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八章:计划
    夜幕深沉,往年的神祭日当天,哪怕到了晚间,高墙城内也是灯火通明,很是热闹,但在今年神祭日,白天的庆典结束后,高墙城久违的宵禁。

    白天时,倾盆而下的血雨,以及有不少人亲眼目睹中心公园的永生之神雕像活过来,所以今晚的宵禁格外顺利。

    一只魔鹰借助夜幕的掩护,滑翔到治疗院正院内,飞入副院长办公室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淦,吃夜宵竟然不喊我。”

    巴哈落在办公桌上,身上的羽毛有些凌乱,看模样,像是让某种生有尖利手爪的生物逮在手中,然后一顿搓。

    事实其实也差不多,白天神祭日的惊变,原本都认为是公爵要搞事,结果四大势力中的瓦迪家族,直接丢出一手王炸,同比之下,公爵准备搞的事,那就不叫事了。

    从现在的情况看,瓦迪家族已知的计划为,先利用神祭日当天的特殊性,窃得永生之神的部分神力,以此召唤来很多天外存在,这也导致北城区的瓦迪家族庄园,畸变到不成样子,那里已然是一副「危险区域」的架势。

    所谓天外存在,可能都不是来自其他原生世界,以及虚空,而是存在于「夹缝之间」,或是「深渊侵蚀区」等界位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不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,真的没人去召唤天外存在,就连邪神们,都不愿意和那些东西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最起码,邪神只是又坏又恶,却是可交涉的,天外存在则是完全的未知,它们之中的有些,就是负面异能量的结合体,是极端危险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此刻,瓦迪庄园内,就有不少天外生物,好消息是,四大势力之一的高墙议会,趁这机会展露出一手底牌,也就是那边秘密培养的银甲大队。

    之前苏晓遇到的烟裙女,名叫阿娜丝,此人正是银甲大队的统领者,说起阿娜丝这个名字,少有人知晓,但如果提起烟夫人,高墙城内罕有人不知。

    高墙城四大势力,有四名战力担当,治愈教会这边是苏晓,蒸汽神教是公爵,而高墙议会就是阿娜丝,也就是烟夫人,最后的瓦迪家族,则是历代瓦迪家族的家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瓦迪家族的确人才辈出,每一代家主,都能撑起瓦迪家族的门面来。

    说起眼下掌控银甲大队的烟夫人,那就得提及到她与公爵的关系。

    之前在瓦迪庄园前方见面时,烟夫人对公爵的敌意,根本没掩饰,有人说,这两位曾是老相好,后来因利益闹翻,实则不然,公爵与烟夫人曾是情敌,公爵现在的妻子,曾是烟夫人的爱慕对象。

    苏晓对这类八卦不感兴趣,他让巴哈盯着瓦迪庄园那边的动静,眼下巴哈返回,一定是有实物上的收获。

    巴哈干了几口饭后,取出一物问道:“老大,这东西有没有价值?”

    言罢,巴哈放下爪中一块腐蚀严重的陶片,见是陶类制品,苏晓心中下意识警惕几分,他右手攀附晶体层后,才将其拿起查看。

    陶片入手后,哪怕隔着晶体层,也难掩上面刺骨的寒意,这不是物理上的寒冷,而是偏向于精神、意念等。

    沉思了下,苏晓决定冒些风险,眼下对瓦迪庄园的了解太少,想从里面找到圣所钥匙,绝不能畏惧风险。

    晶体层在苏晓手上退去,他以微量的精神力波动,触碰手中的苍白陶片,下一瞬,他感到眼前的情景大变。

    咕噜噜~

    气泡在水中升腾,一个类似于铁铸女的刑具在水中下沉,这刑具上遍布圣白色印记,还缠着一圈圈类似圣遗物的布条,将里面的受刑者死死囚困。

    透过铁铸女上部的孔洞,能看到里面一张绝美的面容,但在此刻,这美丽面容上满是即将被溺毙的痛苦与绝望,更绝望的是,这绝美女人是不死的,有时,不死反而是种灾难,就比如此刻,这绝美女人被溺死后,立即会复生,以此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不知被囚困于深海多少年的绝美女人,因瓦迪家族的引唤,到了本世界的瓦迪庄园内,她会杀死她目光所及的任何生灵,她心中已被深海与憎恨填满,此为痛苦之女。

    苏晓松开手中的苍白陶片,眼前的虚妄之景烟消云散,他心中没能理解瓦迪家族为何召来这些天外存在,但凡瓦迪家族这一代的家主·瓦迪·利法克不是脑子进水,就不应该这么做才对。

    就眼下的情况是,瓦迪家族不仅什么都没得到,所有族人,包括家族庄园都畸变了,这也导致,高墙城四大势力,在一天时间内变成三大势力。

    此时高墙城内其他的家族,就像一条条被血腥味引来的鲨鱼,大口大口撕咬瓦迪家族的血肉。

    苏晓现在感觉很迷惑,瓦迪家族筹谋了多年的计划,竟是突然去世,这……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也正因这‘诡异’的局面,苏晓和公爵,都没第一时间进入瓦迪庄园,只有烟夫人顶着压力进去,这是「银甲」崛起,超越「治疗院」和「怒锤机构」的绝佳机会,烟夫人其实也不想现在进瓦迪庄园,可她没得选。

    苏晓对其他不在意,他的核心目的,是在瓦迪庄园内找到圣所钥匙,这是晋升任务的关键性物品。

    好坏消息参半,现在只等烟夫人那边出瓦迪庄园,或是团灭在那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,苏晓熄灭手中的烟,这件事,他不准备自己顶,高墙城内出了此等惊变,其他两大势力,肯定要出面,所以说,由治疗院、怒锤机构、银甲大队三方联手处理,才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能在现阶段找到两名‘好队友’的踪迹,忽悠着那两人和自己一同深入瓦迪庄园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惜,那两个狗贼一个比一个藏的好,一副苏晓这边不发现死寂城,那边绝不露头的架势。

    看了眼时间,已经晚八点半,布布汪在一旁呼呼大睡,阿姆则还在大快朵颐,巴哈则是归纳今天所得的情报,而在办公室对面靠墙的办公桌后,新任院长·莉斯正查阅一份份文件,偶尔还偷偷打个哈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皱起眉头,莉斯今天出奇的积极,之前几天,莉斯每天五点半准时就走,而且是精准到以秒为计算单位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八点半,小秘书·莉斯竟无偿加班到现在,这很反常,苏晓只当没看到,继续靠坐在真皮座椅上小憩。

    当时间到了九点半时,莉斯偷瞄了苏晓一眼,她这就等苏晓夸她工作积极,然后顺坡下驴,说出自己的小要求。

    “长官?”

    莉斯试探性出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晓看了眼莉斯,然后道:“你还在?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不再说话,这让对面等着接话的莉斯差点憋出内伤,又过了半个多小时,莉斯深吸了口气起身,来到苏晓的办公桌前,有些忐忑的说道:

    “长官,我想预支薪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上下打量莉斯,他方才还以为对方要说什么,原来就这点事。

    拉开抽屉取出一沓纸钞,大约有500多金镑,苏晓将其放在办公桌上,示意莉斯拿去用。

    “长……长官,这怕是不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莉斯自己都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又看了眼莉斯,略感意外,一名治疗院成员一年的薪酬,也就4000金镑出头,预知500多金镑还不够?要知道,除了中城区外,其他四城区的一套很不错的民宅,也就1000多金镑而已。

    苏晓又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1000多金镑丢在桌上,对他而言,要是莉斯贪财,那也挺不错,人都有缺点,对苏晓来讲,部下贪财是不危险的缺点之一。

    巴哈半开玩笑的问道:“你要这么多钱干嘛?在中城区买房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莉斯很认真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嘶~,中城区哪的房产这么便宜?你给我也介绍介绍?”

    巴哈对此感兴趣了,现在治疗院账面上能支配的金镑数量有限,能捞一笔,总是好的,留用于之后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栋,所以保密,”莉斯对巴哈笑了下,转而面露严肃,对苏晓申请道:“大人,明早我可能会来的稍微晚点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抬手示意莉斯没事就赶紧走,见此,莉斯拿上金镑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莉斯的背影,巴哈嘟哝道:“中城区有这么便宜的房宅?怕是凶兆呦。”

    巴哈不知道,它这次是开光嘴,莉斯买的不仅是凶宅,而且还是顶级凶宅,那名对莉斯推销凶宅的奸商原话是:‘三天前,这住宅的主人因意外死在家中,所以这住宅才这么便宜。’

    莉斯作为治疗院成员,遇到这种凶宅,和捡到宝没区别,然而,那名奸商有句话没说,就是这凶宅的历任主人,没有能扛过三天的。

    莉斯走后,办公室内只剩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,苏晓准备开始燃炼称号。

    通过主线任务的失败,苏晓将八星称号·末日君主消耗掉,得到5枚七星称号(无属性),也就是说,只要他现在有一枚七星战斗型称号,就能将其以稳妥的方式,燃炼成八星称号。

    而这枚战斗型称号,苏晓早就选好,是现有的五星称号,【深蓝之影】。

    别看这称号只有五星,但其潜力巨大,苏晓现有的九枚称号中,不算强度的话,潜力方面能与之比拟的,也就战争领主了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之前那么多次称号燃炼,苏晓也不会将一个五星称号留到现在。

    一枚称号最多只能燃炼三次,也就是说,【深蓝之影】的极限星级为八星,不过这只是正常情况,之前苏晓在塞尔星得到过一枚七星称号,名为【圣餐】。

    「称号效果:逆/正食(被动),可选定1枚三星~六星称号,让本称号进行吞噬,吞噬结果总计两种。

    1.本称号完成吞噬,即本称号无变更,

    2.本称号被反吞噬,吞噬了本称号的新称号,将继承本称号的星级。

    提示:如本称号连续吞噬3枚以上称号(被吞噬的称号不低于四星),本称号将进入一段时间的「饱腹状态」,「饱腹状态」期间,本称号更容易被反吞噬。」

    苏晓的想法是,借助本世界内的称号商店,以古代金币,换购6枚六星称号,将其喂食给【圣餐】称号,以确保【深蓝之影】能以极高的概率,反吞噬掉【圣餐】,从而一跃为七星称号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讲,【圣餐】只需吞噬3枚六星称号,就会进入很强的「饱腹状态」,但苏晓对自身运势之自信,就算是99.99%成功率,他也会想办法将那0.01%给赌上,万一要是刚好倒霉,那可就太郁闷。

    这次【深蓝之影】冲击八星级,不仅是为了稳妥探索「瓦迪庄园」,更是为了进入根源·死寂城做准备。

    苏晓以自身的轮回烙印为媒介,开启虚空之树公证的称号商店,下一秒,一本大号书籍在他前方具现。

    这1米多高,50厘米宽的大号书籍慢慢翻开,首张书页上,密密麻麻满是尾指盖大小的称号,一星称号普遍都这么大,随着星级提升,称号的体积逐渐变大,到了八星后,比金币大两圈。

    首页的一星称号,有小半被换走,在厚实的书页上,留下一道道凹槽。

    苏晓尝试以意念向后翻,书页果然动了,第二页全部都是二星称号,数量相比第一页少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一直翻看到第六页才停止,有第七页,乃至第八页,但因本世界内的契约者们,所得世界之源总和没达到一定的阈值,称号商店的第七与第八阶段,还没能开启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,称号商店内的四星到六星称号不可能卖没,这次敢进入幽暗大陆的契约者,都对自身实力比较自信,所以都在攒古代金币,等着拿下后续出现的七星与八星称号。

    对此,苏晓没报太大期望,他这次是来了断与死寂城的因果,能活下来,就是史无前例的胜利,至于攒古代金币,等着争夺称号商店内的七星称号乃至仅有的一枚八星称号,这就随缘了。

    有一点能确定,就是称号商店内出现的那枚八星称号,肯定会贵到让人怀疑人生,甚至都会出现,一群人攒好古代金币等着买,结果那八星称号公开后,众人发现,他们辛辛苦苦攒的古代金币,只等于八星称号价格的后几位,让人甚是郁闷。

    别以为这是苏晓的臆测,他获得过两枚八星称号,第一枚是【掠天惊澜】,那任务他从一阶做到七阶,才算完成,而第二枚则是刚消耗的【末日君主】,这是踏平冥界的战利品,由此能想象,八星称号的获取难度有多高。

    眼下他有机会将【深蓝之影】晋升八星,完全是【末日君主】的荫泽。

    这次轻易就会出现在称号商店内的八星称号,门槛太低,可以想象,其出售价格会高到何种程度。

    苏晓查看镶在称号册上的25枚六星称号,其中6枚已被其他人兑换走,剩余的19枚,价格在97~180枚古代钱币之间。

    苏晓需要的是数量,其次才是质量,他从公爵那总计弄到662枚古代金币,按照性价比的优先度,他开始换购称号。

    【你获得六星称号·幽暗灵触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六星称号·狂兽猎人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六星称号·流浪者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六星称号·墙守卫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六星称号·机械先驱。】

    【你获得六星称号·运势逆转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6枚六星称号到手后,苏晓的古代金币只剩5枚。

    6枚称号中,苏晓对【运势逆转】最感兴趣,这称号的叙述为,可根据佩戴者的运势,大幅度反哺幸运属性。

    有此等好事,苏晓当然要尝试下,他将【运势逆转】称号佩戴上,之后查看个人资料,仔细观察幸运属性的变化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片刻后,苏晓发现【运势逆转】并没什么卵用,他不动声色的将这垃圾称号解除佩戴,一旁来看称号燃炼的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,都是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,事关零花钱,此刻一定要装作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苏晓解除【圣餐】的脂封状态,激活称号效果,用这称号,将刚兑换来的6枚六星称号全部吞噬掉。

    按照资源的分配而言,苏晓眼下的选择,会消耗更多资源,才能将【深蓝之影】提升到八星称号,不过类似的事,他有过一次先例,那次是提升战争领主,直到现在,他也不后悔曾用【追梦人】称号,提升战争领主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【圣餐】的属性大变,变成:

    「称号效果:逆食(被动),可选定1枚三星~六星称号,让本称号进行吞噬,本称号必定被反吞噬,吞噬了本称号的新称号,将继承本称号的星级,且获得潜力叠加效果。」

    苏晓将【圣餐】称号吞噬【深蓝之影】,与其说是吞噬,不如说是半流体的【圣餐】称号,将整体为圆形,内部有利刃刻痕的【深蓝之影】称号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蜕变速度比预想中的更快,半个多小时后,【深蓝之影】就完成反噬。

    【深蓝之影已提升至七星称号。】

    见这提示,苏晓开启遍布岩浆纹的称号燃炼圆盘,并以意念将其推远些,太近了,有点烤脸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脆响,刚提升完的深蓝之影,镶到燃炼圆盘的中心处,周边的五处凹槽内,依次镶入5枚七星称号(无属性)。

    【是/否进行本次称号燃炼,如需进行,需支付5000枚灵魂钱币。】

    【提示:本次燃炼成功率为100%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晓现有3909枚灵魂钱币,这还是因为曾目睹无伞兄无伞跳机后,每次提升自身后留的余钱。

    缺的灵魂钱币,苏晓有办法入手,凯撒还在中城区,他拿出通讯器联络对方,听到有生意上面,凯撒的效率立即提升500%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朋友,听说你急用钱?尽管甩货给凯撒,我保证童叟无欺,你得相信我的人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闻凯撒最后一句话,苏晓一时间沉默,他要卖的不是其他东西,是挖矿憨憨两兄弟刚挖出没多久的几块「星流矿石」。

    阿姆在那边盯了一段时间,眼下憨憨两兄弟已到了地底深处,除非特别倒霉,否则出问题的概率很低。

    苏晓将所得的6块「星流矿石」放在桌上。看到这东西,凯撒眼中直冒贼光,这厮不知何时戴上单侧寸镜与白手套,拿起一块「星流矿石」观摩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,真是好东西,我亲爱的朋友,凯撒开个高价,500枚灵魂钱币一块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凯撒来了奸诈的势头,这厮就是如此,大笔利益面前,从不贪,每次和苏晓分赃时,哪怕10万枚以上的灵魂钱币,也会一分不少的付给苏晓,可面对小利时,凯撒就会露出他特有的贪心。

    “要不,600一块?这是最高价了。”

    凯撒可能也感觉给的太低,选择主动加价,不过,这东西在交易街,700灵魂钱币一块,摆上几分钟就没。

    “650,不能再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,闻言,凯撒奸笑的格外开心,每颗占便宜50枚灵魂钱币,这厮却比分赃时得了5万灵魂钱币还高兴。

    交易达成,凯撒离开前,顺利去餐厅逛了圈,得知治疗院全年供应夜宵,凯撒对此大为赞赏,并蹭了个顿饭。

    不理会去蹭夜宵的凯撒,苏晓重新激活称号燃炼圆盘,将六枚称号都镶入其中后,开始燃炼。

    嗡~

    燃炼圆盘上的岩浆纹越发显眼,办公室内开始灼热,苏晓将燃炼圆盘隐没,要13小时21分才能完成本次燃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中城区东侧,一片住宅区内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10点,一名身材偏瘦,明明夏夜清凉,却满脸热汗的男人,站在一处私人庭院前,在他后方,是栋二层民宅,以及前后相加200多平米的前后院。

    在这男人焦急的等待中,小秘书·莉斯终于到了,此时她心中很疑惑,明明约的是明天早晨完成房产交易,结果对方说有急事,必须今晚就完成,且又让了10%的价格。

    换作一般人,心中早就虚了,这凶宅得凶成什么样,才如此急着出手。

    可对于莉斯而言,这是遇贵人了,她在治疗院任职,每天和苏晓同处一个办公室,所以她对鬼魂一类已经看淡了,鬼魂之流,哪有自家副院长的气息可怕。

    院子内,莉斯付钱,之后对面光速完成了地契、合同等交接,交易就这样达成,一切手续,对方都提前找关系打点妥当,只要给钱、签字,这交易就算达成。

    “我有只属于自己的住处了。”

    莉斯低声开口,她看着前方的二层民宅,心中的感觉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看着前方的二层住宅,莉斯不禁有种想法,要是邀请自家副院长来住一晚,第二天这里肯定就彻底安全。

    莉斯用钥匙开房门,进门后,并没想象的阴冷,反而因关着窗,房间内有点闷热。

    开灯开窗后,莉斯开始逛这可以拎包入住的新家,一楼除了没有被褥,其他都是九成新,不,应该是崭新,一些水杯等器具,还没拆箱。

    上到二楼,莉斯单手握着短刀,一番谨慎巡查后,没发现什么,唯独让她在意的,是二楼大厅内,一面有些年头的落地圆镜。

    站在落地圆镜前的莉斯,将手中短刀抵在镜面上,轻敲了下,并没出现异变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鬼魂一类的东西?”

    莉斯想到最近因治疗院的剧变,无法处理高墙城内的超凡事件,这也导致,诸如此类凶宅,要是有鬼魂作祟,那就是格外棘手的问题,既难找到专门处理这方面的人,就算找到,也不像治疗院那样无偿处理,而是要付出一笔高额的薪酬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莉斯脸上的笑容逐渐灿烂,这次她真是捡到大便宜,这想法出现后,她忽然发现,她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单手持握短刀的莉斯,站在落地圆镜前一动不动,或者说,她是脖颈以下的身体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幸运儿,我是魔镜,能满足你的所有愿望。”

    镜子内的莉斯开口,脸上的笑容,怎么看都有几分诡异和讥讽感,丝毫没有莉斯笑时,看着让人舒心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危险物,满足我所有愿望?现在的危险物真能吹嘘。”

    莉斯虽然面对苏晓时比较怂,但她并不是怂货,与之相反,能通过层层选拔成为治疗院新成员,莉斯有很高的天赋,以及出色的胆量。

    听闻莉斯的揭伤疤言语,镜中莉斯笑得更加诡异,忽然间,莉斯本人与镜中莉斯互换了位置,准确的说,是镜中恶灵夺取了莉斯的身体控制权,而莉斯的意识体,则被囚困到镜子内。

    “你叫……莉斯,莉斯,鉴于你对我的不尊重,我会慢慢杀光所有和你有关的人,你的双亲、朋友,甚至和你一起工作的人,他们都会因你而死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的指尖抵在镜面上,微笑的看着镜中无法动弹的莉斯本人。

    “智慧生灵的情绪很奇妙,我是镜中的恶灵,以你们智慧生灵的绝望为食,绝望是有新鲜度的,比如,如果我现在去杀了你的双亲,你会爆发出巨大的绝望,但在之后,我杀死你的朋友们时,你的绝望会弱少,所以,最先对你的双亲出手,是最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笑得更加诡异,她继续说道:“我能追踪你的生活轨迹,所以找到你的亲人朋友很简单,仁慈如我,会先对你的朋友和同僚们下手,用他们的死,一点点堆叠你心中的绝望,直到,你的绝望喷发而出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无比享受的模样,但在镜子内,听闻她这番话的莉斯本人,惊惧的心情终于放下来,她曾一心努力加入治疗院,所以她没朋友,至于同僚,太好了,请务必去袭杀她的同僚,因为去治疗院放肆,和找死没区别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工作,我会先杀死你的上司,之后是你的朋友们,心怀绝望的在这等待吧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留下这句话后,向民宅一层走去,听闻她这句话,镜中的莉斯本人不仅不害怕了,甚至还很好奇,明早会发生什么,她真的很想看到,那恶灵伪装成自己推开那间办公室的门时,会是多么精彩的表情。

    夜幕悄然流逝,当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晨光,凉爽的清晨到来,莉斯在树枝上知了清脆的叫声中醒来,但她马上意识到自己正被困于镜中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用中指点了点自己的眼角,画了淡妆的她,有了几分莉斯本人没有的艳媚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承认,你是我猎食的众多目标中,最能吸引异性的两个之一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对着镜子抿了抿嘴唇,对自己现在的形象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多谢你的夸奖,危险物。”

    莉斯本人开口,闻言,恶灵莉斯笑而不语,她虽无法随便窥探莉斯的记忆,却可以追踪其之前的轨迹。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带纪念品,比如你朋友们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言罢,恶灵莉斯向外走去,她出了民宅,根据莉斯本人最近经常走的轨迹,向中心街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半小时不到,恶灵莉斯徒步来到治疗院大院的正门前,她似乎不敢置信般多次确认莉斯本人的轨迹,确定对方最近几天的轨迹,都是来往这里后,她脸上那妩媚的笑颜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恶灵莉斯虽诡异、凶残,但她并非失了智,去治疗院内杀人,这事她是干不出来的,甚至于,她此刻的想法是,要不要回去找莉斯本人,哪怕是道个歉,也得把这事了了。

    正在恶灵莉斯想转身就走时,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,道:“莉斯在看什么,还不进去,你快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手中提着早餐的老查曼走来,他昨晚是回家住的,并且还嘱咐自己妻子,今早多做早餐,给苏晓、银狼女·玛丽娜等人的份都带出来。

    恶灵莉斯看到老查曼后,脑中的记忆画面一闪而逝,这是暂时控制这身体的能力之一,遇到熟人后,能在一定程度上‘回忆’对方的身份等。

    其实根本不用这记忆画面,恶灵莉斯就知道老查曼是谁,或者说,她比其他人更清楚,这身材干瘦的老头,是多么恐怖的猎手。

    恶灵莉斯一时间骑虎难下,她只能和老查曼并排而行,一路穿过院子,进入主楼,一直上到三楼,停步在副院长办公室门前。

    当恶灵莉斯看到副院长办公室的门牌,下面刻的库库林·白夜几个字后,她感觉自己的鬼生走到了尽头,这世界太魔幻,她作为恶灵,竟然绑架了治愈教会·治疗院副院长·库库林·白夜的助手,和特么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实际上,恶灵莉斯并不知道,她绑的其实是治疗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怀着忐忑到极点的心情,恶灵莉斯的手抬起,作势开门。

    “莉斯,你怎么了,看起来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老查曼开口,其实这老猎人早就发现端倪,他既感觉有趣,也是要试探莉斯本人的安危,所以才没直接戳破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推开办公室的门,在她的灵体视角中,门刚开,让她全身剧痛的血气蔓延而来。

    平常人看不到这种无意识蔓延的血气,可对于灵体,这血气宛如侵蚀力极强的血焰,单是靠近,仿佛就会有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,这是要屠戮多少生灵,才会有的血气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在古战场上,拼没了很多种族,并且是那种断绝性的亡族,至于其他种族的战死者,很难去计算。

    恶灵莉斯将自身的灵体收缩到极限后,才能借助这具身体,避免无意识飘散血气的侵蚀,她走进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,苏晓抬眼看向恶灵莉斯,联想到莉斯昨晚兴高采烈的说要买凶宅,其中情况,他心中已猜出了大概。

    现阶段除了等待烟夫人那边的消息外,真就没其他事可做,想到这点,苏晓说道:“莉斯,办公室很久没打扫,你今天的工作是把这里清扫干净。”

    苏晓话音刚落,巴哈就紧跟着补充道:“顺便把后院的草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好的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在布布汪的指引下,找到小屋内的洁具,开始清扫柜子、地板等。

    苏晓看了眼巴哈,巴哈心领神会,悄然对老查曼做了个眼色后,他们两个就找了个借口一同出去,这是巴哈懂了苏晓的意思,去寻找莉斯本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还真就别说,这恶灵把柜子擦的还挺干净,地板更是都有点反光了。

    观察恶灵莉斯一会,苏晓习惯性拿出颗灵魂结晶,像吃苹果般,咔嚓一声咬下一大口,余光目睹这一幕的恶灵莉斯,心态差点当场崩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,巴哈返回,它找到莉斯本人了,那边除了被困在镜子里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“镜子?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时看向巴哈。

    “嗯,镜子,很奇妙的能力,反正我是没办法把莉斯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巴哈摊了摊翅膀,表示无奈。

    正擦花瓶的恶灵莉斯,动作停下,她口中牙齿咬到咔咔作响,都到了此时,她怎能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。

    ‘拼了!杀光在场所有人!!’

    恶灵莉斯这样想着,目露凶光,它转过身,秀发披散开来,作势要出手,可就在此时,它的双目与苏晓对视,在这一瞬间,恶灵莉斯仿佛看到了苏晓后面有一只满嘴尖牙,正对它狞笑,就等着它主动冲上前,然后一口将它咬碎吞噬掉的庞大血兽。

    恶灵莉斯规规整整的跪地,尽可能诚恳的说道:“我是善灵,绕过我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进入镜中?”

    苏晓若有所思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没敢隐瞒,至于以莉斯的身体安全为要挟,她想过这样做,但考虑到苏晓的血气之强悍后,她不认为苏晓这样的人会因受到要挟,而变得畏首畏尾。

    “镜中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是精神、梦境互相连通的伪界。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所说的伪界,其含义为,镜中世界虽存在,但那里是一幅光怪陆离之景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镜中+精神+梦境三位一体,互相结合,所出现的伪界。

    苏晓可以确信,自己进入不了伪界,就算能进入,他也不会剥离出自身的精神体,从而进入那里,那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他自己不需要进入,让这恶灵进入即可,例如需要偷窃某种重要之物,让布布汪去太冒险的话,就让这恶灵去。

    或者是打探特别危险的情报,布布去的话,苏晓难免担心有意外,这恶灵去的话,苏晓并不在意这恶灵的死活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苏晓看恶灵莉斯的目光和善起来,此等送上门的恶灵炮灰,不利用下,都愧对对方大老远的赶来。

    “你很好,我应该奖赏你。”

    苏晓开口,闻言,恶灵莉斯心中很懵逼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恶灵莉斯抬头茫然的看着苏晓,就在这瞬间,一根半透明的晶体尖针在苏晓手中出现,这尖针近20公分长,上面遍布繁密的纹路,苏晓的手一甩。

    噗嗤~

    恶灵莉斯陡然仰头,半透明的晶体针刺入她的眉心,她的双手成爪,颤抖着尝试握紧,却无法握紧分毫。

    半透明晶体针快速消融,没入到恶灵莉斯魂体的头部内,化为一颗晶体核,只要苏晓想,这晶体核会爆发出魂能炸开,把恶灵莉斯的魂体炸碎。

    “给你10分钟,去把莉斯换回来,需要你时,我会让莉斯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苏晓的语气平缓,没半点威胁的语气,可如果恶灵莉斯敢反驳,苏晓会让它下一秒就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恶灵莉斯低垂着眼帘说道:“不可能,就算我再快,也不能让那女人10分钟内出现在你眼前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一旁的休司指了指自己,又看向老查曼,询问地址后,他打开空间鬼门。

    5分钟后,空间鬼门在办公室内开启,两人刚现身,莉斯哇的一下哭出声,把身边的休司吓了一跳,手中的语言本小册子都掉了。

    然而,苏晓依然在品读手中从龙学院得来的古籍,根本没去看哭到梨花带雨的莉斯,发现装可怜没用,莉斯对休司眨了下眼,意思是,大人平常最看好你,快帮我求求情。

    休司的头缩了下,高衣领挡到鼻梁,他仰头看着天花板,仿佛上面就有他修行的圣痕一样。

    莉斯转而看向老查曼和玛丽娜女士,老查曼一副半睡着的模样,玛丽娜想说话,但被巴哈瞄了眼后,就装作无声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白夜大人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莉斯犹如犯错的小学生般,低着头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正位院长,我是副院长,我并不能评断你的对错,你说对吗,莉斯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莉斯知道,自己要在一句话内,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否则她就不再是治疗院成员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应该因为加入治疗院就自大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莉斯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,可以说是认错态度相当良好。

    “老大,要不这次算了?”

    巴哈很是时宜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一定会更努力工作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莉斯擦干净眼泪,就回自己的办公桌后批阅文件。

    见此,苏晓心中比较满意,哪怕都快九阶,唱红白脸依旧好用。

    门旁的老查曼和玛丽娜女士当然看出些端倪,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少年休司则松口气,莉斯和他是同期,自然不希望对方被革职。

    时间在等待中流逝,快到了中午时,巴哈从窗口破空而归,它高声道:“老大,下面传来消息,北城区的瓦迪庄园有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休司立即打开空间鬼门,苏晓带上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、老查曼,以及银狼女·玛丽娜走进其中。

    刚出空间鬼门抵达北城区,苏晓就感到幽冷的紫色薄雾蔓延而来,天空中一片昏暗,不似黑天的黑暗,而是种黑压压的沉暗。

    前方的瓦迪庄园还是那副模样,正门扭曲变形,两扇金属门内部渗出紫黑色肉瘤。

    整个瓦迪庄园,靠前部分的种植地已被大片紫黑色肉块填充满,上方还蔓延着腐蚀性极强的紫雾。

    更后面的古堡,被从天而降的紫色光柱贯穿,古堡整体就像是被催生了一样,体积比之前至少大了几倍,给人种,这建筑已经活过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后院依旧是粘稠、涌动的紫黑色半流体,那里显然隐藏着什么,哪怕在如此远的地方眺望,苏晓都能感觉到,那黑暗中有双眼睛在与自己对视。

    此时瓦迪庄园的正门大开,半具银甲成员的尸体趴在那,显然,银甲深入瓦迪庄园并不顺利。

    眼下,治愈教会、蒸汽神教、高墙议会都出动大量战力镇守瓦迪庄园周边,不过敢进入庄园的部门,也就是治疗院、怒锤机构,还有银甲大队,其他人并非是不够强,而是缺少处理此类事件的经验与训练,所谓术业有专攻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苏晓到了没一会,公爵也带人赶来,值得一提的是,贵公子·克兰克也来了,这位新晋世界之子气色不错,看眼中那不同于以往的神采,似乎已体验到背叛他人时,「背叛者意志」所带来的巨大愉悦。

    “白夜,烟夫人的银甲大队似乎是全灭在里面,她本人也不幸遇难……”

    公爵的话刚说到一半,一只遍布斑驳血迹的手,从半掩的正门内探出,扶在门边,那看似纤长白皙的手指,却在10多公分厚的金属大门上留下凹陷指痕。

    “你才死了。”

    头发披散,烟裙部分缺损的烟夫人走出,她身后跟着20多名银甲卫士,而且有几人都是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烟夫人带领200多名银甲卫士进的瓦迪庄园,眼下却只带出来20多人,可见里面的战况之惨烈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太好了,烟夫人,说说看,里面都有什么?”

    公爵的话,让烟夫人更感晦气,转而,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公爵,道:“里面有很多能力诡异的生物。”

    “诡异?具体什么方面?”

    公爵来了兴致,烟夫人死了近200多人,几乎把银甲大队全搭进去所得的情报,当然珍贵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先不急着说,那大概是今天早上,我带人冲袭到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烟夫人遥指远处被紫黑色烟雾笼罩的古堡,她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在瓦迪家族古堡的书库里,我在书案上找到一封信件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烟夫人已在不经意间,到了苏晓身旁,见此,苏晓的手很自然的按在刀柄上。

    “信件?什么信件?”

    公爵机械眼似是隐隐透出红光,胸膛中心的心脏核心运作效能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“你写给这一任瓦迪家族家主·瓦迪·利法克的信件。”

    烟夫人说话间,拿出封信件,并距离苏晓更近几分,她有伤在身,这显然是忌惮公爵灭口,并且笃定苏晓不会放任有信件的她被袭。

    公爵平静的看着烟夫人,一副有点心累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侧头看了眼烟夫人,算是给了对方一个眼神,让对方自行体会。

    烟夫人这个人,重情、极其信守承诺、善待部下,且实力强,但她也有缺点,就是非常之记仇,属于那种,多年前某句话无意间得罪到她,她能记仇很多年,且找机会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高墙城有句半开玩笑的话,就是如果得罪了治愈教会的库库林·白夜,那不是当场死,就是当晚去世,得罪了蒸汽神教的公爵,会是随时死,而如果得罪了高墙议会的烟夫人,那你最好选择自己死。

    “你们怀疑我栽赃公爵?”

    烟夫人的气息变了,这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公爵开口,还对烟夫人点了下头,再度表示相信对方。

    只能说,公爵的情商很高,原意虽是「我认为你没筹谋这件事的智慧」,但却用「我相信你」这听着舒服很多的话完美替代。

    这封栽赃信一出,让苏晓有了种峰回路转的感觉,眼下他基本确定,瓦迪家族的家主·瓦迪·利法克没死,反而是已经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苏晓真就不怕敌人图谋什么,他就忌惮那种‘只要我死的够快,你就不知道我要做什么’的敌人,那种敌人太迷了,对付起来脑仁疼。

    “烟夫人,你深入古堡,有发现一把钥匙吗。”

    苏晓没隐藏自己的目的,或者说也没必要隐藏,就以当下的形势而言,己方与公爵、烟夫人的利益一致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苏晓笃定公爵不会与瓦迪家族勾结,换种说法的话,就算之前双方真的有勾结,那现在也当无事发生,没必要把可以当成替死鬼的‘盟友’逼成敌人,那很不明智。

    “钥匙?”

    烟夫人看苏晓的目光明显多了几分警惕,她犹豫了几秒,答道:“我不仅看到了钥匙,还差点死在它的拥有者手里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苏晓感觉眼下的情况一下就简单明了,烟夫人所看到的那钥匙,几乎可以确定就是圣所钥匙,瓦迪家族所搞的一切事,都是以圣所钥匙为基础,这点通过晋升任务能推测出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已是很明显,治疗院元气大伤,不算苏晓、布布汪、阿姆、巴哈,治疗院能拿得出手的战力,只剩黑斧·查曼与银狼女·玛丽娜两人。

    银甲大队则是半死不活,剩余的战力只有烟夫人,以及她的十几名亲信。

    最好的是怒锤机构这边,公爵本人全盛状态,麾下的怒锤成员,以及其长子·克兰克,都没战损,属于完全体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三方联合一同深入瓦迪庄园,都是最佳选择,至少在公爵、烟夫人,乃至所有高墙城高层看来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苏晓有了其他想法,他此时已经不想往瓦迪庄园里面莽了,在确定圣所钥匙有保护者后,一切都简单。

    此刻瓦迪庄园内有很多天外存在?里面诡异又凶险?没关系,让里面的天外存在一起赞美太阳就可以,曙光乐园的残骸苏晓都炸碎过,眼下他不信集高墙城的资源制造阿波罗,炸不平瓦迪庄园。

    脑中思路越发清晰,苏晓看向瓦迪庄园的感觉有些不同了,如果计划成功,这里面就是一大堆现在还能移动的宝箱+世界之源,此等良机,得把握住。

    就在苏晓准备实施计划时,轮回乐园的提示出现。

    【提示:称号燃炼已成功。】

    【深蓝之影已晋升为八星称号。】

    ps:废蚊回来了,万字更新,月初求下月票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大奉打更人  万族之劫  修真聊天群  剑来  武极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