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七十一章:无形之刃,最为致命
    在苏晓近乎要杀人的目光下,凯撒终于给自己的脚套上袜子,并穿上鞋。

    苏晓清楚的看到,凯撒的袜子在移动时,赫然在空气中留下一缕浅黄色烟雾,那烟雾浑浊、浓厚,看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幸好房间内的通风很好,这里是一间洞窟所改建出,此地的确切位置,苏晓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直径约2米大小岩石圆桌旁,空气清新后,苏晓点燃一支烟,说道:

    “烈阳君主,我们双方这次既是合作,也是一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交易?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目露狐疑,在他的计划中,这次既不是合作,也不是交易,而是拉拢,将苏晓拉拢到他麾下,听命于他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会有这计划,其实很正常,毕竟双方现在的身份地位不对等,烈阳君主是新王国的最高统治者,苏晓则是太阳教会的一名药剂师。

    新王国与太阳教会是同等规模的势力,不过在新王国,烈阳君主是绝对的首领,无人能违逆他。

    正在因为双方身份的不对等,烈阳君主想的才不是合作,而是招之麾下,如果不行,那才考虑合作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苏晓提及交易,烈阳君主不算太在意,合作他都不准备,更别说需要双方身份更对等的交易了。

    “交易的内容是?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随口问着,他这态度就隐晦的表示,他并不在意这交易。

    “比如,逃出这世界。”

    苏晓口中吐出烟气,烈阳君主的态度,是他早就想到的,或者说,对方没派人来埋伏,已让他估测出烈阳君主的难缠程度。

    这看似是个傲慢,如同暴君的统治者,实则心思缜密,对局势的判定准确至极。傲慢就是他的面具,他已用这面具坑死众多强敌。

    “逃出……这世界?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眯起那双鲜红的眸子,他宛如狮子般向后披散的金发,配合他鲜红的眸子,让他拥有一种贵气的英俊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过,逃出这世界了吧,库库林·白夜。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用自己的中指挠了挠眉角,拿起桌上的两个金属酒杯,以及一瓶存仓多年的葡萄酒。

    “本王,呵……现在称本王,还有些大言不惭,在画中世界,就算是强者,也不敢自称君主,我却敢这样做,这和我是否强大无关,我是‘王朝’遗存至今的王裔,瓦伦丁一族的王裔,所以我敢自称君主,否则,那些信仰太阳的疯子会马上找上我,王朝的‘盾’碎了,‘剑’崩了,只剩那些信仰太阳的疯子,没有他们在,沙之世界早已被野兽填满。

    无论是对沙之世界,还是更外面的画之世界,信仰太阳的疯子、迹王、绘画者,都是必不可少的,可惜,我们这只有太阳疯子,没有迹王和绘画者。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拔开瓶塞,倒上两杯酒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从其他世界来,你提出的筹码,我暂时不接受,如果想离开,我在多年前就和一个自称噩梦之王的废物离开,不怕你嘲笑,我……要把这世界复归原样,然后成为这里的王,一切皆是我修复,再由我掌控,很合情理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烈阳君主端起一杯葡萄酒,一饮而尽,然后把另一杯移到自己身前的桌上,显然,这杯不是给苏晓倒的。

    “库库林·白夜,你就没有一点的怒火?我从刚才到现在,一直在鄙视你,强者都有傲气,你至少稍微感到愤怒才对,如果你开始愤怒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低叹一声,从桌下拿起一个新金属酒杯,倒上半杯酒后,将酒杯顺着桌面推滑向苏晓。

    从最开始,烈阳君主就在尝试激怒苏晓,只要苏晓稍显愤怒,他就能逮住机会,用他的手段,操控这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有凯撒这样的探子,想必也知道,我最近的处境不算好,有几条‘野狗’经常找我麻烦,不过这也是难得的机会,有两条‘野狗’手中,刚好有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画卷残片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的目光警惕起来,杀机暗藏,他说道:“看来你和那些‘野狗’来自同一个地方,这么说,你也有画卷残片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9块【画卷残片】,看到这些【画卷残片】后,烈阳君主的目光‘友善’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对离开这世界没兴趣,那就付你画卷残片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将9块【画卷残片】都放在桌上,钓鱼还让鱼咬一口鱼饵呢,更何况烈阳君主的智商不是鱼能相比的,怎么说,这也是个中级老阴哔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的智谋,并未苏晓想象的那么高,可他有时的行动却恰到好处,让苏晓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这说明一件事,烈阳君主自身是战力强大,拥有一定的智谋,而在他手下,有一名效忠于他的超级老阴哔。

    多数情况,老阴哔要么自己当老大,要么就是在家族中,很少屈居人下,这样推测的话,烈阳君主身旁的那个超级老阴哔,很可能是烈阳君主的长辈亲系,在辅佐烈阳君主成事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之前的表现,就是三板斧,三板斧过后,逐渐显露自身的真实水平。

    苏晓心中有了策略,烈阳君主可以利用,但一定要在短时间内,把对方身旁的那个老阴哔搞死,有那老家伙在,想完成计划很难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付画卷残片的话,和你交易也没什么,说说看,作为报酬,你想要什么,不会是太阳教会的野兽心吧?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似笑非笑的开口,心中有种稳操胜券的感觉,这些都已被他的‘阿泽乌’预料到。

    在王朝的古语中,阿泽乌代表长者与尊敬之人,多数用于称呼效忠于自己的长者,这样不至于让双方因上下级关系疏远。

    外人不知道的是,名声不算太好的烈阳君主,在新王国,有着很强的人格魅力,愿意效忠于他的强者众多,那些强者知道,跟随烈阳君主,不仅眼下富足,等成了大事后,也不担心烈阳君主因忌惮他们的功绩与名为,将他们铲除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不仅有野心,他还有理想,他的理想是,夺取到更多的画卷残片,用这些画卷残片,把沙之世界填补到完整,让其独立存在,并压制这里的疯狂与兽化,让这里不再下血雨,如果做到这些,这世界至少能享受千年,甚至更久的安宁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愿追随一个超级老阴哔,金斯利那种除外,而烈阳君主,他满足了领导者的很多特点,换做其他人,在这即将消亡的世界,真就无法在身边汇聚那么多死心塌地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莫非我真的猜中了,就算你给我画卷残片,帮你到太阳教会夺野兽心,我也不会同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有9快画卷残片,太阳教会有21块,事成后,这些全都归你。”

    听闻苏晓这句话,烈阳君主开始沉思,苏晓也没催促,他其实对野兽心没兴趣,他要的是【画卷残片】,以及收拾掉烈阳君主。

    苏晓熄灭手中的烟,心中思索着,怎么把烈阳君主麾下的那个老阴哔弄死,首先要让两人的关系决裂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有雄心壮志,从对方眼下的处境看来,对方的雄心壮志憋了很久,其原因,大概率是【画卷残片】的数量不够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方才提及,他想把这世界复归原样,又或者说,烈阳君主是想修复这世界。

    正因有这么前途光明的理想,才会有人愿意追随烈阳君主,在这即将褪色崩灭的世界里,还有保持这种理想的人,无论是敌是友,都是可敬的,不过可敬归可敬,该算计依然算计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背后的那个老阴哔,负责帮烈阳君主出谋划策,在刚接触时,烈阳君主按照那老阴哔的指示,居然真的唬住苏晓一会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那名老阴哔是诚心诚意对待烈阳君主,眼下的问题是,烈阳君主心中的雄心壮志,始终没能继续迈进。

    那个老阴哔在求稳,烈阳君主却着急给手下们看到光明的未来,这是双方最大的矛盾点,双方的理念都没错,想法也都没错,可他们的意见会因此而不和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苏晓仿佛看到一条裂缝,这是烈阳君主与那个老阴哔间的裂缝,什么东西能把这裂缝撑大?那还用问吗,当然是大量的【画卷残片】。

    只要这裂缝越来越大,最终轰然崩炸时,烈阳君主的屠刀,必定挥向那个老阴哔,因为他知道,关系破裂后,那个老阴哔曾经有多么可靠,现在就有多么可怕,必杀之。

    “烈阳君主,免费送你个情报,你之前说的那两条野狗,分明叫伍德、罪亚斯,我这有9块画卷残片,太阳教会有21块,罪亚斯那有5块左右,伍德那有6块左右,别这么看着我,我们三个联手宰了噩梦之王,他们两个的目的是画卷残片,我的目的是野兽心,所以我们才分道扬镳。”

    苏晓没继续说,这些相加,一共41块画卷残片!苏晓真的不担心烈阳君主不动心,提起这些时,他自己都动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夺这些画卷残片,不过在收了我的9块画卷残片后,我们先去夺野兽心,之后再考虑其他画卷残片。”

    苏晓提出一个烈阳君主不会同意,他自己也不会实行的建议,根据他的计划,烈阳君主要先对付伍德、罪亚斯、水哥等人,这才是他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这的三条野狗很难缠,合作是你提出,交易是你提出,库库林·白夜,我没在你身上看到任何诚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阳圣药被狗喝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,咳,那是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说出这句话后,心中很满意,他刚才有点被噎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必须先去太阳教会夺野兽心,否则没得谈。”

    苏晓的态度坚决,他身旁的布布汪、巴哈,都做出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,不,动爪。

    “必须先帮我除掉那三条野狗。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悠然的品着酒,见此,苏晓的面色开始‘难看’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的谈了。”

    苏晓起身就走,一步、两步、三步,他盲猜,烈阳君主的下一句是:‘多谢你送的太阳圣药。’

    “多谢你送我的太阳圣药,以后有这种好事,记得第一个找我,白夜药师。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的话,让苏晓停下脚步,他侧头看着烈阳君主。

    “你们赢了,烈阳君主,让你的主子来见我,我没兴趣和你这傀儡继续谈,这没意义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出这话时,烈阳君主最初没太大反应,凯撒心中却咯噔一声,他全程看戏,对情况的发展,心中和明镜一样,苏晓的这一系列说辞,实在是太狠了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身后一定有人,有个辅佐他的老阴哔,当有一天,烈阳君主与一个危险人物谈判时,按个危险人物居然说烈阳君主是傀儡,他身后有主子。

    作为新王国最高统领者的烈阳君主,心中会怎么想?他能不产生猜忌之心?他一定会仔细推敲,自己是不是真得成了‘阿泽乌’的傀儡。

    怀疑也是裂缝,比分歧更大的裂缝。

    “傀儡?你在说我吗?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有些啼笑皆非,但从他嘴角的那一丝僵硬来看,他似乎没表现出的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“哦?你不是傀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眯起眸子,像是在沉思,片刻后,他说道:“如果和你合作,我可以先帮你对付那三条‘野狗’,如果是与你身后的那个人,那就不用继续谈了,藏头露尾的人,不值得信任。”

    苏晓这么说,是在让烈阳君主感觉,烈阳君主比那个老阴哔各有能力,此计谋为,成就感与超越感,让烈阳君主感觉,他在不知不觉间,已超越那个老阴哔。

    人这种生物很奇怪,当烈阳君主不如某个人时,烈阳君主会把那个人说的话,更加放在心上,感觉对方说的话更有道理。

    可当烈阳君主感觉自己已经超越那个人时,那个人的话,就不再是至理名言,烈阳君主会想,你都不如我,我凭什么听你的?你算老几?此为……自满。

    自满、猜忌、分歧、急于求成,四层隔阂,此刻全出现在烈阳君主心中,其实这些早就有,眼下被苏晓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为,攻心,为切割心灵的无形之刃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,我不能离开公寓太久,明晚继续谈,哦,还有件事,我看好你的理想。”

    苏晓说出让烈阳君主不解的话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烈阳君主的心有些乱了,不过语气并未显的急躁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准备投资,你如果能把这些世界填补到独立存在,我也会久居在这,就当是投资,先预付一块。”

    苏晓将一块【画卷残片】放在桌上,还是那句话,钓鱼还会让鱼吃到鱼饵,更何况烈阳君主的智商远超鱼类。

    烈阳君主看着桌上的一块【画卷残片】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果我成功的话,这个世界,永远有一片你的安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苏晓转身向长廊内走去,天棚上原本就昏黄的灯光,忽然暗了下,画面似乎在这一刻定格了瞬间,背对烈阳君主的苏晓,眼中隐约透出红芒,而在后面几米处,是翘着二郎腿坐在石椅上的烈阳君主,他的手肘抵在扶手上,手中端着酒杯,脸上略带笑意。

    灯光恢复正常,苏晓走进长廊内,过了转角后,站在一处传送阵上,计划很顺利,继续发酵就可以,用不了多久,就能捅死烈阳君主拿宝箱了。

    不过直接杀死烈阳君主,不算最好的选择,如果烈阳君主喝了那瓶【太阳圣药】,代表「切葛细胞」已潜藏在他体内。

    到时通过「聂氧」激活「切葛细胞」,外加让初代吞噬者侵入到烈阳君主体内,这一套流程后,就可以做更多事,例如,让烈阳君主玩命的去捶罪亚斯、伍德、水哥。

    PS:(今天两更,有点卡文了,写到现在才写出两章,两更就当今天休息一下吧。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  绝世唐门  唐砖  医道无双  汉祚高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