么,而在与幸运女神合作时,他见到了对方的「幸运神魂」,以及得知,「神魂」的奇妙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就是,有资格将「神魂」吸收到自身的生灵,将会蜕变成神灵生物,例如吸收了「辉光神魂」,那就是新晋的辉光之神,只不过实力很弱,初始也就是四~五阶的战力,需要成长很久,外加有足够的资质、机遇,才可能达到上一任辉光之神的程度。

    听完巴哈的叙述,大祭司笑着摇了摇头:“听起来很让人心动,而且这所谓的「神魂」,的确有辉光的波动,但怎么证明你所说的一切属实,我要足够可信的证据,才会赌上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没问题,幸运,幸运女神?喂,别在一旁吃点心看戏了,大祭司,我给你隆重的介绍下,这位是主掌运势的强大神灵,幸运女神!”

    巴哈的右翅膀一展,大祭司顺着它的视线看去,看到嘴里是一大口布丁,腮帮鼓起的幸运女神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大祭司迷茫了,他以狐疑的目光看向巴哈,仿佛在问:‘这是神灵?’

    “咳~,千真万确的神灵,她可是,可是……你先别吃了!老子在这边吹你,你最起码给我做做样子。”

    巴哈用翅膀搓脸,气的都要炸毛。

    幸运女神沾着奶油的食指,遥指大祭司,下一秒,大祭司汗毛倒竖,他看向天空中的界雷,他有种感觉,这界雷,仿佛下一秒就要劈下来。

    咔嚓~

    一道手臂粗的界雷劈落,这让大祭司心中一惊,可在下一秒,这界雷就劈在苏晓身上,更让大祭司诧异的是,挨劈的苏晓,竟没任何被袭的反应,仿佛挨着一下都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凭借金斯利开发的驭雷法,别人的驭雷法,是先凝聚雷电之源,或是类似的东西,金斯利则另辟蹊径,在金斯利看来,只要自己能抗住雷劈,外加能引雷,那就是驭雷了。

    见识到幸运女神对运势的掌控,大祭司已确定,这位的确是神灵,事实证明,有真本事,哪怕表现的随意些,也会被人所尊敬,就比如现在的幸运女神。

    大祭司沉思了片刻,作出决策,相比让晨曦神教分崩离析,然后他遭到那些昔日仇敌的追杀,从苏晓这得到「辉光神魂」,然后选一名有资质承载这神魂者,从而让新的辉光之神出现,事情就有转机了,哪怕新的辉光之神,远没有上一任的神灵强大,但总归是能避免晨曦神教崩离析,况且新的辉光之神,大概率不会再是恶神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后,大祭司忽然知晓了,为何灭法来杀黑玫瑰,却最先选择弑神,如此一来,既解决了他们这边的最强战力,也让圣兰王国出现内部分歧。

    原本圣兰王国的三大掌握者,黑玫瑰,古拉公爵,以及大祭司,眼下只剩前两者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哪怕新一代的辉光之神出现,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晨曦神教的最高管理者,也会是大祭司。

    这也造成,原本王族+黑玫瑰+晨曦神教三方围攻苏晓的阵式,变成了王族+黑玫瑰vs苏晓队+大祭司。

    更为绝妙的是,现阶段,王族与黑玫瑰就算想破脑袋,也想不到大祭司会背后捅他们一刀,这代表,大祭司有一次绝佳的背刺机会。

    在大祭司眉头紧锁的想到这一切后,他开始有几分犹豫,就是如若帮苏晓对付王族与黑玫瑰后,他会不会顺便被对方给安排了。

    “不只是我们两方联手。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,听闻此言,大祭司只是短暂的疑惑,就想到什么,他说道:

    “嗯,还有小国王,他虽然年幼,但也是国王,这样的话,就是三对二,我们三方,对他们两方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更加心动,相比现在隐逃,然后被大量仇家追杀,他当然更愿意搏一搏,看能否稳住局面,更关键的是,如果成功了,到时神权没落虽成了必然,但他在小国王那边,也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与你合作,但在对付黑玫瑰前,你要给我几天时间,让我选出有资质传承这神魂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只是将手中的金白色神魂,抛给大祭司,这让大祭司略感意外,转而出现在他前方的契约羊皮纸,让他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契约吗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拿起契约羊皮纸,拿出个寸镜检查花纹,以及尝试能否剥开多层,最后又检查背面是否有痕迹等,确保一切都没问题,签下这份契约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大祭司也对契约做过手脚,但眼下他签的契约,是双重契约,所谓双重契约,就是先兑换来一张契约羊皮纸,然后对其施加共鸣性公证,之后把这契约分成两层,在两层上,各拟定一份内容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这分成两层的契约,一层位于主空间内,一层位于异空间内,两层契约虽内容不同,但同源,签了「表层契约」后,位于异空间内的「里层契约」,也会被一同签订。

    这种契约的特点在于,只要不是空间系,就没可能发现巴哈通过空间能力,隐于异空间内的「里契约」,而签订者能看到的「表契约」,这契约没任何问题,随便对方检查。

    “白夜,说说你的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他抬手,下一秒,一张木质面具出现在他手中,不远处的巴哈则刻画好传送阵,将其激活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后,一道身影出现,这身影踉跄几步后,稳住身形,是白金主教。

    “这事,你最起码得付我五瓶太阳药剂。”

    白金主教一副胃囊不适的模样,原本他正在列车的贵宾车厢内,结果突然被传送过来,体验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取出一打,也就是十二瓶太阳药剂,这让白金主教大步上前,将先古面具拿起,直接扣在自己脸上,猩红触须蔓延,几秒后,白金主教变成苏晓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击杀辉光之神掉落的「炽光枪」,从白金主教后背,一枪贯穿其胸膛中心处,白金主教酝酿片刻后,将「炽光枪」内剩余的神力引出,构成金白色锁链,缠束在他身上,最终的模样变成,‘苏晓’败于辉光之神,还被「炽光枪」贯穿胸膛,封禁了力量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大祭司已经知道后续的计划了,但他故作不解的问道:“我们就这样去见黑玫瑰?”

    “不,你们是去见王族的代表,古拉公爵,还有,下次别装糊涂,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苏晓言罢,看了眼大祭司,脸上已初见皱纹的大祭司笑了笑。

    当天傍晚时分,王都·后区,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内。

    夕阳半隐在地平线上,庄园内多为树林与花田,在这自然之景簇拥下的一栋豪宅客厅内。

    舒缓的音乐让人心情舒畅,身穿丝绒睡衣的古拉公爵靠坐在沙发上,手中拖着杯自家葡萄酒庄酿的美酒,圣兰王国虽已经没有爵位制,但因世袭的公爵身份,外人更多称这位王族为公爵大人。

    古拉公爵摸了摸自己下巴,之后看向对面的大祭司,闲聊般问道:“听说你们晨曦神教的神灵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谣传而已,要是我们的无上辉光出事,我不赶快逃亡,还有心思到你这享用晚餐?”

    大祭司开口,闻言,对面古拉公爵不置可否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,”大祭司话锋一转,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:“那灭法的确找上了我们的无上辉光,但他太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灭法已经败给你们?”

    古拉公爵来了兴致,抬手示意房间内的仆从与两名护卫都退下,接下来的谈话,不能继续被他人听到,他总感觉,自己身边有黑玫瑰安插的眼线。

    “古拉,我们两个中,单独一个都没办法和黑玫瑰讨价还价,但如果我们两个一同,用这灭法和她谈,你猜她愿意让出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大祭司指向门外,这让古拉公爵愣了下,转而想到,大祭司已经把人带来,他当即命人,把大祭司的两名部下,以及所押送的人放进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大金属笼被抬进来,古拉公爵扯下上面盖的厚布,被前半截「炽光枪」洞穿胸膛,全身封着能量锁镣的‘苏晓’,映入古拉公爵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,如果我们用这家伙和黑玫瑰谈,她……”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只手刀,刺入古拉公爵的后心,从他的胸膛刺出,他的眼睛圆瞪,满眼不敢置信,换做其他人,绝对没机会在没有护卫的情况下,站在他背后,可与他地位相同的大祭司不同,尤其是,在双方还要密探关于巨大利益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古拉公爵的瞳孔颤动,他到死都想不通,大祭司到底是要做什么,在他视线陷入一片黑暗前,一根根猩红的触须向他蔓延而来。

    几秒后,伪装成‘古拉公爵’的白金主教,从自己胸膛内拔出前半截「炽光枪」,给大祭司打了个眼色,让对方处理血迹与尸体后,白金主教主动向房间外走去,他刚开门,看到冲来的护卫们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白金主教以伪装成‘古拉公爵’的形象一声大喝,护卫们赶忙单膝跪地,在‘古拉公爵’摆了下手后,全部退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宫的寝厅内,小国王正与布布汪对视,而在他不远处,是深度昏睡中的王后。

    布布汪激活投影,苏晓的虚拟投影出现,小国王看了眼昏睡中的王后,又看向布布汪,最终目光转向苏晓,与苏晓对视几秒后,小国王作势就要喊人。

    “不足十岁的小国王,灵魂却强壮到好似几十岁,奇怪。”

    苏晓的话,让要喊出声的小国王停下,他与苏晓对视。

    黑玫瑰除掉了多任国王,这些圣兰王国的国王,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准确的说,眼下这位小国王,其灵魂,其实是从他父亲那传承得来,父子两人为拯救王族的命运,用了这下策。

    黑玫瑰自然知道这点,但杀掉这傀儡国王的麻烦太多,外加辉光之神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,血誓的威力,就算是神灵,也不会想去尝试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小国王神态从容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灭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黑玫瑰的敌人?”

    “死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晓言罢,他的投影闪烁了下消失,寝厅内的布布汪融入到环境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域内,苏晓摘下投影手环,他以猎杀掉辉光之神为起始点,完成了预想中的计划,这计划看似不可思议,其实就是绕后而已。

    当黑玫瑰防范前面时,苏晓已在其阵营之后,灭了辉光之神,辉光之神陨落,大祭司的立场尴尬到极点,只能冒险选择与苏晓合作,而这合作,导致权势很大的古拉公爵,被大祭司背刺,然后戴着先古面具的白金主教,伪装成古拉公爵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大祭司、古拉公爵、小国王,都站在了苏晓的身后。

    苏晓准备,明早去王宫参与黑玫瑰召集的王国议会,毕竟那议桌周边的四个人中,大祭司、‘古拉公爵’、小国王这三人,都是苏晓这边的人,苏晓不到场,多少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大奉打更人  唐砖  剑来  大主宰  校花的贴身高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