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八章:找来
    夜色深沉,夜空中的乌云半掩圆月,不知为何,只露出大半的圆月,竟透出淡淡的血色,让人感到不祥。

    与办公室相连的卧室内,苏晓放下手中的药剂学古籍,看向窗外透出淡淡血色的圆月,不知为何,从今天傍晚吃完晚饭,他就有种若隐若现的心悸感。

    苏晓靠坐在躺椅上,准备今晚不睡,要是以前有这种心悸感,他会无视,可他现在的刀术宗师达到lv.70,外加在感知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,以提升自身感知,此等前提下,他不会平白无故就有心悸感。

    苏晓最先想到的可能是,六名叛徒中,有人发现了他消灭深渊滋生物,从而派来了暗杀者,正是被暗杀者远远的监视,他才会有现在的心悸感,不要小看一名刀术宗师的直感,更何况,苏晓发展的是三宗师能力。

    苏晓靠坐在躺椅上,等待暗杀的到来,同时让巴哈激活周边的防御装置,以及随时侦测空间波动,苏晓虽有信心应对暗杀,但他不会因此而大意。

    至于离开此地,去其他地方迎敌,这更不妥,这里是黄昏疯人院,苏晓想不到还有其他地方,比这里更适合自己迎敌,以及有一点他想不通,敌人这是狗急跳墙了?竟然要来疯人院暗杀他。

    就在苏晓抬手去拿一旁小桌上的药剂学古籍时,一种困顿到极点的感觉出现,在这感觉出现的瞬间,他取出一根喷吸式金属药瓶,咬住喷口的同时,按下喷雾压阀。

    嘶~

    苏晓深吸了一大口雾剂,就算他中了足以放倒龙目鲸剂量的麻醉性药剂或能力,一大口这种雾剂吸入后,也能至少压制这麻醉效果一小时。

    然而「戈式雾剂」却没能发挥出效果,靠坐在躺椅上的苏晓,陷入睡梦中,下一秒,巴哈出现在昏暗的卧室内,落在躺椅靠背的顶部,它一双隐隐透出蓝芒的鹰眼环视周边,犀利到让人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薄雾弥散间,苏晓睁开双眼,入目之景一片破败,天空中乌云密布,昏黄的残阳隐在乌云后,让人感觉到历史的厚重与苍凉。

    大地上铺满骸骨,骸骨之厚,都看不到下方的土地,此刻,苏晓正坐在一座由骸骨堆成的巨山上,这骸骨巨山得有千米高,苏晓正以衰败的姿态,坐在这骸骨山顶部。

    苏晓抬起双手,发现自己的双手与手臂,已经干枯到皮包骨,皮肤还有不规则的开裂痕迹,他看向前方,一缕薄雾在前方汇聚,化为镜子般,映照出他此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晓全身都和双手一样干枯,双眼的瞳孔中心透出让人胆寒的黑蓝色,而在他头上,戴着一顶漆黑的王冠。

    他的右脚下,踩着几个交叠在一起的王冠,这些王冠中,有的代表暴君之猩红,有的代表死亡之破败,每个王冠,都代表了一个文明。

    如若从远处看这一幕,将是相当壮观,千米高的骸骨巨山,以及坐在上面,踩着多个王冠的干枯身影。

    数量多到数不清的各族从周边聚拢而来,他们向骸骨山上的身影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“哦?这就是万王之王的诱惑吗。”

    苏晓抬手,抓上头顶的黑色王冠,几乎是同时,周遭跪扶在骸骨大地上的各族生灵,全部双眼漆黑的起身,它们化为黑暗魔灵,从四面八方,向苏晓蜂拥而来,一副将他撕碎生吞的态势。

    就在苏晓即将被四面八方的生灵淹没时,他单手从自己头上扯下了黑色王冠,几乎是瞬间,他干枯的身形恢复,周边的骸骨与生灵等,全被一股浩瀚的冲击撞成碎末,下一秒,苏晓真正的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苏晓依然靠坐在躺椅上,方才周边的一切仿佛都是幻觉,他的身体没出现任何异样,处于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,此刻在他手中,正握着一顶王冠,一顶通体漆黑,已存在悠久岁月的王冠,其名为,灵魂王冠,还有个称呼,深渊·原罪物!

    苏晓看着手中的灵魂王冠,显然,之前买走灵魂王冠的仁兄,很可能已经暴毙,再或是那仁兄成功把这灵魂王冠送给仇敌,然后仇敌暴毙。

    无论是那仁兄暴毙,还是那仁兄的仇敌暴毙,他们抗住的时间,未免也太短了,计算下来,灵魂王冠被卖出去也就十几天。

    除这点外,苏晓还确定了一件事,就是他意志力属性到达200点后衍生的能力,是真的顶。

    「无畏影(被动):完全豁免原罪物与深渊滋生物造成的「意志侵袭」。」

    方才袭来的,明显就是灵魂王冠找来后,所附带的意识侵袭,要是无法豁免,方才就会沉沦在万王之王的幻象中,从而被灵魂王冠所控制。

    至于灵魂王冠找上门,对此,苏晓不感觉意外,这东西是他从深渊宝箱内开出来的,用一句判定性术语形容就是,他属于这个时代灵魂王冠的初始唤醒者,在灵魂王冠的现任持有者死后,这玩意自然是来找苏晓,要么给他戴痛苦面具,要么再遇到新的‘有缘人’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深渊·原罪物似乎都有这特性,至少死灵之书也有类似的特性。

    当初是神父在深渊侵蚀区唤醒的死灵之书,后来神父被苏晓所‘杀’,死灵之书转移到他这。

    按理说,死灵之书有几次都应该去找初始唤醒者神父,但被和苏晓的因果卡住,就是说,只要苏晓没死,死灵之书就不会去找神父。

    只能说,神父这老家伙的阳谋,越是推敲,越感觉精妙,神父自然知道苏晓是灭法+猎杀者,这才以送一份大礼的前提下,被苏晓所杀,在树生世界内神父看似全程吃瘪,可到了最后,他与苏晓一同成为了赢家之一,更奇妙的是,两人之前还是处于敌对。

    神父没想到的是,苏晓能把和死灵之书的因果,处理的这么微妙,眼下双方的关系是,每次苏晓钓邪神,都要确定,这是单独一名的邪神,还是后面有一个邪神群体。

    如若是后者,很好,苏晓提供坐标与媒介,死灵之书上场收割,事成后,双方按照约定的比例分成,至于平常,双方不会有任何交集,苏晓嫌死灵之书危险,死灵之书嫌苏晓是灭法+猎杀者。

    而灵魂王冠,这东西的目的就比较纯粹,只要稍有机会,这东西就可能会置苏晓于死地,至于原因,和原罪物寻找原因、目的、动机一类,属实有些荒谬,这东西的存在本质,本身就是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人们不会在意自己踩死过多少只蚂蚁,也不会因此而愧疚,亦如原罪物不会在乎一个生灵的死活,只要违背了与它共存的一些定律,等待而来的,就是其带来的死亡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苏晓从没打算持有一件原罪物,面对眼下找来的灵魂王冠,他的第一想法是把这东西送给仇敌,也就是六名叛徒之一,这东西和深渊之罐不一样,深渊之罐是,只要不违背一些定律,就不会害死持有者,凯撒的牛哔之处在于,这厮成为了那定律,也因此,这厮才能人罐合一。

    灵魂王冠则相反,它给持有者带来的最终命运,只有被它蛊惑后消亡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深渊盒,将灵魂王冠放在里面,并封住深渊盒,奇妙的是,灵魂王冠的波动被封住了,这深渊盒原本是用来困住死灵之书,能做到这点,不值得意外,但有一点,这深渊盒属于消耗品,封困灵魂王冠越久,效能会越弱。

    至于再做一个,很遗憾,苏晓做不出这东西,已知能做出这东西的人,仅有瑟菲莉娅,只能说,感谢瑟菲莉娅赠送的深渊盒。

    苏晓封闭深渊盒的瞬间,一个十公分高的石像凭空出现,砰的一声砸在地板上,发出有些沉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咔咔咔~

    晶体层在苏晓右手上攀附,将他右手包裹,他从地上捡起这石像,这是个坐在王座上,头戴灵魂王冠的石像,这石像雕的惟妙惟肖,唯独没有面部,他尝试查看这东西的属性。

    【厄运石像】

    产地:暗黑王冠(又称灵魂王冠)。

    品质:厄运物(原罪物·暗黑王冠的次级产物)。

    携带效果:以任何方式持有、携带此物品期间,幸运临时-25点,且持续降低运势。

    出售代价:你的幸运属性永久-5点。

    破坏代价:你的幸运属性永久-12点。

    转让与无因果者:你的幸运属性永久-3点。

    转让于你之仇敌:你的幸运属性永久+2点(此增益,最多可触发3次)。

    简介:此为不祥之物,但只要想办法把它转让给你之仇敌,那倒霉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晓将【厄运石像】放在小桌上,之后解除手上的晶体层,破碎的晶体落地后,他用床头柜上的纸袋把晶体碎块都收起,对巴哈嘱咐道:

    “远点扔着,不,深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巴哈憋着笑,抓着纸袋飞远。

    苏晓看着小桌上的【厄运石像】,他感觉此物甚妙,当然,那是送到敌人手中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这么久以来,苏晓对自身的运势,还是比较了解的,之前幸运女神说,她从没影响过苏晓的运势,以及只有在距离很近时,才能对苏晓的运势略有影响,这说辞其实有真有假。

    在苏晓看来,影响运势的方法,大致有三种,1.辅助性运势能力,2.物件,3.战斗型运势能力。

    首先是辅助性运势能力,这方面对灭法的运势影响的确很,就算能力等级达到幸运女神那一级别,都难以大幅度影响灭法的运势,在这方面,幸运女神说谎。

    其二的物件,则分情况,要是这物件没被乐园公证,其好运/厄运效果,对苏晓的影响不大,灭法‘气运护身’,可一旦这类物品被乐园公证过,就是另一码事了。

    因此幸运女神之前说,命运主宰以前都没用,直到加持了很多强者之名才有用,这说法是错误的,在加持足够多强者之名前,苏晓每次使用命运主宰,还是有些用的,有时开宝箱还会来此闪光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类的战斗型运势能力,这方面苏晓完全豁免不了,因为这不是针对他自身的能力,而是针对于他周边的环境,是他周边的环境让他在战斗中倒霉,而非他自己倒霉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,这【厄运石像】还没被轮回乐园公证,也就影响不了作为灭法的苏晓,他有时本身就挺倒霉,所以在【厄运石像】得到公证前,这东西的厄运和苏晓的气运相比,就是弟中弟。

    坏消息是,一旦苏晓触发了【厄运石像】的增益,代表这东西会被轮回乐园公证,后续要是再得到这东西,其带来的厄运将格外猛烈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【圣蛇守护】,中空宝石内的圣蛇突然惊醒,它看到苏晓后,全身都开始隐隐作痛,每次它吞噬苏晓的厄运,都会被撑成蛇球,用巴哈的话就是:‘这玩意,看着像涨了气的河豚。’

    苏晓指向【厄运石像】,圣蛇从中空宝石内脱离,漂浮到【厄运石像】上方,开始吸收这东西所发出的厄运,不知怎么的,圣蛇突然眼泪汪汪,它很久没这么正常的吞噬过厄运了,以前它都是像被注气的气球般,刚放出来,呼的一下厄运注满了,然后含泪被收回去,消化厄运。

    苏晓的心悸感早已消失,这心悸显然不是因为要被暗杀,而是灵魂王冠找来所致,这让他不禁思索,应该把灵魂王冠送哪去。

    其他不说,就伍德那黑骷髅头形象,要是戴上灵魂王冠,气质挺搭,但将灵魂王冠送给魔鬼族,这行径未免也太魔鬼了些。

    忽然,苏晓有了灵感,奥术永恒星,他怎么把这边忘了,以他和奥术永恒星的深厚‘交情’,有此等‘好事’不想着那边,属实是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因圣焰药师的身份曝光,乌鸦女在幽暗大陆所遭遇的事,自然也真相大白,多重证据表明,乌鸦女只是败了,不是叛变,外加瑟菲莉娅凛风王一直保着这边,以及乌鸦女是猎人公会·枭的弟子,乌鸦女被释放的概率,最起码在八成以上。

    要是对方的实力有所精进,之后在九阶世界内遇到的可能不小,九阶世界没想象中那么多,如此一来的话,灵魂王冠就有找落了。

    如若这策略娴熟,苏晓今后会争取多开深渊宝箱,看能否再开出个「爹级」器物来,继续往奥术永恒星那边送。

    确定灵魂王冠的封困没问题,苏晓躺在床|上睡去,眼下已发现欺骗者·彼司沃的踪迹,下次休息,那就不知要等何时。

    清早五点不到,苏晓就因队伍频道的消息醒来,是阿姆那边的距离足够近。

    洗漱一番后,苏晓将几块灵魂结晶,镶在卧室地面的恶魔空间传送阵图内,并将其逆向激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闷响传开,随之是寒冰弥散。

    “哞!!”

    阿姆戴着七分怒意,三分憋屈的怒吼传开,从进入本世界到现在,它一直在游泳,一直游到联盟的港口城市。

    阿姆和贝妮被传送到比较远的位置,这种事发生已不是一次两次,贝妮还好,它进入世界后,就等于旅行开始,阿姆被传送的远了,的确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因此苏晓弄了逆向传送术式,将其烙刻在契约羊皮纸上,让阿姆带着,这术式的原理,和召唤术比较接近,把远处的阿姆,传送到苏晓身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房门被踹开,以艾琳为首的一众疯人院护工,冲入到苏晓的卧室内,这些平常待人和善的护工,此时才显露出他们真正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院长,刚才那是?”

    艾琳是因方才那声巨响而赶来,巴哈迎上前,胡扯道:“没事,刚才是我的空间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艾琳不解的看着巴哈,片刻后半信半疑的说道:“那你以后可别传送我。”

    如果有后悔药,艾琳一定不会在自知有乌鸦嘴的情况下,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刚好艾琳与一众护工到此,苏晓索性带他们到一楼的食堂加餐,用过早餐后,银面快步走进餐厅内,略躬身对苏晓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大人,人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晓起身向外食堂外走去,银面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,始终保持一定警惕。

    暗杀小组的三人中,苏晓最信任的是银面,这和银面的出身有关,之后是维罗妮卡,最后是德雷,不过这三人,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闪光点。

    苏晓经过正门的三重关卡后,乘车前往半公里外的一家酒店,当车辆停在酒店的后巷时,一名金发后梳,戴着无框眼镜的斯文男人上车,此人是欺骗者·彼司沃的律师,名叫弗恩。

    车内,坐在后排座的苏晓开口道:“这次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为黄昏疯人院处理这种要务,是我个人的荣幸,不过今天上午有个案件在等我接手。”

    “案件?”

    “对,一个金融诈骗案,索托市那边10点就会审理这案件,我只能转交给同行的好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联系你之前,我还找了其他的律师,但他没有你的业务能力,刚好让他替你赶赴索托市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右手五指略伸展了下,下一瞬,一滴鲜血从弗恩的袖口内飞出,他对此毫无察觉,血枪宗师lv.70可不是摆设,毫无伤口的抽离一滴血迹,当然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这,好吧。”

    弗恩犹豫了下,答应了此事,见此,苏晓推门下车,并让银面把弗恩载到疯人院的分部。

    苏晓走进酒店的后门,刚到后厨,就看到正捧着终端的布布汪,这货虽一直看着终端上的监视画面,可目光经常往附近的炖肉锅上瞟,见苏晓来,布布汪咽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汪(这边)。”

    “期间女妖有没有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汪,汪汪,汪汪汪(有,她想逃,但后来又不逃了)。”

    听布布这么说,苏晓点了点头,跟着他身后的维罗妮卡满脸问号。

    一行人上楼后,最终停步在酒店五楼的一间客房前。

    “维罗妮卡。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,意思是让维罗妮卡敲门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维罗妮卡一脚踹开房门,拔出佩枪就以标准的战术动作突袭进入,最终枪口瞄准女妖的脑袋,别小看维罗妮卡的这把近战佩枪,这是铁血级狙击重炮所配套的武器。

    “什么,情况?”

    正享用早餐的女妖很懵,她不太理解为何放她出来,还要强行逮她回去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踹门的?”

    苏晓看向维罗妮卡。

    “长官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敲门。”

    “咦~”

    “巴哈,去酒店前台赔钱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意外的插曲,苏晓拿了把椅子,坐在女妖对面,将装有一滴鲜血的小号采血瓶丢给对方。

    女妖打开采血瓶后,高举着采血瓶后仰头张嘴,让采血瓶内的一滴鲜血,滴到她口中。

    “男性的细胞,这种细胞记忆,律师吗。”

    女妖拿上苏晓带来的一套男士正装,走进更衣间内,当她,不,应该是当他重新走出时,已变成弗恩律师的模样,也就是欺骗者·彼司沃的律师。

    别以为女妖这是变身+伪装,她是拟态,拟态到能凭借他人的细胞,获得对方已掌握的专业知识与能力,当然,太强的能力不行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女妖被判1万多年刑期,被关在疯人院地下监牢三层的原因,她曾伪装成一位大议员,走进议会院内。

    “你有两小时时间赶到索托市,你要做的事,全部写在这上面,事成后,我让你每周能在疯人院的大院里自由活动两小时。”

    苏晓从不在最开始就放出所有筹码,而是先把开价压低,等到了紧要关头,开出一个对方从没想过的高价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言罢,伪装成弗恩律师的女妖,快步出了客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上午10点,索托市的审判所内。

    法官坐在审判桌后,查看卷宗后,心中基本已经衡量出大致如何判决,一旁的侧桌上,书记官也都准备好。

    审判所内的人不少,被告只有彼司沃一人,相比之前的惶恐与忧虑,此时他的发型虽依旧有些蓬乱,可他眼中的神采不同了,就在审判开始前,他的律师找上他,告诉他,经鉴定,他的精神有些问题,这将成为本次审判的关键。

    最初时,彼司沃很迷惑,当在听到或许不用牢底坐穿,以及各类听着越发悦耳的相关联盟律法后,彼司沃已被碾灭的希望重新燃起,他当即问道,最好的结果是如何,在听到弗恩律师说,可能会让他在疗养院内治疗很久时,彼司沃差点激动的站起来大笑几声。

    “肃静。”

    胡须花白的老法官开口,他的气场,让人下意识不敢与之对抗。

    在老法官宣布审判开始后,双方的律师,开始了互相举证,以及后续的据理力争,听众席的众人屏气凝神的听着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希望,彼司沃这无耻的骗子被打入监牢,把牢底坐穿。

    审判一直持续到将近中午,听完双方律师的所有陈述后,老法官宣布:

    “审判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伪装成弗恩律师的女妖开口,这让老法官感到狐疑,这种时候,被告的律师不可以打断他的宣判。

    “法官大人,你看下这些。”

    弗恩律师将档案袋交给陪审官,陪审官将其转交给老法官,老法官看了眼弗恩,最终还是打开文件袋。

    老法官最先看到的是精神评估证明,看到这东西,他就知道今天的审判不简单,不能走正常流程了,这评估证明下面盖的,是黄昏疯人院与猎手部队的印章。

    越是翻看文件,老法官眉头皱的越深,到了最后,他开始打量欺骗者·彼司沃,以有些不确定的语气问道:

    “你确定,这份精神评估证明和其他文件,都是你自己签署的?你确定要去疯人院?”

    “我十分确定。”

    欺骗者·彼司沃斩钉截铁的开口,他听到的虽不是去疗养院,而是疯人院,但无论去哪,只要不去索托市的监狱就行,他只是个骗子,打心底里怕监狱里那些凶狠罪犯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老法官又上下打量欺骗者·彼司沃,他作为法官几十年了,此生中,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主动要求前往黄昏疯人院。

    “本庭宣布,彼司沃因精神疾病,将被判决至黄昏……”

    老法官的话还没说完,听众席的众人一片喧闹,显然是对欺骗者·彼司沃的判决不满。

    在这噪杂的喊声,以及审判锤砰砰砰的敲击声中,欺骗者·彼司沃被两名警卫押走,竟直接从审判所的正门出去。

    一辆装甲级的囚车停下,在欺骗者·彼司沃惊诧的目光中,囚车后门打开,他被警卫推上去,之后车上的护工接手,娴熟的把他烤在座椅上。

    当囚车重新启动时,欺骗者·彼司沃才来得及看清周边的情况,这囚车内总计十几名犯人,这些犯人中,不是戴着夸张的重镣,就是被关在特制的囚笼内,最夸张的一人,是四肢被重镣牢牢固定在装甲板上,嘴上还戴着嘴套,两只眼睛也被蒙上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,欺骗者·彼司沃彻底感到事情不对,他偷偷看向自己邻座的犯人,对方满脸伤疤,一只眼睛被缝上,看到此人,欺骗者·彼司沃头皮都麻了,这赫然是前段时间被逮捕的屠夫·斯巴,他还看过相关的报纸。

    看屠夫的待遇,对方似乎是这囚车上看押比较轻的一个,比那被戴上嘴套的待遇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,前段时间被捕的屠夫?”

    “啊?哦,是吧。”

    屠夫有些失神的笑着,仔细看,他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去疯人院?”

    欺骗者·彼司沃问出这句话时,咽了下口水,试图滋润发干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是去地狱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屠夫笑的歇斯底里,眼泪鼻涕齐出,这类施暴者,在黄昏疯人院的地下监牢内就是个小喽啰。

    囚车一直到下午三点才停下,护工开门后,解开了所有人的镣铐与束缚,到了这里,这些凶犯就翻不起浪花。

    欺骗者·彼司沃看着被两名护工架着下车的屠夫,他的脚也感觉开始软了,他有些颤巍巍的下车,在后方护工的看押下,亦步亦趋的走在两面金属网护栏间,这里约有五米宽,而在两侧的金属网护栏后,站着一名名身穿囚服的凶犯。

    其中有满身鬼头的刺青鬼帮成员,有变|态杀人狂,甚至都有邪|教成员,以及比邪|教成员更可怕的,额头印有黑色圆徽的黑暗神教成员。

    此刻这些人,就站在两侧的金属网护栏后,或是目光阴郁,或是冷酷,再或是似笑非笑,场面很是嘈杂,各类喊声和污言碎语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安静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传来,欺骗者·彼司沃发现,站在对面大楼下方台阶上的男人开口后,两侧金属网护栏后的凶犯们,犹如被消音了般,没人再敢说话,这是无与伦比的震慑力与威严。

    欺骗者·彼司沃向前方看去,看到了站在一众护工与精神医生前方的男人,对着正面带笑容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苏晓看着几米外的欺骗者·彼司沃,毋庸置疑,把这叛徒弄到黄昏疯人院,是最佳的良策,苏晓站在台阶上,看着下方的欺骗者·彼司沃说道:

    “欢迎来到黄昏疯人院,彼司沃先生。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医道无双  元尊  国色芳华  掌中之物  万古天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