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七十一章:宗师之威
    苏晓关闭豪妹回复的邮件,按照约定,双方会在「克瓦勃环」南侧,一片荒废的伐木场见面。

    没见面前就让对方去那被超凡野兽抢占的矿洞,难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,己方越是谨慎,才越像是请求帮助的那方。

    这伐木场是苏晓早就选好的位置,周边荒无人烟,既是见面的好地点,也是出手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对方的战力如何,苏晓还不清楚,上次在暗星世界内,他也在世界联络平台内见过豪妹发言。

    之前询问莫雷豪妹的战力如何,莫雷的原话是:‘呵~,也就那样。’

    从这句话分析,莫雷大概率不是豪妹的对手,关于豪妹为何富有方面,莫雷倒是介绍的很全。

    月使徒富,是因为她有很多会挖矿的召唤物,想不富都难,莫雷富是因为家里有矿,豪妹的富有,则是因为财富的累积,或者说,是她队友死的多。

    豪妹不是靠坑队友获取好处,与之相反,她很看重自己的队友们,奈何她的命格,注定她宛如开了挂般的经历。

    豪妹还是黑长直,不对,她的发色天生浅白色,略发灰,也就是白长直。

    在进入天启乐园前,她就擅长使用「菱刺剑」,相比其他契约者,自然更有所优势,尤其是在试炼世界内,好的开局,会影响到后续的发展速度。

    豪妹的开局很好,可这也仅能让她成为一个同阶中还算强的契约者,真正让她崛起的,是她那些死去的队友。

    当初还是懵懂一阶新人的豪妹,在天启乐园的大环境下,自然而然的加入了一个冒险团,她首个冒险团的团长,是名让她会脸红的大姐姐,当时豪妹感觉自己有奇怪的东西觉醒了。

    然而在进入新的世界后,她所在的一阶冒险团团灭,团长大姐姐死的老惨了,被裂行兽撕成几大块,大口大口的吞咽。

    豪妹为何幸免?说来有趣,作为萌新的她,撤退时掉进一口枯井里,裂行兽在井口钻了半天,也没钻进来。

    当一切都平息时,豪妹费了很大的劲,才从枯井内爬出,除了她自己,这个冒险团内的人死光了,当时豪妹无声的落泪。

    没一会豪妹发现,她变成这个冒险团的团长了,经天启乐园的判定,这不是故意坑害所导致的团灭,所以团队储存空间内的资金、物品等,全由她来支配。

    队友祭天,豪妹发财,她伤心了好久,含泪收下这一大笔资源,回到天启乐园后,她决定要变得更强,要有保护自己队友的能力!

    之后从一阶到七阶,豪妹一共加入了29个冒险团,陆陆续续被迫当了29次团长后,她的资金累计到越来越多,队友和韭菜一样,一批批的去世。

    她这不是祸害几个队友而已,而是一次祸害一个冒险团,更为奇妙的是,她每次都是经最大可能完成任务,遵纪守法,堪称三好契约者。

    到了七阶时,豪妹的大名已在天启乐园内传开,很多人怀疑,其实她那些队友,都是她杀的,而不是因为她命格特殊,从那之后,没有冒险团或公会敢要这位姑奶奶,太费队友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当然不仅是命格的原因,也有人为因素,首先是豪妹自身实力过硬,经常给她队友种,有豪妹就无敌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的贪婪是灾祸的根源,豪妹一直以来不仅没坑队友,反而经常被队友坑,她没死,是因为她平常倒霉,但她的天赋能力,会让她在生命受到威胁时,幸运属性以夸张的速度提升。

    到了七阶后,豪妹将自己的天赋觉醒到SSS级,终于知道了一切的原因,她的天赋能力名为「孤存之幸」,单是看天赋觉醒到SSS级后的名称,豪妹当时的心态就崩了。

    这天赋的效果为,在平常,豪妹的运势将会逐渐被这天赋吸收,当她面临生命危险时,平常累积的运势,会提升她的幸运属性,直到危机解除,或是她已身死。

    这天赋还有第二特性,就是会吸收身边人的运势,看到这天赋资料,豪妹宛如遭到晴天霹雳,她终于知道自己的队友为何一茬接一茬的暴毙了,就是因为这天赋,她是天生会带来不幸的人。

    从这之后,豪妹的白长直秀发,烫成了白色大波浪,她储存空间内最常备的就是酒,每次喝醉,她都会感慨一声,人生啊~

    直到在八阶,豪妹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,封天公会的团长,泰默先生。

    豪妹没隐瞒自身的天赋能力,泰默团长只是笑了笑,表示,像她这种的,封天公会内有七人,她这只是小意思,洒洒水而已。

    在那时,豪妹感觉自己找到了归属,封天公会才是她永远的家。

    三个世界进度后,她发现同组的队友,看她的目光开始不对,那目光中仿佛有迷惑、茫然、费解、惋惜,以及挥之不去的小惊恐,总之,那是特别复杂的目光。

    返回天启乐园后,泰默团长找上了豪妹,大概意思是,八阶大型冒险团封天公会,对于豪妹的天赋,有那么亿点点扛不住,听到这话时,豪妹的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泰默团长之后又委婉的表示,先让豪妹单独行动一段时间,让团内先缓口气。

    泰默团长想出个策略,他团内,还有七名和豪妹处境相似,会给周围人带来不幸的团员,但属实没豪妹这么猛烈,差点让八阶大型冒险团都拉了胯。

    泰默团长的意思是,让豪妹和这七名倒霉契约者一同行动,他们八个的气运碰一下,看看能否以毒攻毒,豪妹当即同意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世界进度后,那七名倒霉仁兄在战战兢兢中返回了天启乐园,并找上泰默团长,婉转的表示,要么他们都退团,要么不再继续和豪妹组队。

    当时某明仁兄的话,特别感人肺腑,那句话是;‘团长!我还年轻,还没活够,我真的不想死啊!’

    那老哥说出这话时,要不是在场人太多,他都会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也是在那时,泰默团长深切体会到豪妹有多强悍,并与豪妹密谋,看能不能想办法让她混入敌团。

    结果为,敌团不知怎么的得知了此消息,并放出话来,近期内不招募新团员了。

    此时在废弃伐木场附近的山坡上,入目之处满是枯死的树桩,豪妹走在这荒地上,后腰处斜挂着一把归鞘中的剑,这把剑的剑柄像刺剑,但剑身应该比刺剑宽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鬼地方好荒凉,不会有埋伏吧。”

    豪妹举起酒瓶,仰头将还剩小半瓶的酒‘吨吨吨’喝光,之后把手中的空酒瓶高高抛起,双手抱肩,闭目等待。

    一声玻璃棚砸在脑壳上的脆响后,豪妹打了个酒饱,酒瓶砸头,说明没转运,也就代表此行不会有危险,这招豪妹屡试不爽,当她开始转运时,才是有不幸要发生,运气越好,后续跃危险。

    某次豪妹在赌场十连胜,刚出赌场的门,被埋伏的莫雷一脚踹爆了一颗肾,虽说返回天启乐园后恢复了,可这梁子也结下。

    前行中,豪妹又从储存空间内取出瓶酒,她原本高冷的心早就死了,她现在是个没心没肺,喜欢喝酒的女剑豪。

    “人生啊~”

    豪妹又仰头吨吨吨了几口酒,才走上山坡,来到山丘顶的平地,这里堆积很多被虫蛀烂的圆木,附近的木板小屋有些歪斜,随时会被风吹倒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坐在木板小屋斜侧方的原木堆上,豪妹向此人看去,此人背对着她,气息有点奇怪,哪里奇怪,她说不上来,对方应该有空间系能力,正半没入异空间内,所以气息才这般模糊。

    想到对方矿工的身份,豪妹心中了然,对方谨慎些是对的,这反而让她更放心。

    灰袍人开口说道:“你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路上遇到了刚认识的酒友,就和她喝了几杯,她是个普通人,喝醉了,我肯定要把她送回家去,一来一回耽搁了会,要不然这样,8500灵魂钱币的酬劳,我只收7500。”

    “你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原木堆上的灰袍人站起身,转身向豪妹走来,他的声音已略有呆板、木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都说了,作为迟到的歉意,我愿意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迟到了,迟到了,迟了……”

    戴着兜帽的灰袍人继续向豪妹走来,见此,豪妹心中一凛,莫名的感觉到,自己仿佛从战争片跨越到了恐怖片。

    “迟了、迟了……你…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灰衣人脸上戴着面具,继续向豪妹走来。

    “再敢走半步……”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一道金白色剑痕划过,豪妹不知何时已握上她的佩剑,这把剑大致上是刺剑的模样,但不像常规刺剑那般单薄,没有实战效果。

    这把剑的剑身约有3.2cm宽,越向上越窄,有不俗的斩击力,刺击与穿透方面更优异。

    随着豪妹的这剑斩出,迎面走来的灰袍人,上半个脑壳陡然斜斜飞起,戴着的兜帽与面具也被斩开。

    利剑轻鸣,豪妹手中的利剑切出一抹剑花,斜指向地面,她低垂着眼帘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我刚才说了吧,再向前半步,就斩了你的脑袋……”

    豪妹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。

    “你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仅剩半个脑袋的灰衣人继续前行,口中念叨着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无要害体质。”

    豪妹手中的利剑震响,下一瞬,对面的灰袍人整个身体都破碎,化为一块块破碎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切,矿工也学坏了。”

    豪妹嘟哝一声,刚欲转身走,却发现前方的情况不对,那灰袍人破碎的血肉静止在半空中,在血肉的空隙间,似乎是被一根根能量丝线所连接。

    灰袍人的血液化为血气,逐渐倒涌回,他的血肉随着能量丝线的收紧,快速被缝合,或者说是聚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很短时间内,灰袍人恢复原本的模样,连之前被斩成两截的头颅、兜帽、面具都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豪妹的嘴角抽动了下,彻底醒酒,她的第一想法是撤,这次的敌人也太诡异,给她最直观的感觉是,对面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是一具尸体,或者说是一具傀偶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豪妹决定,溜,今天的事,处处透露着诡异。

    就在豪妹准备溜之大吉时,对面的灰袍人宛如狂躁症复发,野兽般以四肢奔跑的方式向豪妹扑来。

    豪妹当即向后跃,以敏锐、迅速,又不失优雅的方式落地,然后,咔哒~

    一声脆响从豪妹脚下传来,这感觉她略有熟悉,以前在低阶时踩雷了,就是这体验,同时她心中颇感无语,都八阶了,还埋雷。

    这些想法出现的同时,豪妹以做出应对策略,她以快到无法捕捉的方式再次后跃,可她马上感觉到脚腕上传来束缚感,刚才踩雷时,还踩中了锁套。

    凭锁套的拖拽力,豪妹判断出,锁套另一边应该是绑在那‘地雷’上,也就是说,她是拽着‘地雷’一起后跳的,这点豪妹不算特别在意,她在意的是,从脚腕的拖拽重量来判断,这‘地雷’,个头怕是有点大呦。

    抱着最后的侥幸心里,豪妹低头,看到下方那直径2.5米,厚度在80cm以上的雷盘,初步分析,这东西绝不是对人用的,用这东西炸高达,都有点太看得起高达了。

    “不妙。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股冲击波在半空中扩散,爆炸后的烟雾扩散,里面是混乱的扭曲力场。

    几米宽的花蕾在爆炸中心浮现,这粉白色的花蕾由剑芒构成,组成剑盾类防御,将豪妹保护在中心。

    豪妹的脑袋嗡嗡的,她承受的这种炸弹,其作用是联盟星·日蚀组织用于炸体型巨大的危险物·S-008,因内部结构很有趣,苏晓才制造了几个。

    豪妹现在什么都听不到,耳中是持续的耳鸣声,她心中恨到咬牙切齿,想法为:‘等老娘下来的!’

    在这种执念中,豪妹落下,日常倒霉的以坐姿落地,可这还不是关键。

    咔哒~

    犹如噩梦之音,那种好似要炸高达的‘地雷’又被激活了几颗,这次没给豪妹一丁点的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扩散的冲击波将周边的枯枝烂叶炸飞,灰袍人被炸成碎片,他本身就是一具尸体,之前这契约者兼矿工的家伙,自认为是嗜血的猎人,却成了猎物,被拖入封境之后,苏晓当即将其灭口。

    此番布设,苏晓是在实验从沸红那得出的成果,现在看来还不错,让尸体开口说话方面不太理想,宛如复读机般,只能说出一句预先设定好的‘你迟到了’。

    第二颗「重力地雷」爆炸,豪妹再度被炸飞起,其他不说,豪妹真的很抗炸,不愧是剑术宗师+元流体系发展。

    又被炸起,豪妹心既恨意十足,又暗暗心惊,她发现,眼下的情况是敌人预判了她预判的预判,既然如此,那就随缘,她全力侧挥一拳,在空气中轰出一声闷响,强行改变下落轨迹。

    终于,豪妹飞到了最高处,她开始下落,只要不再被炸,就是反击的时候,不过要先找到敌人在哪,不对,要先知道敌人是谁才行。

    鹰唳传入豪妹耳中,一股破风声从上空袭来,一道力量十足的火线笔直落下,速度快到破开音爆。

    危机感陡然袭来,豪妹调转视线,瞳孔逐渐紧缩,终于看清从她耳旁划过的东西,是一颗苹果大小的胶状物,并且在逐步膨胀。

    半透明的胶状物内,有快速膨胀的小火球,这小火球呈亮金色,很刺目。

    豪妹当即判断出,要立即开防御型的大招,否则就算不死,也无法与即将出现的敌人战斗。

    咚!!

    普通阿波罗爆炸,周边2公里范围被一颗大火球吞没,里面是爆燃的太阳焰。

    一道绚丽的残芒从这火焰炼狱内冲出,豪妹身上的剑华尽碎,噗通一声摔倒在地,她立即取出瓶药剂,吨吨吨几口喝光,药剂起效,她左臂与腿上的烧伤快速痊愈。

    她起身一跺左脚,脚上的焦壳破碎,露出刚生出的白皙肌肤。

    普通阿波罗虽是上一代的爆炸物,但威力依然不弱,或者说,阿波罗的弱点是引爆时间,威力一直都很足,这点月神与血神两位古神可以证明。

    豪妹大口喘着气,感知全开,结果没感知到周边有任何敌人,这把她气得不轻,白挨炸了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豪妹取出三只探路机械犬,在前面探路,以免路上再有埋设。

    看着并排向前奔行的机械犬,豪妹放心下来,她迈步前行。

    咔哒~

    豪妹立即低头看去,这次踩到的地雷,好像是个金属捕兽夹般,是她没踩过的全新版本。

    这是【磁爆猎手】,是布布汪所配备的爆炸物,威力一般,胜在使用灵活。

    试问,布布汪是怎么在敌方有机械犬探测的情况下,埋设【磁爆猎手】?a答案很简单,它在融入环境的状态下布设【磁爆猎手】,这涉及到【磁爆猎手】的另一种特性。

    「磁爆猎手:此为机关陷阱,成功设置后,磁爆猎手将进入隐匿状态,如敌人踩中磁暴猎手,将引发小范围磁能爆炸。」

    一声磁能爆炸后,豪妹虽未被炸飞,却是坐在了地上,耳中嗡鸣个不停。

    别人埋雷,都是预判敌人会从哪经过,然后事先埋好,布布汪则不是,它是跟着敌人,确定敌人的行走方向后,设置磁爆猎手,跑开,敌人踩雷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右腿被炸到骨裂8次,左腿骨裂5次的豪妹,站在原地不动了,只要她刚前行,无论是大跨步、前跃、后跃、又或是超远跳跃,都会踩雷,在她现在的认知中,这片山地的每一寸都埋着雷。

    她挨炸几次,就要喝一瓶药剂,这次带的补给品,已消耗的差不多,她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豪妹从最开始的口头谩骂,但逐渐服软,之后是无能狂怒,直到现在的迷茫,她特别迷茫,敌人到底在哪?

    站在满是枯草的山地上,豪妹在考虑要不要在世界联络平台内花钱求援,至于他们封天公会的成员,这次没被选来参与本次的世界争夺战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,豪妹决定用最原始与最朴素的方式,解决这次的困境,她深吸了口气,气沉于腹后喊道:

    “有种你出来啊,崽种!!”

    喊声回荡来源,一道破风声后,苏晓已站在半米高的树桩上,脸上戴着旅团团长以前送的面具,团长虽称这是玩具,可这东西有很强的感知屏蔽性。

    看到敌人现身,豪妹心中大喜,她拔出手中的刺剑,将其对准苏晓的眉心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亏你敢出来,来!单挑!”

    豪妹说话间,一剑前斩,位于她前方的地面泥土飞扬,虽说这方法不能百分百清除敌人埋设的地雷,但也是有些效果的,她属实是被炸怕了。

    确定没有炸弹,豪妹陡然消失在原地,当她再出现时,已位于苏晓前方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利剑劈下,被长刀架住,火星飞溅,刃口互相摩擦的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刚交锋一招,豪妹就手中发力,滋啦一声,剑刃从刀锋上擦过,她略向后仰身,弓曲左腿,速度快到匪夷所思的一脚直踹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股气浪扩散,苏晓退后一步,这脚直踹被苏晓测刀挡住,他上下打量对面的豪妹。

    豪妹的脸颊抽动了下,目光虽平静,实则心中喊着疼死老娘了,她在没穿鞋子的情况下,一脚直踹在刀侧,脚都麻了。

    血气迎面而来,豪妹毫不退惧的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苏晓在斩出一记重刀后,故意停顿了1秒才斩出第二刀,两刀都势大力沉,却出奇的慢。

    而在对面,豪妹的体验‘酸爽’到爆炸,这两刀顿挫的重斩,让她对「技」的认知都有点刷新,明明斩击速度不快,而且两刀之间还顿挫了1秒,可她就是不敢躲避或反击,不硬挡下,她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挨了两刀重斩,豪妹感到自己全身的骨头像是要散架般,体内气血翻腾,她已决定,找机会溜,她和敌人在「技」方面不是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豪妹估测,敌人最起码是刀术宗师+近战宗师,敌人给她最直观的感觉是,体练如风,迅捷如虹,不动如山,动若奔雷,一招一式看似平凡无奇,实则杀机暗藏,质朴凝练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打到现在,豪妹没在苏晓身上看到半点破绽,并且压迫力迎面而来,仿佛让她的肩头都多了几分重量,每当她想用她自己开发的那些绚丽+强大的剑术招式时,通通被她自己憋了回去,敢花里胡哨,立刻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她首次感觉到,以往那华丽而强横的剑术招式,此时一定都不好用,平砍成了她唯一保命的方式。

    此刻天空中乌云密布,黑压压一片,闷雷声响起,而在下方。

    当、当、当!

    几刀重连斩,豪妹的身体麻木,破防后她单膝跪地,她的戒指上炸出微光,让她麻木的身体立即恢复知觉,对面的敌人一脚直踹袭来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敌人用长刀挡住自己的直踹,豪妹也利剑一横,意图挡苏晓的直踹,可正在这时,她的双眼瞪大,死亡的恐惧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‘不能挡!’

    砰~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两声闷响一先一后出现,前者是豪妹手上的戒指爆开,她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十几米外,后者是苏晓一脚直踹出的气爆声。

    十几米外,豪妹半蹲在地,大口喘息的同时,冷汗浸透她背后的柔软贴身衣物,她能确定,挨了方才那脚,以她现在的状态,不仅会死,她还会均匀的分布在后方的一片土地上,亲密接触大地母亲。

    既打不过又逃不掉,保命道具虽有,可她的保命道具不是空间型,而是防御型,就算触发了,之后也是死,早知如此,她就不买这么莽的保命道具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豪妹看向天空中,她藏到现在的最强奥义级能力,终于能用了。

    “让你看看,我的雷剑。”

    豪妹手中的刺剑指向天空。轰隆一声,一道金色的「界雷」劈落,顺着她手中的刺剑没入到她体内。

    豪妹的秀发无风自动,她手中的刺剑归鞘,双瞳化为金色,金色电弧在她身上奔涌。

    ‘剑舞·雷闪。’

    豪妹先是化为一道残影,然后消失,一道金色直线划过,当豪妹出现时,她已在苏晓身后几米处。

    滋~

    斩切声在此时才传开,一缕火星在斩龙闪的刃口上出现,这一剑很快,但并未斩中苏晓,类似的招式苏晓也会,‘刃道刀·血影’比这斩击速度还快。

    豪妹眼中宛若出现奔涌的界雷,下一秒,界雷在斩龙闪被斩击的地方出现,骤然蔓延开,将苏晓笼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界雷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豪妹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噎了回去,在她的视线中,身处界雷中的苏晓转过身,很淡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豪妹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剑,又看向天空中的界雷,没错啊,刚才的是界雷,她手中的刺剑指向苏晓,体内剩余不多的界雷放出。

    滋啦~

    一道不算粗的界雷没入苏晓的胸膛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看着对面的豪妹,逐渐从战斗模式时的目光,向科研人员的目光所转变,他特别想知道,豪妹是怎么在体内储存界雷,对方体内是什么结构?或者说,是什么器官存储的界雷?以及如何完全豁免界雷所带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对方将界雷引下,没入体内后,对方的斩击力与速度都有大幅度提升,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苏晓所使用的‘天怒·奔雷落’,是用刀接雷,接雷后不仅无法提升自身的力量、速度,反而会最先承受雷电伤害,是在硬抗界雷。

    苏晓为何能无视豪妹攻击时所附带的界雷?就是因为这点,假设豪妹攻击时附带界雷的强度为8,那苏晓用‘天怒·奔雷落’接雷时,界雷的强度至少是10,10强度的界雷他都当招式硬抗,8强度的界雷怎么可能对他有明显效果。

    开发‘天怒·奔雷落’的是无名船长,无名船长的理念为,自身连界雷都接不住,还想用它杀敌?

    苏晓对豪妹是如何运用结界,以及如何在体内暂时储存界雷的,都想弄清楚,不过这是预备捕捉的提款姬+声望刷子,这就有些难办。

    思量片刻,苏晓决定先逮住再说,说不定这种御雷之法,是某种锻炼方式,而非内部结构。

    此刻在对面,豪妹站在原地一动未动,一种很不妙的感觉在它心中浮现,她的感知在疯狂的预警着。

    PS:(今天一更,过节偷个懒,不过这章7500字。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绝世唐门  大主宰  诡秘之主  伏天氏  儒道至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