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轮回乐园 > 第十八章:输与赢
    游乐场正门处,胖小丑单手背在身后,手中握的匕首不敢显露,他不是在等机会偷袭,而是怕匕现后,对面的三个凶神将他揉成一团塞进耗子洞,然后往里面灌硫酸。

    胖小丑手中的匕首名为‘嘲笑’,胖小丑曾用它割开众多游戏者的脖颈,然后将这匕首钉在受害者面前,握柄末端的小丑脸,宛如在嘲笑濒死的受害者一样。

    “和我们说说,你知道的画卷残片在哪?不用紧张,我们都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伍德抬步上前,苏晓与罪亚斯也一同,见此,胖小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以往,哪怕面临死亡,他也不会这么慌,可这次是被当做挡箭牌,就这样死在这,胖小丑很不甘,这不甘在逐渐转化为对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了?所有你刚才是在耍我们?嗯?”

    罪亚斯的目光开始不善。

    “当…当然不是,只是那三块画卷残片的存藏点很特殊。”

    胖小丑说话间连连摆手,动作有些浮夸,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,浮夸、花哨,喜欢丑化自己,麻痹他人,但这次,他出现了巨大的失误。

    胖小丑恍然响起,自己的右手中还握着匕首,这让他的表情一僵,额头快速渗出汗滴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你手里还拿着武器,面对我们的友善,你却在背后藏着武器,让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伍德的气息也冷下来,不把胖小丑祸害到半死,他不会贸然走进游乐场。

    “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方才还板着脸的罪亚斯开始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晓没说话,他在判断这胖小丑是否在撒谎,如果对方不知道【画卷残片】的线索,立即斩了拿世界之源,运气好还能掉落宝箱。

    “不…不是,这是游乐场的道具。”

    胖小丑紧张的满脸是汗,他知道,眼前这三个家伙可能上一秒还笑眯眯,下一秒就当场在了他,像杀鸡一样割开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道具?哦,我知道了,你是马戏团的。”

    伍德的话,让胖小丑有点懵,但他马上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要给我们表演个吞刀子,看你热情的,不用这么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”伍德话锋一转,继续说道:“既然这是你的欢迎方式,我们也不好回绝,来吧,开始你的表演。”

    伍德做出请的手势,正宛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的胖小丑僵在原地,他看了眼手中的匕首,这可是他用来杀人的武器,要是吞下去,至少也得半死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想表演吞刀了?还是说,这其实不是你所说的道具,而是货真价实的武器?武器代表敌意,敌意代表你马上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伍德眼中的瞳焰凝起,这让胖小丑退后一大步,本能的想法是,面前的这家伙是魔鬼吗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伍德的确是魔鬼族。

    满脸是汗的胖小丑一阵纠结,最终,他一咬牙、一瞪眼、一伸脖,就要开始表演吞刀。

    胖小丑仰着头,匕首逐渐被他吞入口中,这厮很聪明,是将匕首倒着吞下去,握柄朝下。

    胖小丑一翻白眼,疼到全身哆嗦后,才将匕首吞下,他狠跳几下,让匕首落入胃囊,吞下这东西不会死,却不能剧烈运动,战斗更是找死。

    伍德其实早就看出胖小丑是挡箭牌,眼下的局面是最好的选择,胖小丑是敌人没错,却有利用价值,但有一点,必须限制其战力。

    伍德用的方式很巧妙,他并未让胖小丑签契约一类,那会让胖小丑绝望,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让对方吞下匕首,既能限制对方的行动力与战斗力,也不会让对方心生绝望,不要忘记,那匕首是胖小丑自己的武器,是他熟悉的东西,吞下这东西,和签契约与身中炼金剧毒,在心理上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胖小丑会更顺从,他现在是被限制,但不绝望的处境。

    白脸伍德唱了,苏晓难得唱一次红脸,他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一瓶活性药剂,在里面兑了些胶状物后,将其抛给胖小丑,对苏晓而言,这东西并不珍贵。

    胖小丑接过,犹豫几秒,才一咬牙喝下,刚喝下,他就感觉到胸膛内的剧痛感快速消退,一种胶状物充斥在他的胃囊内。

    内感到这些,胖小丑没多说什么,开始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根据胖小丑所言,他与噩梦之王的关系并不密切,两方更像是合作。

    整个噩梦世界并不大,进行游戏的区域有初生广场、宰杀场,以及游乐场,最里侧的厄梦镇,是不可踏入的领地,噩梦之王与它的爪牙们盘踞在那,眼下绝对已是聚集在一起,只等苏晓等人到,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这也代表无需在短时间内赶到厄梦镇,去那里之前,弄到游乐场内的三块【画卷残片】才是正事,持有的【画卷残片】最多,才能成为最终的胜者。

    游乐场内的摩天轮缓慢转动,上面坐满人,这些人的衣物崭新,身躯已变成骸骨,看上去既诡异又惊悚,旋转木马、海盗船上都是类似的景象。

    霓虹灯璀璨,游乐场内除了器械的运转声外,一片冷寂。

    前行途中,苏晓看到在右侧的草坪上,有一间大石屋,这大石屋是人字形草顶,外墙的岩石有融化痕迹,模样很像半熔的蜡烛,那感觉……就像被太阳熔灼了般。

    “这石屋,有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伍德放慢脚步,听闻此言,胖小丑解释到:“那是一个月前,它突然就出现在这,没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突然出现的建筑,不值得意外吗?”

    “不值得,我们所在的噩梦世界,是依托主画世界存在的里画世界,主画世界都那副鬼样子,依托它存在的噩梦世界里突然出现点什么,一点都不奇怪,没有这种‘穿梭’,我们去哪找游戏者。”

    胖小丑摊手,表示这很正常,伍德审视那大石屋片刻后,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苏晓也没多看那大石屋,继续前行着,他以前不仅见过那大石屋,还在里面待过几天。

    暂不理会大石屋,在胖小丑的领路下,苏晓进入一扇骷髅门内,进门后,嘈杂的声音传入他耳中,这是间很大的电玩厅。

    “客人们,需要硬币吗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满脸假笑的女人站在吧台后,听闻她的话,胖小丑惊的半死,游戏规则的确是如此,可苏晓三人不是游乐场的参与者。

    胖小丑瞪了眼假笑女,向电玩厅里侧走去。

    苏晓环顾左右,这电玩厅的时代感很奇怪,什么时代的电玩机都有,这里还有很多客人,都是身体透明的灵体。

    对这些幽灵,苏晓很感兴趣,这让他想起女鬼·小红,当初的小红有八阶战力,在苏晓与月狼死战时,他将虚弱的小红放了出来,斩了对方,凭借青影王的被动特性恢复法力值,最终获胜,感谢小红。

    观察一番后,苏晓发现,这电玩厅内的幽灵没什么战力,这里的游戏规则,十之八九是游戏者通过寿命换硬币,以币赌币,赢得多少硬币后,即通过这个小关卡。

    这与苏晓无关,他不是来参与游戏的,这里真正强大的存在,是整个游乐场,未与游乐达成契约,或是触发某种条件,这游乐场就奈何不了苏晓。

    胖小丑来到电玩厅的最里层房间,他推开一扇陈旧的小木门,一间由骸骨构成的房间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这房间的面积在五十平米左右,墙壁是由一根根腿骨堆积而成,天棚则是用臂骨,抬头看去,是密密麻麻的骷髅手,地面则是整齐码放着头骨,全是天灵盖朝上。

    一张赌桌摆在房间中心,桌后的荷官是具骷髅,虽说如此,可它手中的纸牌翻飞,洗牌、码牌都娴熟无比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了。”

    胖小丑没多说什么,意思是,那骷髅手中有三块【画卷残片】。

    伍德与罪亚斯都没出手,两人感觉到,对面那骷髅很不好惹。

    “三位,你们的画卷争夺战和我无关,不过…如果你们有兴趣和我小赌几局,我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骷髅开口,它从赌桌旁拉出一个小抽屉,从里面取出三块【画卷残片】后,将其丢在赌桌上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这骷髅是不可力敌的存在,对方知道噩梦世界受到了公证,以及这里在进行画卷争夺战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兴趣小弈几局,就离开,最近这里来了个‘小家伙’,我对它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骷髅所说的小家伙,苏晓大致猜到是什么,是大石屋内的那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伍德坐在赌桌前,作为魔鬼族,这么有趣的事他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来几局吧。”

    罪亚斯也落座,他生活在古神的老巢陨灭星,早已习惯与众多不可能对抗的存在交流,所以面对眼下的情况很从容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”

    苏晓表态,他感知骷髅的实力后,断定这次无法在暗中动手脚,果断不参与。

    “可惜,又被灭法者拒绝了,上一个拒绝和我小弈几局的灭法者是……格林·吉莉安,对,就是那女强盗,抢走我的赌注,被我赶走的女强盗。”

    骷髅似乎是笑了,这等存在,与噩梦之王有本质区别,两方的实力不在一个次元。

    “我的赌局是以命弈命,人们总是不珍惜自己的时间,浪费自己的生命,两位,我们以每年为一个筹码来赌如何,请放心,我的‘命魂’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一张纸牌旋转着漂浮而起,这纸牌背面是一具骷髅,正面空白,当这纸牌静止在半空中时,正面出现数字,这数字代表了骷髅拥有的‘命魂’,这些‘命魂’都是它赢来的,它的‘命魂’存量为:1695234年。

    “以命弈命?那太可怕了,我赌上它。”

    伍德将深渊之罐放在赌桌上,声音中多少有些调侃意味,以命弈命?他才不参与。

    伍德的这手操作,可谓是很骚气了,骷髅的来头不小,伍德如果能借助这赌局摆脱深渊之罐,那他就是整个魔鬼族的功臣,魔鬼族被深渊之罐祸害惨了。

    说来搞笑,灭法者与施法者,都通过开启深渊通道,在深渊通道崩溃前,获得了黑枫树的种子。

    魔鬼族开启深渊通道后,请回来个爹,更闹心的是,这特么还是个后爹,没事就打他们。

    看到伍德拿出深渊之罐,赌桌后的骷髅身体一僵,然后在伍德惊愕的目光中,骷髅从赌桌的抽屉里,取出了一个漆黑的半圆形盖子,无论是颜色、花纹、质感,这盖子都与深渊之罐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骷髅的手有那么一丝颤抖,这是激动的颤抖,哪怕是它这等存在,也被这盖子祸害的不轻,在今天,摆脱这东西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就算伍德是老阴哔,现在也懵了,脑瓜子嗡嗡的,这一刻他知道,他们魔鬼族在几百年前请回来的爹,不完整的,只是半个爹而已,现在这爹有机会拼接到完整,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

    要是让深渊之罐变的完整,那不得被它祸害到怀疑人生?伍德确定,这东西完整后,不仅不会变好,反而会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对面的骷髅落座,与伍德对视,气氛几乎凝固,罪亚斯当即站起身,退到一边,它不想和深渊之罐沾上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伍德取出一颗半透明的机械眼虚影,伴随这东西的出现,【洞察眼】被伍德强行召唤,同为虚空种族,奥术永恒星那边虽有【洞察眼】的使用权,但这是归属虚空之树的物品,伍德有办法将其强行召来半小时。

    随着【洞察眼】被激活,骨屋内的景象传递到斗技场的大荧幕上。

    斗技场的环形观众席上,因画面的改变,正哈哈大笑的观众们,都感觉有些扫兴,他们正欣赏猫狗大战,然后作为裁判的莫雷,被贝妮搂住脸咬头发。

    “靠,怎么换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罪亚斯、伍德、白夜,他们果然还在噩梦世界里,还有那骷髅,那东西……很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场赌局,筹码是一个黑陶罐,还有个盖子,没看出什么特殊,不对!这好像是魔鬼族的深渊之罐!!”

    观众们议论纷纷,魔鬼族所在的席位,看到伍德出场,这里的魔鬼族们热闹了几分,但很快,这片席位变的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魔鬼族的观众们纷纷在席位上站起身,他们的目光,死死盯着中心场地上方的大荧幕,他们都看到了赌桌上那半圆形的黑陶盖。

    噩梦世界,骨屋内。

    伍德注视着对面的骷髅,他知道,摆脱深渊之罐的机会来了,按照这场博弈的规则,赢家拿走所有,也就是说,这次他必须输,唯有输,才能摆脱这祸害他魔鬼族几百年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已经多久了,我没体验到紧张是什么感觉,我甚至品尝到了一点兴奋和雀跃。”

    骷髅将手中的一沓纸牌放在赌桌上,另一只骨手将黑陶盖推上前。

    见此,伍德也将深渊之罐推上前,他仔细感知自身,没有出现畸变感,这说明,深渊之罐没拒绝这场赌局。

    这一场的规则十分简单,伍德与骷髅各抽一张牌,牌面大者胜。

    伍德与骷髅同时抽牌,用手指将纸牌按在赌桌上,同时展开,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,短暂、刺激,以及……致命。

    两张牌,骷髅为方片9,伍德为红桃5,骷髅胜。

    啪嗒一声,深渊之罐的盖子自行扣上,恢复完整的深渊之罐自动滑向骷髅。

    “我,输了,但也赢了。”

    伍德笑了,笑的发自内心,笑的畅快至极。

    “是吗,你赢了吗,谁规定,纸牌只有一个牌面。”

    骷髅用手指抵住赌桌上的方片9,将其翻过来,这赫然也是一张梅花4,这是双面牌,一面为普通牌面,另一面为隐藏牌面,这种牌每次有几张,骷髅也不清楚,它很强大没错,可它是个赌徒,所以它才沦落到这般下场,作为纯粹的赌徒,它主掌的赌局很公平,只是部分规则有些特殊,这是为了加大博弈的紧张感。

    见此,伍德满脸震惊,可在几秒后,他眼中的瞳焰凝起,说道:

    “你很强大,也很古老,不过……利用自己现有的智慧,将一切做到极致,这是我魔鬼族的准则,古老的存在,我还是刚才的那句话,你…赢了,但,你也输了。”

    伍德也将身前赌桌上的牌面翻回来,他的红桃5变成黑桃3,这是最小的牌面。

    “这位强大存在,我魔鬼族的礼品,深渊之罐,请收下。”

    伍德眼中的瞳焰化为幽绿色,他在笑。

    虚空,莫乌斗技场内。

    伍德输了,深渊之罐易主,紧盯着大荧幕的魔鬼族们,有些瘫座在座位上,有些放声大笑,有些则单手掩面,肩膀颤个不停,深渊之罐,终于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骨屋内,苏晓全程旁观赌局,参与这赌局的确有概率获得三块【画卷残片】,但他不知道这赌局能否作弊,以那骷髅对赌局的认真程度,这赌局十之八九是凭运气的。

    在苏晓看来,凭运气=不靠谱=自己运势差=倒霉=必输=不参赌局=赢,所以说,不参与就赢了,何必冒风险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biquwx.la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

友情链接:儒道至圣 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  元尊  终极斗罗  南方财富网