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三十五章:公爵
    二层小楼前,凯因环视周边,此时他正承受每秒20~35点的灵魂伤害,以及这种名为「恶浊」的负面状态,会根据敌人的体力属性,决定负面状态的持续时间。

    这种恶心的状态,不会杀死任何人,属于敌越强,它越强,反之,敌越弱,它越弱,无论面对怎么样的敌人,都会给对方留下生机。

    凯因想不通,到底是什么人,才会有这种能力,不过相比这点,他此刻更想离开这。

    凯因陡然挣脱肉体的枷锁,化为鬼王状态后,分为数之不清的暗魂骷髅,向周边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凯因化为千万暗魂骷髅向周边四散,而雪怪则向远处奔逃。

    半公里外的高塔顶,站在护栏上的罪亚斯跳下,身穿半空中,他化为缠绕在一起,且扭动的黑色触手,下一瞬,他已到了二层小楼附近,恢复原本的模样,刚到此地,他的目光逐渐凝重。

    “呕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明明在屏息,却依然感到,一股难以名状的恶臭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罪亚斯突然出现,让奔行中的雪怪心中紧张,可转念一想,相比凯因,敌人肯定不会追杀他。

    雪怪转头看去,后方纵跃在房顶的罪亚斯,映入到他眼帘。

    显然,雪怪想多了,首先,罪亚斯与凯因没仇,其次,苏晓与伍德在计划开始前,也没说过一定要除掉凯因,最后,教会石板并不在凯因手中,而是在公爵那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实力超八阶顶尖梯队的凯因,并不是追杀的首选,雪怪显然不懂好队友几人的行事风格,该拼命时肯定不含糊,但在这时,那必定是挑个软柿子捏。

    二层小楼轰然破碎,建筑破碎导致烟尘四起,弥漫在周边那不可名状的恶浊之臭已消失。

    咔哒、咔哒~

    稳定、机械的踩踏地面声传来,一道双眼透出红光的身影,从烟尘内走出,此人身披暗金色大袍,出了烟尘后,他摘下头上的兜帽,露出一张由金属机械元件组成的面孔,乍一看是公爵,但相比之前,一些面部细节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公爵的电子眼扫描周边,发出精密电子元件运作时特有的声音,最终,他的视线锁定在一座小教堂顶部,一道身影正站在上面。

    公爵胸膛处的机械核心透出炙红,随着温度升高,他身上的暗金色大袍燃起、散落,露出他的躯干,合金肋骨显的很严密,将里面的导线、义体器官、循环系统等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小教堂屋顶,苏晓从屋顶跃下,目光始终盯着前方十几米外的公爵。

    “被选者,除了这块石板,我想不出你有其他动机。”

    公爵的合金躯干展开一部分,他从里面取出教会石板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想和你发生争夺,这对我没意义的石板,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公爵说话间,将手中的石板丢出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蓝色斩芒一闪而逝,飞来的石板被斩成两段,窜出几缕电火花后掉落在地,从横截面处,能清楚看到里面的电子结构,这不是教会石板,是颗按照教会石板模样制造的电磁爆炸弹。

    苏晓虽对科技侧不怎么擅长,但如果是科技侧的爆炸物,那就不同,作为轮回乐园的猎杀者,他可以不擅长其他,但各类爆炸物的识别,必定是同阶中顶尖。

    不是苏晓有向这方面专研的爱好,而是他遇到同乐园的敌手时,稍有大意,敌人就可能在死前取出一枚爆炸物,要是在这方面不够精通,他早被炸死。

    若有若无的危险感从前面传来,在苏晓的感知中,公爵的攻击手段之犀利,都要比圣歌团强出一筹,虽还达不到狼骑士队长那般变|态,但也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这很不正常,公爵的实力虽不弱,但在高墙城时,公爵是综合性的强,可在此时,公爵的气场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一根试管,握在手中捏碎,咔吧一声,红色粉末散落的同时,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剧毒?你竟然想用剧毒来对付我,这…很可笑。”

    公爵以合成般的电子音开口,看似是在讥讽苏晓,实则是在试探。

    “用你已经被义体组织替代的大脑仔细思考,公爵为什么败给你,还败的这么彻底。”

    苏晓罕见的在战斗前开口,不仅如此,他连刀都没拔。

    此等情况,如果敌人足够了解苏晓,只会做两种选择,转身就跑,或是立即袭杀上来,战斗中向来沉默的苏晓,此时连刀都没拔,而且还开口说话,这本身就是件值得警惕的事。

    听闻苏晓的话,对面的强敌忽然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换个问题,公爵为什么逃离了这具躯体,这是他的躯体,他改造了几十年,从血肉之躯改造到现在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的强敌刚开口,他透出红光的电子眼就闪烁了下。

    “再换个问题,以公爵的脾气,他为什么会放过违逆他的子嗣,他名叫克兰克的长子,有什么资格和他为敌?哪怕有我在暗中支持,克兰克也没资格和公爵为敌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出这句话时,对面强敌全身发出咔咔的怪响声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你猜,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废话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抬步前行,并在途中拔出长刀,他之所以说这些,是在故意拖延时间,让催化剂起效。

    苏晓手中的长刀,以稳定且不容置疑的态势,刺穿‘公爵’的胸膛,不,应该是刺穿钢铁使徒的胸膛,从而贯穿他的核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钢铁使徒的机械身体发出咔咔声,他想驱动身体,但这具合金为主材料的躯体,已开始锈化,有些部位甚至锈到风化,变成红色粉尘状飘飞。

    到死钢铁使徒都没想明白,他只是休眠了很多年,可这世界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,大到他醒来没几天,就永远的闭上眼。

    【提示:你已击杀钢铁使徒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11%世界之源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机械核心(半损)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钢铁徽章(罪人徽章)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最后一条提示,苏晓心生疑惑,他的确没想到,击杀钢铁使徒,竟能获得罪人徽章。

    钢铁使徒作为高墙城的五位缔造者之一,以及旧治愈教会的十二位高层之一,他为何会代表了罪人?他更应该代表钢铁或机械才对。

    苏晓有种猜测,就是罪人徽章与其他徽章不同,其他徽章是代表地位,持有徽章,代表得到了徽章主人的认可,从而能在治疗所领到对应资源。

    罪人徽章则不同,它颇有悬赏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苏晓在胡乱猜测,他在之前在兑换列表内看过,【狼骑士徽章】能兑换狼血,【猎人徽章】能兑换技法之魂·暗,【离群战士徽章】能兑换离群战士之魂血,这都是对应的。

    与这些不同,罪人徽章能兑换起源石·混沌之火,钢铁使徒与起源石·混沌之火没直接关系,这颗起源石,更像是旧教会拿出的通缉奖赏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的话,在旧教会时期,钢铁使徒就被逐出了治愈教会,还背负罪人之名。

    后续在高墙城建立时,钢铁使徒更是成立了与治愈教会理念对立的蒸汽神教,若非当初的时局,太需要蒸汽神教的存在,大主教与圣祭祀绝对会出手,尝试将其剿灭。

    在神灵时代末期,也就是治愈教会的巅峰期,钢铁使徒身为治愈教会十二位高层之一,可谓是位高权重,直到他决定独立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必然,钢铁使徒一直想向科技侧发展,怎奈他是治愈教会成员,他怎么改造自身没人管,但他不能在治愈教会内宣称血肉苦弱等,治愈教会的圣痕,修行的就是肉体与灵魂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以圣痕壮大肉体与灵魂,钢铁使徒突然提出放弃肉体这一理念,更关键的是,钢铁使徒自己放弃血肉没人管,他还要求自己的部下们这样做。

    若非死寂在那时彻底爆发,钢铁使徒十之八九是凉了,可以确定的是,那时疯狂改造自身的钢铁使徒,已经不怎么正常。

    到了灾难时代,旧教会十二高层只剩五位,其中蛇夫人还战力大损,能承担重任的,只剩四人,其中的钢铁使徒虽被认定为罪人,但那种时候,自然没人再提。

    等到了高墙城建立,钢铁使徒终于成立起蒸汽神教,看到此情此景,大主教、圣祭祀、蛇夫人,以及老怪物四人,合谋忽悠着钢铁使徒去围攻罪神。

    结果是,在这四人的刻意关照下,钢铁使徒虽没去世,但机械核心受损严重,之后就一直沉睡,这让钢铁使徒原本就不太正常的思维,变的更加让人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几天前,公爵为了寻求自救之法,将钢铁使徒的机械核心植入自己体内,并将其唤醒。

    试问,公爵为何这样做?原因是,他在「瓦迪家族事件」前的几天,经常与苏晓互相算计,外加还一起喝过酒。

    在半敌对的情况下与一名炼金师饮酒,那就要小心,哪怕公爵进行过多次改造,大部分身体都是机械结构。

    问题是,炼金师同样了解机械结构,以及在很多时候,都需要以炼金合成物,软化与消融各类金属。

    此类炼金合成物,对于公爵而言,是比剧毒更可怕的东西,更换体内的机械机构也没有,除非公爵能一次性把身上的所有金属结构全部摘除,否则这种微生物特性的炼金合成物,会不断分裂。

    公爵在死寂城的入口打开前,发现了这点,这老阴哔自然不会等死,以及放任这种随时都可能被苏晓夺走性命的风险,所以他想起了钢铁使徒,并故意将对方的机械核心植入到体内,让对方强大的灵魂与意识,将自身的灵魂和意识封束,「具量」起来。

    所谓「具量」,是钢铁使徒的独有手段,就是将灵魂融入到机械结构内,达成核心不灭,他就不死的状态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与公爵设想的完全相同,机械核心激活后,钢铁使徒的意识苏醒,并占据了他的躯体。

    钢铁使徒为了避免灵魂硬撼灵魂,所造成的损伤,他把公爵的灵魂「具量」到身躯内的机械义体中,将其化为「公爵核心」,之后再慢慢处理。

    这就是公爵想看到的,但这还不够,拥有了「核心」的他,还需要一个载体,这个载体要与他有很高的契合度,且体内没有炼金合成物,最好身体还进行过一定的机械改造。

    这个目标是谁,已显而易见,正是公爵的长子·克兰克,为了让对方更适合成为载体,进入死寂城前的父子决战,公爵不仅故意让对方活下来,还摧毁对方半边身体,让其不得不以机械义体取代这部分身体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就出现眼下的一幕,沉眠很久,思维略有混乱的钢铁使徒,自认为是将公爵处理掉,实则被公爵算计了,替他来苏晓这送死。

    可以说,无论内部是谁的灵魂意识,只要敢以这具内部充斥炼金合成物的躯体来找苏晓,对方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之前在死寂城内见面,苏晓没追杀‘公爵’,根本没这必要,他原本是想与公爵,进行一定程度的合作,怎奈这‘公爵’越发危险,眼下看来,这哪里是公爵,分明是钢铁使徒。

    苏晓看向地面上的碎渣,从里面捡起一块教会石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「圣十教堂」附近区域,一座保存十分完好的建筑内,坐在木椅上,看着窗外思考的克兰克,左眼的瞳孔快速紧缩,他脸上的神情一阵扭曲,似是想说什么,但却丝毫声音都没发出,就猛力的垂下头。

    几秒后,‘克兰克’重新抬起头,目光深邃的他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克兰克,你怎么了?你看起来……有点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巧合走到附近的月光侍女开口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还有点不适应植入体。”

    ‘克兰克’站起身,活动机械右臂,见此,月光侍女轻嗤一声,不再理会对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战斗很快平息,破碎的二层建筑附近,鹿格依然躺在地上,在附近,是坐在碎石堆上的伍德。

    方才的战斗,伍德显然偷懒了,乌鸦队的三人没在周边区域,之前苏晓与罪亚斯还纳闷,伍德为何愿意主动接触带着死灵之书的乌鸦队,眼下看来,这家伙分明早就知道乌鸦队不在附近,故意找了个名正言顺能偷懒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真能跑。”

    返回的罪亚斯,将一颗头颅丢在地上,是雪怪,这个喜欢扮猪吃虎,拥有强大生存力的家伙,今天遇到了能置他于死地的人,拥有不灭特性的罪亚斯,自然清楚怎样弄死这类敌人。

    “白夜,你听过初始神殿吗,这个叫雪怪的和初始神殿有瓜葛,我似乎被这势力‘标记’上了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开口。

    “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具体是?”

    “几个高位邪神组建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罪亚斯皱起眉头,高位邪神不好惹,不过既然已经惹了,那肯定是以他背后的势力将其铲除,这叫预判是防止报复。

    因比较了解罪亚斯的形式风格,苏晓说道:“他们不会报复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初始神殿几名柱神,不是死了,就是被我带回去当食材。”

    “食材?”

    罪亚斯与伍德都投来视线,那目光似乎在说:‘不愧是你。’

    “第二块石板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取出从钢铁使徒那得来的教会石板。

    “这边。”

    街边一间店铺的门被推开,是咕噜,见她所在的建筑还不错,几人都走进其中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是间酒馆,苏晓几人围坐在木桌旁,其中的罪亚斯说道:

    “公爵队处理完了,之后是乌鸦队,还是沃姆队?”

    “一起处理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取出一块灰色晶体块,这让坐在周边的其他几人,都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

    伍德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死灵之书暂时召来。”

    听闻苏晓此言,伍德起身就向外走,脚步难免透出几分匆忙,还说道:“我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咳,我也尿急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也向外面走去,见此,咕噜也找了个理由向外溜,唯独凯撒,始终从容自若。

    之前苏晓让死灵之书与奥术永恒星产生因果,在此事上,死灵之书欠他一次,眼下是时候偿还。

    至于作为「爹级」器物的死灵之书无视这点,那今后就没有合伙钓邪神这等好事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苏晓刚捏碎灰色晶体块没多久,死灵之书就出现在前方,他将一个纸条折起,丢向死灵之书,纸条转而化为灰烬,死灵之书在探知上面的内容后,隐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罪亚斯、伍德、咕噜才返回,苏晓开始简单说明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一队队清效率太慢,况且在战斗途中,还有可能导致教会石板破损。

    苏晓的计划是,以现有的两块教会石板,联合乌鸦队与沃姆队,就说要三队联合,将四块石板拼接在一起,从而知晓上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以‘好队友’小队之前所做的一切,乌鸦队与沃姆队绝不会答应这提议的,反之,如果换成公爵队呢?

    要知道,公爵队之前就是这样准备的,且已经成功联合了乌鸦队,与沃姆队也达成了初步谈判,那边的问题是,哪怕达成联合,也缺一块石板,现在这问题已解决。

    苏晓能以先古面具,伪装成公爵,之后再带上鹿格,只需两人就可以代表公爵队。

    关于和乌鸦队的‘克兰克’见面时,如果对方已被公爵的意识所取代,那也没关系,公爵不会站出来,更不会揭露苏晓的伪装,除非他想死透。

    “鹿格,你愿意配合我们吗。”

    苏晓看向被绑住,靠坐在墙边的鹿格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鹿格也是有脾气的,上次被逮住,这次又被袭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取出三根「仁慈之刺」。

    “哥,我和你开玩笑,你怎么还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鹿格果断服软,他听雪怪描述过被这东西刺中的滋味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先古面具,戴在脸上,猩红的触须攀附在他的衣物上,转瞬间,他伪装成身披暗金色大袍的公爵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就简单,依旧是凯撒与伍德的能力互相配合,定位乌鸦队与沃姆队的位置。

    最先定位出的是乌鸦队,苏晓拿出一颗胶囊,丢给鹿格,鹿格接过后,没犹豫就抛入口中吞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上过一次这种当,那次是在树生世界,他吃了一颗苏晓给的‘毒药’,一直到返回天启乐园,他都提心吊胆,生怕毒发,结果回去后,他进行了重重检查,发现自己吃的是维生素。

    鹿格此时的想法是,只要有机会就溜,他不会再因维生素而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你的时间不多,大概有5小时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取出一颗和方才鹿格吞下一样的胶囊,将其丢到窗外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闷响传来,一股太阳焰爆发开,这胶囊内,装的是液态普通阿波罗,被这东西炸一下,其实不算严重,问题是,如果这东西在胸膛内爆炸,就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去通知乌鸦队的三人,三小时后,狼冢的石碑前见面。”

    听闻苏晓此言,鹿格二话不说,向门外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“白夜,他不能把那胶囊吐出来?”

    罪亚斯开口,对这胶囊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苏晓取出另一颗胶囊,啪的一下将这脆皮水溶胶囊捏碎,鹿格就算把胃脏掏出来,都找不到爆炸胶囊,因为他吞的不是爆炸胶囊,而是脆皮水溶胶囊,刚到他胃里就溶解。

    40多分钟后,鹿格返回,从他略显气喘的模样,可见是全速赶路,且遇到死之民了。

    “去这里通知沃姆队,在狼冢见面。”

    苏晓取出一块教会石板,继续说道:“把这石板交给沃姆,告诉他,这是公爵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鹿格接过石板离开,见此,苏晓独自向狼冢的方向走去,他现在伪装的是公爵,自然不能和罪亚斯、伍德一同,只能带上融入环境中的布布汪。

    两小时后,狼冢区,被环形骨墙围绕的场地内,苏晓正是在此地,与狼骑士队长进行的死战。

    苏晓坐在几米高的石碑前,他的双目睁开,看着前方走来的三人,是乌鸦女、月光侍女、克兰克。

    苏晓与克兰克对视,克兰克,不,这已经是公爵,克兰克或许还没死,但他已不是这躯体的主导。

    公爵眼中的异彩转瞬即逝,他看着石碑前那伪装成自己的人,心中有了大致猜测后,决定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苏晓也在看着公爵,和他之前猜测的相同,公爵没揭露有人伪装他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公爵,你找到最后一块石板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乌鸦女,她手中正拿着一块教会石板。

    “对,他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五名身穿白袍,戴着宽松兜帽的身影走来,为首的是圣痕导师·沃姆,他那犀利的目光,难免给人咄咄逼人感。

    圣痕导师·沃姆到场后,没说废话,直接取出两块教会石板,看似有诚意,其实他已交代好,当四块石板拼接完整后,立即动手,无论是上面的圣痕,还是神灵印记,都是无法进行复刻,只有掌握完整的教会石板,才能掌握这些,因此没有共享的可能。

    到场的10人隐隐围成一圈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圣痕导师·沃姆抛出手中的两块石板,见此,乌鸦女看向一旁的月光侍女,月光侍女点头,意思是,这虽是她的东西,但现在乌鸦女说了算。

    乌鸦女抛出手中的石板,如此一来,所有人的视线,都集中在伪装成公爵的苏晓身上。

    苏晓抛出石板,随着他的这个动作,圣痕导师·沃姆低喊一声:“动手!”

    灰色光芒乍现,在场众人还没来得及出手,死灵之书出现,从它内部探出的半透明触须,将四块教会石板缠束,收拢而回,最终,死灵之书淡化,没入到乌鸦女的体内。

    气氛近乎凝固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乌鸦女,可众人没留意到的是,四块石板出现在苏晓背后的金色大袍内,已被他收入到储存空间。

    圣痕导师·沃姆等五人,都盯着乌鸦女,他们已经不是目光不善,而是杀意暴涨。

    “干的漂亮,我们撤。”

    月光侍女目光中带着几分惊喜,她真不知道,乌鸦女还有这种计划。

    别说月光侍女不知道,就连乌鸦女自己都不知道,她此时很想知道,那四块教会石板哪去了?不知怎么的,眼下这让人迷茫的局面,她感到似曾相识,一种好像被算计了的感觉,难以抑制的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伏天氏  终极斗罗  凡人修仙传  儒道至圣  万古天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