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十二章:老怪物
    深度世界,瓦迪家族祭祀厅内。

    整个祭祀厅约有七米高,上方一根根鳞绒触须垂下,让这严穆的场景,有了几分污秽的诡谲感。

    祭祀厅最里侧的石座上,瓦迪家族·初代家主·瓦迪·特雷奇坐在这,这老怪物似是在笑,但那双完全灰黑色的双眼与眼底,让人不禁心中打怵。

    这老怪物给人的感觉,已不是人类,他的气息明明死气沉沉,却没透漏出迟暮感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就是他们两个选出的被选者?教堂的那两个,竟然还没死心。”

    老怪物似是笑了,但他这笑容,充分体现了皮笑肉不笑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,是因为我那两个老朋友的命令?还是说,你是来和我夺永生?”

    老怪物说话间,脸上忽然睁开一只眼睛,这只眼睛的目光绝望,瞳孔颤抖,显然是有独立意识,如若在场有熟悉当代瓦迪家族家主·瓦迪·利法克的人,一定会心中惊愕,因为这眼睛的主人,正是瓦迪·利法克,那特殊的瞳孔,整个高墙城找不出第二个了。

    老怪物很淡定的抬手,将脸上滋生出的眼球抠出,放到口中咀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他来此,既不是因为大主教和圣祭祀,也不是来夺什么永生,或者说,一直以来,他对永生的态度,都是不在意,在有限的生命中,追求无限的可能,如此才精彩。

    苏晓来这的目的很干脆,他秉承灭法之影的优良传统,要么不得罪敌人,一旦敌对,那就要全灭掉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苏晓在见到这老怪物后,略有熟悉感,对方身上那说不清的波动,和大主教、圣祭祀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或者说,老怪物身上的那种特殊气场很浑浊,不像大主教和圣祭祀那般纯粹。

    这让苏晓不禁猜想,这老怪物,会不会与大主教和圣祭祀是同一时代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猜想,苏晓可没忘记,本世界的世界简介,瓦迪·特雷奇是在墙纪元·147年生,后续成立瓦迪商盟。

    苏晓之所以猜测,这老怪物是和大主教、圣祭祀同一时代的人,既是因为那独特的气场波动,也是怀疑,这老怪物既是瓦迪·特雷奇,但又不是。

    假设这老怪物在神灵时代活到墙纪元,那么他完全可能夺了瓦迪·特雷奇的身体、灵魂,吞噬其意识,取而代之,成为新的瓦迪·特雷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的话,世界简介就说得通了,墙纪元·147年生的瓦迪·特雷奇是个正常人,一直到他成年、中年,他都依旧是很有生意头脑的普通人,直到他在高墙城组建了商盟,这才被老怪物找上。

    老怪物的本体是什么,这暂时未知,因对方此时的情况极特殊,从痛苦之女那夺取来永生没多久,导致众神之眼侦测的资料,除了姓名一类,其他是一堆看不懂的混乱符号,这种情况苏晓还是首次遇到。

    老怪物的本体为何物,暂不去深究,苏晓怀疑这老怪物来自神灵时代,还有另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在大教堂的12层,总计有五张石座,五张石座的椅背上,各有一个符号,大主教的岩石椅背上是「狩猎印记」,圣祭祀是「月亮印记」,剩余的三个,分别代表「无限之蛇」、「万虫」、「钢铁心」。

    猎人、月亮、蛇、虫、钢铁,这显然是五位神灵时代的大人物,其中大主教与圣祭祀能活到现在,其他人为何就不能?

    此刻,位于老怪物身后的岩石椅背上,一枚代表「万虫」的印记,清清楚楚的刻印在那,这也是苏晓怀疑老怪物来自神灵时代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或者说,建立高墙城的就是这五个人,五人中,猎人(大主教)、月亮(圣祭祀)一同成立了治愈教会。

    而万虫(老怪物)则夺得瓦迪家族,剩余的无限之蛇和钢铁,这就更明显,钢铁的代表者,肯定是蒸汽神教的初代领袖。

    最后的无限之蛇,那还用想吗,四大势力就剩高墙议会,大概率是这位一手缔造了高墙议会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五张石座的五名主人,贯穿了整个墙纪元的历史,不,他们本身就是历史的一部分,墙内历史的记载程度,都没他们活的久,有些历史书上没能记载的大事,他们都亲身经历过。

    假设一种可能,就是这五人都与永生之神有一定的联系,那么他们能借此活到现在,也不值得意外。

    之前苏晓见大主教时,明显感觉到,对方似是出了什么问题,那种迟暮感,就算不放开感知,也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不仅是大主教,圣祭祀也是类似的情况,对方给苏晓那袋古代金币时,亲口说过:‘我应该是没多久好活,便宜你了。’

    顺着这个思路,情况一下就明朗,神灵时代的五人因与永生之神间的关联,拥有了近乎永生体质。

    但在不久前,永生之神出了些问题,这直接影响到神灵时代的五人,他们都没了永生体质,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大主教和圣祭祀都选择接受,他们早已不再贪图这世上的任何,准备好了迎接永眠,对于他们两人而言,这是种解脱。

    老怪物不同,他对生命与永生的执念,强到可怕,失去了从永生之神那回馈来的永生,他开始想办法。

    这老怪物的计划是,在神祭日当天,利用这个特殊的日子,窃夺永生之神的少部分神力,然后用这神力,引来同特性的存在。

    老怪物成功了,拥有永生之体的痛苦之女被引来,而小花花、羊头恶魔、天外使者,这些都是意外而来的‘附赠品’。

    其实老怪物的目标只有两个,1.痛苦之女,夺其永生,2.黑暗行者,让这存在侵腐掉瓦迪家族的所有血脉。

    老怪物的第二个目标最先成功,这么多年来,瓦迪家族的其他人,早就感觉到不对,并以一代代秘密传承的方式,极力隐瞒老怪物,在外面秘密培养猎人队。

    这猎人队只有一个目标,就是杀死老怪物,让瓦迪家族挣脱枷锁,可惜的是,老怪物早就知晓这点,所以他召来黑暗行者,通过与黑暗行者交易,让黑暗行者顺着血脉为引,将瓦迪家族所有人的灵魂都侵灼。

    瓦迪家族灭亡后,猎人队自然就成了无眼之兽,对老怪物毫无威胁。

    黑暗行者成功了,但还没得到老怪物的报酬,「太阳柱」当头落下,这能力可怕的存在,当场被燃成气态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是,老怪物既解决掉了隐患,还续上了永生,典型的赢家,但天有不测风云,老怪物刚成为赢家,一名灭法者登门到访。

    老怪物依旧坐在几十米外的石椅上,并未冒然出手,从神灵时代活到现在的他,刚看到苏晓时,心中就感到不对,他似乎见过气息类似的人,只不过时间过于久远,相关记忆有些被时间侵蚀到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一把能量构成的银色小刀出现在苏晓手中,他用其隔过自己的掌心,没有鲜血飞溅,而是散落了星星点点的月华之光,「月之誓」+「月之刃」+「灵性之刃」三重临时增益效果同时加持。

    见苏晓的手按上刀柄,皮笑肉不笑的老怪物,突然冷下脸来,转而,却又笑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久没用虫剑。”

    老怪物抬手,咔哒一声,石椅扶手上弹出剑柄,他起身的同时,将一把通体圣白的利剑抽出。

    嘶!!

    侵灼声从老怪物手上传来,这把陪伴他多年,乃至一同前往过根源·死寂城的圣虫剑,此时却在侵蚀他。

    老怪物似是错愕了瞬间,转而就接受了这一切,他松开手中的圣虫剑,一脚将其踢到侧方,圣虫剑当啷一声刺入到墙壁上,只露一个剑柄,或许在这把圣剑看来,它的主人早就死了,死在那次深入死寂城的惨败中。

    咔哒~

    老怪物左手边的石椅扶手上弹出根1米2长的黑色尖锥,他握上其握柄,将其抽出,右手「圣虫剑」,左手「暗虫锥」,眼下只剩「暗虫锥」。

    对付这老怪物,苏晓当然不会轻敌,之前圣祭祀的实力,他可是清楚的感知到了,如若这老怪物和圣祭祀是同一时代的强者,双方的实力哪怕不在伯仲之间,也不会弱很多。

    铮~

    长刀出鞘,进入本世界后,苏晓还没全力打一场,上次与龙神的交锋太仓促,而公爵根本就不和他打。

    苏晓眼中透出浅蓝,这是将断魂影能力切换到「急速·魂核」的表现,急速·魂核+深渊之影称号,让他的速度达到有史以来的最巅峰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苏晓脚下的石板地面崩裂开,他陡然消失在原地,在他与老怪物之间的路径上,掠出一道碎石溅起,他突袭到老怪物前方。

    当!!

    长刀势大力沉的斩上虫锥,这让老怪物的神情微变,他原本认为苏晓是速度型,结果一交手,发现不是。

    滋啦~

    长刀下压斩,在漆黑的虫锥上犁出火星,转而,刀锋没入到老怪物的肩膀。

    就在这瞬间,苏晓的灵魂能量爆发,「急速·魂核」切换到「斩魂·魂核」,既然肉体不死,那就斩魂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长刀斩开老怪物的肩膀,顺着肩膀斜斩而下,一直在另一侧的腰间斩出,老怪物被斩成两段。

    老怪物的上半身向后飞去,鲜血四溅,他好似是被苏晓的斩魂能力惊到,没想到苏晓在本世界战力上限封束下,能凭借刀术斩魂。

    实际上,老怪物误会了,苏晓的刀术能伤魂没错,但还达不到斩魂的程度,是因为有断魂影能力,他才跨越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别忘记一点,就是刀术达到一定程度后,也是可以斩魂的,到时刀术斩魂+断魂影斩魂叠加,其中的快乐,格林·吉莉安表示很赞。

    长刀拖着大片血珠斩过,上半身向后倒飞的老怪物神情变得严肃,与苏晓交手后,他那被岁月侵蚀的部分记忆,突然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“灭法!”

    老怪物的目光陡然变得凶狠,他全身啪的一声爆成黑红色鲜血,鲜血构成一根根遍布倒刺的尖锥向苏晓袭来。

    恶风迎面,苏晓的瞳孔紧缩了些,他的感知在疯狂预警,这招看似没什么,实则很可能是老怪物的杀手锏之一,这家伙也是实用派,能力强就行,不在乎是否华丽与看着威猛等。

    苏晓进入空间穿透状态,龙影闪提升到X后,他能保持空间穿透0.2~3秒,期间不仅能规避物理、能量攻击,连精神、灵魂等攻击,也能规避,咳~,被老骑士捶出来那次不算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

    上百根血刺刺出音爆声,从苏晓身体各处贯穿而过,下一瞬,黑红色鲜血汇聚,重新化为手持暗虫锥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老怪物刚现身,手中虫锥直奔苏晓的脖颈而来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长刀横挡,苏晓只感觉一股巨力从刀上传到双手,这老怪物刚才藏拙了,对方此刻爆发出的力量之强横,很惊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苏晓以半蹲姿势砸落在地,脚下碎石被他犁得四溅,当他停下时,神色如常的直起身。

    滴答、滴答~

    鲜血顺着苏晓的左手滴落,他解开【狂猎之夜】的纽扣,长风衣披散而下,挡住他的双腿。

    赤膊上身后,苏晓看向自己的左大臂,一条条蜈蚣般的红黑色虫子,攀附在上面,涌动着鲜血,但却没有半点痛觉,只能感到有点冰冷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晶体层碎从苏晓左大臂的伤口轰出,把上面攀附的蜈蚣虫打的四散而飞,老怪物很强,方才这下,让苏晓损失了2.73%的生命值。

    如此小面积的虫噬,就有这伤害强度,要是面积大了,苏晓的生命值会像流水般下滑。

    对面老怪物的神情明显凝重了不少,苏晓感觉他的杀敌手段强,他则怀疑苏晓到底是不是人族体质,是的话,这体魄未免也太强,承受他秽虫的噬咬,竟和没事人一样,凭身体能量具现化就轰开了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青鬼。’

    铮!

    青蓝色斩芒撕破空气,碍于青鬼偶有丢人现眼的表现,苏晓将其当成突进技,斩出青鬼后,他就冲向老怪物。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老怪物手中的暗虫锥打散青鬼,这让老怪物都顿了下,认为青鬼有什么后续,然而,并没有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流。’

    飘逸的风痕切过空气,斩出一声脆鸣,因被青鬼误导,老怪物只来得及低头,导致小半个头颅被斩下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

    长刀与暗虫锥接连交集,火星四溅,苏晓已经发现,老怪物方才那巨力,是爆发式的,每次使用,应该有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当!!

    苏晓一刀重斩,将老怪物手中的暗虫锥斩到侧扬起。

    破绽。

    苏晓一脚直踹,而在对面,老怪物的双眼陡然瞪大,被这一脚踹中,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老怪物突破一层气浪,被踹的向后笔直飞出,轰然砸入墙壁内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老怪物在墙壁上的巨坑内起身,他被踹到绽开的肋骨、血肉,以及碎裂的脊椎都快速重聚,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苏晓眯起眸子,从方才开始,他就始终想不通一件事,就是他以刀斩魂,虽能伤到老怪物,但伤害很是感人,并且只能造成斩魂+真实伤害,这两种伤害相加,一刀也就是500~700点的伤害强度,很低。

    可方才这一脚,直接踹的老怪物滑落了一截生命值,虽说相比对战其他强者时,这算不上伤害爆表,但相比斩击却好上太多。

    这很奇怪,原本对付老怪物最好用的斩魂,眼下却表现一般,不搞清楚这点,这场打不赢。

    老怪物这种敌人,和老骑士、幽冥大帝完全不同,那两者是要硬打,一切全凭硬实力,没有硬实力,任何巧谋妙计都没用。

    而对付老怪物,则是要找到对付其正确的方法,一旦找到,苏晓能让战斗在短时间内结束,可如果找不到,以老怪物的各类手段,打持久战,输的一定是苏晓,老怪物那生命值恢复的,比苏晓喝药剂还快。

    通俗比喻就是,老怪物因长时间追求永生,其体魄早就出现畸变,他属于生命值上限一般,但生命值恢复速度奇快,要么一套秒掉他,要么永远都打不死这老怪物。

    ‘万虫。’

    老怪物的整个上半身爆开,化为一根根手臂粗的巨型鲜红蜈蚣。

    “吼!!!”

    一条条巨型蜈蚣嘶吼,吼出层层音纹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青鬼。’

    青蓝色斩芒飞过,将那十几条巨型蜈蚣全部斩断,但在下一瞬,这些只剩下半截的蜈蚣,以骇人的速度完成再生。

    十几条巨型蜈蚣替代了老怪物的上半身,它们腹下裂开一条条裂痕,一只只十字形的锐利竖眼睁开,散发出猩红色光芒,意图将苏晓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突袭向前的苏晓骤然停下,他左手单臂挡在身前,晶体层构成臂盾,并让臂盾快速扩大,可就算如此,他的手臂、双腿也被猩红光芒照到了瞬间,只来得及挡住躯干与头部。

    臂盾放大,迎面而来的猩红光芒更胜。

    咔吱、咔吱~

    蜈蚣啃咬的脆响从晶体臂盾上传来,持续几秒才结束,要是被这猩红光芒一直照射,肯定会被啃到连骨头都不剩。

    啪啦一声,晶体臂盾破碎,而在对面,上半身为十几条巨型蜈蚣的老怪物恢复成原本的模样,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晓。

    ‘破蛹。’

    老怪物目露猩红,见此,对面的苏晓下意识后跃。

    苏晓刚落地,就感到双手双脚内部传来剧痛,似有活物在里面出现,是……一种细小的透明虫,这些小虫侵入他手脚的血管内,数量陡增,然后这些小虫顺着血液,直奔他的心脏而来。

    老怪物呼了口气,战斗到此已结束,不过他并没放松警惕,依然盯着苏晓,方才他用出‘万虫’后,他的状态也不好,要恢复几秒。

    对面,连一秒都不到,众多小虫从苏晓的四肢,顺着血管冲袭向他的心脏,此等绝境,他并不放弃。

    咔咔咔~

    青钢影能量在苏晓体内晶体化,犹如将他躯干内的所有血管封冻住,他已经搞清这种小虫是什么,这不是生物,而是他本身的部分肌肉组织,因方才被那猩红光芒影响,所以才犹如小虫般,遭到老怪物的操控,要是真的有外来虫生物侵入,第一时间就会被青钢影能量噬灭。

    老怪物这一手够狠,哪有人的身体能量,会消灭自己的肌肉组织,部分肌肉组织化为小虫,攻其心脑,此为绝杀。

    体内小虫是被封住,但应该怎么排除?

    苏晓单手持刀,目光与对面的老怪物对视,他一心二用,感知清楚体内有多少小虫后,左手按在胸膛上,数之不清的灵影线没入到他体内,这些灵影线都是微米级。

    体内晶体化的青钢影能量回逆,重新化为青钢影能量,这导致血管内的小虫脱困,但马上,一根根微米级的灵影线缠上它们。

    苏晓用力一扯左手。

    噗嗤~

    一滴滴针芒大小的血珠从苏晓的胸膛内飞出,他左手上的一根根灵影线垂下,尖端绑着上百只扭动的红色小虫。

    苏晓看了眼这些小虫,所有小虫都在因为老怪物的能力开始蒸发,但已经晚了,苏晓终于知道,这老家伙为何无惧斩魂了。

    这老家伙不仅无惧斩痕,还无惧过高的真实伤害,以及斩杀等。

    为何如此?因为这老怪物看似是一个整体,实际上他早把自己变成一堆虫子,将自身的灵魂分成千万份,每个虫体都有他一小部分灵魂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斩魂伤害低的原因,一刀斩下去,所伤的是一条线,只是把那条线上的虫体斩死了,就算能斩魂,一个虫体的生命值上限也就10点,无论怎么斩魂或造成真实伤害,最多也就是让这虫体死亡,杀死一个虫体,无法斩出高于10点的伤害强度。

    所以说,老怪物无惧斩击伤,反之,方才的直踹虽不是灵魂伤害,也没有真实伤害,但胜在攻击面积大,老怪物受伤自然就更严重。

    如若苏晓对战高墙城刚建立时的老怪物,那此时就是两位技法宗师在生死一瞬,可现在,老怪物不再是技法宗师了,成千上万虫子组成的他,别说技法能力,就连他的佩剑,都在抗拒他。

    10秒内,格杀这秽虫的集合体。

    对面,老怪物低垂着眼帘,看着苏晓,方才苏晓拔除百虫的一幕,他并不意外,这是灭法,比这狠十倍、百倍,都不值得意外。

    呼的一声,苏晓消失在原地,再次出现时,已到了老怪物前方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绝幽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根白线虫击穿苏晓的左肩,打断了他的刀术招式,对面的老怪物瞬间化为上万条蜈蚣,包围般向苏晓噬咬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正是苏晓想看到的,谁让对方不是技法宗师了,主动卖个破绽,对方都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时。’

    咚~

    冲击扩散,苏晓周边噬咬而来的蜈蚣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‘刃之领域!’

    以苏晓为中心,周边出现半圆形的领域,领域的直径为100米,一道道淡蓝色斩芒出现在领域内的各处,都是一闪而逝,只在空气中留下逐渐消散的黑痕,这是空间被斩开所导致,让刃之领域看起来异常壮观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,苏晓的众多能力中,刃之领域绝对是颜值巅峰。

    铮铮铮!

    斩击的脆鸣接连不断,苏晓周边的一条条蜈蚣被斩到粉碎,对战老骑士、幽冥大帝时,刃之领域的确有些刮痧,但对上老怪物,这种密集且强度足够的斩击,将是天克。

    三秒过去,刃之领域关闭,苏晓持刀立在原地,刀尖斜指地面,而在他周边的空气中,一道道黑痕在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蜈蚣碎屑下雨般落下,有些要落到苏晓身上的,被他的气息自行排斥开。

    苏晓环顾周边,他能确定,老怪物还没死,有永生特性的敌人,不是这么容易能杀死的。

    嗡~

    一群飞虫从蜈蚣尸堆内飞出,作势就要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时。’

    苏晓将时的范围展开到极限,他手中长刀归鞘,做出拔刀斩的姿势。

    刀鞘上浮现黑蓝色烟气,超短暂的一个蓄势后。

    ‘魔刃·弑!’

    呼的一声!黑红色斩击匹链斩出,这招虽听起来强悍,平常却根本用不上,这是结合了「魔刃」与「刃道刀·弑」的能力,是大范围斩杀能力。

    对上老怪物,想将其斩杀,必须斩杀他的每一个虫体,当然,老怪物也不是没有限制,灵魂分割成这样,他的虫体间,一旦彼此距离超十米,其中之一会在短时间内枯死,这就是将灵魂分成千万份的代价。

    黑红色斩击匹链斜斜斩出,将所有飞虫都波及在内,这些飞虫忽然定格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吱!!”

    一声犹如来自地底九幽的虫嘶声传来,半空中所有飞虫快速聚集,化为老怪物,扑通一声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可能。”

    老怪物抬起双手,低头环视自己的身体,他感觉到死亡在临近,他从没距离死亡这么近过。

    老怪物的双臂最先化为虫子,之后融化,然后是他的躯干、双腿、头颅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能死,死寂、死寂还等着我去破除,我可是最初的五位被选者之一,我也曾……也曾沐浴在神的辉光之下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老怪物完全化为虫子溶解,地上一大滩水液中,只剩下一条猩红的蜈蚣虫垂死扭动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苏晓几步上前,他停下脚步后,左脚前踏,啪的一声踩了上去,他还用前脚掌的鞋底左右碾了碾,确保把蜈蚣虫踩成碎肉,上次被这么踩死的虫子,名为至虫。

    老怪物,已碾杀。

    PS:(推朋友的一本书,书名《你好,1983》。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万古神帝  掌中之物  剑来  我真没想重生啊  儒道至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