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二十九章:末代君王
    滴答、滴答~

    湿冷且透出蓝色荧光的血迹,顺着餐桌的桌沿滴落,一颗硕大的海怪头颅摆在桌上,它的样貌,依稀能看出禁卫军长·阿尔勒的部分面部特征,在那定格的幽蓝色瞳孔内,有的不是残忍,而是错愕。

    可能阿尔勒自己都没想到,它在畸变成怪物后,会死的这么快,以及这般惨烈,它的头颅虽还完整,但身体均匀的分布在周边的墙面上,并且还被罪亚斯吞噬了一部分,罪亚斯的原话是,难吃的要死,一股子死鱼味。

    苏晓甩飞刀上的荧蓝色血迹,击杀阿尔勒虽没费太大力气,但这禁卫军长是白培养了,对方畸变成怪物后,有种能力很麻烦。

    阿尔勒的血液与体液虽没有腐蚀力,却有侵蚀力,这家伙畸变后,最擅长的是吐一种荧蓝色的体液。

    这种体液略微粘稠感。一旦被其触碰到,会承受一种名为「水淤之血」的异常状态。

    这异常状态相当恐怖,一旦中招,会导致生命力恢复削减、衰弱、临时衰老,以及随着时间提升的减速效果,外加全属性的临时降低。

    侵蚀度超过50%,身体会出现不可逆的畸变,超过100%后,将完全畸变成怪物。

    更无解的是,这种异常状态不会自行解除,而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持续加深效果。

    简单而言,承受这种异常状态后,如果在一小时内无法解除,后续会虚弱到走路都吃力,遇到敌人,必死。

    苏晓通过侦测阿尔勒的资料确定了这些情报,以及对方是因为「浊血症」的快速爆发,才变成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「水淤之血」之所以这般恐怖,还要从它的源头说起。

    当初老精灵王用「天赋唤醒装置」高度活化深渊之力,并饮下提升天赋能力,就已是埋下祸根,但在那时的「水淤之血」,只是雏形,乃至都无法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在那时,活化后的深渊之力被称为「源水」,虽说不算稀少,但被严加管控着。

    老精灵王带领精灵族与树精们争夺领土期间,因树精是深渊族系,精灵族完全不是对手,为了种族得以延续,为了夺来足以支撑精灵族栖息的领土,那时的精灵族团结一心,他们的信仰是战胜强敌,延续种族,为此,他们不惜化身为恶鬼。

    那是「源水」最滥用的时期,老精灵王甚至打开大遗迹的封禁,谁都可以进去采饮「源水」,从而奔赴战场。

    最终,精灵族胜了,作为胜利的代价,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,肤色与瞳色都出现变化,肤色变得浅蓝,瞳孔则是幽蓝。

    当初的所有精灵族都知道,他们这不是进化,而是畸变,所以当初的大部分战士都没选择留下后代,带着昔日的荣光孤老,包括老精灵王。

    那些还算正常的精灵族所留下的后裔,因长时间对「天赋滑行装置」与「深渊之力」的依赖,让二代精灵王没封禁大遗迹,而是适量配给「源水」。

    一代代的饮用「源水」,为「浊血症」的爆发埋下祸根,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15年前,精灵族的「浊血症」全面爆发。

    血脉畸变的诅咒爆发,精灵族被逼上了绝境,也正是在这时,原本被囚禁在「黑暗之域」内的水生之母逃了出来,为此它重伤到濒死的程度,水生之母有多重神性,邪恶与中立参半。

    在那时,渔村也有人换上「浊血症」,因他们救过水生之母,水生之母选择救治他们,方法为,让那些渔民饮下它的血,以水特性充足的血为‘稀释剂’,从而化解「浊血症」。

    水生之母是神灵没错,可神灵并非万能的,它的血看似是治愈了「浊血症」,实际上,这是在提升浊血症的上限。

    假设「浊血症」原本的上限为10,那么一名精灵族的「浊血症」到了10后,就会病发,但如果把这上限托提升50,看似是在近期内治愈了,实际上在爆发出来时,治都治不了,这是给「浊血症」进行了增强,而不是治愈。

    水生之母不知道这点,精灵王族们也不知道,他们只看到,渔村的「浊血症」被治愈了。

    精灵王族们派出远征队,远征队的16人,都是当时精灵族的顶尖强者,其中就包括禁卫军长·阿尔勒的父亲。

    远征队是打着友好之名而去,对渔村的说法为,想通过全族皆信奉水生之母,化解这次的灾祸。

    渔村的人们欢呼雀跃,一边是他们的掌权王族,一边是他们的神灵,双方联合固然更好。

    当时的水生之母也很犹豫,救治渔村是一回事,救治整个精灵族又是一回事,渔村才几个人,随便舍点血就够了,可整个精灵族……

    有两点让水生之母难以割舍,那就是精灵族所能提供的信仰之力,以及大遗迹内适合它久居的环境,这两点对它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远征队到了渔村后,美其名曰护送水生之母,可水生之母刚上岸,就遭到远征队的围攻,结果为,水生之母被隐藏在远征队中的精灵王·克伦威击败,这可是连暗灵们都承认有资格成为王的狠人。

    精灵王·克伦威生擒水生之母后,命人肃清了渔村,所有水生之母的信徒,都以信仰邪|教罪处死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贝城与周边林城的「浊血症」得到治愈,精灵族几乎每个人都饮下过含有水生之母血肉的药汤,这也导致,原本就很可怕的「浊血症」,被增强与演变出了「水淤之血」效果。

    简单比喻就是,精灵族的先祖们饮下「源水」后,血脉就出现畸变,但这畸变没有明确的方向,15年前,精灵族们饮下含有水生之母血肉的药汤,让他们的血脉畸变有了方向,从而加快了进度。

    这也是禁卫军长·阿尔勒,为何畸变成类似鱼人的海怪。

    「水淤之血」的特性有深渊、海洋、水沁、虚弱/衰老等,这绝对是树生世界内,最可怕的异常状态,「灵魂寒冻」与「真实剧毒」无法与之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眼下「浊血症」在贝城内全面爆发了,满大街都是畸变后的怪物,侥幸没畸变的居民,尖叫着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大面积爆发,是因为深渊之罐的到来,这是来自深渊之物,它的到来,无形间加快了「浊血症」这种同样因深渊之力所产生的血脉畸变。

    “吼!!”

    一声咆哮从外面传来,豪宅三楼客厅内,苏晓透过窗口向外望去,原本繁华的后城区,此时已乱成一片,一条体长几十米的深海巨蟒,盘在老精灵王·伯莱·阿隆德的雕像上,它开花般的怪口张到最大,仰天咆哮。

    城内干净的街道,此刻被侵蚀到老旧,且遍布一种黑色油污状的滑腻物,墙面上密密麻麻寄满藤壶,看上去凹凸不齐,简直是密恐的福音。

    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,此时变得晦暗、阴郁,透黑的乌云将上空遮挡,湿冷的空气中,一股海洋生物的体腥味弥漫。

    一切都来的太快,前一刻这里还是热情、开放、乃至放|荡的精灵之都,下一刻就变成这般末世之景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突然,「浊血症」被压制了太久,眼下一股脑的爆发出来,外加水生之母这水系邪异神灵的特性,贝城变成这幅模样,其实早已是必然。

    之前在王宫后庭院内,苏晓看到那里的氤氲水雾就感觉不舒服,闭气没吸入,看到现在这一幕,他知道之前为何会感到不舒服。

    【警告:你所在的区域,将在3~5小时后转化为高危区域。】

    【公告(虚空之树):极南地·精灵之都·潘达兰(贝城)即将畸变为高危区域。】

    【精灵之都·潘达兰(贝城),名称变更中……】

    【此地的地名,将在公证中变更为「淤浊之地」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一系类的公告与提示,苏晓知道情况不妙,现在是贝城向「淤浊之地」畸变的初期。

    在苏晓看来,眼下不仅不能深入,反而要尽快离开,并非是他喜欢挑战高难度,而是城内四处都是「畸变源」,后城区还有多少精灵族存活,就有多少「畸变源」。

    苏晓闭目感知自身,虽很细微,可他能感觉到,自己体内的水分,在以缓慢的速度发生改变,或许都不用城内的怪物攻击他,他就会承受「水淤之血」效果。

    此地不宜久留,哪怕真的要去找「天赋唤醒装置」,也得等这股「畸变潮」褪去,情况趋于稳定,才能踏入此地,至于卖给精灵族「生命秘药」,别想了,精灵族完了。

    正在苏晓脑中快速思索这些时,一旁的凯撒取出深渊之罐,只见深渊之罐变大几圈后,凯撒将其往脑袋上一扣,合体完成。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朋友,需要凯撒帮你探路吗?”

    凯撒奸笑着开口,还搓着双手。

    “你能深入到大遗迹?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自己的话,可以的,你知道的,深渊力量不会侵蚀这种状态的我。”

    凯撒敲了敲头上的深渊之罐,的确,他脑袋上扣着这玩意,遭到深渊之力的侵蚀反而奇怪。

    经短暂的商量,苏晓、伍德、罪亚斯、凯撒、布布汪、巴哈决定分三队。

    苏晓、巴哈一队,他们要在一小时内,前往王宫并找到精灵王·克伦威,原因是,通往大遗迹的通道,很可能是布设了层层封禁,没有王族提供开启方式,很难深入到那里,尤其是还是在贝城畸变后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而凯撒、伍德、罪亚斯三人一队,他们是探索王宫(趁火打劫),以及寻找到前往大遗迹的入口,并确认那里的畸变程度是否严重,以方便后续行事,最后是凯撒以某种不愿意透露的手段临时潜入大遗迹内,据他自己说,他能潜进去30秒,能发现什么全看运气。

    布布则负责前往王宫地下的地下监牢,把艾朵儿救出来,苏晓最近比较忙,外加这特殊霸主单位扔那寄养好几天了,他给忘了,眼下由布布汪去把对方救出来,无论怎么说,这都是100点杀戮功勋。

    眼下的这次行动,必须要快,全程限时1小时,无论如何都要在1小时内退出贝城,以免被贝城后续的深度畸变所波及、

    苏晓不是没想过,趁这机会一鼓作气抵达大遗迹,用那里「天赋唤醒装置」完成天赋觉醒,问题是,他不想在这片区域处于畸变的过程中,进行天赋觉醒,那太作死了,没有一定的把握前,他从不作死……咳,从不进行危险尝试。

    “一小时。”

    伍德按动手中的计时器,一行人刚准备分头行动,楼下房门被砰的一声撞开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没事吧?城里突然冒出很多怪物,还袭击了咱们诊所,你看,我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带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渔村老大快步爬上楼梯,他拎着个大包裹,里面是苏晓放在诊所实验室内的瓶瓶罐罐,以及生活用品等,连特么苏晓最近用的牙刷都给带回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~”

    巴哈有点傻眼,每天10枚银币雇的渔村四人,性价比也太高了。

    相比性价比,苏晓更在意的是,渔村四人为何没畸变,按理说,他们畸变的可能比平民高几十倍才对。

    苏晓想到了某种可能,如果这猜想属实,那这就是笔横财。

    苏晓猜测,渔村四人没畸变,很可能是注射过「生命秘药」所导致,毕竟,这是「浊血症」的强效抑制剂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这是一笔横财,是因为,虚空之树的公告出现后,苏晓可以确定,眼下还存活的参战者们,有七成,乃至八成以上都会赶来,高危区域的确危险,但也代表高收益,能进树生世界的契约者,都有些能耐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苏晓队的菜哔·艾朵儿,要是放在八阶的中危险度世界内,这绝对是很受欢迎的治疗系。

    问题是,苏晓这一届的八阶契约者,顶尖梯队的水平奇高,有苏晓、神父、灰绅士、所罗门、黑魔、亡灵妹、乌鸦女、罪亚斯、伍德这些‘妖魔鬼怪’在前面拉高战力,其他人只能全力向上爬。

    以往的八阶,像仙姬、圣诗、奥兰德这些,就是八阶最顶尖梯队的强者了,奈何,现在的这一届不一样,强如仙姬,都快被上面那些‘妖魔鬼怪’压到二梯队。

    所以说,真的不是艾朵儿等人菜,而是苏晓、灰绅士、所罗门等人,都有些超格。

    因此,这次进入树生世界的契约者与违规者,没有真正的菜哔,只是和苏晓等人相比显得菜了点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些菜哔……咳,这些参战者都敢来探索高危区域,哪怕不深入,也会在边缘区域捞捞好处。

    如若渔村四人没畸变的原因,真的是因为注射了「生命秘药」,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,等贝城的畸变完成后,「生命秘药」就是进入此地的门票?

    为了和精灵王族交易,苏晓最近调配了不少「生命秘药」,不多说,每支卖500枚灵魂钱币,有100人买的话,那就是5万灵魂钱币了,「生命秘药」的造价为,每支不超3枚灵魂钱币,足足167倍的利润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苏晓的恶名在外,但凡那些参战者有一点理智,就不会在购买「生命秘药」时动手抢,再者说,真动手的话,苏晓肯定不是被抢的那个,他可是灭法者,自古以来,灭法者就没被人抢过,竟特么抢别人了,否则为何弄出‘灭法公式’来安抚自己的良心。

    渔村四人还是原本的造型,不过一路杀来,他们身上沾了不少透出荧蓝色的稠腻血液。

    计划不变,苏晓带着渔村四人与巴哈,向后面的王宫方向进发。

    渔村四人主动带入保镖身份,人手一把杀鱼刀,老大、老二走在苏晓前面,老三、老四在后。

    街道上一片死静,每隔一段距离都能看到一大滩血迹,这些血迹有过被舔|舐的痕迹,散落的碎肉渣,可以想象出方才怪物们在此大快朵颐的吃着精灵族。

    天色昏暗,但不同于夜间,只要目力不算太差,就能看清周边的情况,远眺能看到屹立在贝城最内区的王宫。

    因处于畸变初期,外加有强力保镖渔村四人,苏晓一路上还算顺利,没用多久就抵达了王宫的正门附近。

    这里的情况,只能用惨烈来形容,王宫庭院高耸的墙壁上也生满藤壶等寄生型贝类,原本重兵把守的正门,地面快被荧蓝色鲜血已碎肉铺盖满,有些没死透的畸变怪物,还在耸动身体,尝试起身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根血枪刺穿这怪物的头颅,将其格杀,没出现击杀提示或奖励等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树生世界的特殊性,贝城正在畸变成危险区域,现阶段,虚空之树不会对贝城进行全面的公证,而是等贝城畸变完成,正式成为「淤浊之地」,虚空之树才会进行一次完善的公证。

    到那时才能获得击杀奖励,从根本上来讲,击杀奖励不能完全算是虚空之树给的,就比如杀敌后所得的灵魂钱币,是由所击杀的怪物,原本应该飘散的灵魂能量所凝集而成。

    宝箱也是,从一阶到现在,苏晓都确定一件事,比如他击杀一名用刀的敌人后所得的宝箱,里面绝对开不出狙击炮,仅能开出敌人生前所拥有之物或是已掌握的能力等。

    所以说,现在和这些怪物死磕,很亏,尤其是对上精英单位,打了半天,结果什么都没得到,还被溅一身血。

    苏晓收敛气息,来到王宫正门旁的墙壁下,向里面张望,至于为何不用感知,说来有趣,很久之前,初入高危区域的苏晓,刚进入高危区域就放开感知,然后喜闻乐见的拉了一次火车,那时他还骑着布布,把布布跑的差点昏过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王宫前庭内,有几名怪物在游荡,它们整体为人形,头部是人和鱼的结合,皮肤冷白中透出湿滑感,这些巨大鱼人的脚掌踩在地上,发出啪叽、啪叽的声响,在它们手中,握着沾染血污的武器。

    这七名巨大鱼人的身高都在三米以上,眼中透幽蓝,这些是精英个体。

    在贝城这种高危区域内,5名以上的精英个体,可能比一些大boss都强,他们的攻击,以及喷吐出的体液气雾,都附带「水淤之血」效果,无论是怎样的好汉,一旦承受的「水淤之血」侵蚀度超过50%,当场进入夕阳红状态,跑几步都喘个不停,战斗就别想了。

    “上。”

    渔村老大低声开口,这让老二、老三、老四都目露犹豫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就这么硬上啊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,难不成你当我们是来度假的?”

    渔村老大撂下这句话后,握着杀鱼刀,蹑手蹑脚的靠上前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杀鱼刀深没入一名巨大鱼人的后脑,这鱼人痛呼了声,胡乱甩动上身后,手中的大铡刀轮了下来,在地面砸出一声轰鸣。

    趁渔村四人吸引敌人的注意力,苏晓从侧方面绕过,渔村四人无需解决敌人,闹出一定动静后,他们四人的任务就结束了,可以原路撤退。

    苏晓顺着主殿旁的小径深入,他有找到精灵王的手段,布布汪之前在对方身上,装了微型追踪装置,精灵王虽强,但吃亏在从没见过这种纳米级的科技造物。

    眼下最坏的结果,是精灵王也畸变了,最好的结果是,不仅精灵王没畸变,他的亲卫队也得以保存,这样己方的战力会增长很多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,苏晓取出【圣蛇守护】,吧这挂坠缠在手腕上,之所以如此,是为了方便观察中空宝石内圣蛇的情况,以防【游离之鸾】的惨剧再现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否是错觉,苏晓发现中空宝石内的金色小蛇,似乎是有点哆嗦,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,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一副求您放过我吧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等关头,苏晓需要好运的眷顾,外加圣蛇是成长性幸运物,它要不断吞食厄运才能增长食量,例如这次吞食了分量为5的厄运,消化后,下次就能吞食上限为8的厄运量。

    苏晓抬步走进后殿内,入目之处遍布尸骸,有些是人鱼怪的,也有精灵士兵的。

    停步在一扇沉厚的金属巨门前,苏晓敲响门,根据终端的追踪,精灵王就在这里面。

    片刻后,门内传出虚弱的声音,问道:“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白夜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,让我缓一会再帮你开门。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金属巨门被精灵王从里侧推开,他此时快要瘦到皮包骨,双眼暗蓝。

    进入殿内,苏晓看到遍地都是身穿华美衣着的尸体,这些尸体的皮肤呈浅蓝,都是女子,从她们的体态与面部轮廓来看,生前都是美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一百多名妻子,她们在异变途中都快疼疯了,只能送她们走。”

    精灵王说话间,脱下身上的战甲,他盘坐在王座前,说道:“你来的刚好,我坚持不了多久,所以砍下我的脑袋,以防我畸变成那些鱼怪,不是我自夸,我要是变成那种怪物,应该是挺强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手吧,我只能带领精灵族走到今天,勉勉强强苟延残喘了十几年,不过这十几年中,子民生活的还算富足,虽然有点纵|欲过度,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精灵王笑的洒脱,以他所在的高度,早在十几年前就知道精灵族完了,但他不能与任何人提及,最亲近的人也不行。

    这就是树生世界的残酷,一个族群没落后,会有新的族群崛起,历代精灵王都没有成王的资格,每次都是与暗灵硬怼,强行坐上王位。

    用时运的比喻就是,在老精灵王崛起后,精灵族的运势其实就耗尽了,而暗灵,则是世界运势的一种代表形体。

    因此,每一代精灵王都是在给精灵族强行续命,续了千年后,积压的血脉诅咒以惨烈的方式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讽刺的是,末代精灵王·克伦威,竟然得到了暗灵们的认可,堂堂正正的封临为王,或者说,正因他是末代之王,所以才得到认可。

    “哦,忘了件事,这也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吧,稍等。”

    精灵王·克伦威慢慢吐气,突然,他用食指与中指,刺入自己耳下,探入脑部,用双指夹着,从脑中扯出把染血的钥匙。

    “这是开启「地门」的钥匙,过了地门就是大遗迹,属于灭法者的「天赋唤醒装置」就在里面,千万别把这钥匙插进「地门」的锁孔里,那只会触发机关,你拿着它在「地门」前战几分钟,「地门」就开了。”

    交代完这话,精灵王·克伦威把手中的钥匙抛出,他的双眼已经开始幽蓝,代表他的神智在畸变。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铮~

    苏晓拔出腰间的长刀,盘坐在地上的精灵王·克伦威闭上双眼,他畸变的太严重,已是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刀锋切出呜咽声,精灵王·克伦威双拳握紧,一声刀锋的脆鸣后,荧蓝色血珠飞溅,王座前,一具无首的尸体逐渐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苏晓甩飞刀上的血迹,长刀归鞘,他向殿外走去,临走前,他关上两扇对开的金属门,这让殿内的光亮逐渐暗下来,一道光带聚在精灵王的无头尸体与里面的王座上,随着金属门的关闭,这一条光亮消失,千年的精灵王朝,在今天迎来终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下监牢,幽闭的牢房内,艾朵儿侧腿坐在一根根鹅蛋粗的铁栏前,她双手各握着根铁栏,空气中仿佛自行出现铁窗泪的BGM.

    艾朵儿恨啊,她严重怀疑,自己这次抱的大腿把她给忘了,否则渔村那四人都出狱了,她怎么还在这关着。

    艾朵儿尝试过逃出去,但这是王宫的地下监牢,各类结界与禁锢众多。

    正在艾朵儿思索时,粗粝的喘息声传来,她闻声看去,黑暗的过道中,一道高大的声音走来,与之一同的,是一股子鱼腥味。

    当艾朵儿看清这巨大鱼人的面貌时,她想到外面出问题了,并且可她有种直觉,她极有可能打不过这鱼怪。

    巨大鱼人停步在牢房外,它站在两间牢房之间,右面是艾朵儿的牢房,左面是名老年囚徒。

    巨大鱼人以仅存的智商‘思考’了下,感觉艾朵儿细皮嫩肉,应该更好吃后,向艾朵儿所在牢房的铁栏撞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艾朵儿拿出法杖,准备给这铁憨憨·巨大鱼上一课什么叫体大弱门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巨大鱼人一撞下去,牢房的几根铁栏当即向内的弯曲,这让艾朵儿脑中嗡的一声,要是被这鱼人哥冲进来,吃她和嚼根萝卜没有本质上的区别。

    情况突变,艾朵儿没敢轻易出手,牢房挡不住这鱼人哥的话,她出手给对方刮痧,只能让对方更生气,从而提升破门速度。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一声声巨响传来,就在这危急时刻。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布布汪现身,看到它,艾朵儿感动的差点飙出泪花。

    “汪。”

    布布汪后仰了下头,示意艾朵儿到它背上来,艾朵儿马上骑上去,布布汪激活「神圣旅者」的效果,一头向侧面的墙壁冲去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”

    砰~

    布布汪穿墙而过,艾朵儿拍在了上面,脸很疼,反身跑回来的布布汪叼住艾朵儿的后衣领,又向墙壁冲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砰~

    艾朵儿一头撞在墙上,她想说,她要是会穿墙,至于被关这么多天吗?

    “汪!”

    布布汪留下一声你这‘菜姬’后,转身向牢房外冲去,只听到一声狼嚎后,密集的奔跑声传来,很多只垂耳犬冲了进来,有些都轻度畸变,但还能保持理智。

    “汪(怼它)。”

    布布汪一声令下,几百只垂耳犬冲了进来,向鱼人哥扑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身上染血,驮着艾朵儿的布布汪,在大群垂耳犬的护送下,从地下监牢内冲出。

    “呜嗷!”

    布布汪一声高亢的狼嚎,只见周边的建筑与小巷内,密密麻麻的垂耳犬冲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贝城外的丛林交界处,苏晓确定没有追踪者后,查看团队频道,布布汪那边得手了,是从另一边撤出的贝城。

    按照事先的约定,事成后,所以人都去附近的阳光湿地,也就是蘑菇先知家里集合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两股空间波动出现,应该是有人传送到贝城附近了。”

    巴哈说话间落在苏晓肩上,对这消息,苏晓不意外,后续赶来得参战者只会更多。

    前行中,苏晓抬起右手,看了眼缠在手腕上的项坠,这一看不要紧,他发现,中空宝石内的圣蛇,模样很异常,都快成球状了。

    宝石内的圣蛇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晓,那双圆溜溜的眼中含泪,那小表情仿佛在说:‘大佬,我真的吃不下了,您快把我收起来吧,或者干脆就可怜可怜我,把我放了吧,我还没活够。’

    圣蛇彻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它跟了苏晓后,首次的合作,就让它在生死间疯狂横跳,它都被撑成射球了,这已经不是它吞食厄运了,而是只要被苏晓戴在身上,厄运就会往圣蛇嘴里狂涌,别说喘口气,它连嘴都闭不上,全程飙泪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大奉打更人  南方财富网  儒道至圣  凡人修仙传  终极斗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