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一百一十八章:惨惨惨
    晚上9点,主城·中环区。

    海神宫西侧的建筑群,一栋四层塔楼,三层靠右侧的窗口内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坐在黑暗中的木椅上,苏晓看着窗外的海神宫,海神宫的占地面积庞大,高矮不齐的主体结构上,是一个个臃肿的圆顶。

    整个海神宫,有多重的空间感应结界,巴哈潜入不进去,布布汪却能,它是直接走进去,什么花里胡哨的结界,在布布看来都是浮云,它只面对那种被大量活体生物包裹的建筑没办法。

    海神宫分五部分,东西南北,各有不同的职能,中间的区域才是海神宫的主体,寝殿是位于最中心。

    一旦寝殿遇袭击,海神宫内东西南北镇守的四神官,会在短时间内来带人护卫海神,四神官的实力,只比海神弱一筹而已。

    根据康拉德的安排,从潜入到得手,只有5分钟时间,5分钟内杀不掉海神,就只能向外逃,或同归于尽,到那时可自行选择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5分钟,想挡住四神官以及上千名侍卫,在外人看来是不可能的,尤其是地点还在海神宫内,康拉德筹备多年,想尽方法后,终于做到这点。

    潜入方面无需顾虑,康拉德与他们的部下们,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这上面,到时,苏晓只需从北门向海神宫里走就行,什么都不用管。

    整个计划,可以分成两大环节,首先是凯撒到寝殿内送‘念髓’,这既是探查当天海神宫的防御配置,也是削弱海神的战力。

    康拉德花重金,搞到一种能量毒素,这种毒素很难被察觉到,它的特性为,进入目标体内后,会一直处于沉寂状态,当目标开始催动身体能量,这能量毒素会被逐步激活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,能量毒素会导致目标在一段时间内,彻底无法操控身体能量,也就是强行沉默,让海神只能凭近战肉搏,与两名技法宗师战斗,那简直是一个惨字写在脑门上。

    因此,凯撒的这一步至关重要,凯撒10点05分~10点08分内得手的话,10点25分,暗杀队开始潜入,从北门进入,全程,暗杀队必须保证相同的步调,在预定的时间内,抵达一个个躲避点。

    暗杀队的六人为:苏晓、康拉德、休鲁大师、潜影、罗厄、索菲娅。

    暗杀队中,康拉德是凭这些年搜集来的各类消耗型秘宝,俗称氪金强者。

    苏晓与休鲁大师都是技法型,暗杀小队中的双大爹。

    潜影是暗杀系,他不用潜入,现在他就在寝殿内,动手前,他不能随意移动位置,只能位于阴影中,否则会被海神怀疑。

    黑角·罗厄是防御系,他看着精悍,实则很擅长保护队友,他不是挡在队友身前,而是能在关键时刻,凭自身的能力,与队友互换位置。

    这能力苏晓见过,在六号庇护城时,那名小嘴宛如抹了开塞露的海族妹子,就有类似的能力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罗厄与队友互换位置,替队友挨揍。

    最后的索菲娅,她是个普通人,战斗打起来后,典型的战地记者,带上她,是康拉德深思熟虑后决定。

    暗杀队中,没有明面上效忠康拉德的人,如果在潜入海神宫的途中被侍卫撞上,索菲娅会站出来,并宣称,是海神要召见这些人,以此稳住局面,找机会让苏晓五人退走,保存力量,进行下一轮的暗杀尝试。

    做了这件事,索菲娅是无法脱身的,哪怕她是海神长女,在事情查清后,依旧会被处死。

    海神长子与长女,不是所有兄弟姐妹中年龄最大的,而是现今还活着的子女中,年龄最大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漆黑的房间内,苏晓借助月色,侧头看向康拉德。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

    康拉德将一沓半卷在一起的厚纸张递来,苏晓打开查看最上面的一张,还算满意后,将这沓厚纸张收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海神宫,寝殿内。

    偌大的寝殿显得有些宽旷,一张30公分高床榻位于中间,这床榻很大,长、宽都在五米以上,周边挡着半透明的黑色幕帘,幕帘被夜风吹动着。

    一道身穿暗蓝色宽松长衣的身影,盘坐于床榻中心,丝丝缥缈的金色能量,从周边没入他体内,是汇聚而来的信仰之力。

    这就是海神,他的黑色长发披散,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厚重的金属寝殿门被两名侍卫推开,殿内的寒气飘散出,让两位侍卫都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当寝殿内的温度回升一些后,一道瘦弱的身影,端着个大托盘走进来,托盘上摆着小盏炉,里面飘散出一缕发丝粗细的黑烟,如果触碰到这缕黑烟,就能听到死者在死前凄厉的哭嚎声。

    双手端着托盘走来的,是一名面色苍白的老仆从,任何人看到他,都会有种‘嗯,这是熟人’的感觉。’

    这老仆的面色太惨白,有种随时掉渣的感觉,让人怀疑,他脸上到底抹了多厚的底妆,实则上,这不是底妆,这是白色墙灰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海神睁开眼,刚好看到隔着幕帘,迎面走来的老仆,看到对方的第一眼,海神的想法为,这是熟悉的仆从,但,这仆从可真丑。

    海神越看走来的老仆,越感觉揪心,但他贵为神灵,此刻移开目光,又显的他畏惧了那凡人。

    “放下东西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在海神的威仪下,老仆唯唯诺诺的退出去,寝殿关门后,不知为何,海神心中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,那老仆的丑脸,在他脑中挥之不去,都有点精神污染。

    海神揉了揉眉心,他依稀‘回想起’,这是几个月前来神宫的仆从,只是不经常来送念髓。

    这种人才,海神准备以后多用,那张脸都不是丑的问题,而是精神污染,外人没办法伪装。

    实际上,海神没察觉到,他被某种能力影响了,这种能力没有攻击性,却是MAX级的能力。

    床榻前的托盘漂浮起,过了幕帘,落在海神身前,盏炉内飘出的黑烟,逐渐在海神周边环成一圈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康拉德小时生活在海神宫,16岁离开这里,去外面居住,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他有一个想法,能不能潜入这里,杀死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准确的来讲,关于潜入海神宫,康拉德从十几年前就开始构思,整个潜入过程为4分钟,却在他脑中翻来覆去的演练的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他对海神宫内的一砖一瓦都知晓其位置,他甚至知道这里每名护卫巡逻时的习惯,以及这些护卫叫什么,家住在哪,有几个情人等。

    康拉德就是做到了这么夸张,从童年开始,他的父亲海神,就是他的梦魇,他知道这梦魇有多可怕,为了能杀死这梦魇,细节做到何种程度,在他看来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钟表的指针一下下跳动,当指向10点30分时。

    咚、咚。咚。

    寝厅的门被敲响,刚吸收完‘念髓’的海神睁开双目。

    “我淦,还敲了个屁的门,直接踹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计时,从现在开始,5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。”

    咚!!!

    海神感觉宛如地震了一样,寝殿门平行飞了出去,轰然拍在对面的墙门上,深深拍入其中,要是墙外没结界,墙壁绝对穿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5分钟。”

    康拉德最先冲近寝殿内,看到康拉德,海神的表情平静下来,方才的那脚踹门有些惊到他,正所谓,内行看门道,海神判断出,那一脚要是踹在他身上,真的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“逆子。”

    海神从床榻上起身,哗的一声,他的气息将床榻周边的幕帘掀飞。

    锋利的切割声,从海神身后袭来,一种暗蓝色流体突然出现,化为一面墙壁,挡在海神身后。

    “潜影。”

    海神动了真怒,康拉德的暗杀,在他预料之内,可潜影背叛他,是他万万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‘惊喜’还没完,索菲娅、罗厄、休鲁大师一同冲进来,看到这三人,海神一时间没能确定,这三人真的是来暗杀他?这些人都背叛他了?

    除了四神官,海神还有五名心腹,分别是:索菲娅、罗厄、潜影、休鲁大师,以及狄赛。

    让海神欣慰的是,五心腹中,狄赛没背叛他。

    其实并不是,狄赛在门口守着呢,他的能力不分敌我,不适合暗杀,所以负责挡住有可能来增援的神官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种局面,是因为海神追求成为圣神的做法太执着,执着到接连更改主城的法度,神权完全至上,连遮羞布都不挡。

    最初没什么,海神的威仪摆在那,可时间长了,人心就散了,外加康拉德的拉拢,不反叛就见鬼,人心是最复杂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以说,海神就像个一心修仙的皇帝,不被灭国都对不起列祖列宗的那种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只有5分钟,潜影被阻,黑角·罗厄与手持金属长棍的休鲁大师同时冲上前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罗厄消失,他激活能力与潜影互换了位置,让潜影出现在休鲁大师身后,一技法型,一暗杀西,以左右穿插的方式冲锋,向海神扑去。

    海神抬手,咚的一声,炸响在他前方传来,潜影与休鲁大师全都倒飞而出,重重撞在后方的墙壁上,其中的潜影,全身各处浸出湿淋淋的鲜血,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破空声出现在海神后方,是飞来的巴哈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海水四溅,震耳的炸响后,巴哈化为残影,向后倒飞,狠撞在墙面上,它感觉到脏器翻江倒海,想与海神近身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海神是所有近战的克星,海底主城,位于海底最深处,海神借助了海底水压的力量,他的能力运转方式很简单。

    海神在海神宫正上方的海水内,留下精神刻印物,以此为媒介,让周边的水压,肆无忌惮的挤压精神刻印物。

    位于海神宫内的海神,将正上方的精神刻印物作为媒介,形成一个释放口,当他打开这个释放口时,上方承受高压的海水,就找到释放点,伴随着压力冲出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,既能击退敌人,还能用海水当高压水切用,击退的同时重创敌人,更精妙的是,这种方法消耗的身体能量很少。

    破风声从海神侧面袭来,他的手向侧面伸,手掌向外,轰隆一声,苏晓伴随着四溅的海水飞出,撞在墙壁上,他身上的晶体层逐渐脱落,脸上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康拉德,作为我的儿子,你让我很失望,你太着急了,当初我杀我父亲时,我隐忍了37年”

    海神的手对准康拉德,看来,康拉德的带孝子问题是家族传统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炸响,满身血迹的康拉德倒飞出去,他残破的躯体撞在墙上,脸上却露出笑容,一枚指环在他手上放出微光,没这指环,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啪叽一声,康拉德落地,他以有些诡异的动作爬起,单脚踩上染血的礼帽,头上的自然卷短发,有不少被血迹黏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暗杀讲究的是快准狠,无论怎么看,时间都耽搁太久,从进入前殿,到现在为止,已经过去3分钟,可包括苏晓在内,没人能靠近海神5米内,全都被他一次次轰飞。

    海神除了利用水压能力战斗外,没施展其他手段,他在等待四神官的增援,以及防范敌人的后手。

    急促的奔跑声传来,海神开始不耐烦,他单臂平伸,手心涌现海水的同时,作出抓握姿势。

    噗叽~

    超高压海水,在海神手上飞溅,他失去了对海水的控制准确的说是,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能量了。

    海神的气息一窒,他看了眼自己的手,尝试调动身体能量,一股艰涩感从体内传来,仿佛体内的能量锈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在海神周边,苏晓、休鲁大师、潜影、罗厄将海神包围在中间,几双眸子都在看着海神。

    “别被我的逆子欺骗,他什么都给不来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上,宰了他!”

    一声声炸响从寝厅内传出,而在海神宫的其他区域,一场场乱战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寝厅内,海神依旧屹立,他手中是一把断裂的光枪,鲜血浸透他的衣物,胸膛上的斩痕,让他受伤很重,软趴趴垂下的左臂,是被休鲁大师所伤。

    细微的奔行声传入海神耳中,他听出那独特的脚步声,是他信赖的神官·扎卡赖前来护援,只要扎卡赖能冲进来,他就能撑过今天的劫难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让海神疑惑的是,周边的敌人为何不攻击他了,这感觉……太虚幻了!

    海神陡然睁开眼,脱离了和真实交叠的幻觉,束缚感从他全身各处传来,休格大师位于他背后,锁住他的手臂,单膝顶在他背上,潜影化为黑色影子,宛如绳子般,勒住他的上半身,黑角·罗厄则缠缚住他的双腿,此刻,他无法动弹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海神的余光,看到了自己的子嗣康拉德,对方左脸上满是血纹,却在笑。

    破空声迎面袭来,海神看到一把长刀骤然拉近距离,他已受伤太重,被这刀刺中要害,必死,他还有很多杀手锏没用,只要能调动体内的能量,他绝不会这般……

    长刀刺来,海神背后,休鲁大师用牙咬住海神的长发,仰头后拉,导致海神也仰起头,长刀的刀尖直奔海神的下巴而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寝厅的右侧门被撞开,一名身穿全身甲胄的神官闯进来,他名叫扎卡赖。

    看到寝厅内的情景后,神官·扎卡赖的表情变得无比惊恐。

    苏晓手中的长刀,从海神的下巴刺入,贯穿整个头颅,从天灵盖刺出,海神的手臂抬了下,转而无力垂落。

    “你,你竟敢!”

    神官·扎卡赖的表情彻底扭曲了,惊恐、愤怒、茫然。

    海神的双眼瞪到最大,他这真是死不瞑目,开发了一辈子的各种能力,结果在人生中最关键的一场战斗中,基本没用出什么能力,他最开始用高压海水欺负近战欺负的太爽。

    苏晓从储存空间内,取出一沓厚纸张,这是他委托康拉德弄来,为此,对方发动了主城内所拥有的全力情报渠道。

    苏晓手中的这一沓厚纸张上,每张都是同一个女人的画像,他看着神官·扎卡赖,说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神官·扎卡赖怒极,可在看到海神的尸体后,他恍然想到,对啊,海神已经死了,一个死掉的人,不值得效忠。

    海神倒了后,主城谁说了算?神官·扎卡赖不禁看向康拉德,在以往,只有这位大人物敢和海神抗衡。

    神官·扎卡赖停步在苏晓身前,接过苏晓递来的一大沓画像。

    “记住,是乌鸦女杀了海神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话间,手中的长刀从海神头颅内抽出,没人束缚后,海神的尸体倒地。

    神官·扎卡赖看了眼苏晓手中染血的长刀,又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一大沓画像,他深吸了口气,稳定心神后大喊道:“乌鸦女杀了海神大人!快来人!乌鸦女杀了海神大人!”

    “乌鸦女杀了海神大人!”

    “封锁神宫!为海神大人报仇!”

    “找到乌鸦女,杀了她!”

    一道道喊声逐渐传远,很快,一个消息在海神宫内传开,乌鸦女夜潜海神宫,刺杀海神大人,海神大人已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城内的一间餐馆内,正在吃夜宵的乌鸦女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奇怪,谁在背后骂我。”

    乌鸦女揉了揉鼻子后,继续吃着热气腾腾的夜宵,刚进入这世界的她,正在想着如何以智取的方式,坑苏晓一下。

    PS:(今天虽然三更,但一共更新了12000字,不算短小了吧。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韩三千苏迎夏  第一序列  三寸人间  掌中之物  儒道至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