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十一章:搜寻
    黄昏疯人院,三楼的院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陨石砸落后,烟尘四涌的画面在墙壁上定格,巴哈拍了拍投影装置道:“这什么破网,怎么还卡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嗷汪!”

    布布汪见巴哈拍放映装置,急的差点口吐人言,因为这放映装置价值3000多灵魂钱币,集信号基站等功能为一身的高科技产物。

    布布汪确定自己心爱的蜂巢装置没问题后,目光轻松了不少,一旁巴哈心虚的吹着口哨,它可不知道这玩意如此值钱,而且在它的修理知识中,电器坏了,唯一的修理方式就是拍。

    至于布布汪为何如此有钱,每次任务世界结束,苏晓都给它们四个不少零用钱,布布攒着攒着,就攒了不少,然后陆续购置自己喜欢的科技装备等,不需要实用,是布布汪想买什么,就买什么。

    【厄运石像】成功送到副院长·耶辛格那边,苏晓的确是没想到,这玩意的厄运,来的是如此猛烈。

    【提示:你已触发厄运石像的增益效果。】

    【因此物品还未被轮回乐园公证,需完成公证后,此增益才可能对猎杀者起效。】

    【厄运石像的公证完成。】

    【你受到「模糊之运势」的判定效果。】

    【判定已通过,你的幸运属性永久+2点。】

    【提示:你的幸运属性已达到裸装50点。所对应属性奖励,需在你返回轮回乐园后,前往属性强化仓内进行辅助性获取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累积了这么久,苏晓的裸装幸运属性终于达到50点,虽说这裸装50点的幸运属性有时不太顶用,但幸运属性所衍生出的被动能力,却是很顶,就比如裸装幸运属性20点所衍生出的:

    「强掠之运(被动):进行制造物品、调配药剂等事宜时,你将受到运势的加持,过程将更加顺利,甚至达到你的巅峰状态(如:调配药剂时,将有更高可能调配出完美品级的药剂)。」

    这幸运属性所衍生出的被动能力,让苏晓在药剂学方面有了质的提升,之后获得的七星称号「奇迹制造者」,让这提升更大。

    在以前,苏晓调配出的药剂,最多是达到超过平均品质的「上品」,想继续迈进,必须投入海量的时间在一种药剂配方上,才能调配出完美品级的药剂,而且还仅限所研究的这一种药剂,想把其他药剂调配出完美品质,那还需要大量的时间。

    其实「强掠之运」这能力,放在其他地方真的算不上很强势,尤其是在锻造与制造方面,可在调配药剂方面,这不算强势的能力,却是绝对的神技。

    真正让苏晓的药剂调配水平达到另一种高度的,是「奇迹制造者」,这称号让苏晓能在调配出「完美品级」的基础上,进行更高层次的突破,也就是调配出「奇迹品级」的药剂。

    一瓶药剂从合格品→上品→完美品级→奇迹品级,必须的是一步步提高,而非直接调配出奇迹品级,就是说,苏晓所调配出的奇迹品级药剂,等同于被强化过三次效果的药剂,这也是为何,虚空那些老药师,完全不想和苏晓在药剂学方面有所较量。

    因此苏晓对幸运属性这次所带来的被动能力,还是有几分期待的,要是依然是提升药剂调配,那自然最好,如若不能,千万提高运势一类就可以,这类能力,对他而言有些效果不佳。

    关闭个人资料列表,苏晓开始考虑一个问题,就是他现在要对付的敌人,属实有些太多,所有敌人中,眼下只把欺骗者安排明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窃夺者是多年前被背叛者所杀,苏晓想要获得窃夺者对应的名单悬赏,需要找到其埋骨地,从而得到对方的灵魂残屑,以此划去猎杀名单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就算暂不考虑窃夺者,苏晓眼下要对付的敌人,还有噩梦中的告密者,圣兰王国的黑玫瑰(神秘者),以及沙漠王国的沙之王(倒戈者),最后是行踪不明的背叛者。

    除了这四名叛徒,苏晓眼下的仇人还有副院长·耶辛格,晨曦神教的五名祭司与一位大祭司,还有他们的神灵辉光之神。

    掐指一算,敌人数量达到12名,而且这还都是有身份地位的,例如晨曦教会的部分高层与中下层成员,都没计算在内。

    并非苏晓进入本世界后四处树敌,这些敌人,不是因为立场敌对而产生,就是因为这院长身份所带来。

    现阶段与副院长·耶辛格+晨曦神教的敌对,多少有些互相暗中使绊子的意味,这里是联盟境内,无论是苏晓这边,还是晨曦神教,再或是太阳神教,都不会在此直接交手。

    换句话来讲,后续与副院长·耶辛格的交锋,主要围绕在谋略与暗杀等,这会是个比较漫长的周期,或者说,这就是议会院想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苏晓想要做的事,他可没那么多时间,与副院长·耶辛格明争暗斗,更何况,他始终感觉,继续这么互相算计,他很可能不是副院长·耶辛格的对手。

    开局那边被他算计一次,其中有意外与运气成分,就比如【厄运石像】的出现,而副院长·耶辛格在没有个人战力的情况下,能走到今天的一步,其谋略之强,肯定不是眼下所见的程度,要真等那边铺开局面,己方这边将会麻烦不断。

    苏晓看了眼时间,他对巴哈说道:“你们现在就去找太阳主教,半小时见面。”

    苏晓要对计划作出些变更,不,应该是让计划加速,在他看来,继续在这轮交锋中浪费时间,取得不了什么实际成果。

    先说晨曦神教那边,哪怕苏晓在这次的交锋中获胜,最多是让晨曦神教损失利益,这相当于,在不能弄死敌人的情况下,让敌人更恨他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,还不如等后续去圣兰王国安排黑玫瑰时,一同安排了晨曦神教,苏晓始终怀疑一件事,黑玫瑰手下的势力在圣兰王国盘根错节,怎么可能和晨曦神教没有关联,搞不好,双方就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等去了圣兰王国那边后,晨曦神教和黑玫瑰一起安排,才是首选,而非眼下在联盟境内和晨曦神教打嘴仗,苏晓一向的行事风格是,能弄死敌人,就别和敌人废话。

    再者说太阳神教,双方就算现今达成合作,也是初步合作,太阳神教的大本营在沙漠之国,得等去了那边,才能达成深度合作。

    正在苏晓思索时,房门被敲响,他看了眼时间,巴哈才出去二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布布开门后,最先走进来的,是一道身穿红色大袍,戴着白金面具的身影走进房间内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两道身影,其中一人身高近四米,又高又壮,手中还持握着四米多长的权杖,这金属权杖足有鹅蛋粗细,上端最粗的部分都有水桶粗。

    其他教派的权杖或许是代表神权,而这个权杖,则很有太阳神教的特色,面对恶贯满盈之人时,用这玩意物理传教,效果极佳,大多数恶棍看到这权杖,以及持握这权杖的高大男人,都会下意识心虚,并承认自己方才说话的确是大声了些。

    这高大男人前方,三人中身穿红色大袍的主教,他被称为白金主教,原因是他自从加入太阳神教,就一直戴着面具。

    白金主教作为太阳神教在联盟境内的代表人物,他做过很多啼笑皆非的事,例如曾站在圣都的议会院避雷针顶部去赞美太阳。

    结果正在他保持赞美太阳的姿势下,乌云不知何时遮挡住太阳,并下起大雨,当时,白金主教并没在意,可在下一秒,一个大雷劈下来,雨天站避雷针顶,不劈他劈谁。

    别以为这人到中年的主教是个逗逼,当年围攻不灭特性的深渊滋生物时,他是最主力的几人之一,就是他徒手刺进深渊滋生物体内,引爆高度压缩的太阳能量,才让那深渊滋生物暂时力竭。

    作为代价,白金主教卧床了半年之久,从那之后,他一直带着自己的两名同僚,在联盟各地收拾黑暗神教的成员。

    太阳神教内虽有职位高低之分,但并没有地位区别,这应该算是太阳教派的特点之一了,主教虽会受到尊重,但并没权利去命令下级成员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次和白金主教一同来的两人是一男一女,其中的女人身高一米六五左右,短发垂到脖颈处,身穿黑色华丽的长裙,双手戴着黑色布料手套。

    最吸引人视线的,是她一双赤红的瞳孔,她被称为红瞳女,听到这称呼,苏晓忽然想起,以前在魔灵星,也有名少女被称为红瞳女,只是双方的气质不同。

    此时红瞳女正盯着巴哈,这让巴哈礼貌性的笑了笑,可谁知,红瞳女下一秒就以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语气和白金主教说道:“白金,我晚餐想吃炖鸡,要羽毛蓝色,在地上跑的飞快那种鸡。”

    “我尼玛。”

    巴哈的笑容僵住,这哪是要吃炖鸡,分明是暗示可不可以炖它。

    “巴哈是我们的朋友,不能吃它。”

    白金主教带着笑意开口,而跟在他与红瞳女身后的野兽骑士,身高近四米的他,全程都一声不吭,这是名既强大,又沉默的男人。

    白金主教坐在办公桌对面,手指还一下下叩击座椅扶手,发出有些急促的哒哒哒声。

    “白夜,看来你遇到麻烦了,这么着急把我们找来,也别藏着掖着了,都是自己人,说吧,只要对面也不是好东西,我的良心过得去,我们三个就帮你去弄死……咳,去消灭他的罪恶。”

    白金主教这话,一听就是实在人,这显然是平白无故收了三瓶【太阳圣药】,有些心里不踏实。

    【太阳圣药(完美)】

    类型:永久增益类药剂

    效果1:饮用后的30分钟内,太阳之力永久提升5200点,太阳之力适应性+19点。

    完美品级加成:饮用后,可永久性大幅度提升所有脏器的活力。

    提示:此药剂重复饮用无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晓看着对面的白金主教,片刻后,他说道:“的确有件事要麻烦你们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「太阳之环」出现在他手掌上方,距离他上托的掌心几厘米处漂浮着,见到「太阳之环」,白金主教呼的一声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不是这个世界能有的,这里没有这么纯粹和庞大的太阳信仰力量,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金主教盯着苏晓几秒,恍然道:“哦,你是乐园阵营的人,奇怪,乐园阵营的人,为什么会成为黄昏疯人院的院长,但这不重要,你是在哪得到这圆环的?”

    “我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别开玩笑了,白夜,这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白金主教话说道一半,发现对面的苏晓有了种让他惊愕的气场。

    “有段时间,我当过太阳领主。”

    听苏晓这么说,不知为何,白金主教心中没有半点怀疑,其他东西可以伪造,唯独方才的气场,没可能伪装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一位老主教说过,除我们所认知的世界外,还有多到数不清的世界,在其他世界,也有人信仰太阳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最辉煌的太阳文明,来自太阳神族。”

    苏晓取出一颗恶魔焰龙的胚胎卵,这几米大小的胚胎卵立在办公桌旁,透过外部的白色硬壳,隐隐还能看到里面的龙族生物。

    “找一处能汇聚大量太阳之力的地方孵化它,让它有足够强的太阳特性。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,听闻此言,白金主教目露难色:“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白金主教把话说完,苏晓已经拿出一个长条形精致木盒,打开后,里面是整齐码放好的十瓶【太阳圣药】。

    “这事就算难办,我也想办法给你办了,哦对了,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当主教?我感觉你挺适合,怎么说,你以前都当过太阳领主。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拒绝,我和你说,你要是加入我们,肯定是……哎,巴哈,你别拽我,我跟你说白夜,你在这当院长,其实没什么前途,死鸟,你再拽我,老子和你翻脸了,我开玩笑的,你等会……”

    在巴哈与阿姆的欢送下,白金主教依依不舍的离开,依依不舍到门框都扯下来一块,之所以如此,首先是因为苏晓当过太阳领主,这让白金主教见到苏晓后,感觉格外的顺眼,外加苏晓调配的药剂,让白金主教很吃惊,他修行几年的效果,都不一定赶得上饮一瓶这种药剂,最后苏晓慷慨的出手,让白金主教更想拉拢苏晓。

    这次找白金主教,既是确立疯人院与太阳神教的合作,也是让对方帮忙汇聚巨量的太阳之力,培育出恶魔焰龙。

    在恶魔焰龙培育成功后,苏晓会对其进行增强与特性变更,以此方便后续前往圣兰王国与沙漠之王的战斗等,需要时,能以龙骑状态对敌。

    苏晓站在窗口前。目送白金住主教与野兽骑士,片刻后,他将目光转向几米外座椅上的红瞳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快到晚饭时间,我在疯人院吃个便饭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看了眼阿姆刚修好没多久的落地式古董钟,这才下午一点多,考虑到太阳教会的氛围,以及白金主教的个人行事风格,这三人所维持的分部,应该是比较穷的,实力越强的人,开销就越大,外加这三人的收入途径并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分部很穷吗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。”

    红瞳女闭目养神,毕竟她也看到现在才一点多,这个时间点蹭晚饭,需要一定的毅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来到办公桌后,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沓古朗,约有7000多古朗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红瞳女看似很硬气,可她的眼睛,却直勾勾的看着苏晓手中的古朗。

    “借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不行,我们一定还不起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言罢,红瞳女起身,双手略提华丽的黑色衣裙,小幅度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“那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苏晓将古朗放在桌上,他明显听到咽口水声。

    “谢谢,但我们不能平白无故的收你的钱,你有什么委托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抬手去拿桌上的一沓古朗,他刚触碰到古朗,两只略有冰凉的小手,就按在他手上,从方才所在位置出现在办公桌前,这速度,都快和巴哈的全速空间穿梭持平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双手抱着古朗的红瞳女,已忘记蹭晚饭的事,她刚出疯人院的正门,就看到坐在街对面台阶上的白金主教与野兽骑士。

    “红瞳,白夜是不是给你古朗了?他是联盟的高层,一定很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给。”

    红瞳女的手,下意识按向自己腰间的小包,见此,白金主教的笑容已经开始灿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内,苏晓看着桌上的辞职信,以及站在对面,满脸颓废的德雷,在丢了商盟银行储物柜钥匙后,德雷相当自责,再想到院长给他的高额薪酬,他受到了自己良心的谴责,不断问自己,就这种办事效率,对得起白夜院长的信任与所提供的待遇吗。

    “德雷,这件事其实不是你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单手轻按自己的额头,他有点头疼,总不能直接和德雷说,看好对方的倒霉鬼天赋,那样说的话,先不说德雷的心态可能崩裂,有些因果,一旦挑明,就没那种效果了。

    有时因果就是如此的奇妙,可以知晓,乃至可以去利用,但一定不能说破,前一瞬说破,下一瞬这强大的因果,可能就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在苏晓看来,德雷这倒霉鬼体质,十之八九是在以前中了诅咒一类,结果那诅咒变异了,变成了既类似诅咒,也有点因果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不,白夜院长,这件事的责任全在我,当时那把钥匙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德雷低偏着头,无颜面对如此信任他的白夜院长。

    此刻布布汪、巴哈、维罗妮卡都在办公室内,布布与巴哈自然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,以维罗妮卡的聪明,自然想到了,苏晓就是在用德雷的反向运势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知晓这些的情况下,他们三个在听闻苏晓与德雷的交谈,以及苏晓那明明很阴沉,却要压制阴沉的宽慰语气,他们三个心里都快笑疯了,但又不敢笑,尤其是维罗妮卡,所以她只能面壁朝墙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自责。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,我应该自责。”

    德雷的语气坚定至极,听闻此言,布布憋的有点翻白眼,面壁的维罗妮卡有点哆嗦,眼下的局面,简直是跨服聊天,而且还能聊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有那么一瞬间,有些目露凶光,他又单手轻按自己的额头后,宽慰道:

    “谁都有失败的时候,下次赢回来就好,这次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升你做疯人院总队长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德雷诧异的抬头看苏晓,这么多年,他听过太多失败后的怒骂或冷嘲热讽,眼下听闻此言,外加还升官了,他心中的触动很大。

    “院长大人,感谢您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德雷大步向办公室外走去。

    苏晓点燃一支烟,德雷的运势固然能办成不少事,但这家伙属于比较固执的类型,外加那奇葩的因果诅咒,不能和对方直接挑明,告诉对方:‘你不用内疚,事事不成,就是你的本职工作。’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,是银面,他走进办公室内,将一个大号手提袋放下,道:“大人,人我带来了,此人知晓老院长被绑一事,除了此人,其他知情人都被灭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晓示意银面打开大号手提袋随着手提袋被打开,一名被特制胶带封住最,反束双的女性鬼族映入眼帘,她脸上有两条向下的黑迹,妆都哭花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名鬼族,苏晓皱起眉头,他来到这名鬼族身前,蹲下身,与对方对视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

    鬼族泪眼婆娑,但这不是苏晓关注的点,他更在意的是,这张美丽的鬼族面孔,为何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苏晓回忆了几秒,起身来到唱片机前,翻找唱片后,拿起一张印有鬼族歌姬的唱片,之后回到银面逮来的鬼族身旁,苏晓将唱片举在对方脸旁,对比后发现,嗯,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“银面,你抓她时,她的安保力量强不强?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银面淡淡开口,请不要误会,本世界顶级暗杀者银面的还行,其实相当有含金量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,你把圣都最有名的鬼族歌姬之一,给我抓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看着银面,银面不说话,仿佛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暗杀小队的三人,简直都是奇才,一个整天因自责而想着辞职,另一个在墙角面壁呢,还有一个,也不管是谁,直接逮回来再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,苏晓看了眼,是泰莎那边打来的,他接起后,就听对面问道:

    “白夜,银面是你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他抓鬼族歌姬干嘛,圣都那边都有人联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抓,是我让银面把这名鬼族请来,作为我院庆典时的嘉宾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请嘉宾的方式,真特别。”

    对面言罢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又看了眼银面,银面依然站那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女士,这次请你来,是委托你帮我们指认一些罪犯,我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顺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夹,从里面的多个证件中拿出一个,出示给鬼族歌姬,道:“我们是联盟的正规部门。”

    “哦~,嗯。”

    被解除束缚的鬼族歌姬还没回过神,只是下意识的应着。

    “对于本次的意外,这是我方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巴哈拿出个木盒,打开后,是一整套宝石首饰,这东西是在五阶时得到,没有属性,但被公证了,一直想卖掉,结果没契约者买,类似的物件,团队储存空间内还有一堆。

    看到这套很有异世界风格,精美绝伦的首饰,鬼族歌姬的心情稍有平复,毕竟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银面,道歉。”

    巴哈开口,闻言,银面上前来,这让鬼族歌姬眼中再度浮现泪水,任谁被打倒所有保镖,穿着睡衣被从睡梦中揪起来,塞进手提袋内,都会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,我们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和鬼族歌姬挤坐在一个座椅上,奇妙的是,明明有些挤,鬼族歌姬却稍有安心。

    “你有见到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拿出老院长的照片给鬼族歌姬看,几秒后,鬼族歌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几个人呢?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又拿出老院长家人的照片,在看到老院长妻子的照片后,鬼族歌姬的瞳孔稍有收缩,很难察觉到,她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没见过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撒谎,”维罗妮卡的右臂,搭上鬼族歌姬的肩膀,气息开始变化,这让鬼族歌姬颤了下,她哪里经历过这种事,被维罗妮卡稍微吓唬一下,就绷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,我好像看到有几个人,在小巷里绑走了这位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的态度一下就变得亲昵,这让鬼族歌姬稍稍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经鬼族歌姬描述,苏晓了解了事情的大概,几名身上有螺旋状纹身的人,绑走了老院长的妻子,后续的事就简单,维罗妮卡受过塑像训练,根据鬼族歌姬的描述,很快画出几人的大致样貌。

    苏晓看着纸上的螺旋纹身,他带着所有画像,去往地牢三层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后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苏晓敲响狮王所在的牢房,狮王从床|上起身,道:“白夜院长,有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只是把画有螺旋纹身的纸张,按在前方的重力晶体层上,牢房内的狮王看到这纹身样式后,难受的一呲牙,真是‘巧了’,他背上有个更大的,准确的说,这是鬼帮特有的纹身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白夜院长,我都在这了,鬼帮也被灭,坏事还丢给我来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依然没说话,将几人的肖像画按上重力晶体层。

    “这是黑蛇,以前我的得力手下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苏晓留下一句你今晚加餐,就离开地牢三层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银面调查出黑蛇的位置,以及对方现在的情况,鬼帮老大狮王栽了后,作为三头目的黑蛇也没好的了,当初挨了罗莎一拳,差点被打碎心脏与其他脏器,这导致他实力锐减。

    不用想都知道,是副院长·耶辛格创造机会,让黑蛇等几名鬼帮前成员,有机会抓住老院长一家,如此一来,就算这件事搞砸,也可以推到鬼帮身上,哪怕现在的鬼帮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无人干涉,最后老院长一家没可能活下来,而且此事还完全牵扯不到副院长·耶辛格。

    苏晓让布布开车,送鬼族歌姬回去,并赔偿了笔不菲的精神损失费。

    苏晓让巴哈。阿姆、银面、维罗妮卡,以及刚收了太阳药剂,正很不好意思的白金主教、红瞳女、野兽骑士,全部去找黑蛇,以及他的几名手下。

    晚七点,苏晓正在办公室内用餐时,巴哈从窗口飞来,先抓了块软烂的炖肉狼吞虎咽后,巴哈说道:“老大,安排好了,在两个街区外的仓库里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晓放下碗筷,拿起手旁的酒杯后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街上路灯的灯光闪烁了下,大量飞虫在灯光下飞舞,一辆车停下,开门后,苏晓下车,走进对面的仓库内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走进仓库,仓库的门哗啦一声拽下,仓库内的灯亮起,六名全身纹身的帮派成员,都被反绑着手,跪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苏晓低头看着跪在地上,脸上遍布血迹,鲜血一滴滴顺着下巴滴落的黑蛇,问道:

    “老院长一家人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来个能做主的,实话告诉你,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黑蛇说完废话,苏晓已从维罗妮卡腰间拔出与铁血狙击炮配套的近战手枪,对着黑蛇的脑袋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碎骨与鲜血四溅,黑蛇的无头尸体向后倒下,苏晓看向黑蛇身旁的帮派成员,调转抬起枪口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索托市的偏远酒庄里。”

    这名帮派成员在惊惧中说出了这消息。

    苏晓联络布布汪,早已待命的布布汪,向指定位置而去,半个小时后就传回消息,找到老院长一家了,那边有看守,它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感谢你的配合。”

    苏晓对方才说话的帮派成员道谢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可以放我走吗。”

    “很遗憾,不能。”

    苏晓把手中的枪抛还给维罗妮卡,向仓库外走去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索托市,维罗妮卡减缓车速,车辆停在酒庄的酒窖前,车轮的轮骨滚烫。

    苏晓下车后,发现银面正站在酒窖前,一旁地上是两具帮派成员的尸体,显然是银面所处理掉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木板门被维罗妮卡徒手扯开,苏晓走进酒窖内,最先看到坐在酒桶上的老院长,以及他后面的几名亲系,他妻子,女儿,女婿,外孙和外孙子都在。

    “老院长,刚听说你出事,我就调查你的踪迹,今天终于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苏晓坐在老院长对面的酒桶上,见此,老院长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白夜,我其实……没在黄金银行存那么多资产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此言一出,酒窖内的灯光忽然暗了,若隐若现的血气、寒雾,以及黑烟弥散,气氛一下就阴间起来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在一个地下银行,存了很多的资产。”

    老院长此言一出,酒窖内的灯光重新明亮,血气、寒雾、黑烟仿佛都是错觉般,见此,老院长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凡人修仙传仙界篇  大主宰  大奉打更人  唐砖  伏天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