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二章:血之苏醒
    走在疯人院三楼的走廊内,透过走廊的连窗,苏晓发现,大院内的灯光陆续熄灭,包括院子中心的岗哨塔。

    这就是清走总队长·迪尤尔的弊端,但苏晓必须这样做,迪尤尔虽既有能力,又有几分油滑,可这是「猎手部队」那边的人。

    「猎手部队」与「黄昏疯人院」在职能上同级,都是首都议会院的直属部门,不过两者负责的领域不同。

    联盟境内犯罪的超凡者,或是畸变成恶鬼的鬼族,再或是危险的邪|教成员等,都是由猎手部队负责。

    在猎手部队抓住这些人后,其中有一部分罪大恶极的,这类直接送来黄昏疯人院矫正+感化。

    要是能挺过这阶段,就根据其罪行,关押在疯人院地下一层到三层的牢房内。

    至于疯人院上面的五层,一层是食堂、接待室、棋牌室等,二层到三层,则是一间间病房,四层到五层是夜间病房。

    所谓夜间病房,是收容比较危险的疯子罪犯,这些罪犯是真的有精神疾病,可他们还有一个身份,超凡者,这些拥有超凡力量的病人,一旦病发,会对居住地周边的邻居,造成不可预知的风险,因此才把他们送到黄昏疯人院来。

    其他不说,要说精神疾病方面的治疗,黄昏疯人院的水平绝对顶尖,已治好很多的精神疾病患者,只不过,这里因戒备太森严,只接待那些发疯的超凡者,普通的精神疾病患者,应该送到正常的疯人院去调养、治疗。

    在黄昏疯人院,这些超凡疯子经过治疗后,艾琳诺将会对这些人进行精神评估,如若评估正常,说明这超凡疯子,之前犯下的事,是因为精神疾病所导致,这种就转到疗养院去,最终何去何从,由审判所判决,黄昏疯人院不干涉这方面。

    可如果经艾琳诺评估,发现此人就是纯粹的内心邪恶,才犯下以前的罪行,那就省事了,黄昏疯人院的地下牢房欢迎这名新住客,如果这名新房客不服,他完全有权利向审判所发起申请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种情况下被关押到黄昏疯人院的罪犯,还有一种是因为罪大恶极,审判所那边判决到疯人院这边来的,这类就更好处理,直接关押到地下监牢内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种情况外,还有一种是「猎手部队」那边送来的人,那边送来的罪犯,和审判所送来的处理方式相同,都关押在地下一层~三层的监牢内。

    这扩建、加固过的地下三层监牢,总计有160多间牢房,地下一层为100多间牢房,为四人住一间,地下二层是50多间牢房,为两人住一间,地下三层只有10间牢房,都是单间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是为了保证越向下,重力合金墙体越厚,罪犯越不可能越狱,别小看这里的最底层牢房,这里很少出现满员的情况,若非罪大恶极到让人发指,不会被关在这。

    「猎手部队」与「黄昏疯人院」看似是合作关系,但双方常有冲突,因为猎手部队逮到什么都往疯人院这边送,有次黑暗神教召来的深渊滋生物,在经围攻后擒住,并送到这边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深渊滋生物,那时疯人院的老院长,鼻子都差点气歪,当场拒绝收容。

    猎手部队那边也不高兴了,他们付出那么多死伤生擒这东西,结果疯人院不管,那他们把这难以杀死的东西送哪去?难不成关在猎手部队总部?那他们晚上连觉都睡不香。

    听闻这番言论,老院长气的血压飙升,猎手部队总部那边囚困深渊滋生物睡不好觉,难不成,疯人院这边囚困深渊滋生物后就能睡好觉了?

    就这样,两边带着囚困着深渊滋生物的容器,直奔圣都的议会院而去,要那边裁定,在那时,似乎都能听到议会院的工作人员们在心中高喊:‘你们不要过来啊!’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是,议会院怒斥「猎手部队」与「黄昏疯人院」,明面是怒斥两门内讧,实则在表示:‘你们敢把那东西带到圣都来,你们两个今后5年的申请款项都不用想了。’

    那个时期,库斯市的财神爷珀金市长,还没来此上任,一听涉及到款项,猎手部队的老太婆,和疯人院的老院长都客气了很多,并表示,他们之前说话的确是大声了些,议会院别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经议会院四位大议员的调停,最终的结果是,猎手部队出重资,帮忙加固疯人院下方的地下监牢,作为条件,今后猎手部队抓捕到的所有危险犯人以及危险物,疯人院这边都得接收。

    在那段时间,猎手部队不爽,疯人院这边也不爽,但有议会院的人看着,两边又不能打起来,只能互相吐口水,奇妙的是,双方虽互相吐口水,可关于疯人院地下监狱的改造,双方都特别用心,毕竟这边出了问题,两边都是被架在火上烤。

    其实从这些事迹中,就能看出猎手部队那老太婆,与疯人院老院长的智慧,库斯市距离圣都很远,远离议会院的权力管制,要是猎手部队和疯人院两边表现的相亲相爱,宛如一家人,那就轮到议会院睡不好觉了。

    猎手部队为了对抗各类穷凶极恶之徒,以及或诡谲,或邪恶的未知生物,这边必须有联盟最精锐的超凡力量,这些是行走在黑夜中的守卫者,他们必须强大。

    疯人院则是关押这些危险犯人与诡异之物的地方,也必须有足够强悍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若这两股强大的战力互相亲密,他们所能做的事,实在是太多,多到让议会院那边忌惮。

    反之,如果这两边互相仇视,仇视到需要议会院主持公道的程度,议会院表面上是愤怒,心里其实舒坦的很,也放心让猎手部队与疯人院驻扎在库斯市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期,还不是联盟最安定的时期,联盟最安定的时期,是从几年前开始,那个阶段发生了两件事,一是猎手部队的领袖退位,把位置让给她培养的继承人,泰莎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为,库斯市迎来了新市长,也就是珀金市长,从此之后,联盟迎来了最安定的时期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疯人院的老院长也退位,苏晓在坐上这个位置后,必须要把猎手部队的人清出去,近几天内,绝不能让猎手部队的领袖·泰莎,有半点机会干涉这边。

    本市的珀金市长,这位财神爷不能得罪,疯人院的账面上只剩70多万古朗(古朗:联盟通用货币),得罪了财神爷,后天拨来的600多万古朗,可就没了音讯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苏晓作为院长,每个月的工资才12000古朗,这可不是低收入,就算在圣都,这也是高收入。

    苏晓这边刚上任,珀金市长这位财神爷就给拨来600多万古朗,对待猎手部队和疯人院,这位财神爷历来大方,这也是为何猎手部队的领袖·泰莎,也同样不愿得罪这位财神爷的原因。

    苏晓下到一楼的安保室,开门后,发现监控设备前,只剩一名老头,这老头端着杯热茶,聚精会神的盯着监视画面,他虽穿着安保人员的制服,但看起来有些邋遢。

    苏晓在老人邻座落座,发现有人来,老头偏头看了眼,道:“这么晚了还不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把安保部门的总队长清了出去?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有很多要思考的事,不想在这事上动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老人叹息一声后,呷了口热茶,别小看这位看门老大爷,他是上上任院长,退休后实在闲的无聊,才来这看门。

    “我有种预感,你要搞些大事,为了以防被牵连,我还是回去养老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但走前给我引荐几名人才。”

    苏晓自然知道这老家伙的意图,这次退休的老院长,曾经都是这老狐狸培养出,由此可见这老狐狸在疯人院的资历。

    “我去哪找人才引荐给你,别想太多,我只是个老家伙而已。”

    老狐狸又喝了口热茶,还舒坦的呼了口热气。

    “那好,明天我把你孙女调到疯人院来。”

    听闻苏晓此言,老狐狸动作一顿,转而笑道:“随你吧,那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,你就算娶了我孙女,我都不管,刚好你们年龄相近。”

    “把她调来后,让她在艾琳诺手下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咳~,晚些时候,我会派人给你送来几份简历。”

    老狐狸放下手中的热茶,起身向门口走去,到了门口处,他停下脚步,仔细的审视了苏晓片刻,最终满意的点了点头,把黄昏疯人院交到这样一个既有实力,做事又不死板的人手中,他算是放心了。

    安保室内,苏晓通过监控画面,知晓了疯人院现在的情况,大楼内的安保人员都撤了,但正门与围墙外岗哨塔内的人员没撤,这也是迪尤尔的油滑之处,看似是他与疯人院的新院长彻底闹翻,撤去了手下,其实关键的地方,例如正门、所有岗哨塔,以及地下三层的安保力量,他是一点都没动,反而在周边岗哨塔加派了人手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去外面巡查?”

    巴哈开口,它显然是知道苏晓接下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晓起身,来到一层最里侧的档案室,开启里侧一扇厚重的金属门后,乘坐机械结构的升降梯向下,至于为何此地不采用电梯,准确的说,无论是照明还是其他,整个地下监牢,都不是用电力,而是其他能量,以前有囚犯,通过电路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请不要意外,这还算是正常的,曾有名犯人,将自身分裂成分子级,从通风系统出逃。

    而伪装成看守,或是隐身、潜行等,那就更多,这些罪犯每天脑子里想最多的事,是如此从这地下监牢逃出去,关键是,这些家伙还有各种才能。

    当升降梯停下时,苏晓到了疯人院地下的0.5层,这次属于管理楼层,负责监视各层牢房内的情况,以及操控中心升降梯,开关各间牢房等。

    “院长大人,您好。”

    一名头发自然卷,神情阴沉的中年男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抬手,示意这名小队长,将联络器拿来,他要借用。

    试了下联络器,苏晓向里侧的走廊走去,到了长廊尽头,他顺着此地的楼梯向下,没一会,他就抵达地下监牢一层的最外区,这里是凶犯们平常能活动的地方,每天可以来这里自由活动一小时,每周可以去上面的大院里活动一小时,地下三层内关押的凶犯除外。

    停步在此,透蓝色晶体在苏晓脚后蔓延,先是构成一把有扶手的晶体座椅,之后在更后面,构成一面半米厚的晶体墙,将通往外面的路封死。

    苏晓坐在晶体座椅上,一旁的布布汪来到角落处,融入环境的同时,所有光环能力都激活。

    嘶嘶~

    联络器内传出杂音,苏晓按动呼叫键,道:“打开一二层的所有重力锁。”

    苏晓此言一出,联络器另一边,也就是上方位于0.5层内的守卫们,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话,但新任院长下令,他们只能遵从,再者说,真出了问题,也不是他们负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地下监牢一层与二层内,所有牢房中都是漆黑一片,眼下这时间,所有凶犯都在睡觉,可正在这时,一二层的所有牢房内,灯光陡然亮起。

    嘟!

    刺耳又短促的警报声传来,只响了一声就停下,转而,是连成片的哐哐哐金属门开启声。

    一名全身纹身,后脑烙着黑色圆徽的壮汉从上铺起身,他活动脖颈,目光看向开启的牢门,他皱起眉头,带着怒气,语速偏慢的说道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我去看看,半夜不睡觉,这又是要搞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名后脑同样烙着黑色圆徽,代表这是黑暗神教成员的精瘦囚犯起身,到了牢门前,他目露惊异。

    “今晚真是见了鬼,所有监舍的门都开了,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精瘦囚犯张望着长廊内的情况,整个地下监牢一层,被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长廊隔开,眼下这些长廊内也都灯光通亮。

    “大概十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,出去?留在这?”

    “当然出去,之前就听鬼帮那些人说院长换人了,我还不信,现在看,这疯人院是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交谈间,几名凶犯出了监舍,他们刚出监舍,发现纵横交错的长廊内,已有两三百名凶犯。

    在发现看守并未第一时间到场后,一层内的凶犯们开始凶相毕露,监舍的铁门被他们合力扯下来,用来撞中心升降梯的金属门,他们都知道,中心升降梯通往外面。

    没一会,一名名气息更凶狠或阴暗的凶犯,从下面的二层走上来,看到这些人,后脑烙着黑色圆徽的壮汉凶犯心中一哆嗦。

    见他的反应,一名从地下二层上来的凶犯笑道:“放心,三层那几扇门没开,我们去确认过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壮汉凶犯才算是心中暗松了口气,不过他脸上的神情不变,只是露出呆狠狠的笑容点头。

    “喂,通向1区的监门开了,那里也连通外面!”

    喊话的瘦猴虽情绪高昂,但他自己没冲在最前面,而是几名暴力重刑犯冲在最前面,发现他们没触发警报装置后,其他凶犯才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其中有瘦猴、壮汉凶犯,以及二层上来的独眼男,还有凶名在外的山力士、男爵、白狮子等人。

    鱼贯而出的凶犯们,一路闯到1区,前方的几人才陡然停步,这导致所有凶犯都得停下。

    位于最前方,也就是那名后脑烙印着黑色圆徽的壮汉,他此刻正盯着前方的水晶墙壁,这七八米高的水晶墙,将1区牢牢封住,而在水晶墙的正下方,是名坐在晶体座椅上的男人,对方翘着二郎腿,一把归鞘中的长刀,斜搭在对方怀中与大腿上,最让壮汉难以忽略的,是那双瞳孔中心隐隐透蓝的双眼,作为曾屠灭一个村庄的凶徒,他在直视这双眼睛后,只感觉到冷,灵魂都要被冻结的冷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马上回监舍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拔刀声传入壮汉耳中,在这一瞬间,他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,全身肌肉隆起,尤其是他引以为傲的双臂,这曾是他硬抗下猎手部队「影镰」的手段,他坚信,已经没有利刃,能一击破开他硬化后双臂的防御。

    铮~

    长刀脆鸣,略微的冰冷感出现在壮汉的双臂上,以及脖颈上,下一瞬,他的视线开始旋转着降低,最终咚的一声掉落在地,他自信无法被破开防御的双臂,不仅被一刀斩开,这刀还顺势斩下他的首级。

    在眼前彻底陷入黑暗前,壮汉头颅上的神情才开始逐渐显露出恐惧,这刀太快也太锋利,甚至快过了恐惧。

    方才还乱哄哄的1区,突然就变的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滴答、滴答~

    鲜血顺着斩龙闪的刀尖滴落,前方喷血的无头尸体轰然倒下,尸体的手指,还下意识的握了下,之后慢慢放松。

    刷的一声,长刀斩过一抹飘逸的弧线,上面的血迹被甩飞。

    苏晓感受着手中的长刀,斩龙闪当然已晋升到起源级,这等纯粹的锋利,正是他所追求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前方一名死鱼眼凶犯被激起凶性,他陡然消失在原地,因身上佩戴的束缚装置没激活,他的速度快到视线无法捕捉。

    苏晓的瞳孔慢慢紧缩了些,他陡然弹起左臂,左手食指指向空无一人处,压缩到极点的血气在食指尖汇聚。

    ‘血烟炮!’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压缩到极限后,化为一道血色射线轰出,沿途在空气中破开层层小号气浪。

    血雾轰的一声炸开,那名消失的死鱼眼凶犯重现,准确的说,是他螺旋转圈的半条腿,这是他仅剩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苏晓对血烟炮的威力很满意,这还是没经「血魂」强化过的血烟炮。

    苏晓这一言不发就拔刀出手的行事风格,让在场凶犯们下意识想退走,今晚一二层的所有监门全部开启,本身就透着邪门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苏晓从怀中掏出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,看到这钥匙,在场有几名凶犯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中心升降梯的钥匙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,每周那扇门开,我都死死盯着这把钥匙,我仿造了这小可爱好几百次,没一次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,不知道从哪来的朋友,如果可能的话,把这钥匙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凶犯们开始半包围而来,苏晓连杀两人,并不能震慑到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。

    苏晓单手握上中心升降梯的钥匙,进行晶体同化,最终咔吧一声,他捏碎手中被同化成晶体的钥匙。

    晶体碎片顺着苏晓的指间滑落,这让周边嘈杂起来的凶犯们,都一言不发的低垂着眼帘。

    在四百多凶犯的注视下,苏晓又从怀中掏出把中心升降梯的钥匙,看到这一幕,隐隐成为一众凶犯首领的男爵怒容扭曲,他瞪着双眼怒道:“把这杂|种碾碎!抢来那钥匙!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凶犯都向苏晓冲来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领域级的能力以苏晓为中心扩散,是刃之领域。

    「刀术宗师Lv.70·终极能力:刃之领域(奥义级·主动),形成100米范围的刃之领域,当你身处此领域时,你将获得10%的全伤害减免,且可招架不高于自身力量属性25点的强攻击,招架成功后,可短暂的、超大幅度的提升抗击退与抗击飞特性。

    提示:开启此领域后,每秒消耗1500点法力值。

    提示:身处刃之领域内,你的斩击伤害提升20%。

    提示:身处刃之领域内,你的龙影闪能力激活速度,将提升35%。

    提示:身处刃之领域内,你的所有刀术招式能力,都将得到刃之领域的强化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晓发现,开启刃之领域后,周边的空气中没什么变化,其他人别说看到,就算想感知到他的领域都难,这是好消息,这能力足够隐匿,激战中突然开启,定能打强敌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呼的一声,破风声从后方袭来,苏晓来一挑几百,并非冲动之下的决定,这些凶犯虽都比较有实力,但他们既没武器,又被特制的囚徒装置所束缚,无法使用远程能力。

    此等情况下,来把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杀老实,远比和这些家伙斗智斗勇更有效率,以苏晓现在的实力,没必要和这些家伙浪费脑细胞,那六名叛徒,才是他要对付的主要目标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环断。’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以苏晓为中心点,环形斩芒向周边扩散,只能说,黄昏疯人院的凶犯质量的确高,周边的几十名凶犯,有半数以上挑起或后仰,剩余的则准备硬抗。

    鲜血四溅,断裂的肢体落体,紧接着就是惨嚎声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超·环断。’

    一众凶犯中心处,苏晓做出拔刀蓄势姿势,看到这一幕,冲上来的白狮子飞扑一拳,他近四米的身高,在轰出这拳后,甚至带起狮吼声。

    裹挟着白色气芒的重拳轰在苏晓身上,却陡然穿透过去,是苏晓进入了空间穿透状态。

    苏晓很自然的结束蓄势,脚步一错,左小腿上攀附晶体层,顺势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绊了下白狮子,但白狮子不知道,就是这普通到极点的一下,他会在生命结束前,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啪啦一声,白狮子恐怖的力量,导致苏晓小腿上的晶体层破损,重拳轰空的白狮子,不受控制的全身向前倾倒。

    苏晓做出直踹姿势,预判白狮子头颅前倾的位置后,一脚直踹。

    在这一秒,白狮子感觉到,周边的一切都慢下来,他依稀想起儿时的玩伴,以及其他童年回忆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白狮子的双眼瞪到犹如铜铃,他将体内的所有身体能量,全部集中向头部,哪怕明知如此有巨大风险,可他必须这样做。

    咚!!!

    白狮子化为了光,准确的说是一道残影,没入到正前方的墙壁内,他就像一根飞镖,牢牢的钉在重力合金墙内,拽都拽不出来。

    铮、铮、铮!

    刀光闪烁,接连几条断臂飞起,飞溅的血珠中,苏晓俯身前突一步,一刀斩出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长刀斜斜斩过,一名凶犯的头颅被斜斜展开,上半截头颅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瘦猴凶犯捂着断臂求饶,可斩向他脖颈的长刀没慢分毫,带起点滴血珠。

    刚一刀斩敌,苏晓就抬起左臂,一只包裹着黑石的重拳轰上来,他左臂包裹的晶体层碎裂四溅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苏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抓上黑石猛男的面门,下一瞬,黑石猛男口中发出杀猪般的惨嚎,双腿乱蹬,双臂胡乱挥舞,也难怪他如此,他的头颅正被晶体同化,这个过程中,他的思维会混乱,难以进行有效的反抗。

    咔吧!

    苏晓捏碎晶体头颅,并后跃出血色残影,砰的一声,一根黑晶长枪,钉在他方才所在的位置,将血色残影击散。

    苏晓向前看去,是凶犯中的山力士,此刻对方宛如人形坦克,身上被黑晶所武装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山力士两面门板般的臂盾对砸,她满是横肉的脸上笑的颇为凶狠,看到这一幕,正围攻苏晓的凶犯们,一窝蜂的跑开。

    咚!咚!咚……

    山力士一步步冲来,这感觉,就像一座山从前方袭来。

    苏晓抬起左手,指向山力士。

    ‘血烟炮。’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血烟炮轰到架在前面的黑晶臂盾上,晶屑四溅,山力士以半蹲姿势向后滑行了十几米后,嘴角淌下的他,眯着双眼,盯着苏晓,他看似抗住苏晓的攻击,可心中的想法却是,这到底是哪来的怪物!

    “吼!!”

    山力士体型膨胀一圈,达到近六米的小巨人体型,他架着黑晶盾,犹如一辆战车般向苏晓碾来。

    见此,苏晓身后的两颗血魂浮现,同时出现的,还有他上方的血气虚影,血魂同时强化他自身与血气虚影。

    只有上半身,但同样高大的血气虚影指向山力士。

    ‘超·血烟炮。’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足有水缸粗的血气炮轰出,沿途在空气中破开层层气浪与音爆声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烟尘弥散,当一切都平息时,细沙般的黑色晶碎落地,山力士消失了,他被轰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周边一众凶犯向山力士之前所在的位置看去,那里是一道圆柱形窟窿,斜斜通往下方,都打穿二层地面,轰在三层的过道上,并且在三层过道上,留下一道深不见底,斜斜向下的圆柱形地洞。

    三层内一间昏暗的牢房内,一道女声开口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就是新任院长了,两位,你们的越狱计划,是准备近期施行?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对面两间牢房内的囚徒都沉默着,很快,三层过道的地洞内,汩汩冒出地下水,蔓延到一间牢房的单向换气口后,里面一双手指白皙、纤细的手,捧起了些水,喝了口后,红唇翘起一抹优美的弧度说道:

    “千米深的地下水,真甘甜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让对面两间牢房中的犯人更加沉默,轰出地下水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打穿了地底监牢的地基,那地基,没人比他们两人更清楚有多坚固。

    “要不,越狱计划先推迟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,我们的计划还不够完美。”

    听闻两人的对话,女凶犯发出一连串的笑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上方的一层内。

    山力士的惨死,以及后续围攻时的死伤惨重,犹如一盆凉水,在一众犯人头顶浇下,此刻周边的地上躺这一具具不完成的尸骸,墙壁上遍布血迹与斩痕。

    “别放弃,你们想永远关在这吗?!”

    满头鲜血的白狮子怒吼,不得不说,脑袋挨了苏晓一脚,不仅没死,还能这么快醒来的人,很少见。

    听闻白狮子的怒喊,一众凶徒心中犹豫,但很快,想要逃出去的心,让他们克制住对苏晓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弄死他!”

    “一直围攻他,别停!”

    喊声从周边传来,苏晓偏头躲过后面袭来的一拳,同时一记肘击,将后方的凶犯脑袋砸裂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血刃。’

    苏晓消失在原地。他向上掠出一道笔直的血线,躲过周边凶犯的围攻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血落。’

    身处半空中的苏晓,又化为一道笔直的血线,向下砸落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一股血色冲击向周边扩散,威力之大,让周边几名凶犯化为大片碎肉,而在不远处,之前被苏晓盯上,作为重点关注对象的男爵,已经重伤的他,在挨了这下后,彻底倒下。

    四溅的鲜血间,苏晓一刀斩过一名凶犯的喉颈,一刀斩敌后,他只感觉,自己的血气,以一种特殊方式,情不自禁的喷发而去。

    「基础被动·血之苏醒,Lv.80·技能效果1:杀敌时,有一定概率对周边敌人造成震慑性的恐惧效果,且让周边进入恐惧状态的敌人,综合防御力降低65%,移动速度降低92.5%。」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以苏晓为中心点,血气喷发而出,周边的世界陡然变成以血色为基调,狰狞的血气爆发而出后,贯穿在场每名凶犯的肉体与灵魂。

    此刻在这些凶犯眼中,苏晓的模样大变,已变成一道模糊但威压感强到爆表的猩红人影,周边的空气中弥散着血烟,地面也被猩红所侵染。

    在被血气贯穿灵魂后,凶犯们只感到天似乎要在下一秒塌下来,而正与他们战斗的,就是这世上最恐怖的强敌,他们发自灵魂的恐惧,已容不得他们多想,可意图转身逃跑时却发现,他们的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,要费很大力,才勉强迈开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幕,在血气笼罩范围外的几名凶犯眼中是,单手持刀的苏晓,站在猩红的领域中心处,脸上出现一面猩红面具,他周边的凶犯,不是吓的在地上向远处爬,就是靠坐在墙边,双腿乱蹬,口中惊恐的大喊,眼睛瞪的宛如铜铃,眼泪止不住的淌,涎水从口角流出,这些罪大恶极,平常什么都不怕的凶犯,在这一刻都要被场中的杀神吓疯了,这就是「血之苏醒」的强大之处。

    当猩红领域逐渐消散时,战斗停止,准确的说,是没有凶犯敢靠近苏晓十米内了。

    苏晓抬步前行,前方的一众凶犯慌忙后退,乱哄哄一片,他们眼中除了惊悸与胆寒外,已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苏晓停步在重伤倒地,全身鲜血的男爵前方,单脚抬起,踩上对方的头颅,躬身问道:“你刚才,好像骂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有种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啪叽!

    苏晓像踩爆西瓜一样,踩碎男爵的头颅,这凶犯,今后再也不能袭击那些比较偏僻的小镇和城市。

    苏晓甩飞刀上的血迹,长刀归鞘。

    “各位,晚上好,认识一下,我是这疯人院新任的院长。”

    苏晓言罢,环顾前方的一众凶犯,发现无人表态后,他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看到他有要不高兴的意思,一众凶犯赶忙说道:

    “认识了,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你好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几名凶犯点头哈腰,笑容满面,对于这新院长,他们算是恐惧到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们还不回监舍?是想让我请你们吃夜宵?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环视前方的一众凶犯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回,马上回。”

    一众凶犯都面朝着苏晓退后,等退的够远后,他们向各自的监舍跑去,他们从被关到此地后,从没像此刻这般,感觉自己的监舍是如此的安全与亲切。

    苏晓看着陆续跑回牢房的凶犯们,感觉没问题后,解除晶体墙,他向上层走去,这边已经处理的差不多,是时候放出五个吞噬者,他想看看,五个吞噬者间的较量,最终哪个能成为胜者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掌中之物  三寸人间  南方财富网  诡秘之主  凡人修仙传仙界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