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九十四章:无解的灯姐
    密室内,苏晓放下手中的诊疗单,在这上面,共有三条线索。

    一.王朝与太阳教会死守着一个秘密,这秘密就是兽化症的起因。

    二.72号病患的由来。

    三.5号病患,也就是七阶段兽化者,竟然是之前见过几面的老骑士。

    对此,苏晓是没想到的,只有少量隐晦的线索证实了这点,首先是老骑士的身高,三米多的身高,不是寻常人能有的,其次是老骑士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在最初见到老骑士与噩梦之王一对一时,苏晓就发现老骑士有伤在身,不过那时老骑士挨了颗【烈阳之怒·阿波罗】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在被阿波罗炸前,老骑士原本就有伤在身,之后又被阿波罗炸了,然后又遭到罪亚斯的奇袭。

    被古神能量其实那么久,老骑士依然是重伤状态,可在这种状态下,他又从烈阳君主那夺到【画卷残片】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老骑士都撑不了这么久,有这些情报,苏晓依然没察觉到老骑士是七阶段兽化者,既有他自己的失误,也是被5号房间内的迹王诱导了,5号房间内的迹王,才是他一直认为的七阶段兽化者。

    关于王朝与太阳教会隐瞒的秘密,暂没有线索,苏晓都怀疑,是不是知情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而最后的72号患者,这是灯姐,与苏晓之前猜测的相同,灯姐的确是太阳教会与古堡医生们联手改造出。

    从灯姐的身段来看,曾经就算不是个美人,也是背影杀手,现在却被改造成看守噩梦深处的怪物。

    灯姐无疑是个可怜人,但苏晓心中没任何怜悯,从眼下的状况而言,在这噩梦中,灯姐是一对一无敌。

    改造出灯姐最主要的目的,其实是为了防止老骑士回古堡病房内夺绘画者之血,也就是说,灯姐在有噩梦·古堡病房的场景加持下,她是可以和兽化后的老骑士碰一下的。

    如果将苏晓已知道的本世界大boss进行战力排行,那就是:

    太阳鸟·泰哈卡克(位于沙之世界内)→老骑士(兽化,位于任意区域)→灯姐(位于噩梦·古堡病房内)→驴哥(光焰领主)→烈阳君主(烈阳君主与驴哥并非同一人,驴哥为烈阳君主的先祖)→噩梦之王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和灯姐硬碰硬是很不明智的,这点从罪亚斯之前的举动就能看出,对方没有与灯姐交手的意思,当即装尸体,这很明智。

    灯姐有个最无解的特性,苦痛分裂,只要攻击她,就会导致她分裂出‘同相位个体’,也就是分裂出另一个灯姐。

    分裂的灯姐,依然有苦痛分裂特性,要是一个持续性的大范围能力下去,在你面前就是一群灯姐了,到时灯姐的浊光就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灯姐是有主体的,她的主体会吞噬‘同相位个体’,在一定时间内增强苦痛分裂能力。

    假设灯姐吞噬了一个‘同相位个体’,苦痛分裂的特性就会变成,她每次承受攻击与伤痛,会同时分裂出两个‘同相位个体’。

    根据古堡医生们的统计,灯姐的苦痛分裂,可以叠加到10,也就是说,攻击一次灯姐的主体,她的主体会分裂出10个‘同相位个体’。

    除这些外,身处噩梦中的灯姐,还有一种特性,在她的主体被杀死后,只要还有她分裂出的‘同相位个体’,她的本源会转移,将那个‘同相位个体’变成主体。

    这是个死循环,想杀灯姐,必须攻击她,这会导致分裂体出现,攻击分裂体,又会有更多的分裂体出现,攻击分裂体的分裂体,会导致分裂体的分裂体出现分裂体,超恶心的无限制套娃。

    想擒贼先擒王,只攻击灯姐的主体,不理会分裂体?首先,这会导致特别多的分裂体出现,分裂体的容易杀死,可她的攻击强度不弱,无视她们会付出特别惨痛的代价。

    就算一直攻击灯姐的主体,把她的主体杀了,有分裂体在,灯姐的本源会进入分裂体体内内,将这化为主体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仅限于在噩梦·古堡病房内,出了这噩梦,灯姐就没有‘苦痛分裂’能力。

    苏晓查看自己的理智值,现理智值为129/215点,他要在5分50秒后注射一支镇静剂。

    灯姐还在外面守这,苏晓有六分钟不到的时间,制作出应对灯姐的方法,这看似不可能,可如果已知情报足够,大胆的猜想与实践,并非完全没办法应对灯姐。

    苏晓取出一件件物品放在书桌上,按动计时器后,开始着手制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未知里画世界内。

    棉絮状的燃灰在上空飘飞,每天不到一小时的光照时间,让这里笼罩着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这是古城的所在之地,古城还有个名字,最后的避难所,这里是画之世界内,被受灾波及最轻的地方,可现在,这最后一片乐土也沦陷了。

    宛如被血染红的太阳悬于高空,这太阳边缘的一圈呈现出黑色,这黑色深厚、沉重。

    太阳都快被染黑,代表古城的兽灾已到了极其严重的程度,这里根本不是乐土,本应逐渐降临的兽灾,被这里的特殊环境压制,在某一天突然爆发出来,这导致古城在短时间内沦陷。

    古城中心,此地的建筑消失了,不,并非是消失,而是被填平,一具具兽化者的尸体堆起,将建筑没过后,形成一个超百米高的巨型尸堆,从远处看宛如一座黑色的积山般,高度甚至超出古城边缘的城墙。

    在这骇人的尸山上方,坐着一道身穿残旧铠甲的身影,是老骑士。

    老骑士头盔的下半部分破碎,露出许久未打理,都有些粘连的胡须,这蓬乱的胡须被一根细红绳缠束着,很久之前,老骑士回到古城,古城的一个小女孩看到老骑士的胡须很乱,又没修剪,就接下自己绑头发的红绳,帮老骑士绑束胡须,而现在,绳结已经很松,红绳的颜色也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晦暗,那句:‘骑士爷爷,要回来哦’,至今老骑士还记得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最终还是……败给了野兽。”

    老骑士从尸山上起身,棕黄色的瞳孔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一滴黑色液体落下,仿佛是从太阳上滴落,又仿佛是凭空出现,最终落在老骑士的肩膀上,渗透坑坑洼洼的残旧铠甲,没入到老骑士的血液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主画世界·古堡二层·庇护厅,五号房间内。

    这房间约有十平米不到,上方透出微光,一名骨瘦形销,身穿破烂衣物的老人坐在石台上,他宛如一棵枯死的朽树般,头顶戴着的黄金王冠黯淡无光,黄金的璀璨已被污迹掩盖,变得内敛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迹王,并不强大,却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至关重要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上方微光的映照下,古堡迹王的双目睁开,这是双完全漆黑的双眼,除了黑暗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哦?自剖去心的你,终于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吗,野兽。”

    古堡迹王起身前行,推开门后,他顺着楼梯,通过长廊后,抵达古堡一层的会客厅,画板架与画板立在墙角旁,坐在高脚凳上的大小姐用拇指、食指、中指夹着画笔,没理会在一旁走过的迹王。

    古堡迹王来到挂有四幅画的墙壁前,停步在第三幅被锁链缠绕的封画前,他动作迟缓的抬起手,按在锁链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逃到哪去?那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:”大小姐用画笔指向第四幅里画,清冷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曾经,你是唯一选择逃跑的迹王,逃走的卢修曼。”

    听闻大小姐的话,迹王·卢修曼侧头看了眼大小姐,发现大小姐还不是真正的绘画者后,他进入到第三幅里画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噩梦·古堡病房深处的密室内。

    苏晓将一盏提灯的底盖拧合,多次确定里面的阵图没问题,以及能量导路稳定后,他取出支镇静剂,注射后,理智值快速恢复着,5秒就恢复满,这让他的脑中清醒了很多,不再像方才那般昏昏沉沉,被疯狂侵蚀的滋味不好受。

    苏晓拿起提灯,向密室外走去,他右手中提着提灯,左手握上开门的机关杆,他要直面灯姐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汉乡  唐砖  大主宰  明天下  第一序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