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十九章:面具
    一根根黑色锁链悬在神殿内,毋庸置疑,治愈教会是群疯子,以前是,现在其实也没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苏晓只见过被古神残害的世界,以及强者们,眼下幽暗世界的治愈教会,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一个真理,只要疯狂与偏执到一定程度,那就能以此直面古神。

    不仅能直面古神,还能将其生擒,通过对方吮|吸世界的特点,挽救弥留之际的高墙城,让高墙城有了今天的繁荣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一点,就是本世界的底子雄厚,这里看似是八阶最顶尖的世界,但在以前,这里是能和陨灭星掰手腕的超脱·原生世界。

    在野兽大师那获得【魂之书·灵魂印记】时,苏晓其实就感受到了本世界的底蕴,哪怕如今没落了,也是为了对抗死寂,进行的自封,而非被外敌所打击。

    苏晓看着被锁链封束的古神,这古神的气息,和以往遇到过的任何古神都不同,以前遇到的几位古神,或视众生为蝼蚁,或冷漠到残酷,眼下这位古神的气息,则是深邃,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与深邃。

    千万别小看这位古神,在看到此地封束的古神后,苏晓想到一点,就是在几百年前,治愈教会和蒸汽神教,根本没爆发矛盾,或是内斗等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期,高墙城承受少量死寂之力的侵蚀,人口发展缓慢,食物、淡水等各类必需日用品都紧缺,此等情况下,治愈教会和蒸汽神教不可能内斗。

    那个时期,瓦迪家族和高墙议会还是弟中弟,所以说,要是有什么大事需要有人扛起大梁,肯定是治愈教会和蒸汽神教在前。

    在那个最艰难的时期,大主教与圣祭祀是人们的顶梁柱,从神灵时代活到现在的他们,其实也束手无策,他们都去过死寂城,却都惨败而归,就在这最艰难的时期,一个年轻人站出来了,他名叫图尔兹。

    图尔兹的主张是,立即封锁死寂城的入口,不再维持「被选者」这古老的传统,而是通过封住死寂城入口的方式,减缓城内被侵蚀的速度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遭到一致反对,在那时,「被选者」是最后的希望之光,每位被选者进入死寂城前,都寄托了所有人的希望。

    在那时,图尔兹这异类,险些被「被选者」的狂热拥护者们给处死,大主教保下了图尔兹,并发现图尔兹有和他们不一样的想法和眼光。

    20年后,在大主教的拥护下,图尔兹成为圣痕学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在图尔兹看来,这么多年的侵蚀下来,死寂之力早就是这世界的一部分,想要彻底解决死寂的根源,可能性太低,还不如想出一个策略,集合所有力量,搞出一片没有死寂之力侵蚀,能迅速发展的土地。

    翻阅众多古籍,以及冒着殒命的风险,图尔兹以大代价离开了本世界,去外世界游历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原生世界的土著民,这是在做梦,除非是有虚空之树的特殊公证与契约,可对于本世界来讲,是有这种底蕴的。

    图尔兹在大主教、圣祭祀、老怪物、蛇夫人、钢铁使徒五人的支持下,去了不少世界游历,当他回来时,和众人说起他在某个世界的见闻。

    那个世界暗无天日,世界力量枯竭,但与之相对,那里原本经常有的空间震爆现象,也一同消失。

    这给图尔兹巨大的灵感,封印一位古神的计划,在图尔兹的主导下促成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想要凭古神的力量改变本世界的现状,这古神自身的实力必须过硬,得是八阶最顶尖战力的那种古神,外加古神原本就善战,届时引过来后,该怎么打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以当时高墙城内恶劣的状况,没时间给众人犹豫,他们在一本记载了古神的书籍上,选了目标,之后诱骗对方手下的神使,将那神使引来逮住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的话,那位古神不会来,可图尔兹等人向那神使体内灌注友善神灵的神灵能量,这对于那位古神而言,是莫大的挑衅。

    八阶最顶尖战力古神·罪业之神·渥米普什降临了。

    引来这古神前,大主教、圣祭祀、图尔兹等人,一致担心古神不够强大,无法达到预期那种吮|吸世界的效果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们多虑了,罪神比预估中的强大太多,哪怕曾经最强的被选者,也达不到罪神这般强大。

    一场混战开始了,当那场混战结束后,罪神被大主教的能力困住,看似是胜了,代价却是,当时的治愈教会、蒸汽神教、高墙议会、瓦迪家族,九成以上超凡者都战死。

    战斗地点虽不在高墙城,可罪神感应到了高墙城的存在,它突破围攻,杀进高墙城内,导致这里三成的平民被它吸收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战后,高墙城的五位创建者中,钢铁使徒的核心近乎被打碎,陷入漫长的意识模糊中。

    老怪物的灵魂几乎粉碎,一直处于死亡边缘,圣祭祀差点就狂兽化,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最后的大主教看似没什么大碍,其实只有他自己清楚,他已经无法自如使用「初始圣痕」的力量,但其他三名老朋友都那副模样,只有他自己硬撑了。

    至于五人中的蛇夫人,她不能参战,她要负责后续更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而图尔兹,他当然也想参战,以及做好了战死的准备,但在开战前,被大主教一拳打在后脑,昏了过去,等他醒来时,战斗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大主教的做法没错,从那之后,治愈教会基本是图尔兹管理,这才有了现在的大贤者·图尔兹。

    高墙城围攻罪神付出的代价很惨痛,收获同样大,因罪神的强大,外加蛇夫人本体的持续影响,导致罪神一直在吮|吸世界。

    之前学院派死活不同意开启死寂城的入口,就是因为这点,开启死寂城的入口,也代表要解除罪神的封印。

    按理说,吸收了几百年的死寂之力,罪神应该越发虚弱,乃至于陨逝才对,可问题是,死寂城入口的封印近年来越来越强,这不是个好兆头,代表罪神不仅没消亡,似乎是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学院派不同意开门的原因有二,1.因未知原因,封印中的罪神近年来越发强大,2.就算开门后成功消灭掉罪神,后续怎么办?再以惨痛代价困住一位新的古神?

    这也是罪亚斯能让学院派服软的原因,这家伙刚到本世界,作为古神系的他,马上察觉到有古神在吮|吸这世界,问题是,高墙城内看着又不像被古神吮|吸后的模样。

    罪亚斯虽找不到这古神在哪,但了解到城内与城外恶土的差距后,他有了种猜想,所以他揽下这件事,出城后,找了个隐秘之地,和自己的老朋友建立祭献渠道,并在老友那借了些东西。

    罪亚斯这老朋友,是陨灭星上「亚尔古学派」的一名学者,「亚尔古学派」听着陌生,可如果提及「眼之仪式」,就不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「亚尔古学派」基本都是以癫狂为乐的疯子,他们所掌握的眼之仪式,是古神力量的重要分支。

    经罪亚斯与那位眼之学者的推测,早在几天前,就猜到高墙城应对死寂的方法,在那位学者看来,这太不稳定,无论死寂之力逐步削弱古神,还是缓慢壮大古神,都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况且这件事要是被冥神知道,幽暗大陆大概率就没得了,以前的幽暗大陆的确可以和陨灭星掰手腕,但今时不同往日。

    古神们彼此普遍是敌对关系,但如果冥神知道了罪神此刻的处境,一定会派狱犬和信徒们来此,把高墙城夷为平地,并将罪神也一并铲除,作为古神竟被生擒封印,唯有陨灭才可洗刷此事对古神威严的污损。

    古神们一向如此,不过也有特例,比如厄休拉,那混血古神大部分时候都不敢自称古神,生怕其他古神感觉它丢人,来把它灭了。

    罪亚斯和大贤者·图尔兹谈判的内容为,现阶段,是开启死寂城入口,解除罪神封印的绝佳时机,参与本次事件的强者众多,届时可以围攻罪神。

    在消灭罪神后,采取新的封印术式,也就是「眼之仪式」中的「滋生眼」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亚尔古学者们,为上位古神们所研究出的辅助能力,能让一位上位古神同时吮|吸十几个,乃至几十个世界。

    通俗来讲,「滋生眼」就相当于一个必须依附古神,才能用的活体吸收装置,但有一点,如果单独只有「滋生眼」,是绝对无法吮|吸世界的,众多神灵系,哪怕千万种生灵,再或是深渊滋生物、虚空异存在等,任何生灵与存在,都没有这种能力,吮|吸世界是古神们的绝对独有能力。

    没办法吮|吸世界,不代表无法缓解本世界的问题,那名古神学者发现,不仅是吸收世界之力,会一同将死寂能量吸收来,吸收本世界内存在的一种古老信仰能量,同样可以把死寂之力一同吸收掉。

    这方法治标不治本,但明显比靠古神维持现状靠谱太多,只要在高墙城内布设足够的眼之仪式,从而弄出众多「滋生眼」,并且定期以大代价维护,还是能解决问题的。

    大贤者·图尔兹在确定这方法可行后,当即同意开启死寂城的入口,也就有了现在的一幕。

    神殿正门前,不少高墙城的强者汇聚于此,根据大贤者·图尔兹所言,对付罪神,围攻是下策,几百年前,治愈教会就吃过这方面的亏。

    学院派这次来的强者不少,除了大贤者·图尔兹本人外,五位贤者,以及十几名导师到场,这显然是把圣痕学院内八阶上游梯队,以及之上的强者全部带来。

    苏晓这边,则是他本人,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、银狼女·玛丽娜,最后是休司,带休司来,是以防情况有变,留条退路。

    凯撒那厮不知去向,罪亚斯、伍德都在场,公爵没来,自从昨晚见面后,公爵就消失了踪迹。

    烟夫人也来了,她有不同于其他人的目的,高墙议会最初的创立者蛇夫人,其本体就在封印内,她很久以前分裂出的独立存在分身,则是一直在高墙城内。

    将蛇夫人和她这分身当成两个个体看都可以,现在蛇夫人本体的死活,没人知道,年月太久,连她自己的分身,都与本体失去了精神纽带,更何况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更后方的百余人,大多来自蒸汽神教、高墙议会,或是瓦迪商盟,真的打起来后,别指望他们有多可靠,甚至于,他们可能变成猪队友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通讯器,发现上面的蓝色提示灯一下下闪烁,这代表咕噜正往此地赶,用不了多久就会到,那边听说终于能进死寂城了,高高兴兴的就赶来,希望对方在进入死寂城后,还能这么乐观。

    关于「狼冢」,今早出发前,苏晓已经问过大主教,大主教也不清楚「狼冢」在哪,大主教知道银.月狼的存在,但双方不是一个时期的。

    银.月狼来到本世界时,本世界还在神灵时代,那时大主教、圣祭祀等人还没出生,银.月狼是找上永生之神,双方合作过。

    根据大主教推测,要是这世界真的有「狼冢」,那就去死寂城找,并非说「狼冢」必定在死寂城内,而是要在其他地方,找到的概率太低,还不如早点放弃这一念想,免得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苏晓自己的感觉也是,银.月狼是在神灵时代来的本世界,也很可能是在那个时代陨亡,那么久远的事,外加没有寻找「狼冢」的感知手段,要是「狼冢」没在死寂城,真得像大主教说的那样,趁早放弃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退后。”

    大贤者·图尔兹肃声开口,闻言,神女等人都向远处的蒸汽列车退去,休司则在原地踌躇,不知是去是留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,快走,跑步前进。”

    巴哈用翅膀拍了下休司的后背,休司向苏晓看来,发现苏晓正凝视神殿内的锁链球后,他向蒸汽列车小跑着赶去。

    苏晓对一旁的银狼女·玛丽娜做了个眼色,让对方也撤,玛丽娜女士没与古神交战过,哪怕心志坚定,但能否抗住八阶最顶尖实力古神的意识侵袭,真的不一定。

    玛丽娜女士本身就有失控/狂化问题,眼下直面古神,九成概率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老大,要开始准备猎古神吗?我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巴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汪。”

    布布汪也叫了声,意思是它和巴哈的意见相同。

    苏晓看着神殿中心处,悬在半空中的铁链球,他当然也感觉到不对,以他的猎神经验,这古神的气息……未免也太空洞,但在这空洞中,又有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与深邃。

    大贤者·图尔兹走进神殿内,他摘下脖颈上的挂饰,之后吟读出一段音调奇怪的咒语。

    银色挂坠飘浮而起,叮的一声被吸附到锁链球正前方的枷锁上,这枷锁炸碎着弹开。

    哗啦啦~

    锁链摩擦,悬在上方的一根根锁链垂落而下,中心处的锁链球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“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烟夫人身上的黑烟裙涌动,她身体近乎变成半透明的荧光白,这让她有了种奇异的美感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锁链球轰然打开,一道黑影坠落而下。

    啪嗒一声,犹如烂木桩摔落在地,一条盘在一起的大蛇落下,它全身腐败不堪,依稀能看到她有很长的睫毛,蛇首和人脸相似颇高,是蛇夫人的本体,她这幅模样,明显是在多年前就死透了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大贤者·图尔兹的脸色微变,但很快接受一个事实,罪神已在不知何时挣脱封印,古神不是那么好封困的,更别说封困几百年。

    “这就开门成功了?古神呢?”

    巴哈环视周边,在这四处垂着锁链的大殿内,并未找到古神的踪迹,古神系倒是有一个,正在门外观望。

    滴答、滴答~

    黑色液体从上方滴落,众人向天棚看去,不知何时,天棚中心区域,很大一片都化为黑色液体状,还浮现层层波纹。

    黑色液体一缕缕淌下,之后是一具被浸泡到发黄的人类骸骨落下,落地后,骸骨摔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图尔兹,慢慢向后退。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,此时只有他和大贤者·图尔兹在大殿内,身后就是大门。

    一旁的大贤者·图尔兹缓步后退,低声道:“我能随时关门,这神殿很坚固,是用邃石建造。”

    大贤者·图尔兹显然是想到了苏晓要做什么,虽说之前两人互相敌对,不过眼下还算有默契。

    神殿内,一道身影从上方的黑色液体中落下,它整体为人形,身高在3米5左右,以半蹲姿势赤足落地。

    随着这道身影起身,众人才看清它的样貌,只见它上半身生满细密、光洁的黑色鳞片,从形态来看,体型显然有女性特征,在它的面部,是风格纤长的白色骨面具,看着不像是戴上去,更像是种外骨骼。

    黑雾般飘逸的长发垂在身后,每一根发丝好似都有独立的生命般,缓缓飘动着,挡住整个后背,下半身则被垂下的触手挡住,就像穿着风格诡谲的拖地长裙般。

    这正是罪神,准确的说,它现在已经不完全算是古神,而是半个古神,半个深渊存在。

    一把两米多长的战镰从上方的液体中落下,被罪神接握在手中,这把战镰约2米6长,是由暗系金属+骨骼+黑暗血肉+固态灵魂等构成,一股无形的气场,以罪神为中心向周边扩散,几乎是同时,方圆百公里内的生灵,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般,不要命的向远处奔逃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天空中响起一声闷雷,黑云漩涡汇聚而成,里面是让人毛骨悚人的深红。

    神殿内,罪神脚下有黑色半流体浮现,涌动着将它托起,它那让人灵魂都感到寒意的目光,平静的看着大殿门外的苏晓与图尔兹,下一瞬,它脚下的暗物质作势就要拖着它冲出大殿。

    滋~

    半透明的金属丝绷紧,转瞬断裂,看似根本没挡住罪神半秒,实则这是激发装置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金属栓抽离的清脆声响,在罪神周边的地面内传来,罪神刚要操控脚下的暗物质涌到周边,转而却又停住,它那犹如有罪孽之焰在里面燃烧的双眼眯起,已是感觉到,这次是遇到了神灵猎人。

    在罪神的操控下,周边弥散起雾气,一根根细到肉眼不可见的能量丝线分布在周边,其中一端都没入到异空间内。

    这些陷阱布设的相当高明,先以一种灵魂能量+身体能量构成的丝线作为激发装置,之后将杀伤性武器隐于异空间内,一旦这些武器被激活,那处异空间就会打开,从而达到杀敌效果。

    周边密密麻麻的灵影线,连接着一个个专门针对古神所开发的机关上,咳~,其中也有针对古神系的,这可不是针对罪亚斯,而是针对古神系。

    要是让罪亚斯知道这种说辞,他肯定有句MMP要讲,根据他所知,苏晓除了他和他老婆奥娜之外,根本就不认识其他古神系。

    罪神环视周边后,一只皮球大小,生有翅膀的畸形怪物,在它前方构成,这畸形怪物身上燃起罪孽之焰,尖哮一声,扑向空无一物之处。

    啪啦!

    金红色雷电蔓延,罪神当即以暗物质,将自身拖起,就算是它,也不想触碰到这金红色雷电,这东西完完全全是为了对付古神,后天合成出的雷电。

    祛除了这威胁性最强的陷阱后,罪神看向大殿门外的苏晓,它确定,这就是神灵猎人,对方手上戴的那枚戒指,更是能通过吞噬古神的力量本源,进行成长,从那戒指的波动强度判断,那戒指已吞噬过不少古神的力量本源。

    罪神出现后,殿外的不少人心生畏惧,其中有些更是眼睛瞪大到极点,掐着自己的喉咙,理智快速蒸发,整个人即将化为罪神的下位奴仆。

    这让人不禁疑惑,在几百年前,治愈教会是以何种方法应对的这局面,从而围攻古神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一名学院派的导师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,他胸膛处的血肉绽放开,内脏间生出暗红色触手,肆意的扭动着,直面古神,只要心中稍有不坚定,就会落得这般下场。

    寒冰蔓延,阿姆的大斧劈来,将这名冻成冰雕的导师劈碎,异化到这种程度,已经没救了,不迅速解决掉,会变成受罪神随意操控的下位奴仆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大贤者·图尔兹默然,这次他们没有神灵的庇护了,只能凭自身的血肉之躯直面古神。

    情况急转直下,方才那些满眼自信,要把古神围杀的超凡者们,一个都不漏的开始异化。

    要论实力,他们中99%都比布布汪强,然而,这并没什么卵用。

    苏晓队中,阿姆不用说,跟着苏晓劈了不少古神,这憨批除了害怕错过饭点外,暂时没发现它会对哪一类的敌人有恐惧情绪。

    巴哈的话,这就更不用说,它的空之血脉,是苏晓击杀支配者·索托斯后所得奖励。

    布布的话,它虽天生胆子不算大,有时还有些二,但它是跟苏晓一路猎古神到现在的,它对古神的害怕,是身体层面,而非精神层面的屈服,它是怕古神打到它,它疼,而不是精神层面的畏惧或颤栗等,直面古神时,精神与灵魂无惧,自然不会异化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神殿的金属正门关闭,眼下好坏消息参半,封印罪神的封印已失败,好消息是,这神灵时代就存在的神殿特别坚挺,能暂时困住罪神。

    从罪神出现到现在才短短几秒,不过苏晓更在意另一点,方才殿内天棚上的黑色液体,深渊特性太强烈,也就是说,这场战斗,已经不能单纯以应对古神的方式去应对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原因,这古神竟适应了深渊能量,并且不知从哪摄取到大量深渊之力,变得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此时后方的空地上,地上已散落大片碎冰,全身冻气飘散的阿姆,将最后一个异化途中的‘冰雕’劈碎。

    空间波动忽然在苏晓身后出现,这让他险些反手一拳抡过去,后方突然出现之人,还真就被他徒手揍过,赶紧说道:“是我!”

    是咕噜到了,她打量前方的金属门,问道:“这里面就是死寂城的守门boss?按常理,应该不会特别强?”

    咕噜说完,自己都皱起纤眉,她感觉,这神殿内的气息,强到离谱。

    苏晓压下迎敌的感知预警,心中有了对付罪神的计划,方才罪神刚出现时,苏晓准备将剩下的一个「太阳桶」直接丢过去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罪神当时并没被束缚一类,被「太阳桶」炸到的概率不高,外加此地是死寂城的入口,万一炸出未知风险,那就糟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感知到罪神出场时,它所在之地的深渊能量后,苏晓对付罪神的思路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前方的金属门扇开始破败,代表这神殿困不住罪神多久了,见此,苏晓侧低头看向身旁的咕噜,问道:“你们团长经常戴着面具,你也喜欢带面具吗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还行吧,有时候会戴,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直接把「先古面具」扣到咕噜脸上,早就躲在十米之外的伍德和罪亚斯,同时露出过来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汉乡  韩三千苏迎夏  诡秘之主  终极斗罗  南方财富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