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二十八章:送爹
    深渊之罐飘浮在半空中,凯撒目露贼光的盯着这漆黑陶罐,那种王八看绿豆对上眼的感觉,在场的众人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其中最激动的当属伍德,以这家伙的城府,手竟然有些颤抖,他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,似乎……他们魔鬼族的野爹,找上了新的苦主?

    凯撒明显是和深渊之罐看对眼了,具体原因不得而知,但凯撒乃是何许人也,这厮的贪婪性格,路边捡块石头,都恨不得榨出油来。

    凯撒当然知晓伍德来树生世界是要送出深渊之罐,这点苏晓提及过,凯撒就算和深渊之罐看对眼,也不会立即去触碰这陶罐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的危险物。”

    凯撒坐回到沙发上,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,飘浮在半空中的深渊之罐逐渐落下,被伍德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伍德送出深渊之罐的计划,忽然就明确,他沉稳心神,没表现的太迫切,他问道:“凯撒先生,你以前用过深渊之罐?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啊,我怎么可能触碰这种危险物。”

    凯撒开始装傻充愣,一副完全不知道方才发生什么的表情。

    场面一下就僵持族,一方是石榨出油的奸诈之人,一方是魔鬼族的老阴哔,双方各有心思。

    凯撒的想法是,他可以保管、乃至于获得深渊之罐,但伍德所代表的魔鬼族,要拿出一笔‘送爹费’。

    伍德的想法是,他这次一定要送出深渊之罐,上次深渊之罐与茂生之狂乱大战一场后,深渊之罐受损严重,这就导致,伍德刚从画之世界脱离,就直接出现在魔鬼族驻地,遭到重创的深渊之罐,拿魔鬼族十全大补,魔鬼族差点休克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伍德与魔鬼族掌权的几位老魔鬼发现,深渊之罐在与茂生之狂乱大战一场后,‘食量’俱增。

    野爹的食量越来越大? 魔鬼族的压力也越来越大? 几名老魔鬼倍感无语,这TM都多少年了? 深渊之罐就不能换个虚空势力薅?就可着他们魔鬼族薅?

    眼下伍德虽急切送出的深渊之罐? 但他不是失了章程,他知道凯撒有多贪婪?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凯撒与深渊之罐有一定的相同? 不? 单论贪婪与毛过拔雁能力,深渊之罐不及凯撒。

    因此,伍德要慎重,他可以割舍一大笔资源? 但也要有限度? 之前被深渊之罐十全大补后,他们魔鬼族已经够穷的,虽说族中没让他这‘全村人的希望’穷,可伍德也要省着些。

    “凯撒先生,是这样的? 我看你和这罐子有缘,不妨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? 我和那破罐子没缘。”

    凯撒话音刚落,伍德手中的深渊之罐自行开盖? 罐体放大后,啵的一声? 吸在凯撒头上? 将凯撒的头套在罐子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? 伍德退了两大步,心中暗叹一声,凯撒大概率是没了。

    “视野开阔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凯撒开口,他头顶扣着放大好几圈的深渊之罐,上面虽没有眼洞,但他能清楚的看到外面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伍德的瞳焰似乎都瞪大了些,神情中带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伍德惊诧的目光中,凯撒用食指轻敲了下深渊之罐,波的一声,深渊之罐从凯撒头上脱离,逐渐缩小到茶杯大小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伍德两个大跨步上前,抓住凯撒的手,说道:“凯撒先生,以后深渊之罐就委托您保管了,这是我魔鬼族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伍德说话间,拿出个皮质小包裹,递给凯撒,不动声色的把深渊之罐的盖子塞进凯撒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~”

    凯撒语气中带着犹豫,但在他捏了捏手中的小皮包,感测到里面的物品后,他的双眼突然瞪大,并非他意志力不够坚定,而是魔鬼族给的太多,就算是凯撒,也出现了短暂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契约…签订!”

    伍德口中发出空洞与深邃的声音,一张黑色羊皮纸在他身后出现,这羊皮纸刷拉一声横向展开,宛如一卷巨大的卷轴。

    黑色契约在房间内展开几米长,依然没能完全展开,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名字,位于靠后方的位置,有个名字为沃波·伍德。

    嘶~

    伍德身影后的黑色契约,被一种幽绿色火焰点燃,燃烧途中宛如烧塑料般,会滴落黑浊的焦糊物。

    当伍德身后的黑色契约燃烧殆尽后,凯撒身后出现一张新的黑色契约羊皮纸。

    新的黑色契约羊皮纸只有A4纸大小,上面逐渐勾勒出深渊之罐的形体,之后浮现很多看不懂的蝇头小字,在最后的契约落款上,尼古拉斯·凯撒这个名字印在上面。

    伍德仔细观察这新出现的黑色契约,就算以他‘契约宗师’的造诣,也从未见过与这类似的契约,不过这契约与他们魔鬼族和深渊之罐结缔时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不一样,深渊之罐与魔鬼族之间的关系,是「加害方」与「受害者」,「野爹」与「爹之供奉者」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凯撒与深渊之罐这契约,则属于同流合污,不,应该是狼狈为奸更贴切。

    深渊之罐与凯撒对上眼,其中原因有很多,唯独不是因为凯撒是‘天选之人’一类,而是因为:

    1.深渊之罐祸害魔鬼族很多年了,外加之前与茂生之狂乱的大战,导致深渊之罐只能拿魔鬼族十全大补,时至今日,深渊之罐可能是感觉魔鬼族不富有了,略感嫌弃,但也找不到新的势力迫害,只能将就着用了。

    2.凯撒虽是轮回乐园阵营,但他不是契约者或猎杀者,而是更偏向中立的裁决者,这样一来,深渊之罐既不会遭到轮回乐园的排异,还能借助凯撒的裁决者身份,获得一定程度上的公证,这就很妙。

    3.凯撒本身的相性与深渊之罐很合拍,尤其是方才深渊之罐放大一些后扣在凯撒头上,那种狼狈为奸的感觉强到炸裂,深渊之罐这是换路数了,或许是已经发现,就算能找到下一任的‘乖儿子’,那些‘乖儿子’也会很不甘,会想尽办法摆脱它。

    4.自从在画之世界内,深渊之罐与茂生之狂乱大战,并有些提升后,深渊之罐就不再倾向于久居魔鬼族,而是要去不同的世界,向更高一步踏进,与凯撒合作,显然是可以满足这点的。

    这些条件相加,才促成了凯撒与深渊之罐互看对眼。

    黑色契约逐渐隐没,深渊之罐落在凯撒手中,凯撒如获至宝,轻抚过深渊之罐的罐壁,仔细观察每个细节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伍德心中长舒了口气,肩上万钧的重担,在这一瞬间消失了,他甚至感到瞬间的不真实感,祸害他们魔鬼族这么多年的野爹,终于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看到凯撒眼中那如获至宝的神情后,伍德心中竟出现一丝不忍,转而,这一丝不忍被他的‘老阴哔之魂’吞噬殆尽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认为,凯撒是要和深渊之罐和平相处时,他忽然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he~呸!”

    凯撒一口大黏痰吐进深渊之罐内,马上把盖上扣上,可能是深渊之罐没料到会有这情况,竟没在第一时间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凯撒乃何许人也,他会看不出,深渊之罐要拿到工具人?其实他早就看出来,但他对深渊之罐的贪婪,让他决定借助轮回乐园与虚空之树的公证,和这破罐子怼一下。

    只见凯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取出他的‘三神器’之一,【恶浊的裹脚布】,用这烂绷带般的裹脚布,把深渊之罐缠住。

    可能是被凯撒一口大黏痰恶心到,深渊之罐大意了,刚要有所反应,就被【恶浊的裹脚布】缠裹在其中,这让它的反击停滞了下。

    凯撒的动作不停,又拽出【欺诈者头裹】,把这屎黄色头裹当袋子用,将裹着【恶浊的裹脚布】的深渊之罐塞进里面。

    这还不完,凯撒又从裤裆里掏出一部破旧pos机,也就是【无尽之贪婪】,一股脑的丢进头罩里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凯撒只来得及缓口气,头上见汗的他掏出【衔尾蛇石板】,作势要向头罩里塞,天知道这头罩是什么结构,能装这么多骇人的玩意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凯撒手中的【衔尾蛇石板】高频率颤动,不远处的苏晓甚至看到,蛇板上浮现了‘求你了,不要啊’几个字。

    凯撒可不管这些,他反手把【衔尾蛇石板】丢进头罩里,认为这就完了?不,凯撒既拖鞋,又脱袜子,将自己的两只鞋与袜子都塞进头罩里。

    凯撒又拿出两枚徽章,同时使用,一枚的效果是暂时得到轮回乐园的庇护性公证,另一枚的效果为,得到虚空之树的生命锁定权限。

    凯撒知道,单凭他自己,就算所有‘神器’齐出,也怼不过深渊之罐,但凯撒会借势,借轮回乐园与虚空之树的势,以此安排一下深渊之罐。

    凯撒从未想过收服或操控深渊之罐,这点他绝无可能做到,但他不会成为深渊之罐的工具人,最底线,是和深渊之罐进行公平对等的合作。

    凯撒的一条操作,看的伍德头皮发麻,他们魔鬼族不是没尝试过反抗这爹,成为戴孝子,可惜,几次的反抗,戴孝子没做成,反而被收拾到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没问题了……”

    凯撒刚开口,黑色丝雷出现在他体内,滋啦一声爆发开,把凯撒电到差点翻白眼,整个人‘花枝乱颤’。

    “呀呀呀呀呀……”

    凯撒直挺挺的躺地上,身上黑雷乱窜,哆嗦个不停。

    而在凯撒身旁,先是遭到粘痰突袭,之后又被一系列手段‘折磨’的深渊之罐,则在头罩内:‘得得得得得……’

    深渊之罐颤动个不停,也不知道是气的,还是被恶心的。

    左有凯撒躺地被电到‘花枝乱颤’,右有头罩内的深渊之罐‘得得得’颤动个不停,这场面,让人莫名的想笑。

    伍德笑不出来,他转身就撤,不仅是他,苏晓与罪亚斯、布布、巴哈也都冲出去,此地不宜久留,先到外面的庭院里观察下情况。

    苏晓刚冲出小楼,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,有一道黑雷劈在小楼上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声响,把守在附近的女战士·焚薇与鬼影·迪尤克引来,他们两人是精灵王派来的护卫,说是如此,其实一直都是监视+保护二者皆有之。

    其中鬼影·迪尤克的面色虚白,想来也是,自从被委任成苏晓的护卫,这暗杀部队的头目,一天窜稀十几次,正所谓好汉架不住三泡稀,更何况鬼影·迪尤克每天十几泡,他都开始怀疑人生,感觉自己不是被派来监视与保护药师·白夜的,而是来守厕所的。

    “白夜大人,您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鬼影·迪尤克开口,声音透出几分虚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皱眉看着鬼影·迪尤克,对方身上有股子酸臭味,他说道:“你身上这是什么怪味。”

    “额~,这~”

    鬼影·迪尤克心中突然有那么点委屈,他每天窜稀十几次,当然猜到是怎么回事,他确定,就是苏晓给他下的毒。

    鬼影·迪尤克自觉的略站远些,精气神似乎有虚了几分。

    宛如‘渡天劫’的场景出现,上空的乌云构成一道漩涡,不时有一道黑雷劈落而下,没入到小楼内,奇怪的是,这小楼没被轰碎,只是房顶被击穿而已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近半小时,天空中的异响才平息,还在现在贝城的禁卫军长·阿尔勒,几乎等于苏晓提拔上去的,所以周边被引来的城卫军,没敢靠到太前。

    小楼的门被推开,一身‘乞丐装’,脑袋顶着雷劈的发型,脸色焦黑的凯撒走出,他眨了眨那双自带贼眉鼠眼感觉的眼睛,轻咳两声的同时,口中喷出两股烟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伍德是最关心眼下情况的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凯撒差不多是含泪说的这话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他这次赔了,十分罕见的赔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那深渊之罐……”

    伍德最先确定的,是会不会出现「野爹归来」这种绝望场面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和那破罐子签订了后续的契约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伍德高悬的心放下,他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,就恢复以往的沉稳,没流漏出狂喜一类的神情,毕竟是魔鬼族的老阴哔。

    伍德没选择马上脱离「好队友小队」,原因是,上次他送出深渊之罐,就是匆忙退走,结果深渊之罐没在骷髅赌徒那待多久,就又找回来了,所以伍德决定,这次不能匆忙离开,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。

    苏晓目露沉吟之色,他在犹豫要不要拿出「死灵之书」,将其送给凯撒,如果凯撒不要,那送给伍德?

    斟酌了下,苏晓打消将「死灵之书」赠予伍德这一想法,这属实不是人能做出的是,魔鬼族刚送走野爹,再喜提新爹的话,那几位老魔鬼的血压会当场突破天际,搞不好都会爆血管。

    伍德仿佛是留意到苏晓的目光,他的瞳焰缩小,略显警惕的向苏晓看来,问道:“白夜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伍德的语气中充满警惕。

    “想找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咕噜的5万灵魂钱币欠条,这让伍德目露狐疑,问道:“就这事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做这事倒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伍德接过欠条,开始构思方案,见此,苏晓让女战士·焚薇弄一处附近的住宅,先不说方才这栋小楼有可能异变,单是凯撒在里面拖过鞋,就让人不太想在这居住。

    去往新居所的路上,苏晓看到凯撒掏出了衔尾蛇石板,此时的衔尾蛇石板,如同遭到严重的风化般,上面遍布蜂窝眼,似是留意到苏晓的目光,石板上出现:‘我的灭法者主人,我已经准备好再次为您效力,求您快救我。’

    苏晓无视之,蛇板向来都是死刑不敢,每次都认错态度良好,但就是不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栋三层豪宅的餐厅内,苏晓、伍德、罪亚斯、凯撒、布布汪、巴哈围坐在餐桌旁,享用着迟来的午餐。

    其中伍德的胃口最好,已经吃了半只烤乳猪,一条羊腿,外加三块眼肉牛排,以及其他餐品。

    伍德放下餐巾布,再次拿出咕噜的欠条,思索着如何构建欠款契约。

    “白夜,这名欠款人,有没有可能单次还清5万灵魂钱币?”

    “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就要考虑让对方分期付款,分五个周期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期?太短了,”罪亚斯开口,闻言,伍德向他投去目光。

    罪亚斯接过欠条,这方面他最专业,这厮在与陨灭星的收入之一,就是通过向外借贷。

    “分十期,既然是欠款,就不可能无息,日转化率3%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…等会!日转化率?!”

    巴哈惊了,听的差点喷出口中茶水。

    “对啊,在陨灭星,借款都是日转化率,谁知道借款人能活多久,我愿意借款帮他救命,他当然要报答我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有些奇怪的看着巴哈,没理解巴哈为何会对这种事惊讶。

    “嘶~,你这么说,我还真没法反驳。”

    “对比日转化率,我更在意手续费。”

    凯撒也开口,没一会,伍德、罪亚斯、凯撒就在餐桌旁开始交头接耳,凯撒甚至拿出算盘和计算器,不时就能听到归零、归零声。

    咕噜……危!

    没一会,伍德将一份欠款契约递给苏晓,苏晓打开查看。

    这份欠款契约的低价为5万灵魂钱币,十期还款,日化率为3%,也就是说,到了明天,咕噜就多欠苏晓1500枚灵魂钱币,更坑的是,这1500枚灵魂钱币会算入本金内,次日的利息就变成51500×3%=1545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每期还款还有手续费,手续费的计算方式及其的复杂与‘合理’,苏晓估摸着,要是咕噜能还到第十期,手续费要比还款金高出十几倍不止,相比利息,这玩意其实更可怕,这是给咕噜安排上了加强版的校园|贷啊。

    要是咕噜看了这欠款契约,怕不是要被气得当场告别这美丽的世界,努力还给苏晓欠款?别天真了,肉|偿都还不清。

    苏晓不指望咕噜会还这笔欠款,这不太现实,但这欠条有价值,首先让咕噜知道这契约欠条的存在。

    以咕噜的脾气,必然会很生气,然后苏晓以去除还款手续费、去除利益、去除分期付款的方式徐徐善诱,等咕噜对欠下5万枚灵魂钱币,不再那么排斥时,苏晓再把5万的数额腰斩到2万。

    相比利滚利,最终能滚出79万枚灵魂钱币的欠条,拿出1.2万~2万枚灵魂钱币,就容易接受太多,苏晓的最低预期是收益12000枚灵魂钱币。

    苏晓收起契约欠条,他转念一想,先让咕噜有些危机感,才好后续捏灵魂钱币,他打开世界联络平台,开始发言。

    白夜(霸主·轮回乐园):“咕噜,灵魂钱币的欠款已经设立好契约。“

    【提示:本条消息已支付10枚灵魂钱币,会以邮件形式特殊提醒轮回乐园·契约者·咕噜。】

    很快,咕噜在世界联络平台内回复。

    咕噜(轮回乐园):“我才不欠你灵魂钱币,还有,你给我这破蜡有问题,「半融的脂肪蜡」。”

    乌鸦女(霸主·奥术永恒星):“这东西……你敢用?你知道烛女代表什么吗?还是说,你把烛女引到这世界了?”

    咕噜(轮回乐园):“没。”

    白夜(霸主·轮回乐园):“「还款条例(著作人·沃波·伍德,此内容需打开分支列表查看详情,每次查看需支付1枚灵魂钱币)」。”

    联戈(守望乐园):“好家伙,我直接好家伙,这玩意全还完,最起码也得还10万灵魂钱币以上吧。”

    国足老二(轮回乐园):“楼上的兄弟数学不行,到了极限还款日,欠款数额最高能达到795367枚灵魂钱币。”

    匿名者(天启乐园):“国足老二,你怎么可能算出这种数学题,你们三兄弟那么逗逼。”

    国足老二(轮回乐园):“我们是逗逼,但不是傻哔,谢谢。”

    联戈(守望乐园):“你TM搁那触碰谁呢?”

    咕噜(轮回乐园):“???????”

    蜂:“w(?Д?)w”

    巫医(圣域乐园):“轮回乐园的人心可真黑。”

    灰绅士(霸主·轮回乐园):“别算上我,我没这么黑。”

    所罗门(霸主·轮回乐园)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乌鸦女(霸主·奥术永恒星):“神父,你算计我这件事,不会这么算了,我知道你还没死,别装了。”

    白夜(霸主·轮回乐园):“你竟然能想到这些?”

    乌鸦女(霸主·奥术永恒星):“灰绅士说的,怎么,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白夜(霸主·轮回乐园):“哦,还认为你的智商有长进,这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匿名者(天启乐园):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乌鸦女(霸主·奥术永恒星):“你***,我***,??????。”

    国足老二(轮回乐园):“出现了!有人骂出了古精灵语,@黑蔷薇。”

    黑蔷薇(轮回乐园):“衮,老娘没心情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【提示:参战者·黑蔷薇剩余发言次数,2/3。】

    蜂:“╰(*°▽°*)╯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晓关闭联络平台,他看了眼时间,距离与精灵王约见的晚7点,还差几小时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,苏晓不止一次听闻有人提及15年前的「渔村事件」,他询问过精灵王与王裔·埃里顿,但两人都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苏晓不准备调查此事,但有个问题让他如刺在喉,精灵族的「浊血症」,好像不只是单纯饮下畸变后的深渊之力所导致,应该还有其他诱因。

    通过诊断多名「浊血症」患者,苏晓确定一点,精灵族的「浊血症」应该早就爆发过才对,但似乎是通过什么手段强行压制。

    结果为,压制的并不好,反而让「浊血症」再度畸变了一次,这次爆发出的更猛烈与迅速。

    渔村四人虽已从地下监牢内捞出,但这四人并不清楚「渔村事件」,只是提及,他们所居住的渔村,在多年前被肃清过一次。

    那时渔村四人才十几岁,只记得被一伙人抓起后,过了几天又放了他们,事后渔村中死了很多人,村中的信仰者全死了,渔村信奉的「水生之母」也抛弃他们。

    “渔村事件?据说是十几年前,那边的海洋神灵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件事的详情?”

    “咳~,知道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抛给罪亚斯一颗灵魂结晶(大),罪亚斯知道的马上就多了,开始叙述渔村事件的真相。

    那大概是16年前,渔村的村民们生活困苦,近海的鱼获越来越少,稍远一些的海域有海怪出没,根本不敢去。

    在渔村艰难到食不果腹,开始饿死人时,一位海洋神灵搁浅了,这位海洋神灵受了很重的伤,但在村民们的悉心照料下,这位海洋神灵通过吸收微量的信仰之力,挺过了这一难关。

    这位海洋神灵没马上离去,它教给村民们来自异界的诡谲知识,让村民们逐渐海洋化,变得更适宜在海边生活。

    变成有鱼鳃,皮肤苍白、滑腻的怪物很难接受?不,那是没饿过肚子的现代人才有的想法,对于那些村民来讲,只要能填饱肚子,他们不在意自身还是不是人,没体会过饥饿的人,永远无法理解,那种被自己的脏器缓慢‘吃掉’的感觉,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那位海洋神灵自称「水生之母」,它的到来,让渔村逐渐繁荣,乃至惊动了贝城这边。

    在那时,贝城爆发了热病,这种热病在很短时间内扩散,贝城内有很多人患病,半年后,这种可怕的疾病得到治愈,王族的医师们调制出种药汤,喝下后会大量出汗,用不了两天,热病就痊愈了。

    热病是痊愈了,可贝城的居民们都发现,他们开始讨厌干燥环境,干燥的时间长了,全身蜕死皮,还会脱水,直到王族在城后引来瀑布,让贝城的水汽充足后,这种状况不仅好转,城内的女性居民的皮肤也好了很多,变的白皙、娇|嫩。

    听闻这些,苏晓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,他说道: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王族出动了精锐小队,去渔村猎杀了水生之母?用水生之母当药引,治疗热病?”

    “对,白夜,你知道精灵王为什么不同意让你进大遗迹吗?此时此刻,水生之母依然还活着,就被囚禁在大遗迹,精灵族离不开它的血肉了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说到这,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他的话,巴哈开门后,发现是禁卫军长·阿尔勒。

    禁卫军长·阿尔勒大步走进房间内,他不顾礼仪,端起桌上的茶壶,咕嘟、咕嘟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“白夜先生,大事不妙,城东出现了大规模的暴|乱,事浊血症大规模爆发了,陛下让您立刻去王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归鞘中的斩龙闪出现在他手中,他知道,有大事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白夜先生,不用这么警惕,我带来了亲卫,而且后城区很安全,咳~,抱歉,我再喝口水,好渴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长·阿尔勒刚有所动作,啪叽一声,一大块沾着粘液的血肉掉落在桌上,这血肉宛如从腐尸上落下,滑腻且稀烂。

    阿尔勒愣了下,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,却看到一双湿冷的大号白色手爪,皮肤上有畸变后大小不齐的白色鳞片。

    “白夜先生?”

    阿尔勒环视前方,却发现,它要略低头,才能与苏晓、伍德、罪亚斯对视,而且它头上还顶着什么东西,它抬手摸了下,是天棚。

    阿尔勒下意识站直身体,头顶的天棚像是豆腐渣一样被顶破,不是苏晓等人变矮,而是阿尔勒变高了。

    “白夜先生,我……是不是病了?”

    阿尔勒低俯身形,它身上原本作为人的‘皮囊’散落而下,此时阿尔勒变成了一名身高近4米,整体为人形的怪物,看它得头,应该是某种海怪,它全身湿淋淋的,看起来滑腻、冰冷。

    “抱歉,白夜先生,我一不小心,变成和父亲一样的怪物了,不过这次有好多人陪我,白夜先生,我很渴,能用你的血肉,给我解渴吗。”

    化身为怪物的阿尔勒,目露幽蓝的瞳光,生满参差不齐的尖牙口中,分泌出粘稠、浅黄的唾液,其实它不用说抱歉的,毕竟,它所选择畸变成怪物的建筑内,总计有三名人形大boss,只能说,阿尔勒真会选地方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凡人修仙传  汉乡  三寸人间  掌中之物  终极斗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