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十五章:预料之外
    笔尖划过纸张,发出刷刷声,正在批阅文件的莉斯,犹如化身莫得感情的批阅机器,一副她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看不到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两个多月不见,就给自己安排上小秘书了?”

    向口中抛了颗果干的罪亚斯开口,这家伙此时犹如在自家般自然,毕竟脸皮厚。

    “白夜,你这次找我是?”

    罪亚斯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,一旁的伍德也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答话,一时间,气氛有几分尴尬,值得一提的是,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似乎早就想到会这样,所以提前溜了。

    “别搞的这么紧张,伍德,这就是你的不对,白夜一直都在找死寂城的位置,你却躲在暗处,这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罪亚斯以略带嫌弃与鄙夷的目光看向伍德,伍德没说话,但心里话是,要论无耻,和你相比我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看我,我可和你不一样,我隐藏在暗处,是为了寻找机会,之前我还让我女儿来协助白夜,不信你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对于罪亚斯的行事风格,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无耻。”

    伍德实在没忍住出口。

    “放屁!我这叫计划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依旧从容,不知道的,还认为他在寻找死寂城这件事上,做出过多大的贡献。

    “过去不重要,翻篇了,我们讨论讨论之后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岔开话题,他收起半开玩笑的语气,神情逐渐严肃,他先是侧头与伍德对视,互相眼神交流后,两人都直视苏晓,罪亚斯说道:

    “白夜,我们两个这次,一个是被长辈派来,一个是代表族群的利益来此,我们来着的目的,你肯定已经知道,有消息称,根源·死寂城里出现了一棵黑枫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罪亚斯语气一顿,手指敲了两下桌面后,继续说道:“现在不仅是陨灭星和魔鬼族,还有奥术永恒星、羽族、夜惑女巫公会都有派人来,目的不必多说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罪亚斯以有点奇怪的神情说道:“这件事的所有情报,我都看过,可我感觉,这事……有点熟悉的味道,不,不是有点,是很熟悉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摸了摸下巴,一副沉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在树生世界,我们就是这样引人去贝城送死,帮我们分担风险。”

    伍德一语道破其中玄机,罪亚斯随手拍了下桌子,道:“对,差不多的手法,只不过这次更周密,白夜,这事……不会是你策划的吧,我记得,你一直戴的护臂,就来自死寂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拧动手中的【神圣分割器】,在研究这奇妙之物,似是根本没听伍德、罪亚斯说什么。

    直言坦名一切?当然不行,伍德和罪亚斯,一个是代表魔鬼族,一个是受长辈之命来此,要是现在直言承认了,他们两个一定下不来台,之后该怎么办?进入本世界的资源都消耗,结果来了之后,得知这是‘好队友’布设的局,损失怎么办?怎么和族人或长辈交代?

    但如果完全隐瞒,那后续就没可能合作,与这两名‘好队友’合作,期间可以互相算计,以及最后因为分赃不均打起来,但在合作之初,绝对不能隐瞒关键情报。

    所以说,苏晓要在不直言这是他计划的同时,让伍德与罪亚斯心中知道,这事就是他布的局面,和贝城那次三人布设的一样。

    苏晓摘下黑王护臂,哐嘡一声,将这金属护臂放在桌上,见此,罪亚斯拿过,感察了片刻,只感察到了上面的死寂特性,但和死寂城,并没那么直接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里是幽暗世界,死寂城的起源之地,想感应到一件物品与死寂城是否有关,并不算难,尤其是罪亚斯这种古神系。

    发现这点后,罪亚斯目露狐疑,他将护臂递给伍德,伍德感察片刻,瞳焰凝起些,似是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想凭黑王护臂,就窥探到苏晓与根源·死寂城的因果,当然不可能,黑王护臂最多是个纽带,真正让这因果出现的,是苏晓多次使用死寂降临。

    之前哪怕是进入分支·死寂城,也必须随身带着【庇护石】,以缓慢消耗【庇护石】的前提下,避免遭到死寂的侵袭。

    黑王护臂所拥有的能力「死寂降临」,其根本,就是将死寂城的部分环境拖过来,以死寂能量侵袭敌人。

    换言之,要是在没有【庇护石】的前提下进入根源·死寂城,和进入「死寂降临」的领域内没区别。

    「死寂降临(套装终极能力·主动):开启此能力后,周边600米内将被死寂城高速同化,每秒造成生命值最大上限5%~23%的侵蚀伤害,如敌方单位在死寂降临笼罩范围内移动,所承受侵蚀伤害与侵蚀速度将大幅度提升(侵蚀伤害与侵蚀速度提升2~6倍,根据敌方体力属性与移动速度而定)。」

    眼下伍德和罪亚斯只感察黑王护臂,当然看不出其中端倪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你也是被情报引来的?”

    罪亚斯眼中依然有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晓取出一张照片,正是他照的那张,众多死之民似是隔空托着黑色树种,只不过,这张不是复刻照片,而是原版照片。

    有原本照片,这其中的蕴意,已是特别明显,就差明说,那张最能证明根源·死寂城内有黑枫树的照片,是苏晓亲手造出。

    罪亚斯作势要接过照片,苏晓却抬了下手,将这照片给伍德,原因是,罪亚斯所在的陨灭星不以科技著称,而伍德所在的虚空,则是有科技极其发达的族群,以伍德的见闻,大概率能一眼看出这照片的不同。

    伍德接过照片后,照片刚一入手,他的动作顿了下,不经意间说道:“还是白夜有手段,竟然弄到初版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一旁罪亚斯什么都懂了,他此时的笑容有些奇怪,仿佛整个人都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死寂城这棵黑枫树,我个人感觉,不太靠谱。”

    伍德说话间,似是还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管可不可靠,来都来了,不在死寂城里搞到些好东西,我们就亏大了,不过我听说,死寂城有不少神灵时代的秘宝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的这话,其实是在表露,他已经知道死寂城内的黑枫树,是苏晓所捏造出,不过眼下都已经来了,苏晓也没隐瞒黑枫树的假情报,此等前提下,当然是要联手,在死寂城捞一笔回去。

    伍德的想法则是,事已至此,追究被忽悠来的损失,那没什么意义,就算追究了,又能怎样?和苏晓厮杀一场?然后呢?这有什么收益?还不如想办法在死寂城捞一笔,然后分赃回族里,那才是给族中长辈和小辈们,能带来实际利益的做法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的分赃不均,这点要等计划成功后再论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凯撒始终没说话,这厮狡诈的很,他也是「假黑枫树事件」的布置者之一,不过他装作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眼下合作的基础已经奠定,后续该怎么行动是重点。

    “巴哈。”

    苏晓话音刚落,巴哈陡然出现,落在他肩膀上,道:“事情是这样,瓦迪家族事件,你们应该都知道了,有什么内情需要我介绍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情报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伍德与罪亚斯都表态,见此,巴哈点头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那老怪物死后,高墙城内的情况明朗了一部分,现在我们想找到死寂城的入口,必须满足两点,1.从学院派那边得到入口的确切位置,2.弄清楚进入方法。

    第二点已经准备妥了,神女就在楼上,过会有时间了,就去问问她进入打开死寂城入口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听完巴哈简短的叙述,伍德和罪亚斯都知道眼下的问题,只要搞定学院派,后续把注意力集中在根源·死寂城上即可。

    “给我……两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忽然开口,原本准备商讨计划,从而将圣痕学院搞到戴上痛苦面具的苏晓与伍德,都心中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哪方面的协助?”

    苏晓狐疑的看着罪亚斯,真就没猜出,这家伙有什么计划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任何协助,你们等着我的好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罪亚斯的话说到一半,一道喊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神女大人在哪!!”

    一道带着几分锐利,更多是愤怒的声音传来,转而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办公室的窗户破碎,玻璃碎片四溅中,一名扎着单马尾,气质锐利的少女……不对,应该是少年跃袭进来,以半蹲姿势落地,这少年的颜值,和莉斯都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此人是神女的护卫之一,约定在茶会等待神女,从而完成护卫的交接,怎奈等了很久都没等来神女,后来得知,神女被治疗院绑走了。

    在几名圣痕学院导师的拱火下,这少年,也就是泽卡亚,来营救神女了。

    泽卡亚赶来营救神女,自然是有所依仗,根据他同伴的锁定,神女就在附近,所以他们分头行动,他这边故意冲袭库库林·白夜的办公室,并拖住对方,在这同时,他的同伴们会趁机营救神女,完美!

    泽卡亚虽自认不是治疗院副院长的对手,但拖住对方一会,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泽卡亚站起身,目光直视苏晓,正所谓,计划没有变化快,泽卡亚有点想知道,此时坐在办公桌周边的另外三人是谁。

    泽卡亚的感知全开,下一瞬,他看到了毕生难忘的景象,在他对面,一颗漆黑但燃烧着幽绿火焰的巨大骷髅头对着它笑,那感觉,就像要把他的灵魂扯出来,沉入永无天日的黑暗、幽闭之底。

    而在一旁,仿佛有一个人形触手怪物,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诡谲、黑暗感,只是看一眼,就让人仿佛都遭受到精神层面的侵蚀,似乎下一秒,他就会因为直视了这存在,自己体内爆出大量黑色触手,最终哀嚎着理智蒸发。

    靠后方一些,似有一只庞大的血兽半隐在黑暗中,似是冰冷,又似是在狞笑着,泽卡亚有种感觉,这才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而在最右边,是浑浊的黄与深邃的黑纠缠在一起,这存在一半给人感觉没有威胁,另一半却让人身心颤栗。

    咕噜一声,泽卡亚咽了下口水,他此刻的想法是,说好的单挑呢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“呜!呜!!”

    泽卡亚被自己背上所生出的黑色触手死死捆住,他犹如毛毛虫般在地上扭动,目光愤怒。

    空间波动一闪而逝,苏晓现身,他方才去了四楼,来袭的泽卡亚只是烟雾弹,另有人营救神女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苏晓将一名被界断线绑住的面具女丢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黑烟冲入窗口,下一秒,伍德现身,手中也拎着一名被束缚的面具女,从体型来看,两名面具女很相似,或许是对孪生姐妹。

    没一会,玛丽娜女士敲门而入,肩膀上扛着名男人,是之前给神女开车的司机兼护卫。

    正所谓,一家人整整齐齐,眼下神女就是类似的情况,她的四名护卫,被整整齐齐的逮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边的人,这么愣?”

    罪亚斯笑了,并非嘲笑,而是这所谓的营救计划,属实很迷。

    擒住的这四人,全押到治疗院地下三层的地牢内,最近地牢刚好都空着,眼下重新迎来了一批住客。

    对眼下的局面,苏晓大致了解了圣女一脉那边的态度,看似是派人来营救,实则却派来三个憨憨,外加一个故意送人头的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圣女一脉那边的态度是,他们既不想得罪治疗院,也不想招惹学院派,只要保证神女没事,其他都好说,只不过,如果神女突然决心大涨,死活不肯说开启死寂城入口的方式,苏晓这边采取些措施,圣女一脉那边愿意装瞎子,但绝不能把人给弄死。

    后勤部门的人很快到场,随着那名回溯能力的中年人修复建筑,下午时分,一切仿佛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罪亚斯与伍德在中午时就离开,伍德去做什么不清楚,但罪亚斯这次将对付学院派这件事,完全揽到自己身上,这让苏晓与伍德都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不是认为罪亚斯对付不了学院派,而是担心罪亚斯这家伙还有什么计划在实施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一天,苏晓收到布布汪传来的消息,罪亚斯出城了,去向未知。

    这就更让人想不通,对付学院派的话,就算不直接与那边较量,也不应该出城才对。

    考虑到罪亚斯做事一直如此,眼下只能先观望两天,要是真的不行,就采取老阴哔围攻战术,己方所有人都下场,从多重角度去搞圣痕学院,将这边安排到怀疑人生为止。

    思索至此,苏晓带上布布汪、巴哈上楼,到了四楼走廊,他看到守在一扇金属门旁的休司。

    开门后,站在窗口前思考人生的神女映入眼帘,苏晓脱下长皮衣丢给巴哈,之后挽起衬衫的袖口,拿出个皮质卷包,展开后,里面是一根根十几公分长的晶体针,这东西名为「仁慈之刺」。

    “你是神女,对你严刑拷打,不符合你我双方的体面,你能撑住5根,我过会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苏晓指向床,示意让神女自己趴上去,以免被逮上去,失了神女的优雅与体面。

    神女见到此等阵仗,当即感到腿软,就像脚底都是棉花般,要是面对严刑拷打,她为了身份,真的能咬牙抗一抗,但面对这种语气平和,乃至于就像要喊她吃饭般的自然,却让她感觉到通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问什么,你倒是问啊,我也……我也没说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神女说到这,语气中很是委屈,她这是故意装可怜,之前巴哈已经问过很多次死寂城入口怎么开启,但她一直装傻。

    “那就边吃边说。”

    苏晓将卷包收起,房门推开,餐车被推进来,没一会,几样美食就摆在神女身前,从昨天被绑到现在,神女只吃过两块面包,此时已是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送餐来的厨师学徒作势要倒上一杯,苏晓抬手阻止,将酒瓶拿过,他与神女隔着小桌对坐,将酒杯放在桌上,倒上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,怎么打开死寂城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苏晓将酒杯推到神女的餐盘旁,神女端起后,小饮一口,说道:“只有我能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不再言语,见此,神女赶紧补充道:“准确的说,是我身体里的东西能打开那入口,你只要带我去那里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体内有什么?”

    苏晓来了兴趣,如果神女体内的东西,真的能开启死寂城的入口,那么此物是否会与入口之物有所共鸣,要是有共鸣的话,就不用理学院派那边,直接找到死寂城的入口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心脏,只有我还跳动的心脏,才能打开那被封束的大门,当初是学院派封住的这扇门,他们知道位置,作为制约,我们一脉掌握开启方法。”

    神女没选择继续隐瞒,而是全盘托出,根据她所说,开门的方法其实没有多玄妙,就是利用血脉共鸣性,当初的初代圣女,以自身所有次级神血作为封禁之锁,只有与她的血脉共鸣者,才能临时打开这封禁之锁。

    至于苏晓之前获得的圣所钥匙,并不是用来开这扇门的,而是用于开启死寂城内部的一处重要之地。

    当初封住死寂城,治愈教会起到了主导作用,所以在那之后,治愈教会麾下的四个部门,工坊、圣女一脉、圣痕学院、治疗院,各掌握一件关键物,或是秘法。

    工坊那边原本掌握了庇护石的制作秘法,怎奈,因治愈教会和蒸汽神教爆发的那场冲突,导致工坊那边死伤惨重,不仅是能制造庇护石的工匠死光,记载这一秘法的古籍也被损毁,这也导致,庇护石用一颗少一颗,没人能再造了。

    在世界简介中,苏晓了解过这场混战,因这场混战,高墙城的人口削减了三分之一,可见当初之惨烈。

    工坊因不能制造庇护石,当初在治愈教会内的地位一落千丈,甚至都有呼声,把工坊合并到圣痕学院。

    工坊后续玩了命的发展,开始向打造武器、防御、机械器物等方向发展,成为了眼下治愈教会的三大爹之一,无人能撼动。

    圣痕学院,也就是学院派不必多说,当初通往死寂城的入口,就是在他们的主导下,逮住企图追求永生的初代圣女,用其全部次级神血所封住。

    将死寂城的入口封住,这无疑让「被选者」这一传统彻底沦为过去式,死寂城入口都封了,就算选出「被选者」,也进不去死寂城。

    圣女一脉不必多说,只有初代圣女的嫡系血脉,才能开启次级神血所化的枷锁。

    最后的治疗院,则是掌握了圣所钥匙,前不久遗失,眼下找回,从重要程度上来讲,就算将庇护石秘法、封之门地点,以及开门之法相加,其重要程度,也抵不上圣所钥匙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为何如此?历代被选者中,八成以上都是治疗院出身,他们深入死寂城,必须带上圣所钥匙,哪怕被选者最终败亡,治疗院也要不惜代价,将这把钥匙取回。

    最惨烈的一次,是治疗院死到只剩院长,这位院长从死寂城内带出钥匙后,连遗言都没来得及留一句就身死。

    等神女享用完午餐,苏晓放心的离开,并下令,不用看守神女了,只要不出治疗院大院,她去哪都可以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神女秘密营救地牢内的四名护卫,在护卫的帮助下,成功逃出治疗院。

    当天晚6点,小脸煞白的神女被送回治疗院,喝了瓶缓解性药剂后,煞白的小脸才有了几分血色,然后她就回到四楼原本关押她的房间,住在这了。

    显然,体验到炼金慢毒后神女听话多了,就算四名护卫劝她逃出治疗院,也不逃了。

    这让已准备在治疗院绑架神女这件事上大做文章,从而让治疗院成为众矢之的的几名学院派导师,都戴上痛苦面具。

    几名学院派导师一切都准备好了,典型的憋满了大招,准备对治疗院来下狠的,结果现在,人家神女自己不走了。

    听闻这消息,几位导师当即找上另一位擅长药剂学的导师,怎奈,这位导师刚进治疗院的大门,就被毒到口吐白沫,全身抽搐,被人抬走,众人到现在还没搞清楚,这位药剂师是怎么中的毒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在神女这件事上,学院派是被治疗院按在下面一顿锤,打的鼻青脸肿,不过学院派掌握着死寂城入口的位置,继续拖下去,显然对他们有利,他们的目的就是维持现状。

    时间悄然流逝,次日清早,罪亚斯依旧没回来,这家伙出城后就音讯全无。

    罪亚斯这边没消息,但幽魂老哥回来了,他不仅自己回来,还伙同……咳,还与小花花、古老魔镜、镜中恶灵,一同把野兽大师给‘请’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就很让人难以置信,要知道,野兽族一向排外,别说让其中威望很高的野兽大师来高墙城,就算是想踏入它们的地盘,也会遭到围攻。

    可幽魂老哥就是做到了,原因是,在他生前还没成为被选者时,他的双亲,是被野兽与狂兽所害,母亲被野兽族成员咬死,父亲被一只狂兽吞食。

    这让幽魂老哥巅峰期时,极度仇视野兽族和狂兽族,并加以行动,他经常到城外去狩猎,长达十五年的狩猎后,狂兽族的整体数量减少六成,野兽族也没了七成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代的恶土上,无论是野兽族还是狂兽族,看到人族,肯定是嗷的一嗓子后,转身就逃,这都是被幽魂老哥,以及他手下远征队杀的。

    以往远征队见了野兽族和狂兽族,会尽量绕开,可在幽魂老哥是远征大队长那个时代,远征队成员看到了野兽或狂兽,第一反应肯定是拔出武器,喊一声同僚后,直接就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眼下幽魂老哥去‘拜访’了野兽族,野兽领袖亲自接待,看似淡定,其实心中还是有些慌的。

    幽魂老哥给了野兽领袖两个选择,1.让治疗院副院长·库库林·白夜来此拜访,2.让野兽大师去高墙城一趟,保证野兽大师安全到,以及安全返回。

    听闻这条件,野兽领袖沉思了良久,如果说幽魂老哥是以前的杀神,那苏晓就是当代还活着的杀神,最终,野兽领袖找上了族中的大师,以到治疗院交流战法心得的名义,去治疗院一趟。

    眼下野兽大师已经到了城内,苏晓让老查曼和玛丽娜两人去接,并让那两人别直接回治疗院,而是先开车带野兽大师去城南的风景好的种植区逛逛,之后在那边安排好午餐,以及找一名城内的野兽族,去接待野兽大师。

    这次请野兽大师,苏晓是想请教对方冥想之法,请教就要有请教的态度,幽魂老哥初期是怎么交涉的,苏晓不管,也管不了,眼下野兽大师到了高墙城,肯定得好好招待下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2点,南城区的一座农场内,放眼看去,远处是绿水青山,周边是一大片修剪过的草地,后面是间木屋。

    一棵大榕树下,树冠挡住毒辣的阳光,苏晓盘坐在树下,而在对面,是一只苍老的老狼,这老狼正是野兽大师。

    “白夜院长,很早就听过你,没想到我们能见面,命运真奇妙。”

    老狼口吐人言,身上披挂着野兽族的布饰,只不过这些布饰看起来都有些年头,显得老旧。

    “关于冥想之法,这是我一生的杰作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野兽大师虽来此,但并不准备将那独特的冥想之法完全教授,为此,它已经做好葬身此地的准备。

    苏晓拿出本古籍,这是在龙学院的所得,这种古籍不是纯粹的文字形式,而是将精神力注入其中,配合着阅读,龙学院的古籍都是如此,无需了解书上的文字种类,依然能流畅品读。

    随着微量精神力注入,这本古籍的封皮上出现几个符号,其含义为《兽之灵魂》,简单而言,这本古籍是众多野兽族群,都能掌握的一种灵魂修行法。

    野兽大师接过古籍后,也将精神力注入其中,片刻后,它似是想说什么,但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古籍后,叹息一声,它知道,自己拒绝不了这笔交易了,并非他人强迫,而是它自己的内心都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白夜院长,不过我丑话说到前面,我的冥想之法,是在基础冥想法上,所开创的进阶之法,所以必须要有牢靠的冥想基础,我看你这么年轻,要是基础冥想法掌握的不牢靠,是没办法习得我这进阶冥想法的。”

    野兽大师带着温和笑意开口,明显是在提前安慰苏晓,哪怕掌握不了进阶冥想法,也不要灰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看了眼野兽大师资料中的「心之冥想lv.69」,又看了眼自己所掌握的「心之冥想lv.73」,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圣墟  我真没想重生啊  南方财富网  汉乡  大奉打更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