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六章:悸动与噩梦
    遍地的虫族尸体,被地上酷似岩浆的半流体熔解掉,一股难闻的怪味弥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苏晓确定怒甲的精神波动已消退后,他向己方虫巢大本营赶去,方才与怒甲的交易,对方信不信,苏晓不知道,总之他自己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以现在的情况,苏晓真的不认为,这所谓的交易能达成,当然,如果怒甲的智商十分捉急,对方真的等五天,那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苏晓不会将能否顺利的度过初期,寄托在怒甲的智商高低上,况且以怒甲方才这一系列借刀杀人、狐假虎威的操作,对方真的是不蠢。

    思索间,苏晓赶到大本营山谷内,透出浅绿色的菌毯上,一只只螳甲正在虫巢周边忙碌着。

    布布汪已出门,接下来是否顺利,就看它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哞。”

    阿姆单手拎着名虫族战士,这虫族战士全身黑甲,整体为人形,但它生有独角,以及有条骨质长尾,呼吸的气孔位于两侧腮帮下,就像是一条条能展开的鳃线。

    这黑甲虫族战士全身遍布寒霜,看情况,应该是潜入进来刺杀棘拉的,结果被阿姆劈死。

    阿姆将这黑甲战士丢到一旁的尸堆上,被它截杀的黑甲战士,已经堆成一小堆。

    不用想都知道,这些黑甲战士,是虫族首领·怒甲派来,想来,对方也没信方才谈的那交易。

    对此,苏晓已有准备,他对棘拉传递精神指令,让对方尽可能将虫巢收缩,以及抽出深入地下几百米的虫巢根系。

    虫巢并不需要从地下摄取水分一类,此等结构,是为了保持稳定,以免受到高烈度的冲击后,虫巢出现倾斜。

    苏晓是看清了,这些本土虫族,是典型的打了儿子来爹,打了爹之后来爷爷,随便招惹到一个占据生命矿脉的虫巢,哪怕那虫巢是较弱的五阶,后续也会迎来保护者的报复。

    之前灭掉的蜘蛛虫巢就是如此,那边开采出的生命矿石,有80%都上贡给怒甲,当做保护费。

    原本,苏晓准备让棘拉部族,以普通虫族的身份在本世界内发展,怎奈,本土虫族的社会结构,外来势力很难有发展机会,既然如此,那就不装了,直接已战争虫族的方式发展。

    至于可能让帝国感受到威胁,从而遭到打击这点,暂时已经顾不上,在这里,顾及太多没机会发展,必须冒险了。

    苏晓接下来的计划为,将己方虫巢迁移到蜘蛛虫巢的所在地,将那座虫巢吞噬,让己方大本营虫巢着落在生命矿脉上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杜绝了运输途中可能被劫的问题,挖出的生命矿石,从地下矿洞送上来后,直接被虫潮吸收。

    只要做到这点,就算怒甲麾下的战斗虫族袭来,也不是问题,己方有菌毯的存在,无论是恶魔兽,还是敌方的黑甲虫族战士死亡,在菌毯上都会被吸收掉,从而变成虫巢储备的生物能。

    只要怒甲攻不破己方的防线,无法将己方虫巢摧毁,那己方会越打越强。

    虫巢的收拢,近一小时才完成,整个虫巢紧缩成一颗巨型圆球,体积是之前的五分之三左右。

    被调回的30只孢子坦克互相融合,融合出超巨型的孢子坦克,这孢子坦克向缩成圆形的虫巢涌,将虫巢包裹在其中,前端蔓延出大量半透明的触须。

    总计2000多只恶魔兽,用孢子坦克上的触须缠上长尾,之后拖着孢子坦克向前。

    原本包裹着虫巢的孢子坦克只能缓慢向前涌,有了恶魔兽的拖拽,移动速度很快了很多,大概2~3小时,就能抵达矿脉所在地。

    苏晓可以确定,怒甲已在附近安插了眼线,对方会放弃眼下的机会?答案是绝不会,这就看布布汪那边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,巴哈与几百只恶魔兽,在蜘蛛虫巢守着矿脉+2万只工蝎,阿姆则负责护送己方大本营虫巢与棘拉。

    布布汪是去应对怒甲那边,苏晓则防范一名可能出现的强敌。

    夜幕早已降临,繁星满天,今夜无月。

    一只只恶魔兽奔行在前方,用尾刃将树木等扫倒,后面是一大群恶魔兽拖着超巨型孢子坦克,更后面是苏晓与阿姆。

    行进半公里左右,苏晓停下脚步,让阿姆继续护送虫巢向前。

    没一会,超巨型孢子坦克的涌动声,以及恶魔兽们的奔行声远去,周边变得安静,今晚夜黑风高,是个杀人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苏晓单手按在刀柄上,目光看向右侧的密林,一名‘老朋友’就在那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,你能彻底杀死灰绅士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来,头发花白,脸上带着和蔼微笑的神父从密林内走出,手中还拿着本类似圣经的书籍。

    铮~

    长刀出鞘,血气蔓延,苏晓周边的植物,在血气的刺激下,竟有疯长与凶暴化的迹象,见此,神父抬手点了下胸膛、额头等位置,整体划出个十字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一定是敌人,或者说,我们不会永远都是敌人,多数情况下,你我都不站在守序或正义的一方,既然这样,又何必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神父脸上依然是和蔼的笑容,手中的圣经隐隐放出不祥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白夜,就当是见面礼,这次我送你个情报,尽快发展你的虫族规模吧,你我的时间都不多了,不知道是哪个混……”

    神父话说到一半,压下骂人的想法,就算以他的城府都有点想骂人,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整体就像一个缩小版的太阳系,大概还有几十颗星球幸存,都围绕这太阳,而更外面,那是一片虚无。”

    神父说话间,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他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正常来讲,我们被传送到异形战场·潘多拉星上,是利用虫族发展,与其他虫巢乃至帝国争夺资源,但……”

    神父说到这,突然停下,话说到一半不得好死的本事,这老家伙深得其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手中的长刀归鞘,见此,神父才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事情的发展,原本应该像我说的那样,问题是,有个‘灾星’来了,那‘灾星’进入这世界后,会让「噩梦」逐渐复苏,用不了多久,这世界会达到噩梦难度,白夜,你去过有噩梦前缀的世界吗?我和灰绅士联手去过一次,他死了九成的秘偶,我失去了本源力量,所以才冒险夺古神之力。”

    神父言罢,目光打量着苏晓,似乎在问苏晓,他是不是就是那灾星。

    “灾星?噩梦?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苏晓的手重新按上刀柄,虽然他能确定,神父所说的灾星,99%就是以「噩梦之始」进入本世界的自己,但这事是绝对不能认的。

    听神父那意思,本世界现阶段的危险度就不低,毕竟有帝国这种势力,但在完成「噩梦复苏」这过程后,本世界的危险程度会激增,甚至达到,不将虫巢发展到能与帝国对抗的程度,连继续生存下去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进入本世界的其他契约者知道,铁定来找苏晓拼命,毕竟,虫族发展到能和帝国对抗的程度,在「噩梦复苏」后,那种程度的虫族也仅能做到生存,这种烈度,单是听到,就让人头皮发麻了。

    “白夜,那个开启了灾祸复苏的人,不会就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神父慈蔼的微笑着,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解释,只是单手按着刀柄,不到必要,他不会轻易出手,神父这老东西太诡异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是你,回见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,神父转身走进密林内。

    神父走后,苏晓思索了片刻,关于对方所说的「噩梦复苏」,他一点眉目都没有,这种隐秘性的世界信息,世界简介上绝不会有。

    既然未知,那就只能尽快发展,苏晓跃到一只恶魔兽背上,下达精神指令,让其向护送队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赶路中,微凉的夜风吹拂脸颊,苏晓打开世界联络平台,翻阅上面的文字信息,他经常这样做,以便了解本世界内,契约者间是否有大变故。

    情报有二,亡灵妹那边灭了一处八阶虫巢,也就是宰了名虫族母皇,一人既是一个亡灵军团的亡灵妹,并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黑魔则是在祸害公司势力那边,据公司势力那边的契约者说,坐落在东部的公司势力,已经逐渐带上痛苦面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没什么大新闻,苏晓随意向上翻看后,一条队友招募信息,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招募信息的内容为,招募空间系、治疗系、结界系、感知系队友,太具体的内容没说,只说是护送帝国公民来潘多拉星。

    这就很迷了,帝国的母星,也就是「奥凯星」,应该是很和平的地方才对,帝国公民有这好地方不待,让契约者护送着,乘坐空轨船来潘多拉星?这里可是战场。

    苏晓现有的情报有限,还无法判断出这是什么情况,就以之前第三舰队展现出的态度来看,帝国的母星似乎没什么问题才对,又或者说,第三舰队是故意如此?以免被虫族或公司势力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苏晓暂不考虑这些,他站在恶魔兽背上,随着脚下的恶魔兽全速奔行,己方的护送队出现在前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金红色亮光,在西北方向乍现,那边的强光保持了几秒后逐渐暗淡。

    对这景象,苏晓再熟悉不过,那是普通阿波罗在夜间爆炸的模样。

    护送队继续向蜘蛛虫巢的方向行进,在天边闪烁两次金红色强光后,苏晓抵达预定地点。

    一只只工蝎已将蜘蛛虫巢拆解,露出多条通往地下的矿洞。

    超巨型孢子坦克分类开,露出里面包裹的虫巢,随着棘拉的操控,虫巢以缓慢的速度,蠕动到指定地点,将露出的多条地下矿洞覆盖后,虫巢逐渐放松开,向原本的大小恢复,暗紫色触须结构没入地下,稳固虫巢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大本营虫巢恢复之前的模样,菌毯顺着地面向周边蔓延,螳甲与工蝎们忙碌起来,前者维护虫巢,后者到地下挖矿。

    此地的地形空旷,周边都是草坪,一旦有敌人袭来,会从四面八方攻袭虫巢。

    苏晓站在80多米高的虫巢顶部,环视周边,在虫巢稳定后,周边那一直存在的窥探感弱了些,代表部分监视者已经离开,回去通风报信,毋庸置疑,这些监视者是怒甲派来。

    方才这么好的机会,怒甲为何没让麾下的虫族袭来?其实怒甲的确准备这样做,但它刚要下令让麾下的黑甲虫族战士出发,去那边盯梢的布布汪,选择在空地上引爆一颗普通阿波罗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空地上引爆,是因为普通阿波罗的引爆时间足有25秒,且在激活后,会对周边2000米造成强烈的危机感,在怒甲虫潮附近引爆,必定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布布没想过能炸到怒甲的虫巢,它是在表现出一种,只要怒甲敢调离太多战斗虫族离开老家,它老家就要吃阿波罗的感觉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夜间对阿波罗有所加成,突然一颗小太阳出现,任谁都是心中咯噔一声,怒甲当然也是。

    布布汪陆续引爆三颗普通阿波罗,进行一连串的阿波罗警告后,帮己方争取到了充足的搬家时间。

    除阿波罗警告外,布布汪还潜入到了怒甲的虫巢,在怒甲所在的巢室内,留下了:‘布布特尼到此一游的字样。’

    这其实挺吓人,怒甲作为虫族首领,当然是精神系的,感知方面也是强项,却没能发现布布汪分毫。

    原本,怒甲的想法是先忍了,稳一稳,可在稳到晚上11点多时,怒甲感到忍一时越想越气,退一步越想越亏,它今天就要让那外来的虫族知道,谁才是这颗星球的……咳~,谁才是这一片的霸主。

    略显昏暗的巢室内,怒甲睁开透出棕黄色的竖瞳,下达了一条精神指令,命令21000名虫族战士,40只角犬,12名铠巨人出战,目标,棘拉虫巢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全身黑色甲壳铠甲,头上垂下大量黑色触须的铠巨人咆哮着,一名名黑色虫族战士,全速向一个方向奔跑,它们有着能将敌人撕碎的大号手爪,骨尾在关键时刻也是武器。

    轰、轰、轰……

    身高在15米以上的黑铠巨人迈动步伐,总计12名黑铠巨人一同前行,配合从它们左右两侧冲过的虫族战士,场面颇为壮观。

    这其中,几十只角犬也在奔行,它们的皮肤血红,没有毛发,体型比成年狮子还大几分,这几十只角犬的气息,比怒甲最得意的兵种黑铠巨人还要强几分。

    夜色中,布布汪混在怒甲的大军一同奔行,这既能随时侦查敌情,也是顺路回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苏晓吐出青烟,他盘坐在大本营虫巢顶部,经过实践,他发现想平稳发育,是完全没可能的,这世界的虫族,不是纯粹的战争族群,它们有自己的社会体系,保护费收的很溜。

    密集且沉重的奔行声从远处传来,放眼看去,密密麻麻的虫族战士冲袭而来。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气爆声传来,是一名全身黑甲的巨人,抛出手中的暗红色长锥,这长锥有近5米长,是由几丁质混合一种腐蚀性+爆炸性能量构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暗红长锥轰在大本营虫巢中上部,苏晓并未出手防御,他要评估下己方虫巢的防御力如何。

    深紫色生物装甲层脱落,大本营虫巢破防了,外装甲被破开,但并未造成太严重的内部损伤,只要消耗生物能,外装甲可以再生。

    总的来讲,以那种黑铠巨人的远程手段,只要不给它们机会集火一直攻击同一个点,它们奈何不了己方虫巢。

    当然,这得是能防御住敌方虫族战士们的情况下,一旦恶魔兽挡不住虫族战士,虫族战士们围着大本营虫巢攻击,虫巢会在短时间内被打爆。

    根据布布汪的观察,敌方虫巢总计有5万多虫族战士,眼下最起码派来2万,怒甲这次是真的怒了,其实想想也是,小弟被灭,它要是没什么表示,以后在虫圈就没法混了。

    本次敌人袭来2万名以上,并且里面还有几十个精英单位,而己方的防御力量,满打满算才3956只恶魔兽。

    面对从周边冲杀来的虫族战士,恶魔兽们在菌毯上围成一圈,组建成防线保护虫巢。

    菌毯上,一名虫族战士躬身前冲,它两只手爪涌动,化为两把似剑似锥的武器,连在手臂上,对付恶魔兽,这种锥剑显然更好用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锥剑与尾刃交击,两者明明都是生物结构,却彼此撞出火星。

    在上空俯瞰,从四面八方袭来的虫族战士,很快与呈环形防御的恶魔兽混战在一起,虫血、甲壳、断肢四处飞溅,落地后,被菌毯快速分解、吸收。

    战场上除了武器交击声,以及轰踏地面的轰鸣,就是黑铠巨人的咆哮,或是虫族战士们的怒吼或惨嘶,与之对比,战斗中的恶魔兽既不怒吼,也不会惨嘶,它们是冷酷到极点的战争生物。

    尾刃连扫,一名虫族战士突然定在原地,它的脑袋上部分逐渐滑落而下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附近,一只全身血迹的角犬冲向一只恶魔兽,这角犬的身形快速变化,以改变自己的血肉形态,弄出一根根尖刺,或是直接化为暗红色流体,攀到恶魔兽体表,将恶魔兽吞噬成残渣。

    角犬的表现,与虫族战士和黑铠巨人大不相同,一时间,己方的防线,差点被几十只角犬给冲破。

    随着战场上的厮杀越发惨烈,地表的菌毯分解、吸收掉双方的尸体,将大量生物能转化向虫巢。

    苏晓站在虫巢顶,方才一个照面,己方的恶魔兽就死到只剩3000只,但就这一会,虫巢储备的生物能达到19120点,这可比挖矿快多了。

    挖矿一整天,都不如开战三分钟。

    苏晓让棘拉操控虫巢培育恶魔兽,现阶段,大本营虫巢培养恶魔兽的速度为5分钟一批,一批1000只。

    别认为这很快,这还是削弱后的速度,当初在原始大陆是2分钟一批,一批1950只,眼下是成长上限得到提升,只要晋升到八阶虫巢,超越曾经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混战继续,虫巢正门入口前的阿姆,单手持着龙心斧,犹如战神般立在那,它已经劈死十几只角犬,刚冲过来的两名黑铠巨人,也被它劈了。

    此时在暗处观察战局的怒甲,已将阿姆当成苏晓这边的最强战力。

    巴哈的声音接连闪烁,每次它空间穿梭,都会带起一股虫血,以及有一名虫族战士倒下,至于苏晓,他始终坐在大本营虫巢顶部。

    防线上,因恶魔兽一只只被敌人击杀,己方防线开始出现疏漏,有些虫族战士趁机冲到虫巢下,对虫巢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关头,一只只恶魔兽从虫巢内冲出,总计992只恶魔兽加入环形防线,这股有生力量的加入,让环形防线重新稳固。

    开战10分钟后,千余只恶魔兽从虫巢内冲出,这让环形防线开始扩大,以缓慢的速度,把敌人慢慢向外推。

    开战2小时后,以精神俯身状态观战的怒甲,发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,就是敌军的数量,似乎比他这边多了,至少达到了12000只以上。

    确认这点后,怒甲的感受格外复杂,其中有疑惑,有惊愕,更多的,则是暗感不妙。

    实际上,怒甲误会了,它要是不来打苏晓这边,因棘拉属群的特性,苏晓这得发展几天,才能到现在的规模,棘拉是纯种食肉动物,吃素发育的慢。

    发现敌人越打越多,怒甲果断停止进攻,下令让所有虫族战士退。

    正所谓,来时容易,想退走就没那么简单,恶魔兽部队留3000只守大本营,其余9753只全去追击敌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苏晓从虫巢上跃下,他在下落途中忽然消失,一同消失的还有布布汪、巴哈,只留下游了一个世界泳,到了本世界内猛到犹如战神的阿姆守家。

    大本营虫巢西侧,2.3公里出,撤退中的虫族战士,遭到恶魔兽们的猛烈追击,两方途经的沿途上,遍地都是虫血与温热的脏器组织,血腥味与脏器的腥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嘶吼声不断,虫族战士们边战边退,目睹这一切的怒甲知道这样不行,他犹豫再三,决定派出1万名虫族战士,来接应这股残部撤退。

    怒甲虫巢旁,一只只接到命令的虫族战士冲向战斗地点,如此一来,镇守怒甲虫巢的战斗虫族,只剩2万有余,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空虚。

    距离怒甲虫巢1公里处,空间波动出现,巴哈开启异空间,最先出来的,是融入环境中的布布汪,之后苏晓与巴哈走出。

    苏晓看着前方的怒甲虫巢,他孤身来到此地,是要捞比大的。

    正所谓,马无夜草不肥,如能灭了怒甲虫巢,有了这笔启动资金后,棘拉不仅能晋升到「母皇级」,还能富余一大笔生物能。

    怒甲虫巢下方的生命矿脉,是处大型矿脉,不是现在开采的那处小型矿脉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灭了怒甲,棘拉原地起飞。

    苏晓拔出腰间的长刀,就这样一个人一把刀,向怒甲虫巢走去,一股被感知锁定的感觉出现,是怒甲虫巢的感测类虫族建筑。

    咚~

    一股波动扩散开,虫巢附近的所有虫巢战士,全部进入战斗状态,它们不顾会踩踏同伴,以疯狂的姿态,向苏晓包围而来。

    苏晓消失在原地,再次出现时,已用龙影闪向前移动50米,他出现在众多虫族战士之间,距离之近,他都能闻到这些整体人形,全身黑甲的战斗虫族那腥臭味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超·环断!’

    很短暂的蓄势后,苏晓拔刀斩,浅蓝色的环形斩芒向周边扩散。

    噗嗤、噗嗤、噗嗤……

    周边200多米内的虫族战士,不是惨遭腰斩,就是以躬身前冲姿势,被斩开胸腹,双臂也一同被斩断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血刃。’

    包围圈中,苏晓陡然化为一道血影,超极限速度突袭出很远后,还斩出三道血芒,这三道血芒的威力,相比之间有了质变,血色斩芒在虫族战士们的防线中切过,又没入到它们后方的虫巢内,将虫巢斩穿。

    趁着周边的虫族战士被环断清空,苏晓全速前冲,但没冲出多远,周边的虫族战士又合围而来。

    ‘刃之领域。’

    一道道斩痕在周边出现,以苏晓为中心,周边百米内的虫族战士全被斩成方糖大小的碎块,只能说,不愧是虐菜神技,开启1秒就有这杀伤力。

    苏晓又消失在原地,以龙影闪移动50米,外加全速前冲后,他又被虫族战士包围,刃之领域开启,依然只开启1秒就关闭,留下大片落下的血迹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血刃。’

    ‘刃道刀·环断。’

    苏晓化为一道血色残影突袭到虫族战士们之间,环断的斩芒扩散开,从开战到现在,虫族战士们都没机会攻击到苏晓。

    清空周边敌人后,苏晓最后一次突袭,到了虫巢前方,他第三次开启刃之领域。

    铮铮铮……

    周边虫血四溅,当这一幕出现后,周边的虫族战士中,竟有几名退却了半步,这就是虫族单位有个体意识的坏处,它们会对死亡有所恐惧。

    方糖般的碎块落地,这次不仅是周边百米内虫族战士被清空,连虫巢都被斩碎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敌方的防御型虫族建筑都没激活,这是布布汪立大功,否则那些虫族建筑很难应付。

    苏晓一个闪身进了虫巢的主通道内,晶体层应声在他身后出现,封住入口。

    几股气息从前方袭来,这几股气息都不好惹,应该是怒甲最得力的精英部下。

    总计五名黑甲战士冲来,它们由甲壳构成的铠甲上,分布这金色纹线。

    见敌人有五名,苏晓的气息凝合,当五名敌人都冲到前方时。

    ‘刃道刀·时。’

    咚~

    时的冲击扩散,周边的一切都慢下来,包括前方的五名精锐黑甲战士。

    苏晓的左手从空气中扯出死寂烬灭,他抬起枪口,瞄准一名精锐黑甲战士的眉心。

    砰、砰、砰、砰、砰。

    在周边一切都慢下来的环境中,苏晓一下下扣动扳机,一颗颗烬灭弹射出,以此没入到五名精锐黑甲战士的头颅,它们中弹的头颅,先是弹孔周边风化为灰渣,之后大半个头颅都化为残渣散落而下。

    苏晓继续前行,在他前行途中,两侧的一名名精锐黑甲战士陆续倒地气绝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只虫族战士被踹到粉碎,它犹如化为霰弹枪子弹的身体,把一面由生物组织构成的墙壁打出几米大小的窟窿。

    苏晓从这窟窿,走进一处宽敞的巢室内,血迹顺着刀尖滴落,他看着对面坐着血肉座椅上的怒甲。

    怒甲的形体类人,它有四条手臂,全身是金黑色骨甲,棱角分明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太自大了,竟然敢……站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怒甲言罢,双目怒瞪,肉眼可见的精神力冲击扩散开,一根由精神力构成的尖锥,直奔苏晓的眉心而来,意图强行控制苏晓。

    “不妙!”

    随行而来的巴哈一声惊呼,无论是虫族母体还是虫族首领,都是珍贵的稀有插件,是可以给己方虫巢扩充基因库储备的,但此时的怒甲却是在自尽。

    一旦怒甲尝试以精神力控制苏晓,就会被刀术宗师豁免,在苏晓控制豁免后,他的被动能力「灵魂凝视」将激活。

    精神力尖锥没入苏晓眉心,他没任何反应,面无表情的站在那,「灵魂凝视」虽是被动能力,但这毕竟是他的能力,是可以收放自如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怒甲看着苏晓,眼中充满了不解。

    苏晓没理会怒甲的不解,他大步上前,见此,对面的怒甲作势要放出第二股精神冲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苏晓一拳将怒甲的脑袋都有点打扁,这让他皱起眉头,他的确没想到,对方满身骨甲,却这么不扛打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苏晓拿出支快要过期的恢复药剂,给怒甲注射,以免这珍贵的插件死了。

    【提示:你已控制虫族首领·怒甲。】

    【因你的行为,你让怒甲感受到了巨大的愤怒,却又无能为力。】

    【你的名望值-270点。】

    【现有名望值:-320点名望值。】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沧元图  汉乡  史上最强炼气期  元尊  南方财富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