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二十章:‘好队友’四人组
    没有一点点防备,先古面具就扣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咕噜懵了下,转而瞳孔紧缩,她下意识抬手抓脸上的面具,怎奈为时已晚,她……什么都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立即、赶快、马上,摘了你脸上的破面具,快啊!!”

    圣诗的喊声在咕噜脑中出现,这让咕噜更加疑惑,转而想到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咕噜的想法是,身旁这老阴哔给她扣上面具,肯定没安什么好心,但也不会达到把她坑死,或是坑到半死的程度,毕竟还有团长那边的关系在,无论怎么说,她都是旅团成员

    情况的确是这么回事,苏晓安排乌鸦女时,召来「死灵之书」,之后把「先古面具」也召来。

    之前这面具的确离开了,一副与苏晓分道扬镳的态度,但不要忘记,先古面具缺失的一小块,还在苏晓手中,有这一小块在手,哪怕这面具今后晋升到「爹级」器物,也没办法对付他。

    更何况,眼下的先古面具,最多是「准爹级」,距离「深渊之罐」和「死灵之书」那种层级,还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此时苏晓使用先古面具,就是在索要报酬,别忘记,之前在异星战场与冥界开战,先古面具在苏晓所拥有的母巢内,吸收了海量的深渊能量。

    整个冥界九成九的深渊能量,都被这面具吸收了,冥界的崩灭,成就了这面具的「准爹级」。

    眼下要对付罪神,苏晓估测,以罪神原本的实力,硬拼的话,他这边胜算很高,眼下却不同,罪神吸收了深渊之力,此时去探究这深渊之力从哪来没意义,如何击败这半深渊、半古神的存在,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苏晓这次的目的不是和罪神决战,后续还要探索死寂城,原本进死寂城就是九死一生,现在和罪神拼一场后,之后进死寂城就是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所以苏晓才祭出「先古面具」,原来是想趁罪亚斯那狗贼不备,扣在其脸上,怎奈,那狗贼好似未卜先知般,自从开门后,都不靠近他十米内。

    伍德那家伙也是,一副随时虚化的态势,只能说,这就是‘好队友’,都看出来局面,猜到苏晓要拿出些非常规手段。

    咕噜显然是不知这世间的险恶,所以被扣上了先古面具。

    只不过,咕噜不仅氪金,她的运势也一直很好,导致最后倒霉的,是依存在她意识空间内,要和她一起分好处的圣诗。

    还没等圣诗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作为灵体的她,被从咕噜的意识空间内扯出,吸入先古面具。

    “╰(*°▽°*)╯”

    咕噜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好耶,被圣诗缠上,她既生气又没办法,眼下对方直接被揪出去,她当然高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抓上从咕噜脸上脱离而下的先古面具,目露疑惑,转而想到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先古面具的能力,一直都是伪装,只不过以前是伪装成他人的样貌,现在则是连他人的能力都可以伪装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能力,如果先古面具真的成了「爹级」器物,那它能将使用者伪装为顶尖梯队的强者,这种伪装,是全能力100%的复刻。

    假设伪装成至高之人、团长等,单是想想,就知道强度如何,要是能伪装已故者,例如老灭法、格林·吉莉安,那将能起到非同凡响的效果。

    苏晓要对付罪神,自然是让「先古面具」伪装成利于对付罪神的强者。

    先古面具内蔓延出大片猩红的触须,这些触须快速变得半透明,最终先古面具化为一把长枪,自然元素的力量在周边汇聚。

    先古面具这种选择,无疑代表「深渊」与「自然元素」互相克制的关系,这点,苏晓之前就有猜测。

    当一个世界的自然元素,被大量吞噬或滥用,就会招来深渊的侵袭,两者既互相克制,又达成平衡,彼此哪方过多都不可。

    元素力量过多,会导致生命能量的泛滥,让一个世界成为植物的领地,达到生物完全无法存活的程度,那是长昼之地,没有夜晚的地方。

    深渊力量蔓延的话,会导致所有生灵死绝,世界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元素力量代表了白天,深渊则是黑夜。

    先古面具即将汇聚的这把元素长枪,到了苏晓手中后,绝对是威力骇人,甚至于,都可能几个回合就把罪神挑杀当场,毕竟,苏晓的元素亲和力高达978点。

    可有个问题是,灭法使用元素力量一时爽,后续体内青钢影能量中混入的元素力量怎么祛除,是个大问题,因此对于苏晓来讲,元素亲和力=能引下界雷的强度上限。

    在本世界以元素亲和力引界雷的话,苏晓估测,只需一发,就能劈死罪神,只不过,他自己还有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、伍德、罪亚斯、烟夫人、大贤者·图尔兹,也都一同上路了,黄泉路上不孤单。

    啪啦~

    蓝色电弧在苏晓手上窜动,他在提醒先古面具,自己是灭法,要以圣诗为基础伪装成武器,那也伪装点有用的。

    先古面具理解了苏晓的意思,元素长枪转瞬化为猩红的触须,之后这些触须盘结,构成一条透出莹白色的银项链。

    苏晓抬手将其抓在手中,立即感到,这是件灵魂特性的器物,作用是积蓄灵魂力量,爆发而出,有两种模式,第一种是类似于大面积的冲击,附带灵魂震荡、眩晕效果。

    第二种是杀伤性能力,主单体、贯穿等,原理是压缩灵魂能量,将其构成射线或光锥一类。

    苏晓将这银项链缠在左手腕上,有了这东西,后续对战罪神的把握要高很多,不要忘记,他的灵魂强度可是高达650点。

    “白夜,事先说好,我就算被这面具临时伪装成器物,但我是人族灵魂,所以是有上限的,你不能无上限的使用我……呸,你不能无上限的使用这器物……”

    圣诗的声音传来,因无法与苏晓的意识相连,她只能凭精神能量造成震荡,拟态出声音,听着特别奇怪。

    “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苏晓有点听不清圣诗在说什么,并且前方的金属巨门在加速腐化,最多几秒,这金属门就会被罪神所操控的暗物质侵蚀穿。

    “嘟嗡~斯咳~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看向手腕上的银项链,完全没听懂圣诗在说什么,他索性无视之,装备少说话。

    原本在苏晓身旁的咕噜,此时早就撤到后面,准备中远距离参战,这次对战的是古神,只要不是失了智的暗杀系,就不会往前凑,巴哈除外。

    咔崩!咔崩!

    脆响声从苏晓前方传来,最终一声轰鸣,金属巨门与两侧的墙壁都破碎。

    整个神殿内遍布暗物质,纯黑一片,罪神站在其中,单手持握原罪战镰,威压感十足,至于美感一类,想都别想,这可是古神。

    古神如此强大的存在,它们不能将自身塑造的更符合大多数生灵的审美观吗?答案是,当然能,但换位思考的话,如果你是古神,你会在意蝼蚁的审美观吗?你会根据蝼蚁的审美观,去重塑自身形象吗?答案是,不会的。

    “灭,法。”

    罪神以低沉、幽冷的声音开口,罕有古神在战斗前开口,说出灭法二字,或是对先代灭法们的认可,或是被灭法锤过。

    罪神生有尖爪的食指在镰刃上抚过,下一瞬。

    当!!

    长刀与刃镰对斩,周边的地面轰然凹陷下去一层,四周寸寸崩裂。

    冷汗顺着烟夫人的脸颊渗出,看着近在眼前,架在一起的长刀与刃镰,她能确信,要是这刀挡来的慢些,她可能刚开战就惨死当场。

    罪神的速度之可怕,达到不讲道理的程度,苏晓能挡下这一击,是因为他以龙影闪能力穿透空间而来。

    不想办法削减罪神这可怕的速度,后续没得打,想到这点,苏晓一脚直踹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炸响迎面而来,并非苏晓踹中罪神,而是罪神的速度太恐怖,引发了一声炸响,此刻,罪神已在苏晓身后,那把由金属、骨骼、血肉等构成的刃镰,已勾上苏晓的脖颈,只差用力向后一扯,就可斩下他的首级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时。’

    咚~

    时的领域扩散,把苏晓身后的罪神波及在内,向他脖颈拖拽而来的索命之镰,速度显著降低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大片鲜血散落,苏晓被一镰割下头颅,他惨死当场?当然不。

    苏晓的无头身体晶体化,飞起的头颅也化为晶体外壳,内部则是血气,以晶体构建形体,内部通过血气伪装,这手段,苏晓不止一次用。

    此刻的苏晓,已如同金蝉脱壳般,从方才的晶体壳内,凭借龙影闪脱离,到了罪神后方。

    罪神作为八阶最顶尖战力的古神,它虽在此几百年,可它的战斗经验丰富到无法想象,它之所以能成为曾经的八阶最强大古神,是杀出来的,它是古神中的异类,到了一个世界后,先是杀光那里可能反抗它的智慧生灵,然后在慢慢吮|吸世界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脆响,斩龙闪刺在罪神的肩背上,苏晓握刀的手,被震的有些发麻,能刺穿冥帝铠甲的斩龙闪,此时被罪神肩背上汇聚在一起的暗物质挡住,还是彻底挡住,连刀尖都没穿透到其中。

    看似苏晓无法破防,但这是罪神战斗经验过于丰富所导致,暗物质的防御力没这么可怕,但将所有暗物质,都集中、压缩成巴掌大小,其防御力在本世界内无解。

    颜色深邃的火焰在罪神周边涌现,并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冲击与灼热迎面而来,苏晓单臂挡在身前,顺着罪孽之焰所形成冲击退走,说好的围攻,他可不想和罪神单挑。

    一道由烟雾构成的黑影,一拳轰在罪神侧脸上,这黑影胸膛中心有一道金色纹印,身后蔓延着一根根烟丝,另一边连接在烟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拳的力量极为恐怖,所造成的冲击,导致周边层层气浪扩散,怎奈,挨了这一重拳的罪神,只是略有侧头,它抬起手指,触碰了下中拳处的外骨骼面具,那一丝裂痕,代表它受伤了。

    突然,罪神抬手,遥对烟夫人,还没等烟夫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烟夫人应声倒飞而出,速度快出残影,更可怕的一幕紧接着出现,烟夫人倒飞的途径上,暗物质构成一面黑暗墙壁,上面密密麻麻生满黑色尖锥。

    噗嗤~

    烟夫人刹那间千疮百孔,为了防止她不死,罪神操控那满是尖锥的黑暗墙壁收拢,将烟夫人包裹在其中,最后暗物质汇聚、压缩成核桃大小,漂浮到罪神前方,罪神的食指与拇指一捏,暗物质球犹如玻璃般破碎。

    呼的一声,罪神的刃镰上燃起罪孽之火,以此为中心,罪孽之火蔓延开来,声势浩大,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在这关键时刻,坚冰在罪神脚下乍现,开战前就埋伏在地下的阿姆,此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无妄。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开口,竟是烟夫人,方才她看似惨死,实则与自己的化身交换了位置,化身虽死,但她本人活下来,后续承担的惨烈代价,总比死在这要好。

    黑烟在罪神周边出现,这种类似技能禁锢的能力,让罪神的所以能力失效,虽说只有1.5秒不到,但也很关键。

    化身刚死,此时又用「无妄」限制罪神,烟夫人当场虚脱,不过后续已经无需她出手。

    幽绿的巨大骷髅头在罪神上方出现,罪神刚要单手虚握,将伍德的能力轰散,呼啸声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青鬼。’

    铮!

    青蓝色斩芒在空气中留下黑痕,斩到罪神前方,罪神手中刃镰一挥,作势要将青鬼斩的粉碎,可青鬼却从宽度三米的斩芒,自行分裂成一道道十公分宽的迷你斩芒。

    砰、砰、砰……

    斩芒撞在罪神身上炸碎,趁这空挡,巴哈掠空而来,鹰爪抓上罪神的后颈,紧接着,一根根黑色触手,在罪神周边的空气中凭空生出,缠束住罪神的双臂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,全身暗金色能量环绕的大贤者·图尔兹现身,这老爷子明显是积蓄了半天能力,此刻须发飞扬,神似恶鬼,哪里还有平常严肃老学者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颗龙眼大小的圆核,悬浮在大贤者·图尔兹掌心,发出震耳的嗡鸣声,单是看到这东西,罪神就感觉到强烈的威胁感。

    大贤者·图尔兹目光平静,他当然知道想击败罪神有多难,在后续,一同战斗的其他几人,还要深入死寂城,他则不会去,无关其他,只因他到了现在,依旧不认可「被选者」这一方式。

    “我淦!”

    巴哈看到这的暗金色圆核后,惊的血都快凉了,它立即展翼没入到异空间内。

    而在周边,苏晓已是后跃到半空中,烟夫人全速向远处飘,伍德正在从三维向二维化转变,罪亚斯一记手刀,将自己从左肩到右腰,劈成两截,让大半躯干连接着头颅,以及一条手臂,并用剩余身体上的左臂,全力把自己的上半身向远处抛,乃至都抛出一声音爆。

    大贤者·图尔兹的双眼化为苍白,没有瞳孔,只剩无尽的苍白,被这双眼睛的能力波及,纵使是罪神,也出现短暂的身躯僵直。

    大贤者·图尔兹与罪神相距不超半米,黑暗以罪神为中心扩散,导致大贤者·图尔兹全身的皮肤、血肉龟裂,干枯化,但这无法阻止大贤者·图尔兹,他那已经如同枯树枝的手,将圆核按向罪神。

    刺目的白色光华乍现,最后一切都被白光吞没,起初是悄无声息,大概0.5秒后,一声既低沉,又足以把人震到失聪的巨响传开。

    白光中,苏晓刚落地,就感觉到强烈的灼烧感迎面而来,并且越来越强,他感到,自己即将被那不讲道理的神圣之光净化掉,谁说圣光只净化邪恶?这玩意到了一定强度后,什么都净化。

    苏晓单手前伸,晶体墙在前方构建,就在这时,他感觉一道柔软的身影抱上自己,他刚想一肘将其打飞出去,发现这是烟夫人,他并没有痛击队友的习惯。

    其实眼下的情况很纯洁,烟夫人就是不想死而已,周边只有苏晓构建的这晶体墙后相对安全。

    当一切都平息时,苏晓已身处一道直径近十公里的巨坑内,而在这巨坑的最中心,罪神依旧立在那,只不过脸上的骨面具有大片裂痕,身躯上的黑鳞十不存一,挡住下半身的暗红色触手,有不少都只剩半截。

    猩红的神血,顺着骨面具口部的一个个气孔内淌出,罪神一抬手,刃镰自行飞来,把它抓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刃镰握柄尾端的尖锥处,刺穿大贤者·图尔兹的心脏,这是他最大的弱点,被打碎头颅不一定死的他,被刺穿心脏一定会死,这可是力量源泉。

    格杀强敌后,罪神遥遥的看向罪亚斯。

    刚完成再生的罪亚斯,突感心中一寒,从最开始他就感觉到,这古神对他格外关照,想最先收拾掉他。

    不等罪亚斯退后,罪神遥指他,终极杀招之一袭来,此为罪亚心火,会引燃敌人的灵魂,一直燃烧到敌人死亡为止。

    罪亚斯扑通一声扑倒在地,眼中是燃烧的橘红色火焰,看这模样,短时间是没可能出手了。

    罪神刚重创罪亚斯,它就遭到罪亚斯的暗算,黑色粘虫出现在罪神的侧腹处,这招苏晓熟,以前中招过,用蛮力扯下,会造成永久性灵魂损伤,以及超高额灵魂伤害,不扯的话,持续的灵魂伤害,还有减速效果。

    罪亚斯这一手来的很及时,从罪神的目光看,也是感觉这能力既烦人又恶心,但事情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罪神很快发现,这些黑色粘虫不仅波及灵魂,还有剧毒,而且还是炼金剧毒,第二纪·炼金文明消亡后,罪神认为今后不会再遇到这恶心的猛毒了,怎奈,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罪神骨面具气孔的淌血量显著提升,猩红的神血都变黑,这让作为古神的罪神,都有那么些许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罪神侧腹处的黑色粘虫上,呼的一声燃起幽绿色火焰,这魔鬼族特性的能力,可以持续造成能量燃烧伤害,很是麻烦。

    以为这就是完了?并不,最狠的一个来了,罪神侧腹处的黑色粘虫上,粘稠的黑流浮现,让黏虫团上的幽绿色火焰,转变为黑色,是隐藏在暗处的凯撒,以人罐合一状态出手。

    此能力为凯撒人罐合一状态的「负增益,x」能力,所谓「负增益」,就是只提升负特性能力,而黑色粘虫、炼金剧毒、魔鬼幽焰,显然都是负面特性,「负增益」让黑色粘虫所造成的灵魂伤害提升5倍以上,炼金猛毒的伤害与持续时间提升2倍,魔鬼幽焰燃烧能量的伤害提升4.2倍。

    罪神是擅长正面战斗的古神,怎奈,他先是遭到大贤者·图尔兹的舍命一击,之后又遭遇‘好队友’小队的四连击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从开战到现在,都是其他人当主力,苏晓没怎么出手,现在到他收尾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罪神立在巨坑中心处,不知何时,罪亚斯已解除了罪亚心火的焚烧,站在他右侧。

    苏晓、伍德、罪亚斯、凯撒四人,从四个方向,将罪神包围在最中心,凯撒愿意现身,当然是人罐合一的状态,他之后的主要任务,是让罪神一直分心警惕他。

    “3,2,1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倒数了三声,待他数到一时,三人同时冲向罪神,而在这同时,罪神侧腹处的黑色粘虫,散发出灵魂干扰波长,让罪神眼前的景象恍惚了下。

    就是这瞬间,已足够苏晓突袭到罪神前方,他手中长刀归鞘,看似要拔刀斩,对面的罪神也顺势以刃镰做出格挡+反击架势,要是苏晓这一刀斩出,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但谁规定,长刀归鞘,一定要拔刀斩?

    ‘刃道刀·时。’

    时的领域扩散,周边的一切都慢下来,罪神侧面,罪亚斯用手比出手枪,啪的一声,他的食指射出,飞在半空中时,这食指化为发丝般的细密触手,犹如一根根触手针,向罪神袭来。

    ‘血烟炮。’

    苏晓也是食指指着罪神,血气在他指尖汇聚,压缩到极限后,化为一道血色射线轰出,沿途在空气中破开层层小号气浪。

    罪神的刃镰一挥,焰斩将袭来的微小触手燃尽,它一仰头,血烟炮从它眼前飞过。

    罪神正对面,伍德也抬起食指,幽焰汇聚,罪神的注意力自然被吸引过去些,怎奈,伍德指尖的幽焰射出几米远后,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左侧的罪亚斯又抬起食指,指向罪神,这让罪神眯起双目,心中已有些愤怒,这些敌人竟是在戏耍它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右侧的苏晓抬起食指,指向罪神,有了两名队友的铺垫,罪神对他这边的警惕,自然不会像之前那么强。

    ‘灵魂炮。’

    咚!!

    一道尾指粗的灵魂光束在苏晓指尖射出,这灵魂光束浓郁到都有些呈浅紫色,当即贯穿罪神的脖颈。

    鲜血与碎鳞洒落,苏晓、伍德、罪亚斯同时后跃,他们三人现在与罪神硬打的话,就算赢了,付出的代价依旧惨痛,所以要智取。

    罪亚斯刚落地,就又指向罪神,罪神隔空一刃镰挥斩,罪亚斯的半个脑袋飞出,见此一幕,正面的伍德立即魔鬼化、化为人形烟雾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位于罪神后方的凯撒,突然抬起手,食指对准罪神,罪神早就留意到这玩意,因始终搞不清这东西的底细,准备最后再收拾,或是干脆不理会,对方头上那罐子,它总感觉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老兄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出现在罪神侧面,他全身生出大量黑色触手,意图将罪神束缚,怎奈,这些黑色触手刚触碰到罪神,就被罪孽之火燃成灰烬。

    罪神手中的刃镰发出嘶鸣,这让它知道,已经是时候了,下一击,必能斩裁周围的三人之一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罪神的妄想,而是原罪战镰可怕的特性,只要吞噬足够的生命力,下一击,必杀。

    刃镰撕破空间,就在这时,破风声从罪神右侧袭来,这让罪神的目光变得尤为凝重。

    “等会……”

    罪亚斯高喊一声,就准备退,但趁他与伍德拖住罪神,苏晓已突袭上前。

    罪亚斯的表情已经快戴上痛苦面具,在他这神情中,穿着暗黑战靴的苏晓,一脚直踹上罪神的侧腰。

    最初时,罪神准备以反击架势,反手把苏晓斩杀,可在苏晓这一脚直踹到了近距离后,罪神感到不对,这一脚,不像是人类能踹出来的。

    咚!!!

    巨坑内,一股冲击扩散开,让坑内的地面密集龟裂。

    罪神侧腰挨了苏晓一脚,再也无法保持极恶神灵战斗时的威严,它侧腰处的鳞片全都炸飞,血肉开裂,骨骼支出,而在他左侧的罪亚斯,也被这一脚牵连,哼都没来及哼一声,就飞了出去,翻滚着上坡,向坑外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认为,罪神要倒飞出去时,苏晓手腕缠着银项链的左手抬起,做出隔空虚握,向回拖拽的架势。

    一根根灵魂锁链在周边的空气中出现,缠上理应超高速飞出的罪神,让其无法通过倒飞化解被直踹的力道,并以这些灵魂锁链,硬生生将其反扯回来。

    苏晓做出隔空拉扯动作时,他隐隐听到手腕上的银项链内,传来喊声,似乎是‘住手啊’、‘我要不行了’一类的话,苏晓只当是幻听。

    暂时被伪装成灵魂武器的圣诗,其实早就想到苏晓不会在意使用间隔一类的问题,不过她本身就是灵魂系,并不认为,苏晓在使用这灵魂武器时,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圣诗忽略了一件事,苏晓高达650点的灵魂强度,能让银项链爆发出强悍的威能,与之相对,圣诗此刻的体验很糟糕。

    灵魂锁链将罪神扯回,罪神挨了苏晓一脚直踹后,不仅侧腰处的伤势如同开花,更严重的是,它现在全身麻木。

    看着被扯回来的罪神,苏晓助跑几步,迎着又是一脚直踹。

    咚!!!

    直踹命中导致周边又掀起冲击,罪神的胸膛被踹开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苏晓总感觉,这古神不会这般轻易死去,因此他无视圣诗的喊声,再次具现出灵魂锁链,缠上罪神,又一次将其扯回。

    罪神虽身体麻木,但双目冷酷的盯着苏晓,没有半点濒临死亡的恐惧,或者说,古神根本就没有恐惧这种情绪。

    连踹两脚,苏晓感觉自己的右小腿快不是自己的了,晶体层在右小腿与脚上攀附,他并未直接踹出这脚,而是先取出一物,在上面攀了些晶体层后,将其丢向罪神。

    这东西刚砸上罪神的胸膛,上面的晶体层就蔓延开,将其固定在罪神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苏晓略低俯身形,罪神被扯到他前方的瞬间,他一脚向上的直踹,踹上其头颅的同时,将其踹到向高空飞去。

    嘭、嘭、嘭。

    罪神连续突破几声气爆,向高空飞着,连续挨了三脚直踹,这古神竟还没死。

    地面上,苏晓抬手指向罪神,瞄准开始蓄能,片刻后。

    ‘超·血烟炮。’

    轰的一声,一道血气射线袭向高空,最终击穿罪神胸膛前固定的「太阳桶」。

    太阳在上空绽放,光芒之强,让地面的所有人都偏头闭眼。

    地面的几人很快发现,上方有大片太阳焰落下,这可是要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【烈阳圆盘】,上方落下的太阳焰被快速吸收,最终,只剩一道焦黑的身影落下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罪神落在巨坑内,巨坑旁的烟夫人看到这一幕后,长舒了口气,战斗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巨坑内,罪神的手忽然抬起,单手按在地面上,它从地上起身,岩浆般的高温神血,顺着它的右臂淌下,到了这种程度,罪神竟还没死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罪神的目光变了,变得更为冷漠无情,但却给人更善战的感觉,被深渊增益,从另一种程度上来讲,也是被深渊侵蚀,要是换做曾经的罪神,虽没有深渊的增益,但它对战斗的判断会更强,想战胜它,要付出更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罪神虽没死,但已是强弩之末,幽绿烟雾急速袭来,化为以一根根尖刺,刺穿罪神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刀光锐利,苏晓陡然出现在罪神前方,长刀贯穿罪神的胸膛。

    黑暗出现在罪神后方,双手十指化为十根几十公分长触手锥的罪亚斯,将十根触手锥全部刺入罪神的脊背。

    正面,苏晓从罪神的胸膛内抽离长刀,后方的罪亚斯心领神会,全力一压,导致罪神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苏晓手中长刀利落斩下,一刀斩首,长刀拖斩出半圆形血迹,罪神的头颅飞起。

    罪神,已围杀。

    战斗刚结束,苏晓就感觉到,手指上的【神裁】戒自行激活,罪神偏向暗红的本源力量,被【神裁】全部吸收,这让眼下为不朽级的神裁戒,成长度提升到36.8%,显然,神裁戒的极限并非不朽级,而是能达到起源级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着击杀罪神,神裁戒的装备效果2成功激活。

    「神裁戒·装备效果2:神噬(被动),击杀极恶神灵后,此装备将根据所击杀恶神的特性,提供一种被动类增益能力,此能力强度,将根据佩戴者的灵魂强度而定。

    提示:如佩戴者击杀新的恶神,屠神所得能力将被新恶神特性所衍生出的能力强行替换。」

    【神裁戒已获得屠神所得能力·罪业之火。】

    没等苏晓查看「罪业之火」的资料,一旁见罪神本源力量被吸收的罪亚斯、伍德、凯撒,都知道手快有,手慢无的道理,罪亚斯的触手一卷,罪神的无头尸骸被他收入一种空间物品内,不远处伍德,则是收起罪神被斩下的头颅。

    凯撒则如同请神般,身体一阵哆嗦,又拿出屎黄色头罩套在头上,最终,他拿起地上的【原罪刃镰】,将其收入储存空间内。

    巨坑旁,因战斗结束,来看看情况的咕噜,目睹了这一切,‘好队友’四人组的分赃之干脆,让她震惊,击杀古神后,先是以某种被动能力,吸收其灵魂力量,然后再以装备吸纳其本源能量,神骸也被收起,最后是那没经过公证变更,无法收入储存空间的刃镰,也被塞进储存空间内。

    咕噜心中忽然有些忐忑,她不禁想到,要是和这四个家伙一同去死寂城,她还能出来吗?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武极天下  掌中之物  超神机械师  圣墟  超神机械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