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二十四章:最坑的冒险团
    曾几何时,灵魂之主等六人,在灵魂斗技场内担任‘守关boss’,那种好日子,一直持续到一名灵魂强度高达590点的挑战者找上门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灵魂之主、荆棘女、幽魂猎影等人,差点被捶自闭,好在灵魂斗技场有个规则,每人只能进入那座灵魂斗技场一次。

    此等前提下,灵魂之主六人在做好自己的心理工作后,决定翻过这茬,今后此事谁都别提,就让它随风而去吧。

    怎奈破屋更遭连夜雨,麻绳专挑细处断,灵魂之主六人为了‘永生’无法离开灵魂斗技场,但他们其实也有办法,例如他们可以从主居的灵魂斗技场,进入到其他废弃的灵魂斗技场内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能与外界进行稳定、多次的接触,进行交易或其他方式的合作等。

    在废弃的灵魂斗技场内解决某个人的灵魂体,这种事,灵魂之主等人不是第一次做,否则的话,上次灵魂之主被苏晓打劫时,不会那么富,又是永恒泉的泉源,又是各类珍宝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次的情况,是灵魂之主六人受雇,来除掉苏晓,对这份委托,灵魂之主最初比较欣慰,经历上次的事后,终于能换换心情。

    此刻灵魂之主六人正瞪着凯因,毕竟,凯因这次的委托过于凶险,虽然他们与凯因不是首次合作。

    凯因第一时间就发现情况不对,灵魂之主六人刚出场就一副随时跑路的模样,显然是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“撤……”

    凯因的话音刚落,就感到一股冲击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冲击,以苏晓为中心向周边扩散,此能力名为「震退」,并非是苏晓自身的能力,准确的说,这是灵魂斗技场所赋予给挑战者的能力。

    当初在树生世界的灵魂斗技场,苏晓一共选了两种能力,「震退」与「灵魂结晶枪」。

    眼下所进入的废弃灵魂斗技场,没能将这两种能力全都再次赋予,而是仅赋予了「震退」能力,对苏晓而言,这就足够。

    冲击以苏晓为中心点扩散,轰入到周边的残垣断壁内,包围此地的噬魂鬼们,犹如烈阳下的积雪般,在冲击中哀嚎着消融。

    顷刻间,以苏晓为中心,周边一大片区域被夷为平地,破碎的小块建筑残骸飘浮在半空中,这些不是实体存在,而是这座废弃灵魂斗技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此地为何会废除,苏晓不清楚,他甚至都不在意自己是怎么被拖进来的,眼下他应该做的,是将目光所及的敌人全部除掉。

    苏晓虽没被赋予「灵魂结晶枪」能力,但无论怎么说,他都曾在另一座灵魂斗技场内,临时掌握过这能力,况且,之前他还获得了【技能书·灵魂结晶枪(可消耗此技能书立即掌握此能力,或是自行翻阅学习)】。

    这技能书他研究过几次,虽还没吃透,但在灵魂斗技场内,将灵魂结晶枪构成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咔咔咔~

    一根1米3长的灵魂结晶枪出现在苏晓手中,与其说这是枪,不如说是一根晶体尖锥更准确。

    苏晓的目光看向百米外,那是一道半蹲在碎石上的身影,对方身披巫师袍,应该是英灵殿的骨干成员。

    震退能力的使用间隔原本是3秒,因这座灵魂斗技场已经废弃,赋予的能力不是很全面,导致震退的使用间隔提升到了5秒。

    苏晓松开手中的灵魂结晶枪,目光锁定在百米外的英灵殿骨干成员,也就是黑巫师身上。

    就在周边的所有人,都认为苏晓要用灵魂结晶枪射杀黑巫师时,苏晓却操控灵魂结晶枪,将其扭成麻花般的螺旋枪。

    随着灵魂结晶枪的扭曲,一股拉扯力波及周边,凯因、银雉、黑巫师等人的灵体,全被吸附向苏晓,至于灵魂之主等六人,早趁着刚才被震退轰飞时溜了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不得不说,灵魂之主虽近乎是惧怕苏晓,但他并没直接对自己的雇主凯因出手,以及在溜走之前,尽可能切断了凯因与本处灵魂斗技场的连接。

    凯因等人以无法抵抗的姿态,被吸附向苏晓,但这四十多名契约者,都不是怂货,他们借着这股吸力,顺势围攻苏晓。

    咚!!

    冲击扩散,苏晓周边的灵魂体都轰然破碎,凯因也同样如此,他的灵体快速破碎,那双充满不甘的眼睛,怒瞪着苏晓,直到整个人都化为碎粒。

    咔哒一声,仿佛有什么机关触发的声音,传入到苏晓耳中,一股排斥力袭来。

    木楼二层,苏晓的双目睁开,对于英灵殿这个团队,他始终都感觉其怪异。

    其实不只是苏晓有这种感觉,就像月使徒之前比喻的,英灵殿给人的感觉,就像一名全身厚重铠甲的中世纪骑士,在那跳杀马特水泥灰舞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白金之都,15区,一处昏暗的地下仓库内。

    一道道鬼魂体位于此地,他们的双目同时睁开,其中九成以上的鬼魂,都满脸痛苦的双手扼住自己的喉咙,仰头发出哀嚎。

    嘭、嘭、嘭……

    一名名鬼魂爆炸,化为灵能飘散在天地间,这也代表,这些契约者彻底死透。

    当魂爆平息时,原本在此地的四十多名鬼魂,只剩下三名幸存,能幸存下来,其实还得感谢灵魂之主在关键时刻,帮他们把灵魂与灵魂斗技场的连接断开一部分。

    幸存下来的三人,是凯因、银雉,以及小迪,凯因虽没彻底死透,但他脸上的黑色裂痕更密集,一旁的银雉完全成了女鬼范,小迪则彻底半透明。

    当凯因从裂魂之痛中缓过来时,他满脸阴沉的思索着,总计这次失败的原因,以及后续还有没有可能翻盘。

    “我们又败了,不过我们没彻底消亡,在你们看来,我们还有反败为胜的希望吗。”

    凯因的脸色没那么阴沉,听闻此言,一旁的银雉与小迪都是心中一寒,目露惊惧,他们从190多人,死到剩40多鬼,而现在,死的只剩3鬼了,而他们的领袖,居然准备继续和敌人死磕。

    “团长,要不……就这样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迪言罢,向后退了退,生怕惹怒自己的团长,抬手把他捏死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一旁的银雉心中暗感不妙,以她对凯因的了解,对方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“我们190多人来这,现在死到只剩咱们三个,按道理说,我们不能放弃,但……好汉不吃眼前亏,暂时先算了,咱们三个去帝国的新星城,那里更安全,咱们躲在那撑过这世界进度,只要回到死亡乐园,就算咱们是鬼魂体,也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凯因笑着叹了口气,其他两人没发现的是,他长袍下的魂体,在快速浮现裂痕,且越发密集。

    凯因要撑不住了,哪怕他方才与灵魂斗技场断开了些灵魂连接,单苏晓最后用的震退,对凯因进行了格外关注。

    凯因估测,如果他什么都不做,最多10秒,他就会向其他团员一样,整个魂体炸开,彻底消亡。

    废弃仓库内的灯光闪烁了下,银雉与小迪听闻凯因的话后,两人心中都长舒了口气,他们很怕凯因继续和苏晓死磕,之前的一番交锋,让他们被捶的有些自闭。

    “距离幽冥势力的入侵不远了,在那之前,我们要先到新星城。”

    凯因前行中开口,他似是有些虚弱,走的偏慢,没两步,就被一旁飘着的银雉赶上。

    “小迪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凯因看向小迪,一旁的银雉下意识停下,也看向小迪,侧背对着凯因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凯因的嘴张开,他满是尖牙的嘴直接裂到耳后位置。

    噗嗤~

    无头的银雉身体颤了下,然后就不动了,凯因几口就将银雉吞噬掉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丝丝魂雾从凯因口中呼出,他身上的龟裂快速愈合,在对面,眼睛睁大到极点,满眼惊恐的小迪正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小迪,在平常,作为团长的我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凯因对小迪微笑着,但因他两侧的嘴角都裂到耳下,他此时的模样格外恐怖。

    “团团团团长,我我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迪都快抖成筛糠,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,他认为的偶像团长,终于露出狰狞且真实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平常待你不薄,那就用身体感谢我吧。”

    凯因说出格外糟糕的台词,下一秒,他满是尖牙的嘴张开,仆向小迪。

    片刻后,脸上裂痕全部愈合的凯因,推开仓库的门,向外走去,他口中似乎还低声自语着:“又要招募新一批的团员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本营旁的二层木楼内。

    苏晓关闭母巢的资料,再过几小时,就是进入本世界的第七天,虽说母巢的发育已进入正轨,但依然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首先是生命矿石产量,平了南部的所有势力后,己方所占据的中型与大型矿脉众多,不过产出生命矿石的主力,依然是四处超大型矿脉,以及母巢斜下方的源矿。

    就现在而言,己方每天的生命矿石产量为98万个单位,也就是每天980万点生物能的产量。

    换算成「残暴炮塔」的数量,为每天可发展出49座,距离预定的200座,还有段距离。

    不仅是残暴炮塔,关于10万只恶魔兽的战力晋升,也需要4000万点的生物能,后续的电浆防御高塔开发成功后,这也是一大笔支出。

    看似己方现在每天收益的生物能达到980万点,实际上,如果幽冥入侵后的压力骤增,那己方的生物能产出,就只能靠大本营下方的源矿,生物能产出会缩减到每天510万点。

    几千万点生物能的空缺,必须想个办法弥补,眼下唯一能拿出这么多生命矿石的,仅有公司与帝国。

    苏晓这样想着,一旁躺在毛毯上的布布汪,忽然从地上起身,它耸动鼻头嗅了嗅,狐疑的偏过头,看着很迷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看向布布汪,布布喉咙中发出呜呜声,有些郁闷,那意思是,它明明感知到了什么,却又什么都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“巴哈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这就去巡查一圈。”

    巴哈飞出窗口,在大本营内盘旋一圈后,并未发现什么,它从窗口飞回。

    “老大,没什么异常,至少没人在异空间里潜入。”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布布汪叫了声,意思是它明明感知到了,只是捕捉不到而已。

    布布汪作为小队中的斥候,它给出的警报,自然不会被忽略。

    苏晓估测,有一名他看不到,也感知不到的敌人潜入进来了,搞不好,对方的能力和布布汪相近。

    面对此等情况应该怎么办?答案简单,挤,往死了挤。

    苏晓给棘拉下令,40万只工蝎,10万只恶魔兽,全部调回来,工蝎们挤在母巢内的每个角落,最好把母巢内部彻底填满。

    剩余的工蝎与恶魔兽,则占据大本营中心区的空地,一座座「地窝」间,挤满工蝎与恶魔兽,上空则飘满擅长感知的水母与宿主,更上面是太阳焰龙,它们的任务是围着菌毯周边的区域喷火,别烧到菌毯,转圈烧,通过火焰封锁住大本营区域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整个大本营近乎成为一处巨大的密室,要是真的有潜入者,对方只能跳上「地窝」顶,或是爬到感知塔等建筑的中断区域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种全面的应对方式,是因为布布汪的能力,就是这种类型,苏晓当然更清楚怎么让能力类似布布汪的敌人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此时母巢200多米外的一座「地窝」上,月使徒与豪妹蹲在上面,两人彼此对视一眼,有点懵,刚才一切都还好好的,结果突然之间,大量虫族涌出,拥挤在菌毯上,连个落脚点都不剩,上方则飘满一种脸盆大小的水母,这让她们两人都不敢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「存在性隐匿」的月使徒开口,她和豪妹是使用了一种道具,才进入这种状态,在这期间,她不担心敌人发现自己,当然。

    “跟紧我。”

    豪妹半蹲着前跃,撑在两座「地窝」间,见此,月使徒从豪妹身上爬过。

    两人以互相搭人梯的方式,逐渐向木楼靠近,她们已经知晓,莫雷就被关在那里面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月使徒与豪妹同时轻跃,攀在木楼的外墙上,两人从窗口翻入木楼二层,她们紧靠着墙,一点点向楼梯的方向挪去。

    历经一番心惊肉跳,月使徒与豪妹终于到了楼梯,她们蹑手蹑脚的下楼,来到一层最里侧,一处上着锁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豪妹做了个手势,意思就是这,她点了下自己的项坠,悄无声息的展开一处结界,只将这房间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轻松开锁,豪妹深吸了口气,想到推开这房门后,看到被倒吊起,打到半死的莫雷,她的心情就格外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来救你了,莫雷……”

    豪妹推开门,转而,她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四目对视,穿着柔软睡衣,坐在床|上看幼儿小青蛙漫画书的莫雷,赶紧把漫画书藏到身后。

    莫雷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她双手的手指插到粉色发丝间,抱有最后一丝侥幸问道:“你们两个,是来救我?”

    莫雷很怕这种事发生,她不是第一次被苏晓逮住,清楚的知道,之前苏晓拿走的那2万枚灵魂钱币,只是初步的开胃菜,后续不把她榨干,是不会放她走的。

    所以莫雷迫切需要后续有人能救济她一下,相比被营救,这才是她更需要的,况且,莫雷之前分析了一波,发现太阳圣巢其实是本世界内最安全的三个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

    莫雷做出禁声的手势,她可不想月使徒与豪妹被逮,那样的话,就成了一家人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莫雷正大光明的走进木质走廊内,示意月使徒、豪妹跟在她身后,她出了走廊,推开木楼的正门。

    门外的十几只恶魔兽向莫雷看来,确定无异常后,就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莫雷示意月使徒、豪妹趁机快撤,可就在这时,她听到身后接连传来倒地声,之后她脑中一阵眩晕,脚一软也倒下,

    朦胧间,莫雷感觉有人扛起了她,没走多远,又将她丢下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初阳升起。

    月使徒的眉头颤动了下,她睁开眼,茫然的起身,刚要抬手,就感觉像是被拽了下手臂,转而发现,是她的手臂被铐住,锁链不够长,无法抬起。

    月使徒向一旁看去,首先是被倒吊起的豪妹,以及一旁的莫雷,相比两名队友,她的待遇是最好的,其实,主要原因是月使徒的近战能力,连布布汪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豪妹与莫雷接连醒来,三人彼此对视一眼,都倍感丢人。

    “我丢,你们居然来送人头。”

    莫雷的小眼神带着几分绝望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救你!”

    豪妹瞪着莫雷,莫雷毫不示弱,道:“在古遗迹我替你被抓,是在降低损失,我被抓了,是被勒索灵魂钱币,你被抓了,既被勒索灵魂钱币,还要被抽血,你是不是抖M附体了,渴望被抽血?”

    莫雷的话,让豪妹无言以对,她接连的啊这、啊这后,也没能憋出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对,都是你们两个的锅。”

    月使徒趁机甩锅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!在古遗迹,要不是你跑的慢,我至于去和斩首的夜拼近战吗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莫雷、月使徒、豪妹三人化身塑料姐妹花,开始愉快的日常甩锅。

    就在月使徒小嘴抹了蜜般,开始提及豪妹酒后和一棵树打起来的‘光辉战绩’时,房门被推开,苏晓走进其中。

    苏晓刚进房间,三人不再彼此甩锅,而是立即站在同一战线,互相甩锅,并不代表三人间的友谊决裂,那只是好友间的常规操作。

    苏晓拿着部很有科技感的相机,给三人各拍了张照片后,把照片传到终端上,之后操控终端,与帝国、公司两方洽谈某件事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帝国之手·莱茵·戈德,以及公司代表·培迪都给出回复,之前苏晓打劫运载飞船那件事,背锅的凯因已经通过自身的手段解决,现在这件事被列为悬案,苏晓刚好就利用这点做文章。

    帝国与公司那边,都已经不太在意这件事,毕竟时局如此,深究这种事,对谁都没好处,眼下苏晓这边提出,找到了飞船洗劫案的‘真凶’,帝国与公司那边虽疑惑,但也都采纳这情报,这是在给己方阵营面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,飞船洗劫案的真凶,成了莫雷、月使徒、豪妹三人,眼下三人如果去「新星城」或「白金之都」,刚进安检门,就会想起急促的警报声,帝国背叛者的名头可不是摆设。

    而且这身份,不是人脉或财力能解除的,三家并立,互相利用彼此分摊幽冥势力的攻势,已是必然的局面,帝国与公司那边,除非君主·奥尔丁,或是公司最大股东·艾泰奇·福克两人发话,否则莫雷三人帝国背叛者的身份,是去不掉的。

    在苏晓看来,单是逮住莫雷,就是件高成本的事,原因是对方的逃生手段过多,既然如此,苏晓干脆就不逮了。

    幽冥的入侵将至,届时潘多拉星只有三处容身之地,新星城、白金之都、太阳圣巢。

    眼下莫雷三人,已和帝国、公司敌对,去新星城与白金之都避难没可能,除非她们想在避难的同时,还体验在城内被追捕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想应对幽冥所引发的灭世级灾祸,她们只能来太阳圣巢避难,到那时,就不用勒索了,她们会自己掏钱。

    “放弃吧,我是不会屈服给钱的。”

    豪妹比较硬气,闻言,月使徒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出了房间,巴哈飞进来,解除莫雷三人的束缚,之后就飞走,不理会她们了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莫雷三人彼此对视,都懵逼了,这剧情过于复杂,还没字幕,她们属实没看懂。

    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三人出了房间,来到木楼的正门前,尝试走出木楼,踩上菌毯。

    附近忙碌的工蝎都没看她们,巡视而过的一队恶魔兽倒是扫了她们一眼,之后就不理会。

    这让天启三姐妹彻底懵逼,其中的莫雷恍然想到一件事,她急声说道:“我知道了,他之前让我吃了慢毒,一定是要用这点,要挟咱们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毒的你翻白眼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自己去找白夜谈这件事,看能不能买来解药。”

    言罢,莫雷向木楼内走去,月使徒与豪妹嘴上说的狠,实则却都跟着莫雷一同赴险,没丝毫抛弃队友的意思。

    到了木楼二层,莫雷看到盘坐在地冥想的苏晓。她犹豫了下,说道:“关于我的解药,你看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维生素b2,没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莫雷一副抓狂的模样,一旁的月使徒与豪妹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良心发作,要放我们离开?”

    莫雷又开始进入沙雕少女状态,闻言,巴哈道:“是不是放你们离开,我不确定,但你要继续说,你挨揍是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莫雷三人转身就走,最初时,三人的脚步稳定,可当距离母巢1000米远时,她们的步伐加快,当走出菌毯范围后,她们三人改为全速跑,卷起一股烟尘远去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出十几公里,月使徒累的双手拄着膝盖急促喘气,三人才算停下,但停下后,三人开始心慌,今天的事太诡异了,她们被逮住,没被勒索,没被抽雷血,就这样放她们离开了,这是最让她们心慌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楼二层内,苏晓的双目睁开,他之前想着全灭掉英灵殿,怎奈两次都没除掉凯因,一次可能还是巧合,两次的话,就要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没能通过废弃的灵魂斗技场除掉凯因,苏晓自然会另想办法,例如利用现在的局势,让帝国与公司对付凯因。

    这招的成效明显,公司发现了在白金之都·15区的一处秘密据点,那是凯因等人藏身的地方,经各类监控与目击者的排查,仅有凯因自己离开了白金之都。

    在那地下仓库内,公司的调查员,发现了两种类型的灵魂残渣,其中一种灵魂残渣,具有微量的活性,这代表,残渣的主人,不是被其他灵魂力量击碎了灵体,而是被吞噬掉了,随意才留下这种富有活性的残渣。

    那地下仓库内,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事,十之八九是互相残杀的戏码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苏晓都有种感觉,凯因看似是名重视团员的好团长,实际上,剖析他一系列的行为,他经常把队友往火坑里送,只是以愤怒、复仇等幌子为掩盖,让人事后感觉,凯因只是一时冲动,才会这么抉择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凯因在变成魂灵形态后,竟能在本世界内,联络上灵魂之主,这让人感觉,凯因这家伙,真的是首次变成这种形态吗?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这都太熟练了点,先作死集体变成鬼,然后立即就能联络上灵魂之主,进入密闭的灵魂斗技场内。

    换种思维,如果之前凯因雇佣的灵魂之主等六人,真的成功杀死了苏晓,后续会发生什么?

    那场战斗,明显是以灵魂之主等六人为主力,众多噬魂鬼为辅,那么凯因的40多名队友,为何也要进去?他们在灵魂斗技场的战力不怎么样,进去后,只有两种作用,1.看戏,2.被吃掉。

    没错,苏晓严重怀疑,凯因不是第一次变成鬼,以及拖着手下的团员们变成鬼,最后以再次触发团队技能的名义,进行复仇,将所有变成鬼的队友都骗进入那处废弃的灵魂斗技场内。

    最后的事就简单了,灵魂之主等人杀掉敌人,凯因则在那将变成鬼的队友全部吞噬。

    这种事,凯因或许已经做过不止一次,所以他的魂体才那么强,换种说法就是,这家伙极有可能不是法坦,而是主修魂鬼类,只是平常不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八阶内,死亡乐园那边,除了单挑战神水哥之外,还有个很强的家伙,名叫噩鬼,只不过噩鬼的踪迹神秘,没有明确资料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凯因有不低的概率,就是噩鬼,这家伙所做的事相当凶狠,对方以SSS大型冒险团作为诱饵,不断钓来团员,平时正常发展,和谐友爱。

    其他不说,单是接收雪怪这种既玩不起,又爱惹事的憨批团员,就能看出英灵殿招募的成员有多杂,不说只要是八阶就要,但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当团员累积到一定数量后,就带他们作次死,把团内所有人都变成鬼,到这时,凯因会露出獠牙,吞噬掉这些能让他变强的‘补品’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的话,凯因这次是倒了血霉,好不容易找到一名愿意配合他狩猎的副团长·阿隆,结果这心腹被苏晓给秒了,那时凯因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事后,凯因发动「高泽湖计划」,这可谓是老千层饼了,首先,如果这计划成功,他就夺下太阳圣巢这势力,后续的收益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如果失败,没关系,凯因有保命手段,他能变成鬼,就算被全歼,也只是全团变鬼,这其实就是凯因想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凯因这无论成功与失败都赚的计划,相当高明,怎奈,苏晓以元素亲和力引雷,导致凯因的150多名队友,几乎全部升天,连变鬼的机会都没有,仅有40多名队友变成鬼。

    对此,凯因是真的怒了,他攒了这么长时间的团员,结果还没等变成鬼开始吞噬,就被一道界雷给报销了四分之三,他能不怒吗。

    这也是凯因在后续豁出血本,拿出那件时间系道具对付苏晓的原因,很可惜,找灵魂之主对付苏晓,简直是作死二连。

    眼下的局面为,大骂晦气的凯因隐藏起来,之后找苏晓报复?不,凯因今后再也不想见到苏晓,他单是想起来苏晓,心理阴影面积就很大,攒了那么久的团员,咔嚓一道界雷柱,全没了。

    想来,凯因这次是赔懵逼了,后续在露面的可能不大,苏晓取出终端,帝国与公司那边给出了回复,他这边击杀了卡拉,帝国愿意出70万个单位的生命矿石作为报酬,公司那边则出32万个单位。

    总计1002万点生物能,这解了燃眉之急,可以看出,帝国那边还是很大气的,知道现在太阳圣巢能发展起来,对三方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一种悸动感出现,这感觉不是首次出现,准确的说,从苏晓之前围杀了古老神灵·圣橡后,这种悸动感就接连出现。

    悸动感的源头在团队储存空间内,是存放在里面的放逐,自从放逐被「死灵之书」污染了之后,苏晓一直将其存在这里面。

    苏晓从团队储存空间内取出放逐,整体60多公分长,形似乎无柄刺剑的放逐飘浮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咔哒一声,放逐自行分裂开,构成正方形框架,转而,「死灵之书」赫然出现在放逐构成的正方形框架内,这「爹级」器物竟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苏晓单手一拍木质地板,从原本的坐姿,以后跃姿势而起,踩上半空中横的灵影线。

    死灵之书的突然出现,是苏晓没想到的,只见死灵之书的第一页翻开,上面那扭曲,让人看一眼就大脑眩晕的文字隐没,转而出现一行虚空文字,为:

    ‘清除恶神,收获均分。’

    看到这行虚空文字,苏晓大致明白了死灵之书的意思,之前魔鬼族一直被深渊之罐祸害,明显不富,这让死灵之书很不满,眼下死灵之书是来找自己合伙钓邪神,弄点外快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  儒道至圣  我真没想重生啊  圣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